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无极大帝
    起源之地,是整个阳神世界的初始发源之地,无论是大千世界,还是天外虚空,都是从这里孕育而生,也是最接近彼岸的地方。

    修行者若是在此感悟宇宙本源,突破境界,比天地之间的任何一处地方,都要容易十倍,百倍。

    然而,起源之地虽然是修行圣地,但它所在地点也是十分神秘与凶险,唯有天地宇宙中最为绝顶的修行者,也就是无限接近阳神和粉碎真空的强者,才能感觉得到。

    太古以来,以长生大帝和造化道人为首的一众阳神高手,上古一十三位圣皇,中古诸子百圣,最后都选择了起源之地,作为自己最终的归宿之地。

    作为天地间最为神秘,甚至比九渊神域都要神秘千百倍的地方,自太古以来,也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想要寻找到起源之地的位置。就连杨盘和洪玄机君臣两人,也一直在寻找这片上古诸多圣皇,阳神殒落之地,企图从中得到大机缘,籍此成就阳神和粉碎真空的境界,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

    不过以夏阳如今的修为,意念运转,眼神闪烁之间,就穿透了无穷时空,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光阴之力,在不停的流逝着,如同奔腾的江河一般,一去不回头。

    而在这些光阴流逝的最深处,一处塌陷的时空之中,似乎是模模糊糊,有着另外一片天地的存在,那片天地的气息,古怪却又纯正,好似一种母体胎盘的味道。

    此时此刻,长生大帝和造化道人两人,正将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

    于是夏阳轻笑了一声后,便身体一动,跨越无穷空间,往着起源之地的方向而去。

    轰隆!

    夏阳只身穿梭过了无穷无尽的空间,破碎了无穷无尽的虚无,终于众圣殿在一处冥冥漠漠的虚空之中,看到了一条极其浩瀚的河流。

    这条河流,完全是由时光之力组成的,无数的时光之力凝聚为一颗颗沙粒,永远向前流淌。

    一条由“光之沙”汇聚成的浩瀚河流,比起宇宙之中的“星河”还要壮阔,还要无边无际,不知道多深,不知道多广阔。

    夏阳十分清楚,这是光阴之河流,一切景象都是由“光”的形态呈现出来,转化成了最为元始的光阴,在不停流逝着。

    其实他现在的位置,依旧处于大千世界之中,不过这是和大千世界,天外天世界,乃至天地宇宙任何位置都不同的一个角度。光阴就是以一种奇特的形式,来展现大千世界的一切,这四周不断流逝的光,冲击之力非常大,每一粒光,都有洞穿巅峰人仙之身的力量。

    就算是九次雷劫高手,驱动着神器之王,想要越过这条光阴长河,都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每一束光,每一粒光,都无时无刻的在前行着,从初始到永恒,冲刷之力浩瀚无边,非得九死一生,方有可能抵达。

    但夏阳如今同时成就了粉碎真空和阳神的境界,已经是古往今来的最强者之一,再加上他已经在体内开辟了内天地,躯体几乎已经超越了神器之王这个层次,就算是长生大帝和造化道人两人,论力量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条光阴长河,根本奈何不了他。

    “叮叮当当……”

    夏阳的无极金身,不断的被“光之沙”冲击着,他一个呼吸跨越数百万里的同时,也有上千万里的光芒沙砾就像就好像砂轮一样,在不停的打磨,淬炼他的身体。这些速度极快的光之沙,撞击到他的身躯上,并没有击破他的金身,而是反弹了回去,爆起了一连串的火星,就好像是一副金刚之躯一般。

    “光之沙,吸收!”

