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女鬼初春
    ,!

    凭着留在况天佑等人身上的气息,夏阳可以清楚地感应到他们几个的所在。

    从况天佑和高保身处的位置,结合剧情来看,他们这次前来日本,是为了押解毒贩韩百滔回香港,所以从机场出来之后,直接就去了日本的国际刑警总部。而马小玲和王珍珍,则是去了温泉酒店。

    接下来,如果剧情没有发生什么偏差的话,那毒贩韩百滔在与日本黑帮三口组的勾结下,买通了国际刑警,半路会挟持日本女警中山美雪逃跑。况天佑虽然追了上去,但是为了救下中山美雪,自己却是被三口组的人绑起来丢进了江里。

    好巧不巧的是,韩百滔在逃跑之后,山口组为他安排的地方,竟然正是马小玲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那家温泉酒店。而况天佑有不死之身,自然不会有事,最后也会追去到那里,所以夏阳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循着依附在马小玲和王珍珍身上的气息,往那间温泉酒店而去。

    为了重新适应做人的感觉,夏阳并没有施展神通,只是以比常人略快的速度赶向酒店,等他到达之时,天色已经差不多完全黑了。

    与此同时,韩百滔在一名三口组头目的带领下,如今已经来到了温泉酒店,正在一间露天温泉室中为他接风洗尘。

    在那雾气弥漫的温泉中,两名浓妆艳抹的日本女人轻轻推开门,手中端着托盘,解开衣袍赤身进入温泉中,来到韩百滔和那头目身边,将托盘中的酒水送到了他们面前。

    嘿嘿一笑,二人目露淫光,当即搂过两名女子,一齐肆无忌惮地狂笑起来。

    “桐片先生,这次谢谢你了。连国际刑警都不当回事,怪不得你们山口组可以在日本横行霸道!”韩百滔举起酒杯,大笑道。

    “哈哈,只要是我们山口组的朋友,我们自然会全力帮忙。韩先生既然选择和山口组合作,我们又怎么会看着朋友有难呢。”三口组头目满脸得意之色,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干了一杯之后,那头目才道:“言归正传。最近我们日本流行吸食海洛因,因为货源不足,只有那些有钱人才能吸得起。上面的意思,是想请韩先生帮忙,弄一大批货到日本来,把市场上的价格降低一些。”

    韩百滔笑着答应道:“没问题,反正在我回香港之前会去一趟泰国,桐片先生尽管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那就谢谢韩先生了,我敬韩先生一杯。”头目举杯大笑。

    这时山口组的一名手下推门而入:“桐片先生,那个女警反抗得很厉害。”

    闻言,那头目将目光放到了韩百滔身上,意思是任由他来处置。

    韩百滔则是无所谓地道:“那就直接杀了吧,反正在桐片先生这里,我想要什么样的美女没有?”

    头目挥了挥手:“那就照韩先生的意思吧。”

    “是!”那名手下领命而出。

    随后,山口组的人直接就将关押起来的女警中山美雪,拖到了离酒店不远的江边,打算如况天佑一样,杀人灭口,沉尸江底。

    不过就在那些黑帮分子想要下手行凶的时候,却是突然只见这原本空无一人的岸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个身穿休闲服的年轻男子,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们。

    一惊之下,几个山口组的喽啰连忙举枪一指,其中一人更是用日语大叫:“八嘎!你是什么人?我们山口组在这里办事,识相的还不快滚!”

    中山美雪也看见了那名年轻男子,在疯狂挣扎的同时,不由惊声高喊道:“小心,他们有枪!”

