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盘皇生灵剑
    ,!

    “那又如何?”

    面对洪易的嘲讽,白衣女子完全不屑一顾:“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乃是颠之不破的真理,我们侯爷能看上你们的东西,简直就是你们的福气!”

    “是吗?”洪易怒击而笑道:“好一个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完全就是强盗的行径,冠军侯杨安就是这么教导手下人的么?何况就凭你们几个,也敢出现在我们面前,真是不自量力,让杨安亲自来还差不多。”

    “放肆!”听到洪易的话,另外一人大怒道:“我家侯爷的名讳,岂是你能随便叫的,找死!”说话间,他直接一掌朝洪易拍了过来。

    冠军侯杨安,乃是乾帝杨盘的私生子,天生气运惊人,修为强悍,已然达到巅峰武圣之境,只差半只脚跨入人仙境界。这样的实力虽然算不上绝顶,但在大千世界也已经是十分强大的武力,除了那些成名多年的老牌强者之外,几乎无人能敌。

    正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他手下的这几人,无一不是真正的武道大宗师,放眼天下,也算得上是一流好手,联手攻敌,足以对抗武圣强者。

    “不知死活!”

    如今义父就在身侧,洪易又岂能容得这些人出言不逊,虽然此时他只是神魂显化,但他的实力,又岂是这个连武圣都未达到的存在所能匹敌?当下,他冷哼一声,抬手之间便是一记真空大手印拍出。

    这门未来无生经中的绝技,在夏阳还没传他完整的未来经之前,他就已经从太子手下的无生老母口中逼问而出,如今习得了全本未来经,无疑威力更盛。

    “轰!”

    巨大手印当空压落,顿时气流爆炸,不止是那人,就连他身后的另外几人,也纷纷遭受重创,被如同垃圾一样扫落出去,鲜血狂喷,接着在惊恐之下,这些人连狠话都不敢说,直接爬起来一溜烟跑了。

    “洪易,怎么不干脆直接杀了他们?”禅银纱不解地道,这些人敢跑到他们面前造次,不要说义父夏阳是何等人物,就算只是冒犯了他们,也是死有余辜!

    “不用着急。”洪易面无表情地道:“打了这群小的,自然会来大的,我们等冠军侯自己送上门来就是。”

    “你说得不错。”禅银纱闻言眼睛一亮:“以那冠军侯睚眦必报的性子,要是就在左近的话,必定会找上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解决了他。”

    说着,她看了一眼面容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夏阳一眼,有这一位在此,冠军侯若是敢来报复,那可真是有好戏看了。

    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洪易所料,就在那群人逃跑后不久,远处突然飘来了一顶轿子,由四个强壮的轿夫抬着,远远从半空中飘来,不过眨眼的工夫,就已经飞到了近前,在他们头顶上缓缓降落下来。

    随即,只听到轿中地传来了一道无比狂傲的声音:“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打伤本侯的手下?”

    “杨安,你果然来了!”洪易冷冷开口。

    “洪易,是你?”

    冠军侯和洪易打了无数次交道,又岂会听不出他的声音?下一刻,那轿子的帘布猛然间掀开,冠军侯一下子就从轿中跨出,眼神立刻就死死地锁定住了洪易。

    没有别的,他和洪易的仇恨实在是太大了,被三番五次戏弄,连失法宝。

    可以说,天上地下,冠军侯最大的仇人就是洪易。

    “不错,是我!”洪易同样目光紧锁着他,冷笑道:“想不到一段时间不见,堂堂冠军侯居然堕落到了打家劫舍的地步,真是让我失望。”

    “打家劫舍?”冠军侯眼神微微一眯:“洪兄一向能言善辩,不知我这几个手下如何得罪了你们,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贼人?况且他们就算真的有错,也自该由本侯来发落,洪兄越俎代庖,只怕是不合情理吧?”

    洪易冷笑连连:“你手下的人,愚蠢狂妄,不自量力,倒是有你冠军侯几分风范。连武圣都不是,也敢向我出手,更在我义父面前口出狂言,简直就是死有余辜。我已经是看在你的份上,没有狠下杀手,你现在还敢找上门来?”

