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塔罗牌
    ,!

    马小玲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她那一直没有投胎转世的丹娜姑婆也出现了,说的也还都是那老一套,什么不要忘了马家的天职,不许贪钱,更不得为男人流一滴眼泪之类的,听得她耳朵都要生茧子了。

    要知道现在都九十年代了,出门样样都要花钱,难道还像以前一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吗?不收人家钱,她喝西北风啊!

    等到她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只见自己正被一个男人抱着,缓缓往山上走去。而抱着他的人,不是那个可恶的夏阳又是谁?

    “喂,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马小玲又气又急。

    “你醒啦。”夏阳并没有放开她,而是轻笑道:“只是普通的滑雪而已,又不是真正的比赛,要不要胜负心这么重?你要是出了什么事,让我怎么过意得去。”

    “我没事,快放我下来!”马小玲羞恼地扭动着。

    “别逞能了,你刚才就那样一头撞在树上,看样子撞得不轻,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就差给你做人工呼吸了。”夏阳满脸戏谑地看着她。

    “你……你敢占我便宜?”听到“人工呼吸”这四个字,马小玲气急败坏,抬手就在他身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放心,说的是差点,我像是那种随便占人便宜的人么。”夏阳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关切地问道:“怎么样,头晕不晕?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闻言,马小玲却是松了口气,有些尴尬地道:“我没事,把我放下来吧。”

    “真的没事?”夏阳似乎是要再三确认。

    感受到夏阳的关心,以及他那强壮的臂弯,马小玲在那么一瞬间心里有些暗喜。但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将真实情感展现出来的人,眉头一挑,哼了一声道:“要有事也是你害的。”

    夏阳知道凡事都有一个度,过犹不及的话反倒惹人反感,于是也就顺势把她放了下来,反正和女神亲密接触了这么一阵,对他来说也够了。

    其实夏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接触马小玲究竟是个什么想法,他只是出于本心,想要和马小玲拉近距离。现在的他,并没有强行压制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等他们回到上面的时候,王珍珍和况天佑正玩得十分高兴,夏阳不由转头对马小玲笑道:“看来他们相处得很愉快,感觉王小姐和这位况sir,看上去好像很合适的样子。”

    马小玲本来之前曾经想过要找机会撮合夏阳和王珍珍,不过也只是一时兴起的念头。现在看到她和况天佑玩得那么开心,倒也没有多想,觉得如果换成是这个警察,好像也不错,一切只要珍珍自己喜欢就好。

    玩了一下午的滑雪,等到玩累了之后,王珍珍提出要请他们去吃东西,不过夏阳和况天佑都以不饿为借口,两人径自到外面聊天去了。

    “奇怪,他们怎么都不吃东西?”

    王珍珍不解地望着他们的背影,道:“夏先生还有可能是太挑,吃不惯日本的东西,怎么连况先生也不饿,他们中午明明都吃得很少。”

    “不吃就算了,等他们饿了自然会去找东西吃,我们自己去吧。”说着,马小玲突然盯着她问道:“看起来,你好像很关心姓况的啊?”

    王珍珍有些脸红,顾左右而言它道:“我也关心你啊,关心人有什么不对吗?”

    马小玲看了一眼害羞的好闺蜜,打趣道:“对,但是你们好像才刚认识不久吧,过分的关心,就有别的意思在里面了。”

    “你可别胡说啊!”王珍珍有些急了。

    马小玲揶揄道:“既然你不承认,不如听天由命,我帮你算算你的真命天子好了。”

    说完,她来到身后的桌上,拿起了上面的一副塔罗牌道:“这副是星座塔罗牌,占卜很准的,我帮你算算,将来的老公是什么人。”

    或许感觉很有意思,一向羞涩的王珍珍也来了兴趣,问道:“这个怎么玩?”

    马小玲将塔罗牌放到了王珍珍的手里:“你现在一边洗牌,一边想着要问我的问题,然后抽三张牌。”

    “那要不要闭上眼睛啊?”王珍珍问道。

    马小玲点了点头:“当然要了,集中精神嘛。”

    王珍珍闭上眼睛,将手里的牌洗乱,然后抽出了三张递给马小玲。

    “这三张牌,分别代表你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马小玲将三张牌依次放在桌子上,然后先是掀开了第一张牌。

    看到第一张牌,马小玲解释道:“过去这张是隐者,就是代表你的过去很失落,很孤独,对啊,你从来没谈过恋爱。”

    王珍珍将信将疑:“还有呢?”

