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彼岸并非顶点
    “无极大帝么?”

    长生大帝诵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点点头,道:“凭道友的实力,以帝尊为号,倒是理所当然之事。”

    “哈哈哈哈……”

    这时,虚空中又有一道长笑之声响起:“想不到在这个纪元轮回之前,除了易子之外,又多了一位可以论道之人,实在是可喜可贺之事。贫道造化,见过无极道友!”

    话音落下,彼岸之桥上再次裂开了一条缝隙,一个高高在上,仿佛掌握着诸天造化的道人身影,从中迈步而出。

    这个道人一出现,一股震慑天地宇宙的强大威势,便从这他的身上散发而出,就连附近的虚空,都在颤抖哀鸣。

    见到来人的出现,夏阳轻抬了一下眼皮,接着拱了拱手:“造化道友,我们终于见面了,本座有礼了。”

    造化道人,同样也是太古年间的无上强者,更难得的是也同时成就了阳神和粉碎真空的无上境界,并一手打造出了“造化之舟”这件神器之王,其力量之强,几乎可以与长生大帝比肩。而易子的生身父亲洪玄机,便是他的传人!

    造化道人与长生大帝,乃是古往今来最为强大的两个人,就算是在阳神辈出的太古和上古年间,他们两个也是天下无敌的存在。

    这一点,光是从其他阳神都已经纷纷殒落,只能遗留下自身的阳神念头以及不灭之英灵,而他们两人却是留下了一道无比强大的投影来看,便可证明!

    不错,即便强如长生大帝和造化道人,本体都已经殒落了,如今站在夏阳面前的,不过是他们留下的一道投影罢了。

    但仅仅只是一道投影,却保留了他们两人生前大部分的力量,这样的神通和手段,简直就是通天彻地,绝对称得上是惊天地,泣鬼神!

    当初诸子百圣进入起源之地后,几乎将此间绝大部分阳神高手残留下来的念头和英灵全都拘禁到诸子墓地中,唯独始终没有对这两大太古强者下手,正是由于这二人旷古绝今的可怕实力。

    如今在这座彼岸之桥上,这个天地宇宙之中,这一纪元中最强大的三个存在,终于会面了!

    “无需多礼!”造化道人回了一礼,淡淡说道:“无极道友,没想到你竟然能先易子一步来到这里,比我推算的时间还早了许多,实在是出人意料。我想长生道兄应该也和我一样,你说是不是?”

    长生大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一直注视着夏阳,问道:“道友可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这座彼岸之桥,是在什么位置么?”

    夏阳望着这位太古第一人,微微一笑:“自然知道,我们现在就站立在宇宙的最高点,大道衍生的地方。”

    感受着这里的道韵,他的心灵没有任何波动,一片宁静无暇,就仿佛天地似开未开,落花无声似有声。

    “本来,天地宇宙乃是混沌一片,没有高低之分,但这座彼岸之桥的出现,却是生生拔高了这里,使得站在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光阴长河,看清时间的流逝。”

    夏阳言语之间,无论语调和神态,都渐渐产生变化,甚至在说话的同时,他的灵魂也悄然发生着变化,每说一个字,就等于是洗涤了一次所有的思维。并且在他的话语中,更是充满了无穷的玄妙,蕴含着至高无上的道理,气势上丝毫不弱于长生大帝,还有造化道人这两个太古强者。

    在他们的脚下,金色桥梁的下方,光阴长河静静的流淌而过,没有一点声音,但是三人都感觉得到光阴的飞逝,如闪电般穿梭。

    这条河流,主宰着整片天地宇宙的光阴,岁月,时间,可以说是天地宇宙间最神秘之所在。

    光阴长河朦朦胧胧,静静的流淌着,上面弥漫着一股玄之又玄的奥妙气息,就算是造物主见了,也肯定会受益匪浅,境界大进。

    自鸿蒙开辟以来,从来没有过一刻,从来没有过一人,能够在光阴长河上站立,窥见到整条长河的全貌。

    单单是看着这座“彼岸之桥”下面流淌的,那条玄之又玄,奥妙无穷的光阴长河,只怕就能够使得六次雷劫高手领悟时间的终极奥秘,从而成就造物主,前途不可限量。也可以使得人仙真正一窍通达百窍,踏入巅峰,修得肉身神通,长生不死。