    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自然便是夏阳。

    中山美雪在剧情中虽然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但毕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救下她对夏阳而言只是微不足道之事。况且她多少与况天佑有一些关系,把她就下来的话,也可以顺理成章与这位主角结识。

    至于那几个蝼蚁的威胁,夏阳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仅仅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念头,这几个黑帮中人便直接灰飞烟灭,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他虽然不会滥杀无辜,但这些恶贯满盈的黑帮分子显然不在此列,将他们送进地狱,夏阳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一秒钟之后,偌大的江边,只剩下了错愕万分的中山美雪一人。

    夏阳也懒得与她解释,直接给她修改了一下自己救下她的记忆,随后又往江心之中屈指弹了一下,接着便领着她往温泉酒店而去。

    此时酒店中,韩百滔已经喝得醉醺醺的,脚步蹒跚到连路都走不稳,在别人的搀扶下送入了客房之中,正好遇到了一身白色和服的女鬼初春。

    在初春的刻意引诱下,韩百滔霎时间就起了色心,朝着对方扑了上去……

    江心之中,被粗重铁链捆绑住的况天佑,在被夏阳那道气息唤醒之后,立刻就睁开眼睛,挣开铁链,从江中冲天而起,并且很快就以超越常人的嗅觉找到了温泉酒店。

    凭着僵尸超凡的力量,况天佑轻松击倒了门口山口组的守卫,进入了韩百滔的房间,只是等他赶到之时,韩百滔已经只剩下了一堆白骨,而初春则是在一旁发出了无比癫狂的笑声。

    见到韩百滔的身死,又感觉到眼前的初春不是人类,况天佑下意识就张开獠牙,朝初春抓了过去。

    初春看到又是一个男人闯了进来,本来还想对他下手,但是看到对方露出的僵尸牙,大惊之下,却是急忙就往酒店内部逃去。

    她乃是鬼物,又逃得快,况天佑这一下抓了个空,但是倒也从她的衣服中扯下了一道红色的日式平安符。捡起平安符后,况天佑立马又飞快地朝初春追了上去。

    酒店的另一头,马小玲此时正拿着一个拍立得,在温泉酒店中到处拍来拍去。这里是别人请她来做清洁的地方,她自是要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顺便查看究竟哪里有脏东西。

    就在她到处看看拍拍的时候,一道阴灵独有的气息突然从前面冒出,她嘴角一抿,暗道得来全不费工夫,直接就举起了拍立得,对准初春按下了快门。

    至于阴灵的逃跑,马小玲并没有担心,毕竟她还没有和出钱聘请她的雇主谈好价钱,以她的性格,又怎么可能提前出手呢。

    咔嚓!

    一张身穿白色和服的女人相片被她拍了下来,就在马小玲高兴地挥动手里照片,况天佑快步走上来的时候,酒店的门口,夏阳和中山美雪两人也同一时间走了进来。

    况天佑本来正准备向马小玲索要照片,见到突然出现的中山美雪,他不禁惊讶叫道:“中山小姐?”

    “况先生!”中山美雪也惊喜地向他打了声招呼。

    “中山小姐,你不是被山口组的人抓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看到这位日本女警没事,况天佑一下子安心了不少。

    中山美雪点了点头:“我是被山口组的人抓到了这里,刚刚他们正要对我不利,是这位先生救了我。”

    听到她的话,况天佑连忙用日语向夏阳道起谢来:“你好,十分感谢你救了我朋友。”

    “不用客气,我只是刚好路过而已。”夏阳说的是中文。

    “原来先生也是中国人。”况天佑有些意外。

    “我叫夏阳,不知怎么称呼?”夏阳自我介绍了一下,并主动伸出了手。

    “我是况天佑。”况天佑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两人简单打了一下招呼之后,况天佑立刻就将注意力回到了刚才的初春身上,走到马小玲面前,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开口道:“你好,香港警察……”

    马小玲也认出了他就是先前在机场,用十分老套的桥段跟自己搭讪的人,还没等他说完,便傲娇地打断了他:“怎么,警察了不起啊,查身份证呢,还是这里不能拍照?”

    “我能不能……”

    正当况天佑想说,能不能把你拍的照片给我看看的时候。

    “啊!”一道惊魂失措的尖叫声,突然传入了众人的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