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马家的诅咒
    ,!

    且不说况国华和况天佑这一对爷孙各自心中的纠结,便是王珍珍和其他人,见两人除了发型穿着,以及身上的气质不同之外几乎是一模一样,也是感到莫名的别扭。

    不过再纠结,他们之间的血脉关系却是改变不了的,况天佑很快就接受了这一事实,甚至主动上前拥抱了一下自己的爷爷。

    况天佑感慨之下,也是搂紧了自己这个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亲手抱过的孙子。

    等他们彼此尴尬的打完招呼,勉强适应了对方的存在后,况国华才再次望向夏阳,沉声问道:“这位是夏先生对吧?听你之前的意思,我好像与马家的什么诅咒有关,能不能请你继续说下去?”

    听到他的话,不止是马小玲,在场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准备听夏阳继续讲下去,想知道他和马家的诅咒究竟有什么关系。

    夏阳平静一笑,说道:“马家的诅咒,是所有的后人都不能为男人流一滴眼泪,否则就会法力尽失。而这个诅咒的由来,虽然一切都是受到了命运的摆布,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因莱利先生而起!”

    说完,他看了莱利一眼:“莱利先生,这两位况先生的相貌,还有他们的姓氏,没让你想起什么吗?”

    莱利闻言,似乎一下子记起了什么,身躯再次微微一颤,随即立刻就朝况国华和况天佑望了过去。而片刻之后,只见他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难看,嘴唇更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这……这怎么可能?”

    由于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加上古代和现在的装扮差异极大,所以即便与况天佑接触了这么久,他也没有意识到什么,与那段记忆联想起来。直到在夏阳的提醒下,他几乎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然后呆愣在了当场!

    即便时间过去再久,记忆再模糊,他又怎么能真正遗忘那一段曾经发生过的历史?

    “姓夏的,莱利还有什么身份?到底和我们马家有什么关系?”马小玲见莱利不说话,不由向夏阳催促起来。

    “呵呵,莱利先生的来头太大,各位当心别吓到了。”夏阳笑了笑,道:“他可是我们华夏历史上第一个完成大一统的人,也是古今中外,第一个称皇帝的君主——秦始皇!”

    “秦始皇?”

    闻言,所有人都惊呆了!

    谁也没有想到,莱利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来头,全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其中只有诗雅是外国人,不熟悉中国的历史,并不知道秦始皇是何等人物,不过她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听懂,同样震惊地开口:“莱利,你以前是中国的皇帝?”

    莱利沉默了一阵,才长叹了一口气:“什么皇帝,早就已经是扫进历史垃圾堆的陈年旧事了,还提它做什么。”

    他的话,无疑等于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众人不禁更为震惊。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一只活了两千多年僵尸,历史上的千古一帝!

    “这么说,当年莱利先生……不,是秦始皇,他为了长生不老,所以派徐福去寻找长生不老的仙药,结果徐福的办法,就是把秦始皇变成僵尸,一直到现在,成了莱利先生?”

    说话的是人况天佑。

    “况先生不愧是警察,推理能力果然很强。”夏阳嘴角微翘,夸赞了他一句,随即望向面色极不自然的莱利,继续问道:“莱利先生,看你刚刚的反应,应该还记得你曾经的臣子,那位况中棠将军吧?”

    “当然记得。”莱利看了况国华和况天佑一眼,良久之后,长叹了一声:“当年我做得最错的,就是信错了徐福这个奸贼!不但弄得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更因贪生怕死,一念之差,害死了况中棠将军一家,还有巫女马灵儿,实在是我毕生之撼!”

    说完,他目光扫过马小玲,略有诧异地道:“莫非马家的诅咒,就是由此而来?”

    “正是。”夏阳点了点头,同样看了马小玲一眼,替他补充道:“当年秦国的巫女马灵儿,便是你们马家的先祖。她与当时的况中棠将军乃是一对恋人,奉了秦始皇的命令,一同去追杀将臣。只是后来连秦始皇自己都变成了僵尸,在徐福的蛊惑下,于是对马灵儿下了追杀令,而去执行这一任务的,便是况中棠。”

    夏阳顿了顿,又道:“但况中棠与马灵儿乃是爱侣,又如何能下得了手?只可惜徐福以况中棠全家一百多口人的性命相逼,不杀马灵儿,便要将况中棠全家满门抄斩。而最先死的,就是他的父亲!”

    最后,他才轻叹一声:“况中棠在悲愤绝望之下,只好挥剑杀死马灵儿,以保家人。接着自刎殉情,全了他们不愿同生,只愿同死,千秋万世,至死不渝的誓言。可惜马灵儿并未立刻死去,她不明缘由,自然满心怨气,所以在临死之前立下诅咒,马家后人,不得再为男人流一滴眼泪!”

    莱利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中间竟然如此曲折,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他!

    马小玲也呆住了,她虽然是马家的后人,但除了诅咒本身之外,对其中的起因却是丝毫不知,如今才算是真正了解了这一切。

    其他人听完之后也是唏嘘不已,夏阳叙说的这个故事,无疑又是一个悲剧。无论况中棠还是马灵儿,都是可悲可叹,随后不禁都以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望向了莱利。

    莱利此刻自然明白,一切都因自己而起,面色不由变得无比惨白,无地自容地低下头去:“没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贪生怕死,害怕马灵儿对付完将臣,就会转头对付我,所以下令让况将军杀死马灵儿,铸成这一大错,抱憾终生!”

    “不,莱利,这不能全怪你……要怪,就要怪那个徐福和将臣,是他们让你变成僵尸的!”诗雅害怕自己的丈夫犯了众怒,变成众矢之的,连忙为他开脱起来。

    本来所有人在听完这个故事后,都对莱利有一种极为负面的观感,但在听到诗雅的话后,想要指责的话却是有些说不出口。

    诚然,这一切的确是由莱利造成。但如果不是因为将臣的话,这个世上根本就不会有僵尸存在,亦不会有这些悲剧发生,更何况,这都是过去两千多年的事了!

    况天佑思索了片刻,又问:“夏先生,那我爷爷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难道他是当年那位况中棠将军的后人?还有马家的诅咒,有办法解开吗?”

    夏阳看了况国华一眼,摇了摇头:“国华兄并非那位况将军的后人,而是他的转世之身。而马家的诅咒,乃是马灵儿留下的一股怨念,要解开这个诅咒并不难,只要得到马灵儿的谅解,让她原谅况中棠,这个诅咒自然就解了。”

    “什么?”况天佑瞪大了眼睛。

    就连况国华自己,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我是况中棠转世?”

    “而马小玲,便是马灵儿转世。”

    夏阳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跟着又说出了一个更加让人震惊的消息!

    “我是马灵儿转世?”马小玲同样傻眼了。

    “马灵儿的那股怨念,一直伴随着真灵转世,沉睡在你的记忆之中,始终没有消散。如果你想解开诅咒,那么便要获得她的谅解,而接下来解局的关键,就在你们两个身上,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没有理会震撼的众人,夏阳自顾自地拍了拍手,再次将目光投到了教堂之外:“好了,故事已经讲完,现在我要去会一会将臣,你们现在可以回去了,之后香港再见!”

    话音一落,他便在所有人勃然色变之下,直接消失在了教堂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