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马叮当
    ,!

    “马小姐说得有道理,纵使将臣是神,但若是引起人间不宁,自然是错。”

    夏阳笑道:“马家虽然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做了命运手上的棋子,但这并不代表你们的存在没有意义。这几千年来,你们一直以守正辟邪,斩妖除魔,维护人间正道为己任,这是大大的好事。我说了这么多,只是希望你们马家未来可以放弃追杀将臣这种实际上毫无意义的事,不光是因为你们杀不了他,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个担子实在太重,也该让你和你的后人卸下来了。以后你们既不用追杀将臣,解除诅咒之后更可以恋爱结婚,不是要轻松得多?”

    听到这番话,马小玲忍不住愣在了当场,而屋内所有的人都轻轻地笑了起来。

    的确如他所说,马家一直以来担负的责任太重了,如果能在马小玲这一代卸下这些担子,他们都会为她感到高兴。

    “那未来将臣要是再作恶怎么办?”默然半晌,马小玲才皱着眉头道。

    “哈哈。”夏阳莞尔一笑:“这一点马小姐尽管放心就是,据我所知,将臣从古至今一共也只咬过四个人,其中两个就是是国华兄和复生。如果他会随便咬人的话,恐怕光靠你们马家和毛家可忙不过来。”

    “将臣只咬过四个人?那除了我和况大哥,还有咬了莱利先生的徐福以外,剩下一个是谁?”况复生惊讶地道。

    “那是四百年前里高野的一个和尚,算是孔雀的一个祖师,叫做乌鸦。因为触犯门规,成为了里高野的叛徒,被打成重伤,走投无路逃来中国,听说被将臣咬了会长生不老,所以才找上他,主动求他咬。而徐福也是一样,为了帮莱利先生找到长生不老药,求了将臣三天三夜,才咬了他,除了你们四个之外,将臣再也没有咬过其他人。”

    说着,他看向马小玲,笑了笑又道:“所以你不用担心将臣,至于其他僵尸,马小姐自然不用手下留情。好了,故事讲完了,大家应该可以放心了吧?”

    “还有最有一个问题!”

    马小玲凝视着他,开口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真正的身份。在英国的时候,你说自己不是人,也不是僵尸,更不是妖魔鬼怪,那么六道众生之中,能有这等力量之人,你到底是什么来路?难道你是神仙?”

    “看来马小姐今天是一定要知道我的身份了。”夏阳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随即正色下来,浑身气机一变,一股盖压九天十地的恐怖威势,便自他身上释放而出,厅中所有的人都是脸色大变。

    “本座非鬼非妖,非神非仙,但同样不在三界五行之内,你们可称我为——无极大帝!”

    一道仿佛可以镇压天地的浩荡天音,自他口中发出。

    “无极大帝?”

    所有人听到这个名号,都是浑身一颤,同时感受到了一股威严,浩大,不容亵渎的意味。

    何应求念叨了两下这个名字之后,才肃然道:“以夏先生的身份,突然出现在凡间,莫非将有大事发生?是否与命运和盘古一族,又或是女娲灭世有关?”

    夏阳并未告诉他们自己已经解决了命运,只是淡淡一笑道:“你们放心,本座曾经也是人族的一员,自然不会看着这方天地走到尽头。一切有本座,你们只管安枕无忧便是!”

    听到他的话,众人倒也能猜出事情必然与何应求所说的三者有关,不过对方既然是站在他们人类这一方,倒也是件好事。

    而刚刚他已经详细解释一切,屋内所有人,对将臣和僵尸的来龙去脉基本上都已经一清二楚,自然再无半点顾虑,当即纷纷告辞而去,不再打扰他。

    而在何应求离开之前,夏阳却是叫住了他,说自己正在研究抑制僵尸血瘾的方法,让他有空将关于僵尸的道经和资料送过来,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

    在第一部的时空中,对方曾经研制出了血天使这一产物,虽然一开始出现了一些偏差,成为了让僵尸狂性大发的东西,但后来总算是研制成功,如果他能得到那些资料,自然有把握创造出来。

    听到他正在想办法让僵尸不用吸血,何应求震撼之下也很是兴奋,立刻就一口答应下来,还希望可以和他一起研究。

    夏阳自无不可,让他找齐资料了送来就是。

    接下来的两天,嘉嘉大厦暂时恢复了平静,而警方在况天佑的通知下,知道了堂本静是凶手,这段时间一直紧紧监视着通天阁,而堂本静似乎也知道自己被盯上了,这两日也十分低调,一直没有出过门。

    由于何应求那边找资料还需要一些时间,夏阳倒是有些无所事事起来,忽然一时兴起,却是突然去到了以前waitingbar的位置,现在已经成了fortitbar。

    他走进酒吧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此时酒吧已经开始营业,只不过会在这个时间来酒吧的人很少,暂时没有客人,夏阳还是今天的第一个客人。

    柜台前,坐着一个身穿黑色皮衣,超短裤高跟鞋的美丽熟女,她大约三十七八岁,但却保养得很好,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女人非常性感,不单单仅指外形,还有她的气质,就像是一杯回味悠长的美酒,初尝十分平淡,而后则是越来越香浓。

    就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夏阳便已经判断出了她的身份,有着这种独特气质的,除了马叮当外,不作第二人想。

    柜台里面,还有一个穿着朴素,脸蛋有点婴儿肥的女人正在擦拭着酒瓶,见到夏阳的到来,先是有些惊愕于他出众的气质,然后才十分客气地问道:“先生,想喝点什么?”

    夏阳冲她微微一笑,然后才偏头看向马叮当,用一种欣赏的目光道:“我记得这里以前好像是叫做waitingbar,老板娘叫白素素。没想到一段时间没来,竟然换了一个更漂亮的老板娘,就是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心酒喝?”

    闻言,本来端着酒杯的马叮当不由转过头来,随后忍不住眼前一亮。眼前男子的长相气质,实在太过超凡脱俗,身上更给人一种仿佛万事不萦于怀,游戏人间的感觉。

    “认识白素素,喝过心酒,看来你也是以前waitingbar的老客人了。”她深深地看了夏阳一眼,道:“只不过我虽然接下了她的店,但心酒的调制方法,她并没有教给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夏阳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对大咪道:“那就给我一杯和老板娘一样的酒吧。”

    片刻之后,他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看着马叮当道:“不知道白小姐最后有没有等到她的相公?”

    “看来先生似乎不是普通人。”马叮当闻言,微微有些讶异。

    如果只是喝过心酒,认识白素素,倒也没有什么,但极少有人知道,她其实是在这里等人。

    缓缓摇了摇头,她目光盯着自己面前的酒杯,有些出神地道:“可惜直到天人五衰到来,她也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人。”

    “命运的确是爱捉弄世人。”夏阳微微叹息了一声。

    在上个时空,他原本已经改变了白蛇的命运,但随着时空逆转,白蛇还是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天人五衰的结局,而这次他却来得晚了些。

    马叮当虽然没有听懂他话中的含义,但也觉得眼前的男子很有意思,主动伸出了自己的手:“认识一下吧,我是这儿的老板娘,马叮当。”

    夏阳淡淡一笑,同样伸出手去:“夏阳。”

    两人轻轻握手,一触即分,而马叮当的脸上,却是一下子露出了惊诧之色。

    虽然只是简单的握手礼仪,但刚刚她却是忍不住试探了一下对方,而对方面容依然平静,似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微红的脸庞也在刹那间变得十分肃然,紧盯着夏阳:“你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