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夏阳现身
    ,!

    “杀!”

    宇文穆一声长啸,双手一招,浩瀚的法力便在当空浮现,随即一道笔直的精芒顿时贯穿天地,形成了一道长达几十里高,宽如天柱的剑气,直接以开天之势,横空向洪玄机劈击了过去。

    接着,各大高手也不约而同地发出道术,一齐攻向了洪玄机!

    刹那之间,狂烈的元气暴走,巨吼震荡,火焰飞腾,地动山摇,飞沙走石。一座座的山峰被直接连根拔起,在天空之中飞舞撞击,各种光色云气,不要命的闪动,在麒麟圣兽满含惊诧的咆哮声中,拉开了序幕。

    数大绝顶高手,个个都是法力无边,神通广大的妖神巨擘,而洪玄机除了是人仙巅峰的存在,皇天始龙铠更是比无极龙戒还要厉害的圣皇法宝,威力无穷,谁都不会服谁,这一见面,争夺麒麟,几乎个个都是势在必得。

    “哼!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麒麟,居然引来这么多人的窥视!宇文穆,白奉先,天龙道主,孔雀王,你们四人居然联手了?好好好,这也不稀奇,毕竟你们都是云蒙人,对于我这个大乾太师怕是早就十分的不满了,好好好,今日正好将你们一起解决了!”

    面对着诸多强者的联手围攻,洪玄机脸色丝毫不变,丝毫不动,竟然也不闪避,只是把拳头一拧转,破空直接一当空击去,吐气开声之间,声浪震荡,好像群山起动,天崩地裂,巨大的声浪竟然把剑气破空的呼啸声都掩盖了过去。

    “轰隆!”

    就好像是海浪扑打礁石,任凭是再激烈的海浪,也无法把礁石击垮。四大高手联手一击,虽然声势浩大,如同海中掀起的惊涛骇浪,但扑到洪玄机身上,却被洪玄机一拳开声,破成两半,没有造成半点伤害。

    “洪玄机,你以为你是靖边侯夏阳那位天下武道第一人吗?想杀我们,你未免也太自大了!”

    一击无果,定文穆口中当即发出一声长啸,如仙鹤一般,身上的衣服飘飘洒洒,极其有风韵,好像那种典雅的古朴才子少年。

    “三界通天剑!”

    他眼神一动,那被击破的剑光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就被陡然凝聚,剧烈缩小,变化成了一柄三尺长的宝剑,这口宝剑呈现出三面,一个棱形,每一面都用上古经文写着一个个的大字,乃是“诛”“戮”“绝”,铁钓银画,杀气腾腾,透露着一股毫无生机,吸走一切生命的气息。

    事实上,这便是云蒙太师宇文穆练就的绝学,“三界通天剑”不是飞剑,而是一种类似于“赤练元铜体”的仙体。只不过大周太祖的“赤练元铜体”乃是人形,而“三界通天剑”则是剑形。

    “好一个三界通天剑!不过在我面前,也是萤火之虫,敢与皓月争辉?靖边侯当年能打爆你,难道我洪玄机就不能?”

    洪玄机冷笑一声,纵身一跃,陡然之间脱离了麒麟的背部,整个人凌空飞腾起来,化为一道金线,满空游走,直朝宇文穆扑杀过来。

    但那口三面菱形的“三界通天剑”却在此时发出破空呼啸,瞬间就拦在了他的面前,剑光一分竟然朝着他的眼睛刺过来。

    洪玄机看也不看,双拳一动,连续之间破空出拳,道道拳影,直接飞腾破空击出,快得不可思议,这些拳影竟然凝聚不散,形成了一面巨大旋转的生死轮盘,一下就把“三界通天剑”圈在了其中。

    “众神转轮,生死由我!”

    洪玄机在出拳幻影之中,发出巨大沉闷悠远深长的吟唱,一字一句好像吟诗一般,这巨大的声音响彻在天地之间,深入了每个人的灵魂之中,恍惚之间几乎是所有人,包括那只麒麟的意念之中,都感觉到了高高的苍穹之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生死轮盘,众神都用神力推动,缓慢地旋转着。

    “砰!”

