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完成婚礼
    ,!

    古堡,地下密室中。

    莱利静静站在这里,每当他在最痛苦的时候,只有这里,才能让他暂时得到平静。

    突然间,密室的门被打开了,莱利向门口望去,居然是诗雅!

    “珍妮已经死了。”诗雅缓缓走下来,语气中带有浓浓的悲伤。

    莱利愣了一下,叹息道:“她服侍了我这么久,也是时候好好休息了。”

    诗雅走了下来,马上就发现了这间密室墙上的抓痕,轻轻触摸,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这些抓痕的来源,是莱利留下的!

    诗雅忍不住颤声道:“五十年前,我们结婚之前的三个月你到哪里去了?你是不是把自己困在了这里?”

    莱利闭上双眼,似乎在进行极为久远的回忆,哀伤的叙述道:“我把自己困在这里,让自己不再吸人血,也许,就可以摆脱僵尸的命运。只有这样,我才能给你带来幸福,可是,结婚当晚……山贼冲进来,见人就杀,当我闻到血腥味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而当我稍微清醒的时候,就看到了你,我最爱的女人就快死了……”

    诗雅听到这里,立刻就明白了所有的真相,一想到那个时候的莱利,她的情绪瞬间崩溃,痛苦地抽泣道:“别再说了,别再说了……”

    一切正如夏阳所说,当她有多恨莱利,相反就有多爱他。这一刻,积蓄了五十年的恨意,霎时间在她心里烟消云散,反而是她不知道该要怎么面对莱利,面对这个她曾经最爱的男人,忍不住转身跑出了密室。

    “诗雅!”莱利呼喊一声,连忙追了上去。

    两人来到古堡的顶部,诗雅怔怔地望着远方,喃喃道:“莱利,告诉我,我该怎么对你?”

    莱利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身为一个僵尸,连死也做不到,如果马小姐可以杀了我,那么这是我唯一可以赎罪的方法。”

    说完,他欣慰的看着诗雅,道:“如果你晚一步回来,可能已经见不到我了。”

    “不行!”诗雅伤心地看着莱利:“不可以,你不能让她这么做!你别忘了,我们的婚礼还没完成呢!”

    说完,她摊开了手掌,那是闪耀着光芒的天使之泪!

    “你不能就这么死了,答应我,完成五十年前的婚礼,好好的生存下去。”诗雅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原谅了莱利。

    听到她的话,莱利的心里刹那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复苏了,他紧紧握住诗雅的手,用一种充满希望的语气道:“婚礼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去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

    两人相视一眼,忍不住拥抱在一起。过去五十年的痛苦和仇恨,在这一刻消散得干干净净,剩下的,只有双方那已经累积了五十年的浓浓爱意!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两人的后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鼓掌的声音。

    二人心头同时一惊,瞬间转过身来,只见夏阳正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拍着手,一脸笑容地望着他们,道:“恭喜两位和好如初,并且决定延续这段推迟了半个世纪的婚礼,实在是可喜可贺!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参加二位的婚礼呢。”

    莱利强压下心中的惊骇,勉强的笑了一下:“如果夏先生愿意的话,那是我和诗雅的荣幸。”

    夏阳笑道:“好,既然是大喜之事,自然是越热闹越好。两位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请况先生和马小姐他们也一起参加,我想你们也希望得到更多人的祝福吧。”

    听到他的话,莱利与诗雅对视一眼,眼中都有抑制不住的惊诧之色,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目的。

    这个神秘的年轻男子,能在无声无息间来到他们两个僵尸身边,两人却一无所知,可见对方绝非一个普通人。而马小玲如今也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只怕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但略作迟疑过后,莱利还是点了点头,勉强一笑道:“如果能有那么多的朋友来参加我们的婚礼,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谢谢夏先生提醒,我一会就去邀请马小姐他们。”

    夏阳轻笑一声,接着屈指弹出两团光球,没入到了两人体内,平静说道:“这是两道精气,可以代替僵尸所需的食物,足够二位很长一段时间不用吸血,算是我送给二位的贺礼。而之后我会找到让僵尸不用吸人血的办法,希望你们从今往后不要再害任何一个人,否则这两道气,便会成为你们的催命符!”

    说完,他没有理会面露震惊和狂喜的二人,径直消失在了古堡上方。

    大厅之中,马小玲和况天佑他们本来正准备离开,只是突然不见了夏阳,而就在他们正准备出去找人的时候,夏阳却又突然出现,让他们先别急着走。

    马小玲不知道他在卖什么关子,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底细到底为何,不禁惊疑不定地问他究竟想要怎么样。

    夏阳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没多久,莱利和诗雅出现了,亲自邀请他们,留下来参加自己的婚礼。

    听到莱利和诗雅今天要结婚,马小玲顿时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诗雅还是一副对莱利恨之入骨,回来报复的态度,这才过去多久,两个人就要结婚了?

