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算不上是人
    ,!

    阴森的古堡中,客房内,听着夏阳讲述僵尸的三人,都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默之中。整个房间除了呼吸与心跳以外,再无半点声音,安静得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生出。

    马小玲看了夏阳半天,突然间一语不发,抽出了伏魔棒,直指向他。

    况天佑和金正中见到她的这一动作,不禁吓了一大跳,而夏阳则是不慌不忙地笑了笑道:“马小姐这是做什么?”

    “你说呢?”马小玲冷声道。

    夏阳不以为意地摊了摊手,呵呵一笑道:“马小姐是不是觉得我对僵尸的了解,似乎超过了一般人应有的程度,所以理所当然的就觉得我是僵尸,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闻言,况天佑和金正中顿时吓了一跳。联系到马小玲的反应,他们蓦然间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面前的夏阳,竟然是个僵尸?

    或许是夏阳这个当事人太过镇定,话语和神态都充满了坦诚,马小玲也不禁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黛眉微微一皱,向他追问道:“你到底是不是僵尸?”

    “不是。”夏阳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道:“不过我也算不上是人。”

    算不上是人?

    这句话如果用在其他地方,或许更像是一句骂人的话,但是此时此刻从夏阳口中说出来,却是给了他们一种无比震撼的感觉,连呼吸都在瞬间为之凝结。

    马小玲刚要说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坐回到先前的沙发上,而那只伏魔棒也已经重新收起,不禁露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

    能让她在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对方只怕当真如他自己所说,已经算不上是人。至少,绝不会是普通人!

    况天佑和金正中也是面露骇然,一下子做出了防备的姿态,充满警惕地看着他。

    夏阳淡然一笑,道:“不用紧张,我只说我算不上是人,但也没说自己是妖魔鬼怪。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会伤害你们。”

    听到他这么说,金正中忍不住松了口气,但脸上的神情却是疑惑不已:“不是僵尸,也不是妖魔鬼怪,更不是人……那你是什么?难不成是神仙?”

    夏阳轻轻一笑,并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而是淡淡说道:“你们如果要找僵尸的话,不妨提醒你们一句,那个僵尸的故事既然就发生在这座古堡之内,那么古堡的主人,自然就是那个僵尸。”

    马小玲瞳孔一凝:“看来我猜得没错,莱利果然是僵尸!”

    金正中有些疑惑:“他既然是僵尸,那他为什么不伤害我们,也不跑,还敢请我们来吃饭?”

    这也是马小玲想不通的地方。

    况天佑却是摇摇头道:“我相信就算莱利他真的是僵尸,也未必会伤害我们。”

    马小玲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们男人永远都是这样,聊几句就把别人当成好朋友,小心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况天佑自顾着说道:“也许他是故意设了这个饭局,然后说出自己的故事,好让小玲你收了他,来个解脱。”

    马小玲思索了一下,从莱利先前的种种反应来看,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是她忽然反应了过来:“如果他说的故事是真的话,那诗雅也可能变成了僵尸!”

    “那诗雅这次回来,岂不是来报仇的?”金正中惊呼道。

    “不好,珍珍!”况天佑闻言顿时面色一变,连忙起身朝着王珍珍的房间奔去,随后马小玲和金正中猛地反应过来,也立刻跟了上去。

    同一时间,王珍珍的房间里,漆黑的环境中,一道黑影正在向她逼近,而熟睡中的她,并不知道死亡即将降临到自己头上。

    “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幸福,我却不可以?”

    黑暗中,黑影低声呢喃着,语气中充满了浓浓的妒忌与不甘,随即张开了嘴,露出了两颗尖利的獠牙。

    门外,况天佑等人已经赶了过来,由于门被反锁,他们立即便打算强行撞门进去。

    就在他们破门而入,王珍珍命悬生死一线的时候,又有一道黑影乍现,拉着前面那人,在瞬息之间穿过墙壁,消失不见。

    “砰!”房门终于被撞开,况天佑等人见王珍珍安然无恙的睡在床上,不禁微微松了一口气……

    下一刻,古堡大厅之中,突兀的闪现出了两道身影,正是古堡的男主人莱利,以及他的未婚妻诗雅。

    而此时此刻,他二人的形态相貌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妖异的瞳孔,尖锐的獠牙,还有周身散发着出的凶厉森冷气息,无一不是证明了他们的身份,正是两只僵尸!

    “别这样做。”莱利紧紧抓着诗雅的手,带着一丝哀求道:“不要伤害他们!”

    诗雅一把将他推开,冷冷地道:“不要阻止我,我的事情,不关你的事。”

    莱利看着满脸疯狂的诗雅,心中极为痛苦,不住地哀求道:“别再杀人了,我求求你,别再杀人了。”

    诗雅面露不屑,讽刺的看着莱利道:“你叫我别杀人?这句话,五十年前你应该对自己说!这五十年来,你吸过多少人的血?”