    轮影一散,一拳破空,携无穷伟力猛然击在“三界通天剑”的剑尖之上,两两碰撞,顿时高下立判,三界通天剑虽是凌厉,却也承受不了洪玄机那巨大的拳力,轰然爆炸,炸成了漫天流光。

    漫天流光中,洪玄机身化一道金线破空,径直出现在了宇文穆身前,抬手一拳,转运诸天生死轮印,猛击而出。

    “洪玄机!”

    此时,在宇文穆身边的真罡门前掌门白奉先早有准备,口中一声大吼,身体面前凭空浮现出一面巨大的盾牌。这盾牌青亮幽幽,好像是那种水磨精钢,足足有三尺三寸三厘厚,一丈六尺高,盾上有无数的符文飞舞,无数的经文流动,而盾牌的中心显现出了一尊怒眉张目的巨灵神像,给予这盾牌无穷的神力,表达着一股股厚重、雄浑、坚不可摧的力量,一撞而出,迎向洪玄机的拳头。

    “砰!”

    拳盾相交,洪玄机一拳击在了盾牌重心,两两震荡,一拳拳罡波急速发散,整个巨盾发出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响,风雨飘摇,好像就要散架一般。上面流动的符文、经文、乃至中间处的巨灵神像,也好像受到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但却牢固依旧,丝毫没有破碎的迹象,可见其之坚固,非比寻常。

    “巨灵神罡盾!果然厚实!不过仍旧不是我的对手,给我碎!”

    洪玄机一拳没有碎破这面巨灵神罡盾,却并没有丝毫的停留,发出一阵充满了无边霸道的声音,吐气开声,再次巨吼出拳。

    他的手臂高高扬起,反臂一锤,眨眼之间变化了十多个手势,全身一股力量聚集到了巅峰,身体之上气血奔涌,几乎可以让人从肉眼都看得到头顶上一片浓烈如精烈火焰一般的血气。

    好像雷神挥锤,又好像是神王震怒,更如佛陀激愤,带着隆隆天威浩荡的拳劲,再次砸到了罡盾之上。

    厚实的罡盾,几乎是脆弱得好像是鸡蛋壳一般,直接寸寸瓦解,随后爆炸,无数碎片飞出,流星一般的掉落向地面。

    罡盾之后,显现出了白奉先震惊的面容,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苦练多年的法宝“巨灵神罡盾”,居然一下就被击碎,片片破灭。

    这“巨灵神罡盾”也是真罡门的一件镇山之宝,先天真火,五金神罡,巨灵神力豢炼多年,居然被洪玄机一拳就彻彻底底粉碎成渣滓。

    神分一瞬,杀招瞬至,就在此时,惊闻一声大喝:“小心!”

    不远处,敖鸾和孔雀王两人同时出手,只见敖鸾身形矫健,猛然一拳破空击出,霎时,风云卷动,衍生气象万千,凝化成一条庞然长龙横贯天宇,须臾之间,便就挡在了洪玄机身前。

    “昂!”

    怒龙咆哮,九天云动,竟好似上古真龙再现,庞大的身躯,蕴含着无与伦比的恐怖力量,席卷山河乾坤。

    “昊天元珠!”

    几乎同时,孔雀王亦出绝世神通,当空显化一枚元珠,在无穷法力的催动之下,顿时化成了一尊巨大的五色,五面,十手,各捏手印的道尊。

    这道尊足踏祥云,指天塌地,对着宏玄机,发出无穷的五行神光,铺天盖地潮水一般向洪玄机涌了过去。

    “来得好!”

    面对这恐怖的威能,洪玄机丝毫无惧,玄功运转之间,身上“皇天始龙铠”的龙眼猛然发出一阵凌厉的光芒,随即,整个铠甲身体鳞片一颗颗膨胀起来,胸口好像充了气的大皮球呈现一个溜溜的圆形。

    “吒!”

