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

    和马小玲轻握了一下手,便即松开,但是夏阳的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她。

    如今站在他面前的马小玲,比电视剧中的扮演者还要青春靓丽几分,身材也是十分火辣,一双修长的大腿更是吸睛到了极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马小玲是他昔年女神的缘故,又或是和他现在打算融入普通人的心态有关,如今真正和马小玲面对面,说话相处下来,夏阳能感觉到自己现在的观感和昨天完全不一样,似乎有种异样的感觉,突然从他心里生了出来。

    不过以夏阳的修为,即便是窥视,也绝不会引起当事人的注意。马小玲并未发觉有什么异常,很快就提议要请他们吃饭,然后去滑雪,好好地玩上一天,所有费用都由她包了。

    况天佑本来并不想去,但是她们加上夏阳的轮番劝说下,再加上他还希望从马小玲那里打听一些与初春有关的事,也就同意下来。

    半个钟头之后,在夏阳的提议下,四人走进了一家看上去极为高档的日式料理店。

    坐下之后,王珍珍一拿起菜单,便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哇,小玲,这里的菜好贵啊!要不,我们换家地方吧?”

    马小玲看到上面的价钱,也忍不住瞬间瞪大了眼睛。她虽然说好了请客,但是也不用来这么贵的地方吧,这是准备要往死里宰她吗?还有他们才刚刚认识,根本就不熟好吧?

    夏阳嘴角一弯,故意拿话挤兑她:“不是说好吃大餐么?这可是东京最好的顶级料理店之一,虽然贵了点,但是肯定物有所值,马小姐不会是舍不得吧?”

    看着夏阳似笑非笑的样子,还有况天佑那幸灾乐祸表情,马小玲脸蛋涨得通红,好半天才强忍着肉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好,吃就吃!”

    但在心里,她却是将夏阳骂了个狗血淋头,心道小心吃死你。原本对他还算不错的印象,更是直接扣成了负数。

    跟着夏阳似乎是有意气她一样,专门挑着菜单上最高档,最名贵的菜式点,简直是让马小玲银牙暗药,有种想要暴打他一顿的冲动。

    就连王珍珍这个老实姑娘,也觉得夏阳这个人实在太过分了,哪有这么不把自己当作外人的。一下子就和马小玲站在了同一阵线,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可言。

    等菜上来了之后,马小玲和王珍珍或许是为了少吃点亏,立刻就狼吞虎咽,飞速地吃了起来。

    而出乎意料的是,夏阳这个始作俑者却是吃得极少,甚至几乎就没怎么碰过桌上的料理。

    和他一样的还有况天佑,也是没怎么动过那些食物。

    马小玲本来只是想多吃一点回来止止损,却没想到夏阳和况天佑两人都没怎么吃,不由疑惑地问道:“你们怎么都不吃?”

    夏阳撇了撇嘴,说了一句这家日本料理的味道不行。

    马小玲面露愕然:“这家菜的味道这么好,你居然说不行?”

    看她和珍珍吃得津津有味,就知道这家日本料理的味道真的不错,的确贵得有它的道理,而他居然说味道不行,那张嘴是有多刁?

    而且不好吃还叫这么多,当真以为她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不成,马小玲气简直不打一处来。

    王珍珍也是觉得不解,这可是她吃过最好吃的日本料理,味道哪里不好了?

    “日本料理,又怎么比得上我们中华的饮食。”夏阳摇了摇头:“不信你问问况sir,味道怎么样?”

    “的确不怎么样。”况天佑果断摇了摇头。他是僵尸,血才是他唯一的食物,如果吃了普通人的东西,必然会拉肚子,于是也就配合地道:“夏先生说得没错,日本在饮食方面,的确比不上我们中国。”

    马小玲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你们不吃算了。”

    “你们慢慢吃,我去下洗手间。”夏阳对她们说了一声。

    过了一会等他回来,见桌上四人份的料理,几乎已经被解决得差不多了,而马小玲和王珍珍一边揉着肚子,还在一边往嘴里塞。见到这一幕,夏阳不禁失笑摇头道:“两位小姐,吃不完就不要再吃了,小心别撑坏肚子!”

    马小玲怒视着他:“还不都是你,点了这么多东西又不吃,你知道这里的菜有多贵吗?”