    马小玲随手翻开第二张牌,说道:“这张牌是一个男人骑着战车,就是说你将来的男朋友是个战士,有正义感,永远向命运挑战,从不屈服。”

    王珍珍开始有些信了,红着脸问:“那是不是代表,将来我的男朋友可能是个警察?”

    “是你说的,我可没说过。”马小玲调笑了她一句,接着翻开了第三张牌。

    “这张呢?”王珍珍见上面是一个大大的骷髅头,不由好奇地问道。

    马小玲见到这张牌,不由愣了一下,随后便将塔罗牌收了起来:“不说了,免得你又说我在耍你。”

    塔罗牌一共有七十八张,其中大阿卡那牌二十二张,用来解释命运的大致运势,小阿卡那牌五十六张,可以用来占卜更详细的情况,以弥补前者的不足之处。

    她只是随便玩玩,所以用的是大阿卡那牌,刚刚最后那一张,代表的是死神和终结,寓意不是很好,所以她不打算告诉王珍珍。

    王珍珍没怎么在意,反正她也不是完全相信这些,只是见马小玲开始收牌,倒是突然心中一动:“小玲,不如你也占卜一下吧。”

    “有什么用呢。”马小玲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况,她身为马家的女人,恐怕这辈子都别想谈恋爱了。

    “随便玩玩嘛。”王珍珍笑着把塔罗牌,放在她的手上。

    “好吧!”马小玲也没有扫兴,随意抽了三张牌出来。

    看到王珍珍一脸奇怪的表情,马小玲笑道:“翻过来吧,你又不会看。”

    王珍珍把牌摆到桌上,指着第一张牌笑道:“看,你的第一张和我一样,看来小玲你也很孤独,还有失落咯。”

    “你才失落,本姑娘不知道多受欢迎呢。”马小玲反驳道。

    两人笑闹了几句后,王珍珍又问:“那这两张是什么意思?”

    “这张是命运之轮,意思是生命充满了挑战和刺激,勇敢地接受命运的变化与考验。”

    解释了一下第二张牌后,马小玲又指着最后一张牌道:“这张则是太阳,象征和太阳一样,散发照耀世间万物的生命力,充满了希望和理想,任何黑暗都抵挡不住它的光芒!”

    “那不是很好嘛。”王珍珍听完笑道:“看上去好像很完美的样子,就是不知道那个夏阳符不符合这些条件了。”

    “你胡说什么,跟姓夏的有什么关系!”马小玲羞恼地拍打着自己闺蜜,不过在心里,却也隐隐幻想了一下。

    随后,两人想到还要去买礼物,便去找到夏阳和况天佑,拉着他们购物去了。

    两小时后,夏阳和况天佑的手上,都挂满了购物袋,明显是把他们两个当成了免费劳工。

    况天佑脸上尽是无奈之色,倒是夏阳依旧满面微笑,没有觉得任何不耐。

    好不容易等她们买够,几人才启程返回温泉酒店。

    只是等他们提着一大堆东西回到酒店的时候,刚一进去,马小玲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只见酒店里面坐着好几个日本和尚,正在念经布阵法,追查初春的踪迹。

    夏阳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其中领头的,是日本里高野的一位有道高僧,法号孔雀。

    里高野属于日本密教的一支,只是孔雀和尚身上那点法力波动,似乎连鬼仙层次都没有达到,夏阳连看都懒得看,只说是要先把东西放到她们房间,便和王珍珍一起拿着东西离开了。

    在和酒店经理的沟通下,马小玲才知道这和尚并不是日东集团方面请来,而是对方不请自来。只是这和尚在日本十分有名,德高望重,酒店方面并不敢得罪他,是以也不敢强行请他离开。

    不过马小玲对这些秃驴来抢生意,除了心里有些不爽之外,倒也没有太过介意。要知道她可是驱魔龙族马氏一家的传人,又怎么会怕被人抢生意,大不了各凭手段好了。

    回到房间,马小玲提出要去泡温泉,夏阳自然乐得一起,本来况天佑并不想去,但夏阳未必避免只有自己一个男人尴尬,在他的劝说下还是去了。

    泡在温泉中,况天佑忍不住冲马小玲吐槽了一句:“你还有心情泡温泉,不怕那个和尚把你生意抢走?”

    “做清洁生意,自然是看谁最后清理得更干净,不是比人多和谁动作更快。”马小玲说完瞪了他一眼,意思是珍珍在这里,你不要乱说。

    “哦?是做昨晚那种清洁生意吗?看不出来马小姐还有这种本领!”

    夏阳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然后定定地盯着马小玲道:“你做这种生意,又姓马,难道是传说中的南毛北马那个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