    巨大的气流,混合一个音节真言爆炸而出,顷刻之间,山惊地动,风云怒卷,与此同时,他一拳破空,携无匹之势,猛轰而出。

    轰隆隆……

    人仙巨吼,非同凡响,更何况,还伴随着诸天生死轮强势一击?顿时,以洪玄机为中心,方圆十丈的一团空气,完全被打爆。

    宇文穆、白奉先、孔雀王、敖鸾四大高手,惊神一瞬,不及退避,纷纷遭受重创,向着后方极速倒跌,彼此相互对视,脸上神色皆很难看。

    虽然,他们早就知道,洪玄机的实力很强,但是却没有想到砸皇天始龙铠的助威之下,简直天下无匹。

    感受到洪玄机的恐怖,宇文穆在这一瞬间,脸上显现出一股凛然凝重,眉心剧烈颤抖,一团豆大的荧光射了出来,顿时包裹住全身。

    这点豆大的荧光分化开来一包裹住全身,就形成了一件轻纱般的衣服,防护住了自己的身体。

    洪玄机贴身上来,拳拳都轰击到了这件衣服上,顿时衣服爆出了剧烈的光芒,但光芒只爆了一下,随后还是被洪玄机一下打得光芒碎灭。

    “金蝉圣衣?哼!宇文穆,你以为你的是如来袈裟?我就剥了你的衣服!”洪玄机一拳打灭了这件衣服的光芒,变手为抓,一抓之间,手法凌厉老到,居然把宇文穆的这件衣服一下就抓了下来。

    不过宇文穆乘着这个机会,神魂化为一道流光,瞬间就冲天而起。

    洪玄机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这件衣服,薄如蝉翼,上面一丝一丝透明的云纹,显现出了好像蝉翅膀的纹理。

    这是宇文穆的一件至宝,金蝉圣衣。

    “宇文穆,你这云蒙太师也不过如此,没想到我会扒掉你的衣服吧。”洪玄机一把把金蝉圣衣抓在手上,强大的拳意气血滚滚,上面的所有精神烙印全部被消除,他把这件圣衣一收,漂浮在空中,冷冷笑着,却不再动手。

    “一件法宝也算不了什么,洪玄机你喜欢就拿去好了,只要麒麟不落在你手里,一切都好说。”

    宇文穆“金蝉脱壳”之后,一飞就到了天龙道主敖鸾的清光大道之上。

    刚刚他在和洪玄机动手的时候,天龙道主敖鸾在和那只麒麟交手,挥手之间抵挡住了麒麟的火丹,发出一阵吟唱,那只麒麟立刻就安静了下来,用眼神看着敖鸾,一龙女,一麒麟用一种神秘的语言交流着。

    天龙,麒麟,本就是寿元悠长的神兽,远远超过人类,相互之间都有一种默契。

    这些神兽,也不会去尸解夺舍人类,毕竟它们的身体比人仙都要强大,寿命要长的多,尸解成人简直是丢了西瓜捡芝麻。

    倒是在太古时候,有许多修道高手为了追求肉身强大,夺舍天龙,麒麟这些神兽的身体。

    “洪玄机,我已经沟通了这只麒麟,他愿意和我联手对付你,你这次想降服麒麟的梦破灭了!”

    天龙道主敖鸾和麒麟沟通之后,看着浮空站立的洪玄机冷冷道。

    “是么?你们莫非以为,你们联手就会是我的对手?敖鸾你也不过是五次雷劫而已,顶多有一些太古秘法,修为还不如宇文穆,至于白奉先和幸轩,你们更是难逃我一拳。我修炼武道,已经接近了人仙巅峰,穿上皇天龙铠已经和当年的‘战神殇’不相上下,除非玄天馆暗皇道人亲临,否则谁能奈何得了我?”

    洪玄机用一种漠然的语气说道。

    “那也未必。”孔雀王幸轩在天龙道主敖鸾的旁边阴测测的道:“洪玄机,现在麒麟已经和我们合作,我们五大神通,足可以布下五行昊天大阵,你以为封印不了你?昊天元珠,封!”

    说话之间,孔雀王幸轩的头顶上,已经多了一枚足足有一亩方圆,好像是八次雷劫念头的元珠,闪烁着五色光辉。与此同时,天龙道主敖鸾,白奉先,宇文穆,甚至那头麒麟都发出了一道光波,射到了昊天元珠之上。

    轰隆!

