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六十年的噩梦
    ,!

    命运,这个位面自天地初开就诞生的存在悄然消失,冥冥之中,只有拥有地书的盘古一族,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而掌握人书的地藏王已经应劫转世,元神陷入沉眠,恐怕要等到苏醒之后,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总而言之,夏阳将命运抹杀,并没有在这个世界引起任何波澜。

    而当夏阳从星空中返回香港之时,才发现如今竟然是在凌晨。以神念感应了一下马小玲等人的气息之后,便知道原来今晚发生了一件事,嘉嘉大厦的其中一位阮梦梦,竟然被人发现死在了一间电视台的停车库中。

    而此时马小玲,金正中,况国华和况天佑两爷孙,都在毛氏传人何应求所在医院的急救室中,正围着阮梦梦的尸身在进行抢救。

    只听见何应求沉声道:“根据梦梦的生辰八字来看,她出生时病符灾星照命,死时凶神三煞临门,如今能找到她的一魂一魄已经算得上是幸运,救得到是她运气好,救不到是天意,大家尽人事吧。小玲,输阴气!”

    说完,他们立刻各展手段,开始抢救起阮梦梦的魂魄来。但不论他们怎么做,阮梦梦身上的阴气都越来越弱,一旦阴气渐渐消散,便唯有魂飞魄散一途。

    夏阳自然知道这段剧情,就在他们焦急万分之时,他身形一个闪烁,便已经来到了他们所在的急救室中,笑着打了个招呼:“各位,你们好,需不需要我帮忙?”

    本来阮梦梦身上阴气越来越低,在仪器上显示的阴气指数只剩下了个位数,马小玲等人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见他突然出现,先是大吃一惊,接着则是面露喜色:“姓夏的,你来得正好,有没有办法帮忙稳住梦梦身上的阴气?”

    “小事一桩。”夏阳伸出手来,屈指一弹,便将一丝微弱的真气化作了阴气,弹入了阮梦梦的尸身内。

    而这道阴气一入体,一旁仪表上的数值便飞快网上跳涨,一直来到了一百的数字,并且稳定了下来。

    见到这一场景,在场的人又是一惊,大感咋舌,却也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

    “夏先生,多谢你出手救回梦梦,还好你来得及时。”与阮梦梦当了多年邻居的况天佑,总算是轻松下来。

    夏阳点了点头,将目光转向了他身边的况国华身上:“怎么样,国华兄,这些天和大家一起还习惯么?”

    “多谢关心,我很好。”况国华先是淡淡地笑了笑,随后才告诉他,如今他的身份,乃是况天佑的大哥,还当起了何应求的助手。

    而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何应求则是一脸震惊地开口问道:“小玲,这就是你之前说的,在英国见到的那位高人么?”

    马小玲翻了翻白眼,点了点头,何应求连忙上来,十分客气地向夏阳打起了招呼。

    当初在听马小玲他们说起夏阳的事迹时,他还有些将信将疑,直到刚才夏阳轻而易举救回近乎令他束手无策,即将魂飞魄散的梦梦,他才知道对方实力远在他之上,不得不心服口服。

    简单打完招呼之后,他才向夏阳问道:“夏先生,梦梦的阴气虽然稳定住,但她还有两魂六魄游离在外,不知你有没有办法找回她的魂魄?”

    “不难。”夏阳只是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接着随手虚抓了几下,便凭着阮梦梦魂魄的气息,将她散落在各处的两魂六魄尽数摄拿过来,强行聚拢,置入了她的躯体之中。

    片刻之后,魂魄齐全的阮梦梦最终成为了一个完整的阴魂,从自己的尸身上漂浮起来,一脸茫然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梦梦!”

    见她安然无恙,急救室中的所有人都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关心了起来。

    在他们的解释下,已经变成了阴魂,也就是俗称“鬼”的阮梦梦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己已经死了。

    接着在众人的追问之下,他们也很快就从梦梦的口中得知,原来她是被日东集团那位有名的富豪,也就是当初请马小玲去英国取天使之泪的那位堂本静所害。

    听到是堂本静杀死了她,众人也立刻就知道近来的那些连环杀人案全都是此人所做,愤怒的况国华立刻就要去替梦梦报仇。他是战争年代的人,观念可不像现代人一样,对他而言,“血债血偿”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只有让堂本静付出代价,方能替梦梦报仇和那些无辜的遇害女子报仇!

    出人意表的是,就连马小玲和何应求两人都没有表示反对,只是说了一句报仇可以,不许吸血杀人。

    只有况天佑一脸无语地阻止了开口他们,无奈的说你们能不能别当着一个警察的面说什么报仇的事,堂本静既然杀了人,那么他们警察自然会抓人。

    听到他的话,金正中忍不住吐槽起来,说现在是僵尸杀人,你们上哪里去找证据,怎么让堂本静入罪?