    在被光阴长河不断冲刷之时,夏阳也张开了自己的内天地,吸收了不知道多少光之沙砾,全是一颗颗洁白晶莹,不停跳跃的微小晶石沙粒。

    这些晶石沙粒,颗颗饱满,形状似圆非圆,似方非方,是一枚种子的形状,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冲击力,但是现在都被夏阳以无上力量封印,只能在其中运转,不能飞跃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几天几夜,又或者是几个月,忽然外界猛烈流淌的“光之沙”更加剧烈的奔涌,咆哮起来,流逝的比起以前都大了数十倍,巨大澎湃的力量使得他的身体都有一股十分吃力的感觉,好像随时会颠覆在其中。

    “看来是起源之地就要到了,所以这里的力量特别狂暴。”

    夏阳心如明镜一样,没有一丝慌张。

    就在“光阴长河”的最底部,一个种子形状,好像是一片奇妙的虚空,里面许许多多的星辰闪烁,还有许许多多的悬浮大陆,甚至还有许许多多悬浮的海洋,悬浮的火海,都漂浮在其中。

    总之,在这一片虚空中,任何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应有尽有。

    轰隆!

    突然之间,那种光阴冲刷的感觉蓦然一停,夏阳已经进入了起源之地中。

    此刻,映入他眼帘的是一片悬浮大陆,足足有数百万里,天上没有日月光辉的照射,只有一片片光暗交错的气流不停的流动着。

    放眼望去,在这片悬浮大陆极为遥远的地方,也漂浮着同样的大陆,而在更远的地方,更有许许多多的星辰,那些星辰似乎是活动的,每颗星辰都在按照一个独特的轨迹运转着,有大有小。

    这些星辰,并不是自然衍生而出,而是阳神陨落之后,阳神念头化为的形成,有着自己微弱的意识,还有澎湃而浩大的力量。

    只是他们的思维太缓慢了,一个念头的运转,都要千百万年。

    而夏阳的脚边,还有一根洁白晶莹,闪烁着光芒的骨头,他只是看上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武道修炼到了极点的大神通者尸骨,最少都有血肉衍生的修为。想来是在许多年前,在穿越过光阴长河,来到起源之地的的同时,肉身也被光之沙入侵,身受重伤,最后陨落在了这里。

    收敛呼吸,夏阳只感到空气中,充盈着一种气体。而这种气体极为有利于长生,有利于修为突破。

    起源之地太大了,一点也不比天外天世界小,简直相当于另一个大千世界!

    这里有着浓郁的起源之气,滋养万物,洗刷污秽,对于修炼大有裨益,如果一个普通人生存在这起源之地,常年吸收起源真气,修炼成武圣和鬼仙几乎如吃饭一般容易。

    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利于各种灵草,各种灵物生长,这起源之地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大宝库,各种各样的财宝,灵物,几乎随处可见。

    许多外界珍稀至极的灵物,在这里比比皆是。

    如果换成以前,夏阳必然对这些所谓的奇珍不屑一顾,但是现在,他倒是各自采集了一些,移入了内天地当中。

    “起源之地还真是美妙,若是能够炼化此地,只怕绝不亚于一件神器之王!”夏阳感悟着这起源之地,忽然生出一个念头。

    不过这起源之地可不是九渊神域,即便是他,现在也没有这个能力!

    随后,夏阳将目光移向了起源之地中央,一片向被四周宫殿包围起来的壮阔陵寝,立刻就感应到了一股浩瀚无尽的文明气息,在这股文明气息之中,充斥着一股高山仰止的智慧。

    那是中古诸子的墓地,代表的是中古诸子的智慧,也是起源之地中最大的道统与宝藏所在之地,雄伟壮丽,辉煌无尽。

    中古诸子,向来被认为是天地之间最有智慧的一群圣贤。

    相比之下,上古阳神高手则是力量最强的一群人。

    无论是上古阳神,还是中古诸子,都是以超脱苦海,到达彼岸为最终目的。

    但双方的理念却完全不同。

    双方一边代表智慧,一边代表力量,就好像是一文一武,从根本上就发生了矛盾。

    可以说,纵观阳神世界原本发展轨迹,本质上就是一场战争,一场上古阳神与中古诸子之间的战争。

    中古诸子作为后来者,在进入起源之地后,强行打破了许多上古阳神高手布置的后招,将他们留下的道统,宝物,还有尸骸都收集起来,打造成了这座诸子墓地,堪称是一件古往今来最强的神器之王。

    只是上古阳神的力量毕竟非同小可,中古诸子虽然把他们都镇压了,但其中的许多阳神高手,尸骸中还残存着强大的灵识,就连中古诸子都无法彻底炼化。

    正因为如此,中古诸子在陨落之前,也布置下了自己的后手,等待着诸子中的最后一子,也就是“易子”未到来,然后将这些阳神高手的残念彻底镇压!