    整个昊天元珠顿时化成了一个巨大的五色,五面,十手,各捏手印的道尊。

    这道尊足踏祥云,指天踏地,对着洪玄机,发出无穷的五行神光,铺天盖地,潮水一般向洪玄机涌了过去。

    “我也来帮你们!”

    与此同时,突然间一只巨大的手掌出现在虚空中,正是洪易瞄准机会突然出手了。

    他刚刚一直在与方圆,还有另一位梦神机挑选的天才少年唐海龙纠缠,如今打发了二人,却是堪堪赶来援手!

    而且他甫一出手,就是一记从无生老母处学得的真空大手印,狠狠拍向了洪玄机。

    不过就在这时,一片金光,蓦然间在孔雀王的不远处裂开了一道缝隙。

    其中一个身穿玄黄铠甲,手拿九尺长“普渡”神刀的人飞跃而出,一道光猛烈一闪,围绕着孔雀王旋转,顿时孔雀王一下爆散,五行昊天大阵也同时告破!

    顿时,那个昊天道尊一下出现了剧烈的波动,洪玄机身体一动,无数影子穿梭之间,同时发出巨吼,一下就把昊天道尊震得风流云散。

    突如其来的变故!

    “看来,麒麟圣兽,今日终究还是要被我降服!”

    洪玄机哈哈大笑,言语之间,自有一股霸气神威,宛若高高在上的诸神之王,当下,只见他猛然伸手,无可匹敌的力量,赫然直奔麒麟圣兽而至:“孽畜,降服吧!”

    “吼!”面对洪玄机无敌之威,纵然是麒麟圣兽亦感觉到了大恐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中,异变再生。

    “轰隆!”

    天地震荡,虚空颤动,只见一只遮天大手,跨越空间而来,却蕴含着无可计量的恐怖威能,猛然抵在了洪玄机之前。

    巅峰人仙,霸道一拳,惊遇神秘大手阻击,双方碰撞一瞬,掀起漫天风云激荡,周遭虚空亦承受不住,寸寸碎裂开来。

    “什么人?”

    洪玄机脸色一沉,大喝一声,只觉那神秘大手之中蕴涵的力量着实太过庞大,竟好似苍穹倾覆,饶是以他的力量也无法攻破,不由身形一颤,往后急退。

    见到这只神秘大手的出现,就算是洪易,以及刚刚被打破大阵的云蒙一方众人,也是不禁面容剧变!

    “阁下是谁?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的,莫非是见不得人不成?”

    洪玄机沉声喝道,心神却并未动摇,他如今乃是巅峰人仙,又身穿皇天始龙铠,便是八次雷劫高手,他也有信心与之一战。

    “洪兄,别来无恙。”

    一道淡淡的轻笑声,突然从虚空的另一边传了出来,随即只见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跨过虚空而来,一袭青衫,犹如一名普通的年轻人一般。

    “夏兄!是你?”

    虽然心中隐隐有所猜测,但在真正见到出手的人,果然便是夏阳之时,洪玄机还是忍不住脸色一青,瞳孔也忍不住收缩了一下。

    在这个世界上,他几乎没有任何惧怕之人,就算是太上道教主梦神机,他也有信心迟早能战胜对方,唯独是夏阳这位公认的天下第一人,他毫无任何把握。这种感觉,从他二十年前第一眼见到夏阳之时,就一直延续至今,无论他修为如何进步,都始终没有降低过。

    而洪易在见到来人乃是夏阳之后,也不禁惊喜地高喊了一声:“义父!”

    “夏阳?他就是传说中那个,打败过梦神机和宇文太师的大乾第一人,靖边侯夏阳?”

    云蒙一方,除了孔雀王幸轩和宇文穆之外,敖鸾和白奉先这两个从来没有见过夏阳的人,亦是神色大变,望向夏阳的目光霎时间充满了敬畏。

    尤其是宇文穆,他自从尸解之后,无时无刻没有想着要讨回当然那一拳之仇,只是当他在看到夏阳的一瞬间,他就已经知道,一切都只不过是奢望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