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人和僵尸的区别
    ,!

    黑夜,古堡,烛光,僵尸……

    种种如同恐怖电影里面的元素,使得餐厅的气氛充满了恐怖,凝重,悲哀的气息。再加上引人入胜的故事,不老不死,以血维生的僵尸,一段悲剧结尾的禁忌之恋,就仿佛是一个诅咒一样,让人忍不住感叹命运弄人!

    “或许,大家都弄错了重点。”这时,极少开口的夏阳突然说话了。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顿时都把视线由莱利处转移到了他的身上,马小玲更是愣了一下:“哪里弄错了?”

    夏阳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淡然一笑道:“这个故事之所以变成悲剧,原因并不是因为那个男人是个僵尸,也不是因为他不该爱上那个女人,重点而是在于人类的贪婪!那些山贼乃是为了天使之泪而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乃是古今中外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财帛动人心,即便那个男人不是僵尸,山贼一样会杀光所有的人,婚礼最后一样是个悲剧。所以我认为至少在这一点上,与那个男人无关,你们觉得呢?”

    听完他的话,厅中的人都陷入了沉默。的确如夏阳所说,山贼杀人,并不是因为那个男人是僵尸,而是为了要抢夺天使之泪。

    莱利也没想到夏阳竟然会是这样的观点,不由紧紧地看着他道:“这样说来,夏先生认为那个变成僵尸的男人并没有错?”

    “当然没错,我们不能因为他是僵尸,就将一切推到他的身上,这么做可不公平!”

    夏阳面容平静地道:“不管人还是僵尸,又或是传说中神仙妖怪,只要是智慧生灵,拥有感情的存在,就有喜欢一个人的权利,那个男人自然也有。”

    闻言,马小玲忍不住反驳道:“你这是歪理!人和僵尸根本就不应该在一起,否则那个那个男人又怎么会咬了他喜欢的人?”

    夏阳看着她,微微摇了摇头:“我们应该试着想想当时的情况,那个男人既然知道自己是僵尸,想要和女孩结婚,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以他对那个女孩的感情,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又怎么会咬那个女孩呢?”

    “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况天佑似乎反应过来,猜测道:“你的意思是?”

    “不错。”夏阳点了点头道:“依我猜测,那个女孩当时被山贼所伤,已经危在旦夕,那个男人在发狂下杀光所有山贼之后,清醒过来,结果便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要死了。所以,为了挽救自己心爱女人的性命,他迫不得己,只好选择咬了她。”

    “啊……”王珍珍恍然大悟,惊讶出声:“原来那个男人之所以会咬他的未婚妻,其实是想要救她的命?”

    “简直荒谬!”马小玲瞪了夏阳一眼,驳斥道:“僵尸本来就是会吸血的,你怎么敢保证他是为了救人,而不是狂性大发?”

    夏阳耸了耸肩,没有与她争辩,轻笑道:“好吧,那我换一种说法。在座的各位,假如你们就是那个僵尸,现在你们最喜欢的人就要死在你们的面前了,而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任由心爱的人死去,一个则是咬他,你们会怎么选择?”

    听到他所假设的问题,所有人都呆住了。

    沉默了一阵之后,王珍珍看了看身边的况天佑,出声道:“如果是我的话,我想我应该会咬她的。”

    “我不会。”况天佑摇头开口,就在王珍珍脸色一白时,他却是接着道:“我不想让我心爱的女人变成怪物,如果真的遇上了这种情况,我宁愿陪她一起死去。”

    “天佑……”王珍珍闻言无比感动。

    同生共死,这对于一对相爱的恋人来说,就相当于是订下了至死不渝的盟约。

    至于马小玲,则是陷入了纠结中,只是张嘴说了一个“我”字,下面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而这个时候,餐厅外的走廊突然传来了一阵极富节奏感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就在众人神色惊诧之间,门已经被人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披着宽大斗篷的英国女孩,看上去仅有二十岁左右,那是永恒凝固了的青春,被时光冻结了的美丽,她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竟然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开口道:“欢迎大家!”

    “诗雅?”莱利瞬间面容大变,怔怔地道:“你怎么来了?”

    看着快步走到自己面前的莱利,诗雅娇嗔道:“莱利,怎么请了这么多朋友来,也不通知我一声?”