    冠军侯听到这番讥讽的话,顿时便是怒气一涌,本来立刻就要喝骂出声,不过却是突然间反应过来什么,目光不自觉往洪易的后方望去,接着脸色大变,颤声开口:“靖……靖边侯?”

    正处于闭目养神中的夏阳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对方与虚无一完全一模一样的面孔,不由轻笑一声:“杨安,你还记得本座?”

    杨安强压下心中的震惊,良久深吸了一口气:“那年在宫中,杨安曾与侯爷有过一面之缘,不敢或忘。”

    夏阳淡然一笑,打量了他两眼,静静地道:“想不到你竟能从灵肉合一的状态中分开,重修道术,想必应该是梦神机的功劳?不过你灵肉分离之后,虽能重修道术,但肉身气血大减,固然能靠天元神丹成就人仙,但再想成就无上武道,却是千难万难,如果是换成天外天的那一位,绝不会做这样的选择。”

    “什么?你怎会知道此事?”

    闻言,冠军侯脸上顿时就露出了震骇之色,他没想到对方不但一眼就看穿了他如今已经灵肉分离,更是说出了他心中最大的秘密!

    惊慌之下,他瞳孔猛地为之一缩,抬手之间,便将一把形制四方,造型奇古的宝剑抓在了手中,遥指着夏阳。

    这口宝剑的剑刃居然是四方形,笔直笔直,感觉比尺子还直,似乎是天地之间最为正直的宝剑。这宝剑的四面中一面是山川草木,一面是日月星辰,一面是万民教化,一面是渔牧农耕。

    “盘皇生灵剑?”

    夏阳目光一动,看着冠军侯手中的宝剑,一眼就认出了这口上古阳神,人道第一皇者盘皇锻造出来的绝世神剑。

    在这柄神剑之上,似乎有一股铺天盖地的力量,笼罩着四周。这股力量不是杀戮的性质,而是包含着勇气、仁爱、智慧、正直四股浩大至阳的意念,让人感觉仿佛是在面对上古圣皇。因为这把剑上,包含的是盘皇的意念,也是阳神的意念,勇气,仁爱,智慧,正直的意念。

    “有意思。”夏阳轻笑了一下,毫不在意地道:“想知道本座怎么会知你的事?先让本座见识一下你手中这把盘皇的无上神兵,究竟有着怎样的威能好了。”

    “侯爷这是打算恃强凌弱么?”

    冠军侯面色无比阴沉,却没有在恐惧下强行出手,他又如何不清楚,就连那位纵横天下的太上道教主,在谈及这位靖边侯时都没有任何把握,就算他又盘皇生灵剑在手,也绝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放心,本座只是想见识一下盘皇神剑的威力,没打算杀你,出手就是。”夏阳淡淡道。

    “好,那在下就领教侯爷高招了!”

    冠军侯知道今天若不顺从对方的意思,只怕很难离开此地,在心中大骂了一阵为他惹下大祸的那几个手下后,他才缓缓擎起了这把上古神器。

    盘皇生灵剑,这是除了神器之王以外,几乎最强的上古神器之一,掌握这把神剑,就会拥有最强力量,掌握天下生灵,与之相比,其他的所谓神器法宝,简直不值一提。

    一剑在手,天下我有!

    只见冠军侯单手持剑,霎时间,一股无与伦比的恢宏剑意便腾空而起,直冲九天云霄,浩瀚的剑意铺天盖地一般笼罩四方八极。

    “杀!”

    他沉声一喝,剑锋所指,连天接地一般的剑意凝化实质,化作一道肉眼可见的金色剑光,携无匹之势,直奔夏阳而来。

    “不错。”

    面对着这般凌厉的攻击,夏阳面容丝毫不变,只是轻吐了两个字,直到剑气直到身前,他才微微抬手,一指点了出去。

    这一指点出,就仿佛有一点混沌形成,接着如同天地初开,恍惚之中,那一点混沌就像是衍生出了一方天地,日月星辰,山川江河,风雨雷电,万物生灵,俱在其中。

    虽然知道自己这位义父的厉害,但在这一刻,洪易和禅银纱还是忍不住心脏为之重重一跳,这已经是远超他们所能想象的武道境界。

    随着那一片浩瀚而真实的世界正缓缓展开,盘皇生灵剑的金黄色剑光一落入其中,便化为了一个拥有勇气、仁爱、智慧、正直的皇者,抚育众生,教化苍生,使得苍生从蒙昧逐渐开化。但是随着皇者教化,它与世界的联系越来越深,逐渐陷入了世界中,被世界所同化。

