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古堡晚餐
    ,!

    旅店门口,孔雀看着来到自己店门前的陌生外国男子,礼貌地问了一声:“你好,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吼!”而回应他的,却是一张露出尖牙的血盆大口,直冲着他的脖子咬了过去。

    “死开!”孔雀还没来得及回神,只听到旁边一声娇斥传来,随即身子被人猛地推开,并有一道符纸贴在了那外国男子的额头上。

    “大和尚,你知道我马小玲从来不会做亏本生意,所以住店的钱用你的命抵了,你没意见吧?”

    马小玲看了他一眼,接着目光在那名外国僵尸的脖子上一扫而过,看到上面的牙孔还未消失,显然是刚刚咬的,脸色不禁一沉,郑重地道:“听着臭和尚,我不管你有什么师尊法旨,如果你不想再有人受到伤害的话,最好告诉我真话!”

    一个日本和尚,来到英国开旅馆,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寻常的事,她知道这孔雀肯定有事瞒着自己。

    孔雀闻言默然,思索了片刻,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望着她道:“你想做什么的话就去做吧,我保证在你回来之前,你的朋友绝不会有事!”

    或许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王珍珍忽然从二楼房间的窗口探出头来问道:“小玲,发生了什么事?”

    马小玲不想让她害怕,连忙将那只被已经定住的僵尸推到了孔雀的怀中,故作轻松的指着孔雀笑道:“没事,他的朋友来找他。哦,对了珍珍,等一下天佑回来之后,我们就走吧。”

    来到这座小镇之后,接连发生的怪异之事已经了告诉她,这里实在不是久留之地。她若是只有一个人倒还没什么,如果再带着况天佑和王珍珍她们的话,谁也不敢担保,到时候难免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不会吧,这就要走?不是说了要去莱利那里吃饭吗?”就在这时,金正中跑了出来,抱怨道:“师父你不用怎这么急吧?再说离开的话得要提前一天联系车,今天也走不了啊!”

    王珍珍也道:“是啊,小玲,莱利先生晚上还要请我们吃饭呢。”

    马小玲微微思索了一会,便妥协下来:“那好吧,就再留一晚,明天早上再走。”

    说完,她看了夏阳一眼:“夏先生,你呢?”

    “太巧了,我也正打算明天去香港。”夏阳笑了笑道。

    听到他的话,王珍珍几人先是一愣,接着却是大叫有缘,约定等到了香港之后再联络。

    很快,时间就到了晚上,而在天黑之前,夏阳、马小玲、况天佑、王珍珍以及金正中五人,已经准时来到了古堡之外。

    一如之前那样,随着“嘎吱”一声轻响,古老的大门,便自行向着两边打开。主人莱利则是站在大厅之中,微笑地看着他们道:“欢迎各位!”

    等他们进入古堡后,莱利再次看着众人笑道:“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两位小姐今天穿得真漂亮。”

    “谢谢。”马小玲和王珍珍礼貌地回应道。

    跟着莱利来到二楼的餐厅,映入眼帘的,是十分华丽的装饰,以及一张古老的西式长桌,丰盛的晚餐烛光的映照下,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典雅。

    夏阳虽然没有说话,但眼中也有一丝赞叹之色,毫无疑问,这是一位真正的贵族。

    入座之后,莱利举起面前已经倒好了红酒的高脚杯,笑道:“来,我们且为他乡遇故知,干杯!”

    况天佑也举起酒杯,笑道:“为热情好客的主人,干杯!”

    “干杯!”

    众人一起举杯,畅饮了杯中美酒。

    接着,六人边吃边聊,似乎都陶醉在了这难得的欢愉时光之中,如同一场美好的梦境,让人流连忘返,毕生难忘。

    不过这顿饭虽然宾主径,但马小玲并没有忘记正事,待吃饱喝足之后,忽然放下手中的酒杯道:“不如,我们再来讲讲僵尸的故事吧。”

    “不要吧,还说?今天早上不是已经说过了吗?”金正中有些无语地看了自家师父一眼。

    马小玲笑了笑,目光直视着莱利:“今天早上珍珍说得糊里糊涂的,我想莱利先生知道的,一定更加清楚,是不是?”

    况天佑和王珍珍下意识将目光放到了莱利身上,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们脸上的好奇,却是十分明显。

    “看来如果不说出来,马小姐是不会放过我了。”莱利无奈一笑。

    “不好意思,这是职业病。”

    马小玲尽管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看上去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

    莱利略作犹豫,便缓缓站起身来,环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其实,今天早上精灵所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间古堡里面。”

    不知是不是巧合,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古堡外面突然响起了一声惊雷,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空,映着古堡更为阴森恐怖,惊飞了一大群蝙蝠。

    莱利用极为低沉的语气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男人为了追求长生不老,竟然心甘情愿变成一个僵尸s来这个男人开始开始后悔,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怪物,以血维生,为世所不容,原来长生不老的代价,就是永恒的痛苦。于是,他就带着同是僵尸的女仆人,到了这间偏僻的古堡,以为可以远离尘世,苟且偷生。但是不幸并没有放过他,有一天,这个男人偶然遇到了一个令他心动的女人,一个大胆开朗,但又很容易哭的女人……”

    说着说着,讲故事的人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而听故事的人也随之沉默,幽静的古堡里,再听不到半点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受不了这种无声的压抑,况天佑率先打破了寂静,笑着提议道:“不如我们来玩接故事的游戏吧,好不好?”

    没等其他人答应,他便自顾自地道:“因为是我提议的,所以我先说。接着呢,那个女人就常常去找那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也慢慢忘记了自己是僵尸,开始爱上了那个女人。又也许不是,这个男人根本没有忘记自己是个僵尸,因为僵尸也是人变的,也是有感情的嘛。所以呢,他虽然知道自己做错了,但他还是继续错下去。”

    “那个男人一定是忍不住咬了那个女人,吸干了她的血,结果是一个悲剧。”

    就在这时,金正中接过了话茬,说完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惹得王珍珍当场反驳道:“当然不是了,他们会结婚的!”

    “都是一样的。”马小玲摇了摇头,道:“那个僵尸以为自己可以隐瞒身份,和女人一生一世都在一起,就在五十年前的精灵节,邀请全城的人一起参加婚礼,不过婚礼到了最后还是悲剧。”

    “婚礼最后……变成了悲剧……”莱利低声呢喃着。

    “那天使之泪呢?”马小玲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样东西,才是她此次来到英国的最终目的。

    “天使之泪?是那个男人送给女人的结婚礼物,也是悲剧的催化剂。”莱利出神地望着烛光,沉声道:“在婚礼当晚,有一群山贼闯进了教堂,他们见人就杀,目的是为了抢走天使之泪。鲜血令这个男人变得疯狂,造成不可挽救的悲剧,当这个女人变成僵尸之后,她就离开了这儿,从此就再也没有回来了,而当晚丧生的宾客,就化为冤魂留守在这间古堡。他们都在等,希望等到有朝一日,亲眼见到这个男人赎罪,才肯死心!”

    “那最后这个男人去了哪里?”况天佑忍不住问道。

    莱利没有说话,沉默了好半晌之后,才慢慢回过头来,用一种复杂地目光看着众人:“可能那个男人,就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