    但是那些上古阳神高手,也都各自留下了自己布置,等待着各自的传人到来,释放他们,最终毁灭中古诸子的道统。

    夏阳稍稍以精神感应,就能从诸子陵墓外围的那些宫殿中,感应到许多阳神层次的强大灵识。

    不过他并不在意,以他如今阳神和粉碎真空同时集于一身的力量,足以镇压起源之地的一切存在。那些尚未没死透,却只剩下一口气的阳神高手,更是弹指可灭,完全不能对他产生威胁!

    淡淡一笑之后,夏阳彼岸闪身进入诸子墓地,来到了正中央的诸子百圣陵寝之中。

    没有破坏和擅动这里的任何物品,夏阳直接穿过其中重重空间,来到陵寝的最深处后,便看到了一座桥梁。

    一座横贯于虚空的金色长桥!

    这座金色长桥,就是诸子百圣呕心沥血打造而成的神器之王,彼岸之桥。

    在夏阳的精神感应之下,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从那彼岸之桥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竟是比永恒国度和造化之舟还要强大数倍,甚至可以与他开辟内天地后的无极金身一比高低。

    “果然不愧是万古第一神器之王!”

    夏阳心中赞叹了一声,跟着一闪身,再次穿过无穷神秘的虚空阻隔,降临到这座彼岸之桥上。

    一瞬间,透过这座彼岸之桥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夏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其核心之处散发出来的无穷无量智慧。

    在这一刹那,就连他也有一股醍醐灌顶,茅塞顿开的感觉,心灵也受到了洗涤,思维变得无比敏锐。

    “这就是智慧的力量么?”夏阳再次发出了微微的叹息。

    而就在这时,离这不远的虚空处,突然传出一道非比寻常的气息波动,紧接着一个道人的虚影,便凭空凝聚起来,充满了朦朦胧胧,长生久视的意蕴。

    桥梁之上,他看见了道人,而道人也看到了他。

    “道友,你终于来了!”

    那名道人平静开口,声音异常苍老。

    “嗯,我来了。”对于道人的出现,夏阳没有丝毫意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可是长生大帝当面?”

    他如今何等修为,又岂会看不出来,此道人并非真身,仅仅只是一道残念凝聚出来的投影。

    但就是这样一道投影,却拥有着不下于阳神级别的修为,放眼整个阳神位面,除了长生大帝和造化道人以外,不作第三人想。

    而夏阳曾经修行过两人的功法,对两人的传承十分了解,自然能够从对方的气息中作出准确的判断。

    道人点了点头:“不错,我就是长生大帝。”

    即便早就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道人承认自己就是长生大帝,夏阳还是情不自禁地生出了一股震撼感!

    毕竟他清楚地知道,“长生大帝”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含义。

    太古时代第一人。

    阳神之中第一人。

    上古圣皇“盘”的老师。

    仙道的缔造者。

    最接近彼岸的人。

    万古以来,法力最为高强,最为神秘的人。

    威能不可限量,威势不可阻挡。

    这就是长生大帝!

    “我本以为,自诸子以后,这一纪元不会再有人修成阳神,直到诸子之中最后一子‘易子’的出现,打破了我的推测。想不到如今易子未至,道友却先来了,实在是意外中的意外!我该怎么称呼道友呢?是叫你夏阳,又或是武神?”

    长生大帝再度开口。

    “都可,名字只是一个称呼罢了,长生道友悉随尊便!”

    夏阳毫不在意,只是稍稍顿了顿,他又淡然一笑道:“不过本座如今修行有成,当有一个新的名号。吾以无极为道,道友可称我为——‘无极大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