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灵异侦探事务所
    ,!

    嘉嘉大厦,九楼。

    王珍珍打开房门,只见一个无比英俊,身材挺拔的男子站在外面,不是几天没见的夏阳又是谁。

    她面露惊喜之色:“夏先生,你怎么来了?”

    “王小姐,又见面了,我这次是来租房子的,不会怪我突然冒昧上门吧。”夏阳笑道。

    “夏先生说哪里话,怎么会呢。”王珍珍连忙打开房门:“快请进来!”

    夏阳点点头,走了进去。

    “珍珍,谁呀?”这时,屋内又有另外一个女声响起。

    “妈咪,有客人来了,你快出来!”王珍珍招呼了一声。

    片刻之后,一名风韵尤存的中年女人从屋内走了出来,一见到夏阳不由愣住了。

    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实在是太帅气了!至少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俊朗有形的男人,身材气质,简直能甩那些所谓的明星十条街!

    “妈咪我给你介绍,他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在日本认识的那位夏先生。”说完,王珍珍又指着自己的母亲对夏阳道:“夏先生,这是我的妈妈欧阳嘉嘉。”

    “哦,原来你就是珍珍说的那位夏先生,你好你好,这里的人都叫我嘉嘉,你也这样叫我吧。”欧阳嘉嘉性格十分开朗随和,主动打起招呼来。

    夏阳也没有客气,笑道:“嘉嘉你好,叫我阿阳就可以了。”

    “珍珍,还不去给客人倒茶。”欧阳嘉嘉跟王珍珍说了一声,才问起夏阳来:“阿阳是吧,刚才好像听到你说,你是要租房子吗?”

    “是的。”夏阳点了点头:“我这次在香港可能会住上一段时间,之前听王小姐说过家里有物业,所以就冒昧过来了。”

    王珍珍端了一杯茶过来,笑着说道:“你叫我珍珍就好,一直喊王小姐也太客气了,我们不是都认识了嘛。”

    欧阳嘉嘉也笑道:“阿阳你要在我们这租房子,算你有眼光了,我们嘉嘉大厦的环境在周围是出了名的好,房租也便宜,欢迎你住进来。珍珍,你先带阿阳去看看房间,看他喜欢哪间再说。”

    “好啊,阿阳你跟我来吧。”王珍珍点点头,便带着夏阳去看起了空房子。

    在带夏阳看着房子的同时,王珍珍忽然又问道:“对了阿阳,你是准备长期留在香港吗?去见过小玲了没有?”

    “我们已经见过了。”夏阳一脸平静地道,并未多说什么。

    王珍珍倒也没有注意到他态度上的差别,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黯然:“可惜况先生不知道是不是写错电话号码了,打过去竟然是个空号。”

    “这你就放心吧,你们很快就会再见的。”夏阳略带神秘地笑了笑。

    “是吗?”王珍珍愣了愣:“难道你见过他?”

    “相信我就是,你很快就能再见到他了。”夏阳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

    随意选了一间面朝南向,带有阳台的两室一厅,交了一年房租后,欧阳嘉嘉便把钥匙交给了他。

    等王珍珍母女离开之后,夏阳轻轻朝着房间里面吹了口气,便将所有的灰尘都席卷了出去,看着干净整洁的房间,满意地点了点头。

    ……

    接下来,夏阳又在嘉嘉大厦的附近,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门店,跟着花钱注册了一家公司,办齐了相关手续之后,再将一块写着“灵异侦探事务所”的牌子往外面一挂,便算是开始对外营业了。

    只是他的事务所并未对外宣传过,所以也一直没有人上门,不过他从来也没打算靠这个吃饭,仅是为了打发一下时间,顺便找点事做,找找融入普通人的感觉罢了。

    而就在夏阳刚住进来的第三天,况天佑也来了。当他带着自己名义上的儿子况复生,在嘉嘉大厦门口见到夏阳的时候,脸上的惊讶怎么都掩盖不住:“夏先生,你怎么也在这儿?”

