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长恨魔宫
    ,!

    “这就是你残杀七万多生灵所练就的无上邪兵?简直罪大恶极,罄竹难书,今日饶你不得!”

    夏阳杀机一闪,说话之间,一道饱含真元的指力破空点杀而出。

    轰隆!

    那口骨刀立刻碎裂,化为无数碎片。

    “敢坏本尊的法宝,你找死!”

    由于夏阳收慑了真正实力,单纯只以真元之力应敌,或许是对方并未从他身上感受到足够的威胁,突然之间,那方圆足足数里骨魔岛咔嚓咔嚓作响,一下炸开,分成了一个又一个骨节一般的念头,大有水桶粗细,长达一丈,足足有十万来个!

    足足十万个念头,接近一元之数,颗颗强大,赫然竟是六次雷劫的修为,并且力量之强大,已经几乎接近于造物主。十万多个骨节一般的念头一下浓缩,瞬间组成了一个人,这个人身穿一件青衫,手拿一柄骨质折扇,相貌非常的年轻,就好像是一个普通书生,面容俊秀,似乎看不出任何的邪气。

    此人仿佛一名翩翩书生,手持折扇,漂浮在“无尽汪洋”之上,就如同一名满腹经纶的才子。

    正是千年老魔,白骨书生!

    只是此人一双眸子中,隐藏着灭绝人性的疯狂。

    他实力之强大,尽管还不是造物主,可也是无比的强大,已经把灵魂和白骨魔岛,合为一起,重新铸造了一具身体。

    白骨魔岛,是一件旷世法宝,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残杀生灵,抽取骨髓骨骼的祭炼,练成这件邪道法器,而“白骨书生”把白骨魔岛彻底炼化之后,已经成为了自己的身体。

    “你是从大千世界进来的外来者?自从几百年前那场正邪大战过去之后,大千世界几乎就没有看得过去的修道者,因为高手全部泯灭,想不到你居然有本事来到这九渊神域的无尽汪洋。不过今日你得罪了本尊,注定只有死路一条!”

    白骨书生冷笑连连道。

    “聒噪!”夏阳眼神一凝,身上同样满是杀气:“蝼蚁般的东西,也敢说大话?本座要是你,就立刻跑路,或是聚集起其他的邪灵来行围攻之举,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望着白骨书生,夏阳失望至极,单凭对方一个人,根本提不起他真正的战斗**,无非又是一场碾压之战罢了。

    即便他只用真元之力,不动用粉碎真空和九次雷劫的力量,也有与造物主匹敌的实力,这白骨书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死吧!”

    夏阳再次一指点出,懒得再废话下去了。

    对于一个残忍恶毒,罪恶滔天的邪道中人,死亡才是他最后的归宿。

    夏阳对真元的操控,早已臻至随心所欲的境地,这一道指力激射,化成一阴一阳合二为一的螺旋气劲,在急剧的旋转之中,贯穿空气,尖锐的长啸引空炸开,更是不断的将游离于虚空中的无形有形之能量吸卷入其中,成为这一道指力更加凶厉的养分。

    白骨书生顿时生出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只觉得心里一寒,一股危险到了极点的预感涌上心头。

    惊怒之下,白骨书生一声断喝,一道道法术轰杀而出,无数的白骨闪动着,然而一切用处也没有,瞬息之间一切蒸发,一切消失无踪,被夏阳一指点中了身体。

    轰!

    一指之下,白骨书生的躯体立时化作齑粉,簌簌飘落。

    “逃!”

    白骨书生霎时间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不知道眼前之人绝非猎物,反而是能要他命的煞星,连忙施展遁术,神魂就要逃离而去。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逃出,便有一只大手凭空出现,如抓小鸡一般捏住了他,顿时灵魂也被禁锢,动弹不得。

    白骨书生拼命的反抗着,可惜毫无作用,在亡魂皆冒之下,被夏阳直接捏死。

    而在白骨书生被他解决不足五个呼吸之间,无尽汪洋之上再次出现了两道身影,天边一道血影飞腾而起,转眼之间风驰电掣就来到了夏阳面前。

    血影无声无息的停留下来,化成了一个淤身淡淡红色,长长红色胡须,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

    这是血影门的血影子。

    而就在血影子飞来的同时,另外一道惊天邪气也毫无烟火气息的飞临而来,轻飘飘的落到了血影子旁边,是一个身穿华丽的锦缎儒服的中年儒士。

    这个中年儒士,乍一看也就像极了大儒,但是他的一对瞳孔却出卖了他,因为他的眼睛碧绿碧绿,森森恐怖,尤其是瞳孔之中,无数鬼炎闪烁着,好像是无数磺火在永无休止的燃烧着。

    碧眼磷瞳,这是天邪宗的象征。

    很显然,这位老魔头就是天邪宗的宗主,天邪子。

    这是两个被称做“子”的邪派人物,实力不在白骨书生之下。

    “来得好,也省得本座再去找你们!当年正邪大战,那些正道中人没能消灭你们,本座今天便替天行道,送你们一齐上路吧!”

