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天使之泪
    ,!

    将臣,本是盘古一族派来人间,监督大地之母女娲的人。他的职责,是要在女娲犯错,使得追捕命运的计划出现差错之时,便利用盘古弓箭将之消灭。

    可是经过了千万年岁月后,将臣不知为什么原因,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忘记了自己是盘古族人,并爱上女娲!

    但在夏阳看来,将臣失去记忆,很有可能也只是盘古族为了捕捉命运的一步计划。

    与第一部的时空不一样,这里的将臣,可不是第一部中那个浑浑噩噩,灵智未开,只懂得凭本能行事的僵尸王。

    这个时空里的将臣,早已经融入了人类社会几十年,甚至比人还要更加像人,所以莱利认不出他,一点也不奇怪!

    对于能否听到精灵说话,况天佑和金正中并不是很在意,但马小玲和王珍珍却很有兴致,闭上眼睛作聆听状。毕竟这可是关系到她们的心灵是否纯洁,对于一些传统的女人来说,“纯洁”二字还是很重要的。

    金正中等得实在无聊,加上一夜没睡,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翻了翻白眼就要发牢骚,却不曾想,王珍珍突然出人意表地对着他这边开口说了一句:“什么?”

    众人闻言一惊,纷纷向着王珍珍看去,金正中则是愣了愣道:“我没说话啊。”

    王珍珍皱眉推开他道:“不是你,我听到了孝子的声音。”

    虽然有些荒谬,但听她这样说,却说明她确实听到精灵们讲话了。只见她一边往精灵森林走去,一边对着空旷的森林问道:“你在哪儿?我听不清楚,大声一点,你在哪儿啊?”

    况天佑见状,出于担心,连忙跟了上去:“怎么了,珍珍,你听到什么了吗?”

    王珍珍皱眉应声道:“我也不太清楚,那个孩子说,五十年前,全镇的人去参加一个婚礼,新郎送给新娘一条项链,叫什么……天使……”

    马小玲心头一动,连忙问道:“是不是天使之泪?”

    天使之泪!

    听到这个无比熟悉的名字,莱利蓦然间身体一颤,一股莫名的戾气,以及无比的痛苦,同时也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看到他的异常,夏阳轻轻踱步过去,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轻声问道:“莱利先生,你没事吧?”

    他的手,就像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一样,莱利能感觉到自己那波动的情绪,突生的戾气与痛苦,竟然被瞬间抚平下来,不由长吁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多谢夏先生关心,我没事。”

    而另一边,王珍珍听得马小玲询问,当即点了点头,回应道:“没错,就是天使之泪。”

    她说话间,耳边不断传来精灵的话语,而眼前也出现了一片断断续续的画面,她脸上不禁流露出痛苦的神清:“但是在婚礼完成之前,突然间有山贼闯了进来,他们想抢天使之泪……他们见人就杀……见人就杀……”

    见到王珍珍越来越痛苦,情绪也越来越激动,况天佑连忙捂住了她的耳朵,急道:“珍珍,别听了,别听了,珍珍……”

    王珍珍痛苦的抱着头,口中连连出声道:“僵尸……我见到僵尸了!不要,她是你太太……别咬她……不要咬她啊……”

    “珍珍!”况天佑连忙将王珍珍拥入了怀中。

    曾经亲身发生过的悲剧,被人说了出来,即使身上的戾气抑止住了,但内心的痛苦,以及脑袋中不停播放的回忆,却是无法停止,莱利终于忍不住大喝了一声:“别再说了!”

    闻言,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目光向他望了过去!

    或许是知道自己的反应不过反常,莱利强自镇定下来,转过身去,缓缓道:“真是没有想到,原来我朋友说的都是真的。对不起,王小姐,你没事吧?”

    王珍珍刚刚被他那么一喝,却也回过了神来,从况天佑的怀里抬起头来,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莱利沉默了一下,过了片刻才出声道:“不好意思,刚刚吓到王小姐了。这样吧,大家不如今晚来古堡吃顿饭吧,算是我向大家赔罪,希望各位不要推迟。”

    说完之后,他对着夏阳微微点了点头,便头也不回的转身去了。

    “珍珍,你没事吧?”马小玲上前问道。

    王珍珍摇了摇头,望着莱利离去的背影,有些疑惑地开口:“你们有没有觉得,莱利先生好像有一些不对劲啊?”

    其他人朝着莱利的身影看去,只见他的身上,仿佛一种有着说不出来的落寞和孤寂,就像是经历了上千年的沧海桑田,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不得不说,这个神秘的古堡主人,就像是一道谜一样。

    马小玲皱着眉头,似乎若有所思,随后却是突然把目光放到了夏阳身上。不知为何,她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此人或许比莱利,还要更加神秘!

    夏阳十分平静地迎上马小玲的目光,并没有问她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只是微微笑了笑,便往小镇走去。

    况天佑望着离去的莱利,突然对王珍珍等人说了一句,让他们先回旅馆,他很快就会回去,然后便拔身朝着莱利追了上去。

    王珍珍倒也没问他去干什么,只是让他早些回来,便拉着马小玲返回小镇。

    循着莱利远去的方向,况天佑一路追来,很快就来到了一处海崖边,只见莱利站在崖边,看着下边无边无际的大海,背影充满了无尽的孤寂。

    “莱利先生,怎么有这么个好地方,也不告诉我一声,好让我和珍珍也可以来这里玩一玩嘛。”况天佑招呼了一声。

    “是啊,这里挺不错的,我未婚妻以前也很喜欢这里,常常一呆就是一个下午。”莱利并没有为况天佑的到来感到惊讶,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有没有兴趣和我这个坏男人聊聊天啊?”况天佑同样也望着他笑道。

    莱利或许太久没有碰到过他这么有趣的人,点了点头,两个人当即便沿着海崖慢慢前行,边走边聊。

    两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来到了一条杏边,而男人的话题,十有**莫过于女人,况天佑忽然说道:“我在和珍珍谈恋爱之前,认识了另一个女孩子,我很爱她,但那个女孩拒绝了我,后来我就和珍珍在一起了,但是你信不信,我和珍珍谈了这么久的恋爱,竟然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

    “因为你还想着以前那个女孩?”莱利笑道。

    况天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笑道:“我是不是很坏?”

    “是挺坏的。”莱利点了点头,跟着两人对视了一眼,不自觉的都笑了。

    不过沉默了片刻之后,莱利又突然用一种无比正经的语气道:“不是我为你辩护,其实爱情这种东西,如果你不倾家荡产的尽力去赌一次,不到最后,你是不会知道结果的。”

    况天佑闻言沉思了一下,才叹息道:“不到最后不知道结果,到了最后却又怕回不了头,而现在最糟的是,跟我对赌的那个人是珍珍,我真的不想她受到什么伤害。也不知是不是我前世做错了什么,今世什么事都好像弄错了。”

    莱利听完他所说,语气有些低沉地道:“我只能跟你一句,那就是没到最错的时候,马上回头!”

    而况天佑却是摇了摇头,反驳道:“逃避,始终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见他这么说,莱利不由得为之一怔,他双目出神地望着杏,低声道:“你说得不错,逃避始终都个不是办法,我也是时候该要面对现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