    众人又咒骂了一阵,马小玲才疑惑地道:“究竟堂本静到底是不是僵尸?”她之前曾经检查过梦梦的尸体,似乎不太像是僵尸所杀。

    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夏阳开口道:“堂本静并不是僵尸,他只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患上了精神病,所以一直以为自己是僵尸。这件事国华兄比较清楚,你们可以问他。”

    “我?”况国华愣了一下。

    “你还记得当年山本一夫家的那个孝么?”夏阳淡淡道:“那个孝就是堂本静,正是因为当年你说过一句和他是同类,从那过后,他便一直以僵尸自居。”

    况国华一阵无言,连带着其他人,也是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谁都没有想到,堂本静竟然是因为这样,才用僵尸的身份害人。

    马小玲看了况天佑一眼:“臭警察,既然他不是僵尸,那就是你们警察的事,堂本静就交给你了。”

    况天佑点了点头,立刻就走出了急救室,打出电话通知同事去了,顺便将一直等候在外面的王珍珍,以及阮梦梦的母亲叫了进来。

    王珍珍见到夏阳突然出现,也是十分惊喜,只是很快就被阮梦梦的事情冲淡,上前与其告别起来,因为何应求和马小玲打算过会就送阮梦梦去投胎。

    众人和梦妈依依不舍地与阮梦梦话别了之后,何应求才打开了通往地府的阴阳路,送她前去轮回。

    解决了阮梦梦的事,今晚的一场风波也算是告一段落,众人在收拾了一下之后,便返回了嘉嘉大厦。而夏阳暂时没有别的去处,便跟王珍珍提出了要跟她租一间房子,和大家当邻居。

    嘉嘉大厦的空房子很多,而且里面家具什么基本都是全新的,只要打扫一下就可以入住,夏阳直接就选了他上一个时空所住的那间房,交付了租金。

    随后,他也见到了搬进嘉嘉大厦的莱利夫妇,还有依旧万年小学生的况复生。

    本来其他人要帮他打扫卫生,不过夏阳却是笑着拦下了他们,接着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中,只是吹了口气,便将屋内所有的灰尘一扫而空。

    随后,见马小玲、何应求、金正中,还有况国华、况复生、莱利夫妇等人一点也没有告辞的意思,夏阳才招呼他们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笑着问道:“各位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要问我?尽管问吧。”

    “姓夏……”马小玲本来还是想和之前一样称呼夏阳为姓夏的,只是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客气了许多:“夏先生,在英国的时候,你最后说的是要去会一会将臣,不知你后来有没有见到他?”

    夏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见到了,并且还跟他交了手。”

    听到他的话,屋中所有人都是猛地露出了大惊之色,甚至比刚刚看到他一口气吹走灰尘还要震撼!

    “夏先生,你真的……见到了将臣?”

    说话的人是况国华,将臣这两个字,可以说一直以来就是他心底的噩梦,已经困扰了他足足六十年!

    “不错。”夏阳看着他,笑道:“你或许有很多事想跟他说,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之后我带你去见见他好了,他如今也在香港,我想你们应该可以成为朋友。放心吧,他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

    “什么?”闻言,况国华还没有说话,马小玲却是惊呼了一声,死死地盯着夏阳:“将臣现在就在香港?”

    “马小姐不会是想去收他吧?”夏阳似笑非笑地看了马小玲和她一眼,说道:“恕我直言,你们马家虽然号称驱魔龙族,但和将臣之间差距太大,没可能收伏他的。”

    “你敢小看我们马家?”听到夏阳贬低她们马家,马小玲面容瞬间转冷:“将臣过去几千年,一直都在被我们马家的人追杀,虽然没能消灭他,但也一直逼得他东躲西藏。就算我马小玲做不到,我的后人也迟早会消灭他!”

    “马小姐别误会,我并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事实,有时候的确很难让人接受。”

    夏阳摇了摇头,淡淡道:“为了让你们马家,以及你的后人摆脱这个宿命,我看还是将这个问题说开的好,也是时候该解开这个纠缠千年的死结了。”

    顿了顿,他才在众人一脸疑惑的神情中,缓缓说道:“你们马家之所以几千年来一直能够追着将臣到处跑,并不是因为他害怕你们马家,而是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伤人的念头。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等待自己要等的人,而你们总是找上门来,所以为了不受你们打扰,他才不得不避开。”

    等到这番话,所有人都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而马小玲这次倒是十分难得的,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出言驳斥。

    或许是为了帮马家说话,又或许是在阐述自己的经历,况国华忽然开口道:“夏先生,我不知道将臣究竟有没有伤人的念头,我只知道自己这悲剧的一生,都来源于他!如果他真的如你所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他这个僵尸之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国华兄就这么抗拒自己的僵尸身份?你可知道,或许你才是将臣这一生当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人?”

    夏阳轻笑一声,静静说道:“当年你和马丹娜前去追杀他,本来以他的力量,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你们,但是他并没有那样做。不过你和马丹娜也算是了不起了,你们那一次,可以说是将臣这几千年来所经历的追杀之中,最为凶险的一次。将臣有自己不能死的理由,所以逼得他不得不爆发超出自己控制的力量,这才伤到了你和复生。”

    他笑了笑,接着道:“你们受伤之后,将臣见你们很是痛苦,并且他能感受到你们并不想死,所以就选择了救你们。当然,他的救人方法,就是咬你们!”

    听完他所说,众人大概也就明白了当年况国华和况复生被咬的过程。而马小玲和何应求,还有况国华这个当事人,前些天在回到香港后,也曾经与马丹娜的魂魄沟通过此事,与夏阳所说并没有出入,即便不愿意承认,却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

    “照你这么说,将臣还是个好人了?”马小玲讽刺地道。

    夏阳并没有理会她的嘲讽,而是继续对况国华道:“自将臣存在于这个世上以来,因为某些原因失了忆,导致他的灵智一直不高,只懂得以本能行事,当年咬你和复生,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只是当年将臣在咬了你之后,眼看着你那么痛苦,强忍着僵尸吸血的本性,不得不离开妻儿,这也使得他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触动,想知道为什么救了你,反而使得你更加痛苦。所以他选择了入世,融入人类的世界,学习各种知识。现在的他,和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两样,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害怕,我想他也很愿意和你成为朋友!”

    况国华沉默了。夏阳所说的一切,简直是颠覆了他这六十年来对将臣的所有印象,让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