    夏阳冷哼一声,一步迈出,五指探开,一记贯通阴阳二气,容纳五行的掌力拍击而出,汹涌滚荡的掌力立刻横跨长空,朝那两个老魔席卷而去。

    “啊!!”

    血影子和天邪子二人甫一飞来,便觉得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气势,连带着周遭十丈方圆内的空气,都一寸一寸刚猛无俦的压迫过,瞬间成为两蓬血雾,落在了无尽汪洋之上,连灵魂都没有逃脱。

    还没打上照面,两个老魔便被灭杀。

    所谓的魔头,在夏阳面前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一把捏死白骨书生的神魂,解决了三个魔头之后,夏阳直接便往九渊神域的第六层飞去。

    第五层到第六层之间的深渊,名为“绝望深渊”,蕴含绝望之气,若是没有法宝保护,哪怕是六次雷劫高手也会受伤,只是却拦不住夏阳,很快就进入了第六层。

    天上艳阳高照,炙热万分。

    而地面上,铺面而来的是一股黄色的浩瀚。

    整个大地之上,全部都是黄土,一望无际的黄土,没有一丝绿色,黄土地上,也有许多隆起的山丘,但这些山丘之上,毫无疑问,也全部都是黄色。

    只有黄土,除此之外,再无它物,也没有其他的杂色。

    这就是第六层绝望平原,让人产生绝望之感。

    这里对绝大多数修士来说,都是九渊神域的一个大极限,也是正邪大战那些法力高深之人的主战场。

    夏阳刚刚进入了绝望深渊,其中就冒出了好像波涛一般的绝望之气。

    这绝望真气五色灿烂,宛如景霞,就好像是瘴气,“桃花瘴”“金钱瘴”“剧毒山岚”等等。

    山岚瘴气,都是非常美丽,但被稍微沾染了一点,就全身化为脓血,这绝望深渊之中的真气也是如此。

    而且绝望真气比起剧毒瘴气要厉害千百倍,其中不但带着剧毒,还蕴含着一股庞大的绝望情绪,是那种走投无路,喊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的绝望。

    在这股深深的绝望情绪之中,修道高手的灵魂都要受到强烈污染。

    和血河深渊,沉沙黑水,尸水深渊等不同的是,绝望深渊之中除了绝望之气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生灵。

    因为没有任何生灵,可以生长在这绝望深渊之中,神仙都不行。

    不过夏阳真元运转,立刻就有一层气罩出现在了他的体外,将这恐怖无比的绝望之气隔绝在外。

    尽管绝望之气对气罩的腐蚀性极强,但在夏阳沟通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之下,却也无法真正攻破他的护体真元。

    这只是他在磨砺自己的真元,以他真身的强大,即便不做任何抵抗,这绝望之气也奈何不了他。

    除了无处不在的绝望之气以外,绝望平原的时空流逝,已经变得相当的缓慢。

    大千世界之中,光阴如梭,而这里,光阴如龟,外界过去千年,这里只不过才三十多年。

    若有所思之下,他心神推演着,没多久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之处,随即身子一动,向着某处而去。

    来到一座由千百土山布成的大阵之前,夏阳十分清楚,这就是长恨魔阵!

    当年在正邪大战中,裂天大帝摆下长恨大阵,不知道击杀了多少个正道英雄,雷劫高手。

    不过这座阵法,只算得上是对长生大帝阵法的粗劣模仿,在拥有不朽丰碑的他面前,无疑简陋至极。

    长恨魔阵运转之间,土山缓慢旋转,到处都是天昏地暗,黄云漠漠,直冲天际,把一切都掩盖住。在黄云漠漠之中,一股似男似女,非男非女的歌声魔音时刻响彻着,声音成了实质,不停的缭绕,就好像黄云之中的前古腾蛇,往来不息,恨意绵绵,乃是邪魔之音,长恨之歌。

    听着这长恨之歌,夏阳立时感觉到了一个存在,似乎受到了天地之中,最不公正的待遇,如泣如诉,用歌声表达自己最强烈的恨意。恨天,恨地,恨一切,恨到沧海桑田,海枯石烂,纪元终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间虽然不平,却也是最大的公平。光知道怨恨,却又不思改变,只懂憎恨和控诉,又有什么用?”