    这个地方,是整个宇宙最高的地方。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这里更高了。

    这里,可以看清古今未来,可以看清时间的流淌,可以看清整个宇宙的全貌。

    道悬挂虚空,至高无上。

    此时此刻,夏阳,造化道人,长生大帝,这三个万古以来的最强存在,此时处在这至高无上之地,宇宙最高的制高点,各自为立,彼此遥望。相互之间,无比的相同,却又无比的不同。

    “造化道兄,你我已经有四万年没有相见了。从鸿蒙开辟,这一纪元开始,你我出生,修成阳神大道,到现在这一刻,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但直到这一个纪元就要到尽头,无数人都在这个纪元之中终结,我们两个依然还存在着,并且站立在这里,都有希望到达最终的彼岸。如今无极道友来了,或许过不了多久,易子,还有你我的传人,也会纷纷到来,看来我和诸子百圣定下的万古赌约,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说话的人是长生大帝,在他的话语中,似乎带有一股亿万年的沧桑之感,令得石头都会心生感慨。因为他经历的时间太长太长,海不知道枯了多少次,石不知道烂了多少回,海枯石烂对于他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

    “不错,只待易子的到来,道兄与诸子之间的那场赌约,就要完成了。”造化道人面容恢复平静,又将目光投到了夏阳身上,若有所思地道:“说来也巧,无论是无极道友自身成道,还是那位易子,与道友都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不知对于长生道兄和诸子之间的这场赌约,你更看好哪一方呢?”

    夏阳自然知道,长生大帝和诸子的那一场赌约内容为何。他与诸子之间,就像是一盘对弈了无数个年月的棋局,如今已经进行到了关键时刻,只要等最后一子,易子到来之后,胜负便会见到分晓。

    “诸子与长生道友的那场赌约,还有和诸多阳神高手之间的矛盾,无非是为了争夺那一丝到达彼岸的机会,这是理念与前途之争,并无对错之分。如果照明面上的棋局来看,自然是诸子百圣的胜算更高,两位道友败多胜少,此乃人道之大势,也是天地人三道合一,彼岸出现的契机,非人力可以阻挡!”

    夏阳负着手,悠悠开口:“不过请恕本座直言,两位道友和诸子的路都走错了,你们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所谓的彼岸之上,却要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非但不值得,而且也落了下乘。”

    “落了下乘?未知无极道友何出此言?”

    闻言,长生大帝与造化道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诧异之色。

    夏阳轻笑道:“彼岸,和鬼仙人仙,阳神还有粉碎真空一样,无非只是一种境界罢了,绝非是修行的顶点。两位道友和诸子只是因为认知有限,一叶障目,所以才执着于这场赌约。殊不知大道三千,条条皆可证道,既然此路不通,何不换一条路试试?”

    听到他的话,长生大帝霎时间目光一凝,挑了挑眉道:“哦?彼岸并非修行顶点……此路不通……换一条路,不知无极道友此话何解?”

    造化道人也是惊疑不定地望着夏阳。

    微微摇了摇头,夏阳道:“要弄清楚这个问题,便要先清楚一个概念。我等身处的这片天地宇宙并非唯一,遥远的星空之外,还拥有无穷无尽的多元世界。每个世界,都可以单独称之为一个位面,而我等身在的这个位面,只是诸天万界,无尽星宇的其中之一。由于大道法则所限,加上资源的匮乏,彼岸境界对于这个位面来说,或许已经是无人能及的修行顶点,但较之诸天万界而言,又算得了什么?星空之外,自然有着更高的境界,即便不能渡过彼岸,亦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夏阳实话实说,并未隐瞒什么。毕竟长生大帝和造化道人都已身殒,如今只不过是一道投影,或者说是一道执念而已。存世的目的,只是为了完成与诸子之间的赌局,在纪元终结之前,亲眼见证彼岸的境界罢了。

    他身上真正的秘密,乃是万界珠,至于诸天万界的真相,告诉二人却也不算什么。

    听到夏阳的话,即便是长生大帝和造化道人这两个从太古纵横至今,经历了沧海桑田,见识无比广博之人,也不禁露出了震惊万分,以及难以置信的表情!