    惊愕之下,她不禁将目光投到了夏阳身上,想知道他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至于况天佑和王珍珍,倒是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他们有一种直觉,相信无论莱利还是夏阳,都不会伤害他们。

    莱利和诗雅在邀请完之后,很快就离开了,见马小玲一直皱着眉头望着自己,夏阳不由笑了笑道:“我已经说服了莱利和诗雅,今后不会再害人,希望马小姐不要破坏这抽礼。”

    听到他的话,众人都呆住了!

    他们现在已经确定了两人的僵尸身份,而夏阳竟然说他们以后不会再害人,这实在是让他们意外和震惊到了极点。

    “你是在开玩笑吗?”马小玲死死地瞪着夏阳:“他们是僵尸,你拿什么来保证他们不会害人?还参加他们的婚礼,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害我们?你不是普通人,但珍珍他们呢,万一他们出事了怎么办?”

    夏阳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道:“你可以放心,莱利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一定会好好珍惜以后的生活。如果他们再害人的话,不要说你,就算是我,也绝不会放过他们。至于王小姐和况先生他们的安全,你更不用担心,有我在这里,不要说莱利只是三代僵尸,就算是将臣在这里,我也保证他们不会有事。”

    “嘶……”听到夏阳提到僵尸王将臣,马小玲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的顾忌和震惊之色更重,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听你的意思,好像连将臣都不怕?”

    夏阳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笑了笑,岔开了话题:“这个问题,以后有机会的话,你自然会知道,不过接下来要参加一对新人的婚礼,你们还是去准备一下礼物吧,空着手去可不好。”

    “对哦,我们还要准备结婚礼物呢。”王珍珍闻言惊呼起来,说着她立刻就拉着况天佑,打算去小镇购买礼物。

    “等等我啊。”金正中快步跟了上去。

    马小玲看着他们没心没肺地离开,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暗暗咬了咬牙后,她才瞪着夏阳道:“好,我暂且信你一次。不过要是莱利他们再害人,又或是珍珍他们有什么事,不管你是什么人,我都不会放过你!”

    说完,她连忙向着王珍珍和况天佑他们追去。

    等到中午,小镇唯一的教堂,也就是莱利和诗雅在五十年举行婚礼的那一间,已经布置完毕。而夏阳,马小玲,况天佑,王珍珍,金正中,还有五十年前那些被害居民的鬼魂,都已经斤数齐聚一堂。

    况天佑和王珍珍都是普通人,看不到这些鬼魂,金正中虽然道行不够,却有阴阳眼镜,与马小玲都是一副如临大敌,充满了防备的姿态。

    作为婚礼的主角,莱利穿着一身优雅的燕尾服,挽着身穿洁白婚纱的诗雅,行过长长的红毯,缓缓的步入了教堂中。

    直到走到台上之后,莱利才望着众人,笑道:“欢迎各位光临这个进行了半个世纪的婚礼,衷心感谢大家,不过在行礼之前,我有些话想跟大家说。”

    见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到了他身上,莱利平静说道:“在今天之前,如果是在诗雅还没回到我身边的时候,如果你们要杀我的话,我是不会反抗的。但从这一刻开始,我会肩负起一个丈夫的责任,好好保护诗雅。并且请大家放心,我和诗雅已经答应了夏先生,今后永远不会再杀任何一个人!我们在这里正式向大家承诺,永远都不会。不知道,大家可以祝福我们吗?”

    听到莱利真的如夏阳所说,承诺以后永远都不会害人,况天佑他们自然是高兴不已,而马小玲也是松了一口气。

    尽管她心中还是有所怀疑,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放过莱利和诗雅,但至少在这一刹那,她还是和其他一起,衷心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希望这对恋人可以得到幸福和快乐。

    等行完礼后,况天佑忍不住开口调笑二人:“好了,五十年了,还等什么,还不快亲吻新娘?”

    莱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当即为诗雅戴上了天使之泪,然后深情的吻上了她。

    这时,教堂里的鬼魂们纷纷鼓起了掌,而钟声也随之响起。在这抽礼完成了之后,当初那些惨死的冤魂们终于得到了安息,心甘情愿的投胎去了,一切的悲剧,终于在此刻画上了一个句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