    夏阳满脸漠然之色,径自一拳轰出,顿时气劲横流激荡,如有实质一般的弥散开来,这一拳蕴含金木水火土五气,轰出的同时,五气也是互相交融,气劲绵绵不绝。

    一拳下去,下面的千百土山,立刻全部被轰得崩溃,瓦解,一块块如金刚的土石被崩飞,漫天飞舞,山丘被直接摧毁。

    一切所有,都夷为平地,满目疮痍。

    长恨大阵,被夏阳一拳轰破。

    大阵一破,一个地底门户显露而出。

    地底门户之下,乃是一个地下世界,千百空隙,条条道路。还有极大的空间,甚至还有一个大型的湖泊,全部都是甘甜清泉,湖泊中央就是那座包裹在地乳精华之中的长恨魔宫。

    长恨魔宫,是一座邪道中人修建用来享乐,修炼的奢华宫殿。金庭玉柱,珠光宝气,绫罗绸缎,夜明之珠等等等等,一切辉煌富丽。这座魔宫层层叠叠。隐藏在地底空间之中,周围弥漫着无数混厚的精气,精气的颜色乳白乳白,如浓雾,牛奶,在宫殿在翻腾变化,时不时的窜入魔宫之中。

    见到这一切,夏阳身上的杀意不禁更加浓烈。

    当初他在神风国海底收取恐怖神王那座不朽丰碑之时,就曾在海底见到过地乳精华,虽然对他无用,却堪称是大地的**,非常之罕见,也是旷世灵药,一丝雾气就比得上一粒龙牙米的价值。这座魔宫修建在地乳精华之中,人居住在其中,无论是修道还是练武,都简直可以说得上是突飞猛进。

    只不过天地讲究平衡,一旦地乳精华被收取得太多,那个地方就会失去平衡,或是变成不毛之地,树木全部枯死,流水断绝,或是发生强烈地震,塌陷,生灵死伤无数。

    上古阳神高手曾经取过,但是知道危险之后,就再也不取了,因为这比邪道还邪道。

    “长恨魔宫,抽取地乳精华,让大地枯竭,才形成荒芜的这绝望平原!”

    夏阳浑身散发着冷冽之气,尽是对那位邪道第一高手“裂天大帝”的强烈杀意。

    “给本座破!”

    他杀机一吐,再次挥出一拳,磅礴的真元一吐,直接朝那座宫殿轰去。

    这魔宫似乎有自主意识,在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之后,立刻就将外界包裹在殿身周围的地乳精华雾气一下全部收入了宫殿内,然后整个魔宫飞腾而起,向上一冲。

    轰隆!

    庞大的宫殿一下冲破地面,飞到了天空之上。魔宫缓缓的旋转着,一阵波动之后,千道魔气,万道邪芒,从宫殿的许多门户激射出来,凝聚成了一股,长达千丈,粗如房屋大柱,洞穿空气,直接朝着夏阳爆射而来。

    夏阳面无表情,手掌翻转,似天翻地覆,包容万物,托举天地,竟似骤然间充满了一股无法述说的霸气,居然禁锢了空间,予人一种时空颠倒,天地翻覆的可怕感受。

    空间禁锢之后,那些邪芒纷纷碎裂。而似乎是感到了强烈的危险,魔宫剧烈一震,全力运转的同时,突然九大光芒汇聚了出来,在魔宫前面凝聚成了一枚枚硕大的果实。

    九大果实,在空中凝聚成了一个整体,又凝结成了一个阵势,同时一个绝世凶胎真正的在其中凝练成功,阵阵凶煞之气,从九大邪派道果之中冒了出来,那其中的绝世凶胎,也升腾了出来,化为了一个身穿黑白道衣的道人。

    这个道人,脸上只有一双极邪的眼睛,其余的鼻子,嘴巴,都没有,光塌塌一块,尤其是那双极邪的眼睛,瞳孔一片一片,其中包含着恐怖,狰狞,凶残,暴戾,变态,毁灭,恶毒,贪婪,扭曲,阴险,狡诈,污秽等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

    似乎是把天地之间,人性恶毒的一面全部包容在了其中。

    这道人一显现出来,长恨魔宫就飞进他了眉心,顿时他的身体膨胀到千百丈高大,宛如太古之中开天辟地的巨灵大神。

    伸出一爪,向夏阳撕裂而来!

    这个道人,正是九大邪果凝聚而成的原罪古魔,乃是天地之间最为穷凶极恶的存在,是无数力量凝聚而成的,战力上足可媲美八次雷劫高手。或许在持久战斗和攻击招数上,不如八次雷劫高手,但却绝对可以重创一位造物主级别的强者。

    “九大道果!九大邪派道果凝聚成的原罪古魔,正好可以充当本座的磨刀石,来吧!”

    夏阳一声长啸,身形拔地而起,飞上虚空,一掌拍击,无形掌力凝聚于掌心,瞬间化为实质的劲力,直奔原罪古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