    “什么?我们这片天地,只是其中一个位面……星空之外……还有诸天万界?这……怎么可能?”

    造化道人满脸的不可置信,夏阳的话,简直可以说颠覆了他这十多万年来的世界观,这是何等强烈的冲击?

    长生大帝也是瞳孔一缩,死死地盯着夏阳:“莫非,无极道友你……并不是此界中人?”

    夏阳嘴角含笑,没有回答。

    半晌之后,造化道人长长地吐了口气,随后扭头望了一眼长生大帝,就看见这位四万年未见的老对手眼中,尽是难以掩饰的震惊与感慨。

    不过他倒也没有意外,因为他知道自己,刚才几乎也是同样的反应。

    “哈哈哈!”下一刻,造化道人突然笑了起来。

    “长生道兄,你我二人自纪元之初降生至今,已经有十多万年的时光,也一直都将彼岸视作为毕竟追逐的目光与理想,却不想直到今日方知,原来我们一直都是坐井观天之徒!诸天万界……想不到我们的这个位面,只不是多元世界的其中之一,无尽星空之外,也不知究竟有多么的精彩与波澜壮阔。真是恨不能,亲自前去一睹诸天万界,究竟是何等之风光啊!”

    说到最后,造化道人流露出的是深深的遗憾与叹息。想他纵横太古至今,是何等的威势,想不到竟只是一名无知之辈。

    但是很快,他的眼睛又再次明亮起来,紧紧地落在了夏阳身上。

    “原来无极道友来自其他位面,难怪能打破这片天地宇宙的定数,完成这一纪元无人能够达成的成就。依你所言,我和长生道兄,还有诸子百圣,以及其他阳神都走错了路,那且让我看看,道友究竟有何不凡之处,如何?”

    “鸿蒙寄生,造化之剑!”

    话音一落,造化道人忽然爆喝一声,身体陡然一变,真气涌出,化为了千万条细微的鸿蒙之虫,凝聚成了一口锋利至极的剑,发出锋芒,斩向夏阳的脑袋。

    这一攻击,赫然便是造化道人名震太古的最强神通——“鸿蒙寄生诀”。

    这门神通,可以将自身的真气血肉化为传说中无物不噬的“鸿蒙之虫”,不但可以变化万千,更能寄生到天地间的一切生灵身上,将其血肉,神魂,真气,法力统统吞噬,一点都不浪费。

    这是比任何一门魔道功法,都还要邪恶和霸道的绝世神通!

    “哦?鸿蒙寄生诀,造化道友这是想把我吞噬掉,变成你的一部分么?”

    夏阳放眼望去,一下就看穿了对方的手段及道术底细,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任由那柄长剑迎面扑来,化作无数鸿蒙之虫落到他的身上,夏阳也不躲闪,那漫天的鸿蒙之虫,一下就顺着他的血肉毛孔,开始往身体里面钻去。

    鸿蒙寄生诀,号称太古第一极道神通,一旦鸿蒙之虫寄生成功,便会将他全身的精气都夺走,乃是一门惊天动地的万古奇功。

    不过夏阳又岂会毫无抵抗之力,就在那些鸿蒙之虫想要吞噬他真气法力,血肉元气之时,他无极金身一运转,周身顿时便发出一层绚烂夺目的金光!

    别看这些鸿蒙之虫的个头极小,但力量却极大,犹如跗骨之蛆一般,拥有吞噬和掠夺敌人一切的天生神通,就连阳神强者都难以抵挡。

    然而夏阳走的是以力证道,肉身横渡彼岸的路子,躯体的防御力何等之强!

    莫说眼前的造化道人只是区区一道投影,便是对方真身复活在此,并且手持造化之舟,他又有何足惧?

    那些弥漫在他周身的鸿蒙之虫,根本连夏阳护体金光都无法穿透,便在他真元一个喷勃之下,瞬间便尽数化作了齑粉。

    “造化道友,你的鸿蒙寄生诀还奈何不得我,还是拿出你全部的力量来吧。还有长生大帝,你也出手吧,今日且让本座见识一下,你这位太古第一高手的手段!”

    无尽金光之中,夏阳充满无穷战意的声音,流传了出来。

    竟是同时向两人发起挑战,以一敌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