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况国华现身
    ,!

    婚礼完成,所有人都露出开心的笑容,过了一会,况天佑忽然问道:“莱利先生,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

    了结了这段悲剧,莱利如今总算是彻底释怀,头一次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看着诗雅道:“我们会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只要和诗雅在一起,什么地方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夏阳笑了笑,建议道:“如果两位没有太好的去处,不妨考虑一下去香港定居吧。我想,你们如果一直生活在马小姐的眼皮底下,她应该也能放心许多。另外我也会在那里,到时候若是研制出了人血的替代品,两位也能第一时间试验一番。另外,莱利先生或许还有可能在那里碰到熟人也不一定。”

    听到他的提议,在场的人都露出了惊讶之色。尤其是听到他有可能能研制出人血的替代品,更是震惊到了极点!

    马小玲也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夏阳。不过她倒是很快就认可了这一提议,如果莱利夫妻能生活在她的视线范围内,自然能让她安心不少。

    莱利听得也很是心动,只是最后听他说到还有可能会在香港碰到熟人,不禁愣了一下:“熟人?”

    夏阳看了马小玲一眼,淡淡一笑道:“这个人和你,还有马家的命运,都有着莫大的关联。如果见到此人,或许能解开马家的千年诅咒也说不定。”

    闻言,马小玲顿时神情大变!而莱利也是心头一动,似是突然间牵动了某些一些尘封了太久太久的回忆。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马家的诅咒?你知道怎么解开?”马小玲急迫地问道。

    “这件事,莱利先生或许会更加清楚,他也是解开这一千年诅咒的关键之人。”夏阳笑了笑,看向莱利:“我想你应该还记得,徐福这个名字吧?”

    “徐福!”

    听到这两个字,莱利的脸色也在瞬间发生了剧变,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惊恐目光看着夏阳:“夏先生,你……你怎么会……知道此事?”

    “徐福?”马小玲不明所以,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疑惑道:“难道是历史上,那个帮秦始皇炼制长生不老药的人?马家的诅咒,难道和他有关?”

    夏阳并没有回答她的问0题,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莱利。

    “徐福……徐福……这个奸贼……”莱利除了惊骇于夏阳忽然提起此事,更是止不住有一股狂怒之意生出。

    “莱利,你怎么了?”感觉到丈夫身躯一阵发颤,诗雅连忙关切地问道,而其他人,也全都惊疑不定地望着他。

    见莱利一直低着头,说不出话来,马小玲不禁失去了耐性,朝夏阳追问道:“姓夏的,你快说啊!”

    “这个问题实在有些复杂,故事太长,我也不知道一时要从哪里说起。”夏阳先是耸了耸肩,随后突然将眼神投到了况天佑身上:“况先生,能跟大家说说你爷爷的事么?”

    “我爷爷?”况天佑面露愕然,对方不是在说什么马家诅咒和徐福的事吗,怎么一下子扯到了他的爷爷身上?

    不过愣了一下之后,他还是缓缓开口,叙说道:“听我奶奶说,我爷爷以前是一位抗日的游击队长,他们很恩爱,只是后来有个女人跑来拉走了我爷爷,从此之后音信全无,毫无踪影。”

    “啊?”王珍珍惊呼一声:“那你奶奶一定很恨你爷爷吧?”

    “并不是这样。”况天佑摇了摇头:“每次我奶奶说起我爷爷,都引以为荣,从来没有责怪过他。”

    说完之后,他才一脸不解地望着夏阳,奇怪地问道:“夏先生,这事和我爷爷有什么关系?”

    “不用着急,你慢慢就会知道了。”夏阳淡然一笑,接着他的话道:“你爷爷离开你奶奶,并不是因为他抛家弃子,跟那个女人走了,而是那个女人请他一起去帮忙捉拿僵尸王将臣。哦,对了,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马丹娜,我想马小姐应该非常熟悉才对。”

    “姑婆?”马小玲闻言,一双眼睛顿时瞪得奇大无比,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惊声道:“你说是我姑婆带走了他爷爷,让他帮忙对付将臣?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夏阳笑了笑,道:“况先生的爷爷虽然只是普通人,但却是当年游击队中的一位传奇人物,更是一个无惧生死,敢于舍身取义的英雄!更重要的是他曾经见到过将臣,知道对方是何等的可怕,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受到僵尸威胁,他便答应了马丹娜的请求,两人一起出山对付将臣。”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只可惜他们最终还是失败了,马丹娜不但没能收伏将臣,还不幸地连累况先生的爷爷,还有一个同村的孝变成了僵尸,后来只能选择离开自己的妻子和家庭,隐姓埋名,再也没有回去。”

    听到此处,况天佑突然激动地道:“夏先生,你的意思是,我爷爷现在也是一只僵尸?他……他还没有死?”

