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天人五衰
    ,!

    “武者?注资我的公司?”

    马小玲将信将疑地看着夏阳,没有说话。

    凝视了他许久之后,马小玲却是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夏先生,我马小玲是爱钱,但你要是有什么别的目的,恐怕打错了主意。这些钱你拿回去吧,我不同意,请你离开这里!”

    她的这番话,让本来几乎以为十拿九稳的夏阳大感意外,忍不住眉头微微一皱,同时心里也跟着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夏阳能感觉得到,马小玲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极为认真,态度也极为坚决。片刻之后,他也没有勉强,只是拿起那些钱平静一笑:“好吧,既然马小姐都这么说了,那就恕我打扰了,再见。”

    随后他也没有再多说下去,直接转身离去。

    夏阳的反应,倒是让以为他还会说些什么的马小玲出乎意料。而就在他身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马小玲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油然而生,就好像冥冥之中丢失了什么。

    ……

    从灵灵堂出来之后,夏阳忽然只觉念头有些不通达,似乎有种很是违和的感觉。

    他从一开始接近马小玲,无非只是一时兴起,并没有太过复杂的念头。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十分纯粹,只是对青少年时期的一种单纯的怀缅,竟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直到刚刚被马小玲拒绝了之后,他才蓦然间反应过来,这似乎,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还是说,自己真的对马小玲动心了?

    本来他并未意识到有什么不妥,直到马小玲在那一刻所展示出来的一丝坚决,却是让他一下子警醒过来。

    夏阳是何等修为,元神只是微微运转,就知道了是什么回事。随后更是隐隐感应到了一道诡异的气息,不禁抬头望天,冷笑起来:“好一个命运,竟敢算计本座?”

    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全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原来他此前所做出的种种生硬和违和的行为,竟然是受到了因果之力的影响!

    直到马小玲在说出那番话,表达出自己原则的时候,却是让他一下就想到了自己。

    和马小玲一样,他同样也是一个有原则的人。甚至他的原则性,比普通人还要强烈无数倍!

    正是由于他之前突然想起家人,生出了对于神性和人性的感慨,想要重新体验一下作为普通人的感觉,这才给了在背后算计他的人可乘之机。

    而纵观整个僵约位面,有此能力者,独此一家。

    命运!

    也就是传说中的天书。

    “想不到本座没去找你,你竟然主动找上了本座!若是让你就这么溜了,那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既然是这样,就莫怪本座不客气了!”

    夏阳双目猛地穿透无穷时空,搜索起了命运的下落,想要凭着刚刚那一点微弱的气息,找到它躲藏的位置,将它从里面揪出来!

    只是就在这一瞬间,命运的气息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任凭夏阳神念覆盖整个地球,重重搜索过去,也是一无所获。

    “哼,果然几分本事!难怪经历了那么多劫,也没有被人宰掉,就连盘古族人,也奈何不了你。”

    良久之后,夏阳一双眼眸微微收缩了一下,在没有任何发现之下,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但他心中的怒意却是不减,神念更是时刻笼罩着地球,搜寻着命运的下落。他已经记住了命运的气息,就不信这厮不再出来搅风搅雨,只要对方敢再次冒头,他必然可以抓住它!

    随后,夏阳忍不住轻吁了一口气。

    他也没想到,自己才初来乍到,就引起了命运的关注。或许是在他降临此界的时候,就已经无意中惊动了对方。

    更没想到是,以他现在的修为,竟然还会受命运的力量所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如果不是马小玲的原则,让他想到了自己,一下子醒觉过来的话,恐怕还得要有一阵子,他才会反应过来。

    想到这里,夏阳忍不住再次感叹起来,看来他如今离人道,当真是越来越远了。

    马小玲,只是他昔日一个美好的幻想,现在被命运这么一搅合,倒是让他瞬间认清了现实。

    就和他的母亲还有妹妹一样,马小玲虽然身为马家传人,有些与众不同的能力,但终究只是一个在尘世中打滚的凡人,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与他并非一路人。即便强行将对方拖到自己的轨道上来,她也不是那个可以陪自己一同追求大道的心灵伴侣!

    念及于此,夏阳心里不由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除了有些许遗憾,更多的是对自己逝去的青春感到有几分唏嘘。

    想到这一切种种,他突然想起了剧情中那间叫做waitingbar的酒吧,当即以神念找到那个地方,迈步走了过去。

    走进这家酒吧,里面的环境,与夏阳以前去过的那种吵闹酒吧并不相同,灯光微暗但显得柔和,悠扬的旋律轻轻飘荡着,使得这间酒吧似乎有一种格外的静谧。

    酒吧最里面,是一座长形的吧台,一个身穿白色风衣的漂亮女人,正在擦拭着手中的酒杯。

    她的身形虽然被宽大的风衣掩盖,但是却还是能够看得出她那凹凸有致的修长身形,只是在她那精致的脸庞上面,却仿佛有一抹永远化不开的愁容。

    听到有人走进来,她没有抬头,只是淡淡说道:“先生,现在是白天,我们还没营业,你要是想喝酒的话晚上再来吧。”

    夏阳微微一笑,径自坐到了吧台前:“听说这里有一种特别的酒,叫做心酒,我想试一试,不知道老板娘愿不愿意为我调上一杯?”