    “虽然是盘皇炼制出来的无上神器,继承了圣皇的崇高理念,可惜终究不是彼岸法器,不要说匹敌阳神,就算是和神器之王相比,也还有一段很大的差距。”

    夏阳摇了摇头,心中若有所思:“除非是加上盘皇岁月剑和盘皇虚空剑,三剑合一,或有可能与神器之王媲美!”

    而相比于夏阳的淡定,冠军侯却是满脸的惊恐之色,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自从他降临大千世界,纵横至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如此轻描淡写地接下他的盘皇生灵剑!

    一旁观战的禅银纱也是一样,她虽然身为天下八大妖仙,但又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手段?就算是她当年的师尊韩箫子,也不可能这么轻易抵挡那把上古神剑之威。

    “混沌初开,划分阴阳,孕育万物……义父的武道境界,究竟修炼到了什么样的层次?这等威能,恐怕除了传说中的阳神,当真无人能敌了!”亲眼目睹这一切,洪易的心里也是震撼难言。

    “可恶!”

    盘皇生灵剑,一直是冠军侯最厉害的依仗和底牌,刚刚那一剑,已经是他所能发出的最强一击,可是竟连这柄上古神剑也奈何对方不得,他实在不知道该要如何应对眼前的强敌。

    虽然只是一招交锋,但他已知这位靖边侯的修为深不可测,就算他再怎么狂傲和自负,也知道自己此时,绝不是眼前这位大乾第一人的对手。

    停下手来,沉默了好一阵,他才充满忌惮地望着夏阳道:“传说中的靖边侯,果然名不虚传,在下远远不是敌手。不过本侯现在还未成就人仙,侯爷也是胜之不武,他日本侯修为有成,必将向侯爷讨回今日这一败!”

    “和本座相比,你还差得太远,换成是天外天的那位,或者是梦神机来还差不多。”

    夏阳言语一点也不客气,语气中更是带有几分淡淡的惋惜:“你根本发挥不了盘皇生灵剑的威力,这把神剑原本一直存在于天外天,也有过不少主人,只可惜从来没人能将它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这是昔日盘皇的武器,也是圣道之剑,缺乏君子四德的人,又怎么可能能得到它的认可?”

    纵观整个天外天世界,完全行使的就是殖民侵略,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物竞天择,以不断变得强大为目标,以为有了实力就能把握命运。

    他们为这种杀戮,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强者生存,甚至所有人,都在为战争而欢呼,为杀戮而庆祝。

    这和太古之前的时代何其相似,都是完全遵循自然界优胜劣汰的法则,弱者不配生存,强者天生就有掠夺的权力。就像那时的魔神和其他种族一样,人类在他们面前,根本就没有生存的空间。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上古圣皇才会订下道德礼法,与区分人与其他物种的差别。

    可惜盘皇所开辟的中央世界,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畸形的社会,再也找不到拥有君子四德,勇气、智慧、仁爱、正直的人,故而这把盘皇生灵剑,一直蒙尘。

    本来这把圣道之剑的上一位主人,乃是虚无一,他之所以这么大方的将盘皇生灵剑抛入了大千世界,就是因为这把圣剑在他眼中分文不值。

    不过冠军侯并不知道这么多,他只是脸色阴沉地望着夏阳:“能不能发挥盘皇生灵剑,是我的事,与侯爷无关!”

    夏阳平淡一笑,道:“这把剑在你手上,简直就是神器蒙尘,既然你不配当它的主人,还是交给更适合它的人吧。”

    说完他伸手虚空一抓,冠军侯便感觉到有一股无可抵御的力量袭来,再也握不住手中的神剑,盘皇生灵剑一下子脱手而出,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洪易的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