    “没错,他还活着。”夏阳点了点头:“他和那个同村的孝变成僵尸之后,并没有害过任何一个人。以前战乱的时候,一直躲在战场上喝死人血,现在则是在医院里面偷过期血,不管做人还是做僵尸,他都无愧天地良心,实在令人敬佩。”

    莱利和诗雅听到这番话,都是不由自主地浑身一震!他们对僵尸的吸血本能和习性再清楚不过,而听到况天佑的爷爷竟然从来没有咬过人,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那我爷爷现在哪里?”况天佑激动万分地追问道。

    “况先生还愿意认这个爷爷?你能接受他是僵尸?”夏阳笑着问道。

    “当然了!他是我亲爷爷,我怎么会不认他呢?就算他现在变成了僵尸,也改变不了我们之间的血脉联系,我当然会接受他!”况天佑紧盯着夏阳道:“夏先生,你是不是见过我爷爷?能不能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

    “你就不怕马小姐到时候出手收了他?”夏阳看了马小玲一眼,笑道。

    况天佑脸色一变,顿时转头望向了马小玲,以一种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对她道:“巫婆玲,如果夏先生说的都是事实的话,我爷爷变成僵尸,可是你们马家的责任。你要是想对付他,第一个要过的就是我这一关!”

    王珍珍也是急忙开口道:“小玲,不要啊,夏先生已经说过了,天佑的爷爷宁愿去医院偷血,也从来没有害过人,足以证明他是个好人,你可千万不要收他啊!”

    马小玲听着这一切,神情早已变得无比复杂。如果夏阳说的都是真的,那她姑婆的确要负很大一部分的责任,但是抓僵尸一直是她们马家的天职,难道要让她不闻不问吗?

    犹豫了半天,她才咬着牙,点了点头道:“好,这件事我会回去向我姑婆求证,如果是真的,在他没有行差踏错之前,我不会动手。但是只要他害了人,我不管是我们马家欠了他也好,还是他自己运气不好,就别怪我马小玲不留情面,莱利你们也是一样!”

    况天佑和王珍珍等人都对马小玲的性格十分熟悉,知道她是个口硬心软的人,这么说其实已经是妥协了。

    “谢谢你,巫婆玲。”况天佑郑重地向她道了声谢,然后对夏阳道:“夏先生,现在可以说了么?”

    闻言,夏阳微微一笑,接着转头望向了教堂的大门之外,朗声道:“怎么样,况国华先生,听到你孙子和马小姐他们的话了吧,进来叙一叙如何?”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惊,连忙将目光移到了他所注视的方向。

    而在默然了片刻之后,教堂大门忽然“哐”的一声打开,一个身穿黑色皮套,身材样貌几乎和况天佑一般无二的人缓缓走了进来。

    况天佑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近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彻底愣住了!

    况国华偶尔也曾在暗中关注过自己的孙子,自然知道他的长相与自己是多么的相似,却也没有任何惊讶,而是凝视着夏阳,声音十分低沉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我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

    他这次来到英国,是因为他突然间心血来潮,预感到自己唯一还在世上的亲孙子会有事,所以才特地赶来。只是没想到孙子安然无恙,却是让他听到有人谈起了自己的事情,而奇怪的是,他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人。

    “国华兄不必心急,我的故事还没说完呢,你还是先跟你孙子天佑他们打个招呼吧。”夏阳笑道。

    况国华神情无比复杂地望向况天佑,嘴唇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却没能说得出口。

    况天佑也是一样,嘴巴反复开合了几次,最后咽了一口唾沫,不敢相信地道:“你……你真是我爷爷?”

    在他的想象中,本能地忽略了自己爷爷的僵尸身份,下意识以为他是一个老头子的形象,却没想到竟然和自己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印出来的孪生兄弟。

    其他人也是惊讶到了极点,谁也没有想到况天佑的爷爷会在这么突然的情况下现身,而且两人还长得如此之像!

    况国华沉默了好一阵,才张开口喊了一声:“天……天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