    白素素停下手中的动作,看了来人一眼,没来由地心里一颤,深吸了一口气:“先生稍等。”

    从后面的柜子上拿出几瓶酒,各倒了一些在杯子里,最终调和成了一种乳白色的液体后,白素素才将这一小杯还冒着气泡的心酒放在了夏阳面前:“这就是心酒,先生轻慢用。”

    夏阳端起酒杯,将其凑到鼻前轻嗅了一下,并没有闻到普通酒类特有的辛辣或清香。

    一口将杯中液体一饮而尽之后,夏阳闭上眼睛,慢慢感受着心酒沁凉的味道,让他惊喜的是,这酒并不如他想象中的凡酒一样难以下咽,口感还算不错,让人感觉很舒服。

    “味道不错!”夏阳由衷地夸赞了一句。

    白素素凝视着夏阳道:“这种心酒,是一个叫妙善的人教我调的。它不是普通的酒,可以让人面对自的内心,不知道先生喝下去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也没有。”夏阳淡淡地摇了摇头。这种心酒,拥有令人直面本心的力量,也许会让人想起一些不高兴的事,记起一些早已忘记的人。但以他今时今日的层次,心酒又岂会有效?

    “或许是先生比较特殊吧。”白素素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以往不管是谁喝了心酒,都会晕晕沉沉地昏睡过去,但是她也知道这种力量有着它的极限。而能让心酒失去作用的,不问也知必然不是普通人,至少,要远远超越她这个层次!

    “能不能再来一杯?”夏阳问道。

    “当然可以。”白素素笑了笑,当即又调了一杯心酒,放到了夏阳面前。

    再次一饮而尽,静候了片刻,却依然没有任何感觉产生,夏阳不禁摇了摇头,或许这酒真的对他无效。

    放下酒杯,定神地看着白素素,夏阳能从她面色上看出她已经大限将至,时日无多,不由微微动了恻隐之心,平静地道:“你的情况并不怎么好,看样子天人五衰已经快到了,不过如果你若是愿意的话,我或许可以帮你。”

    “你能够帮我度过天人五衰?”白素素闻言娇躯一震,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神秘男子。

    如果能够活着的话,又有谁愿意死呢?最重要的是,她还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人。

    看着白素素因激动而震惊的脸庞,夏阳嘴角微微一勾,大手一伸,便有一头凤凰自他掌中生出,满空烈火汹汹。

    乍然间见到“凤凰”这种生物,白素素瞬间变得脸色煞白!

    她自然认得这种生灵,乃是传说中的无上神兽,天地宠儿,几乎是站在了生灵顶端的存在,更是远远超过了她的本体。眼前这个男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修为,竟能凭空变化出神兽来?

    这样的手段,简直超乎了一切想象,完全就如神灵一般!

    夏阳五指张开,在白素素惊恐的神情中,施展出了“绝命祭祀法”,这只凤凰直接就冲进了她的身体,庞大的精气开始滋养她的身体,弥补起她的衰败的生命精元,以及近乎枯竭的本源。

    所谓天人五衰,意指寿命将尽时所出现之五种异像,有大五衰和小五衰两种。

    而绝命祭祀法,乃是阳神位面太古五大神王用来祭祀的秘法,甚至有让人起死回生的神效。当初虚无一就曾用这一神通,以五大神兽替已经寿元将近的暗皇道人弥补了生命力。

    白素素的的修为,自然没法和暗皇道人相比,所以夏阳直接以些许精气,炼出一头凤凰,便足以帮她渡过天人五衰。

    做完这一切,夏阳笑道:“你的本体是蛇,在十二地支中处于巳,五行属火,本座以一只火系顶级生灵凤凰祭祀,足以助你度过天人五衰之劫。假日时日,更能令你修为大进!”

    感受着体内前所未有的磅礴精气,白素素震惊得无以复加,颤声道:“先……先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我?”

    “本座是什么人不重要,帮你也没有其他目的,你放心便是,且当是本座喝了你两杯心酒的酒钱吧。”

    说着,夏阳站起身来,径直往外面走去。

    “先生……”白素素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夏阳一步跨出,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