    “我打算在香港呆上一段时间,所以在这里租了间房子,这是你儿子吗?”夏阳笑道,后面一句话,自然是看着况复生说的。

    “没错,是我儿子况复生。”况天佑心道了一声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回过神来后,便对况复生道:“复生,这是夏叔叔,快叫人。”

    况复生见到面前这个无比英俊帅气的年轻男子,心里大叫着没天理,但在无可奈何下,还是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夏叔叔。”

    “乖!”夏阳笑着伸手在他头上揉了一下,让况复生白眼连连,接着才又问道:“况sir来这里,难道也是为了租房子?”

    “是啊,一个朋友介绍我们来的。”况天佑点了点头。

    “那你自己上去吧,预告一下,可是有个惊喜在等着你。”夏阳神秘一笑,然后去了事务所那边。

    况天佑很快就知道,夏阳所说的“惊喜”就是王珍珍,顿时大感头疼。只是都已经来了,又不好突然说不租了,只好迎着头皮在这里住了下来。

    巧合的是,他们租的房子和夏阳就在同一层楼,两人就这样当起了邻居。

    接下来的两天,倒也相安无事,夏阳平日早出晚归,很少在家。而况天佑是警察,同样很忙,除了在他住进来的当晚,两人在一起聊了一阵外,后面都没有碰过照面。

    直到这天早上,况天佑在和王珍珍一起出门上班的时候,无意中在嘉嘉大厦百米外的垃圾站,发现了一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尸,才算是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将一切都在看眼里的夏阳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具女尸叫做张美倩,是被已经变成活尸的平妈杀死,不过在没有人上事务所请他出手之前,他并不打算多管闲事。

    而就在张美倩出事后的第二天,平妈再次出手了,这次死的是那位在夜总会当舞小姐的pipi,在发现她的尸体之后,嘉嘉大厦很快就来了一大班警察。

    连续两天有人死,大厦的住客们都人心惶惶,等到夏阳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楼下大堂更是围聚了一群人,正在议论着什么。

    “阿阳,你回来了。”欧阳嘉嘉看到他回来,朝他打了个招呼。

    夏阳微微一笑,回应了一下:“嘉嘉你好。”

    这时旁边一个长相颇有几分猥琐的男子走了过来:“咦,难道你就是新搬来的夏先生吗?我叫金正中,你叫我玄武童子就好了。”

    “久仰大名。”夏阳看了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一眼。

    金正中嘿嘿一笑:“哪里哪里,只是一点虚名而已。夏先生以后要看风水命理,或者占卜问卦的话可以来找我,到时候我给你打八折。”

    “那就谢谢了。”夏阳笑了笑,随即向欧阳嘉嘉问道:“大家这是在?”

    “大厦这两天出了命案,大家都在说会不会是不吉利,我们正在商量是不是要打场斋,做场法事,驱驱邪。”欧阳嘉嘉道。

    随后她对其他人说道:“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话,那做法事的事情就交给金姐和正中去办了。”

    “各位街坊,现在做一场法事可不便宜啊,元宝蜡烛纸钱,样样都要钱,最少也要好几万,我们哪里负担得起啊。”金正中的母亲,也就是金姐苦着脸道。

    “不如这样吧,我们大家凑一下吧。”有人提议由大家一起凑钱。

    “好好好,我出五百。”

    “我出八百。”

    “我出一千……”

    但是这样凑起来,还是差了一截,见夏阳也在场,便有人问他能不能也出一点,算是尽一点心意。

    “没问题,缺多少钱我来补上就是。”夏阳一脸无所谓地道,钱对他来说,根本就与废纸无异。

    “夏先生真是好心人啊!”

    “好,还是夏先生够意思。”

    听到他愿意贴补缺口,大厦的住客们都交口称赞起来。

    欧阳嘉嘉也道:“阿阳,真是谢谢你了,要你破费实在是不好意思。”

    “小意思,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先上去了,到时需要多少钱大家跟我说一声就是。”

    夏阳微微笑了笑,然后直接上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