    “就是,这么贵,千万不能浪费了。”王珍珍也一边苦着脸,一边点头附和。

    见盘子里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夏阳也就没再多说,只是望着两人,窃笑不已。

    看到夏阳那如同在嘲笑她们一样的脸,马小玲只觉这人可恶到了极点,恨恨地把最后一团食物塞入口中,才大声地用日文对着一名侍应叫道:“买单!”

    “小姐您好,你们的用餐费这位先生已经结过了。”那名适应礼貌地道。

    “呃……”

    听到他的话,马小玲和王珍珍都是一下愣住了,齐齐把目光转到了夏阳身上。

    “既然是和两位大美女一起吃饭,又哪里有让女士请客的道理。”夏阳笑着站了起来:“我们走吧。”

    闻言况天佑倒也释然了,虽然坑一坑马小玲,他喜闻乐见,不过夏阳一直给他的印象,并不像是这种没有分寸,刚认识就要宰人一顿的人。

    马小玲却是一下子就脸红了,很明显,人家只是和她开了一个小玩笑,而是想主动请她们吃饭,想到刚刚自己那小家子气的表现,她突然间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王珍珍也是尴尬不已,主动向夏阳致歉道:“对不起啊夏先生,我们刚刚误会了,还以为……总之不好意思,要你破费了。”

    不过以马小玲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道歉,只是傲娇地哼了一声:“珍珍你道歉做什么,男人请女人吃饭难道不是应该的么。”

    如今不用自己掏腰包,她也是彻底松了一口气,要知道这顿饭可不便宜,如果真要她买单的话,只怕想死的心都有。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马小玲心里对夏阳的印象,又是一下子扭转了过来,甚至印象也深刻了不少。至少这个男人不只是长得帅,看样子还是个有钱人,就是不是人品怎么样。要是合适的话,有机会倒是可以撮合一下他和珍珍。

    “下面我们去游乐场,这次我请,不用你花钱!”马小玲再次瞪了夏阳一眼,然后挽上王珍珍,两人一起咯咯娇笑着走出了了餐厅。

    夏阳则是无奈地看了况天佑一眼,失笑着跟了上去。

    到了游乐场,况天佑或许也是太久没有放松过了,突然玩性大起,提议去坐过山车。

    不过不止是王珍珍畏高,就连马小玲这个女天师,也是尖叫着不肯去。

    夏阳轻笑了一下,直接就拉起了马小玲的手往过山车的方向走去。况天佑也是有样学样,拉着王珍珍跟了上去。

    上了过山车,夏阳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部录像机,把前排两女全程尖叫的样子全部录了下来,等到下了过山车之后,马小玲立刻就追着夏阳拍打起来,非要他把录像删了。

    打闹了好一阵,四人又换上装备去了滑雪场。

    “怎么样,你们行不行?”

    马小玲满脸自信地看了其他人一眼,尤其是夏阳,颇有一种挑衅的意思。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夏阳开了个小玩笑,道:“看样子马小姐好像是个高手,我们要不要比比看。”

    或许是互联网时代还没有到来,又或者是马小玲和王珍珍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就连况天佑在内,都没有听懂夏阳这个梗。马小玲轻哼了一声:“说得自己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比就比!”

    接着她又对况天佑道:“珍珍不会滑雪,你来教教她。”

    说完,则是和夏阳一起,站在了同一位置上。

    “好,出发!”

    夏阳一声令下,便和马小玲一起,往着雪坡下面滑了下去。

    看得出来,马小玲的滑雪技术十分厉害,从雪坡上直冲而下,姿态潇洒,动作灵活,让一点都不会的王珍珍羡慕不已。

    至于夏阳,他虽然从来没有滑过雪,但以他对身体的完美掌控,这根本就是小菜一碟,画面可以说充满了艺术性。

    马小玲自然看得出夏阳是个真正的滑雪高手,恐怕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平,即便以她多年在国外参与滑雪运动的经验,也根本比不上对方。不过她又怎么可能轻易服输,当即加快速度,朝着山下滑去。

    不知道她是太过心急,还是碰到了雪中的障碍物,在经过一个急坡的时候,她脚下一滑,直接一头撞在了不远处的一颗树上,如原剧情中一样,倒在了雪地上一动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