    随后,她向着夏阳等人打了声招呼:“你们好,我是莱利的未婚妻诗雅,很高兴见到大家。”

    众人连忙起身,况天佑有些不自然的笑道:“莱利先生,我还以为这个古堡只有你一个人住呢,没想到还有一位女主人。”

    诗雅笑道:“是啊,平时只有他一个人,因为莱利喜欢孤独,我也拿他没办法。今晚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会见到这么多客人。”

    况天佑等人心里隐隐有所猜测,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不自然,看到他们的神色,诗雅不禁笑道:“你们怎么都这样的表情,是不是莱利又讲故事来吓人?”接着她瞥了莱利一眼,笑道:“又讲了那个僵尸故事吗?真是淘气!”

    莱利的脸色极不自然,而诗雅随后看见紧紧握着况天佑手的王珍珍,不由上前笑道:“这位小姐真是漂亮!”

    王珍珍看了况天佑一眼,有些害羞的道:“我叫王珍珍。”

    诗雅带着几分羡慕笑道:“王小姐,见到你就知道,这个世界什么叫幸福。当你害怕的时候,有一个你信任的男人拉着你的手呵护你,照顾你,真是令人羡慕,如果莱利也这么对我就好了。”

    “莱利先生,看起来,诗雅小姐对你很不满呢!”夏阳淡然笑道。

    莱利嘴角微动,很是勉强地道:“可能是我这个人太孤僻了,经常惹得她不开心,而且以前我曾经做过一件很伤她心的事情,所以,她一直都在生我的气。”

    “那可真要恭喜你了。”夏阳微微一笑,道:“我曾经听人说过一句话,一个人有多么爱你,当你伤她心的时候,就有多么恨你。恨你的人,也往往能证明,当初她有多爱你,我想诗雅小姐也是一样。”

    闻言,众人都是一愣,莱利更是忍不住身躯一颤,怔怔地看着诗雅,随后才缓缓点了点头:“是啊,我现在才明白,原来她真的很爱我,谢谢你,夏先生。”

    “不用客气。”夏阳笑了笑,又看着诗雅道:“诗雅小姐,其实莱利先生也很爱你,如果他真是一个孤僻的人,当他愿意为你放弃这种孤僻,敞开心扉,不惜改变一切的时候,就说明他是真的很爱你!”

    “是吗?”诗雅转头看向莱利,不可置否的笑道:“看来,是我错怪他了呢。”

    这顿晚餐,终于在诗雅的到来后结束,由于天色已晚,诗雅当即招呼他们在古堡的客房中休息,而她则是随莱利一起,回到了属于他们的房间。

    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孔,莱利沉默了一阵,或许是刚刚夏阳的话给了他一丝勇气,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诗雅,给我一个机会,相信我,这么多年以来,我最爱的人只有一个,就是你!无论过去的五十年,或者将来的五十年,甚至一百年,我都不会变的。”

    诗雅同样看着莱利,凝视着这位自己曾经的爱人,情不自禁道:“我也一样,我也一样爱你,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

    两个人渐渐贴近在一起,就在两人彼此情动,即将亲吻在一起的时候,诗雅却是猛地推开了莱利,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道:“但我已经变了,在过去的这五十年,我只是越来越恨你!越来越讨厌你!尤其是我第一次吸人血的时候。这次我回来,就是想让你看看,你究竟将我变成了什么样的怪物!”

    ……

    另一个房间中,夏阳无声无息地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漆黑的夜幕,雷鸣电闪,静静的感受着那悲哀,压抑,却又充斥着恐惧的氛围。

    随后,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他头也不回的开口道:“门没锁,你们进来吧。”

    话音刚落,便见马小玲等人推门而入,除了王珍珍已经睡下之外,其他人都来了。

    马小玲紧紧凝视着他,道:“夏先生,刚才听你在餐厅里说的话,你好像对僵尸很了解?”

    古堡的房间很大,夏阳招呼着他们在沙发上落座之后,才淡淡地笑了笑道:“比起一般人来说,我倒是知道得比较多一些。怎么,你们想要从我口中了解僵尸吗?”

    况天佑笑道:“要是夏先生愿意说的话,我们自然是洗耳恭听。”

    夏阳笑了笑,不答反问道:“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谁能告诉我,人和僵尸到底有什么分别?”

    况天佑和金正中都是一愣,而马小玲则是死死地看着他:“人和僵尸最大的区别是,人不需要吸血,而僵尸需要!”

    夏阳不可置否,随后又笑了笑,问道:“那人需要吃饭吗?”

    马小玲语气一滞,金正中却是忍不住出声道:“这不是废话吗?人肯定要吃饭啊,要不然不是饿死了?”

    夏阳笑道:“僵尸吸血,就像是人需要吃饭一样,都是出于天性和本能,唯一的区别只在于僵尸比人强大,这其实和人类吃其他生灵,是一样的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