    听着她讥讽的言语,莱利摇着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吸过人血了。”

    诗雅嘲笑道:“这是你的事情,是你将我变成僵尸的,你记住,每个被我吸血而死的人都是因为你而死的,我要你留在这个古堡里,每晚都有新的冤魂来怨你,恨你,骂你。”说完,她邪笑着闪身离开,身影没入墙壁,消失不见。

    怔怔地看着诗雅离去的地方,脑海之中回响着她的话语,那些不可抑制的痛苦记忆,就像是一把利剑一样,狠狠地刺入了他的心中。

    况天佑等人虚惊一场之后,离开房间,发现了大厅中发呆的莱利,尽管他此时已经退出了僵尸状态,但身上仍旧充满了一股诡异气息。

    “你太太呢?”况天佑开口问道。

    莱利抬起头来,看了况天佑一眼,十分勉强地笑了笑,说道:“她走了。”

    况天佑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忍不住问出心中的问题:“老实告诉我,故事里的僵尸是不是你?”

    莱利脸上笑容一僵,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出言反问道:“况先生,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

    况天佑闻言一愣,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当然是,是真的!”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眼神之中都是充满了真挚,这是属于男人之间的对话,这一刻,莱利笑了,况天佑也笑了。

    莱利笑着道:“谢谢,今晚你们不会有事的,明天一早就收拾行李走吧。”说完自顾自的上楼离开。

    马小玲忍不住瞥了况天佑一眼,冷笑道:“一个连太太都可以咬的人,还会是你的好朋友吗?”

    况天佑并未在意她的冷言冷语,而是摇了摇头:“巫婆玲你不懂,也许夏先生说的对,莱利之所以会咬诗雅,正是因为太爱她,想要救她的性命。这个世上有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的。”

    马小玲闻言一愣,出人意料的没有反驳,只是留下了一句“等珍珍醒来以后我们马上就走”的话,便转身回房去了。

    夜幕中,除了黑暗,只剩下夜风呼啸,诗雅压抑不住心头的愤怒及僵尸的凶性,离开古堡之后,开始大肆地在镇上咬人。

    而感受到诗雅所作所为的莱利,则是一脸的痛苦。

    “主人!”

    忽然间,诗雅听到背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转身望去,只见一个黑衣女人倒在了自己的不远处。

    “珍妮,是你?”认出了那个黑衣女人的身份,诗雅冷冷地道:“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说完她转身欲走。

    “主人!”珍妮急迫地发出一声呼喊,缓缓摊开了紧攥的手掌,在黑暗中,一颗琥珀色的宝石,静静地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天使之泪?”

    诗雅认出了她手中的宝石,连忙上前扶住了重伤的珍妮,她也看出了对方已经命不久矣。

    此时此刻的珍妮,已是到了濒死边缘,她吃力地说道:“女主人,主人说过,天使之泪……是只属于你的,五十年前……它被其中一个山贼……带走了,主人……一直很想找回它,现在我终于帮主人……找回来了,不过……我已经不……行了,请你把它交给主人。”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天使之泪递到了诗雅的手上,哀求着道:“女主人,在你责怪主人之前,你可……不可以去……古堡的地下……密室看看,拜托你……”

    说完,女僵尸珍妮终于在诗雅的目光中化为飞灰,消失在了她的眼前,诗雅下意识看着手中的天使之泪,紧了紧,不自觉地向着古堡的方向走去。

    只是她刚走入古堡,便发现小玲正站大门处,似乎是在等待着自己。

    马小玲双手插兜,主动打了个招呼:“早啊!”

    诗雅一愣,不自然的应道:“早。”

    默然看了她一阵,诗雅开口道:“招呼打完,是不是该动手捉我了?”

    “你倒认得挺爽快的,为什么还要回来?”马小玲先是笑了笑,接着脸色变得无比严肃:“难道就是为了向莱利报仇?”

    “如果换了你是我,你会怎么做?”诗雅不答反问。

    “不知道。”马小玲诚实的道:“我只知道莱利做得最错的,就是他忘记了僵尸根本不该去爱一个人。”

    顿了顿,她转头望向诗雅,又道:“也许其实他并没有忘记,只是明知故犯而已。”

    说着,她眼神逐渐转冷:“等一下我会和我的朋友离开,你要是有胆子的话就追上来,不过我告诉你,我们早晚一定会再见!”

    话音落下,她转身便走。

    “等一等!”

    这时,诗雅突然叫住了她,问道:“如果让你爱上一个僵尸,你会怎么样?”

    “不可能!”马小玲想也不想,就直接脱口而出。

    “我说的是如果。”诗雅道。

    马小玲沉默片刻之后,道:“我会不顾一切的爱下去。因为……我也是明知故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