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方圆
    ,!

    近来大乾王朝,最为轰动的事,莫过于当朝太师洪玄机之子洪易,在会试中引发百圣齐鸣,成为金科状元一事。

    大乾供奉在贡院的百家诸子圣像,经历代供奉,其中有了一丝神灵之力,虽然没有意识,但却自有道理,只有文章的道理精神,接近了圣道,才会引起他们的共鸣。

    民间百姓,通常都把状元郎称作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

    历朝历代以来,状元郎很多的,但是能以文章赢得百圣共鸣异相的,却是寥寥无几。只有自鼎盛的朝代,文风爆盛的朝代,才能出一个圣者大儒。

    考场之中,举子们做文章,人之精气神所汇聚,能引起百圣震动,这是由于文章道理,精神强大到了能引起圣像的共鸣,虽然神奇,但在历朝历代的史册上,却不乏记载,也是文坛之中巨大的盛事。

    这样的人,有不成文的名声,那就是“亚圣”,虽然不是圣贤诸子,但却也接近了上古诸子,得到了上古诸子的赞同。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试问当今天下,谁人风头最盛,无疑便是当代的“亚圣”洪易!

    曾经无人问津的武温侯府庶子,如今已经是声名鹊起,不单立下了赫赫战功,更是在科举之中大放异彩,著出传世华章,引动百圣齐鸣,成为新科状元。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位亚圣洪易,不单武道大成,已是武圣之身,而且神魂之道上更是渡过了雷劫,实力之强劲,已是天下有数的高手!

    “不愧是汇聚了这一纪元气运的位面之子,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似乎比起剧情之中还要成长得更快,倒也不枉我一番造就。想必,现在杨盘和洪玄机一定对我恨得咬牙切齿了吧!”

    回到大千世界之后,夏阳并没有刻意去打听,但只是稍加关注,就得到了无数关于洪易的信息。在他前往天外天的这段时间内,天下间可谓是风云翻涌,绝大部分都和他的这位好义子有关。相比之下,就算是梦神机,乾帝杨盘和洪玄机两君臣,还有冠军侯之流,全都相差了不止一筹!

    在炼成未来之主,又闭关巩固了一段时日近来暴涨的修为之后,夏阳并没有返回大乾,或者西域武神教,而是在推算出洪易的位置之后,便一路南下来到了莽荒的地域。

    莽荒,他并非第一次前来了,早在二十年前,他就曾经踏上过这片土地。

    不过夏阳这次去的并不是当年天巫城,而是一座高耸入云,云雾缭绕的高峰。

    “嗯,这场戏看上去来得正是时候。”

    夏阳目光所及之处,只见山中一股气息隐藏,庄严浩大,非同寻常,嘴角不由微微弯曲了一下。

    只见前方一团乌云,笼罩数千里,无边无际,此刻正在下雨,雷霆不停降落。

    ……

    “哼i易伴易,你虽然在科举之上压我一头,但我这次来到莽荒之中,连渡两次雷劫,实力大增,下次见面,定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不过我仍然不会有丝毫小瞧你我,这次来到莽荒之中,是为了寻找‘麒麟圣兽’。麒麟圣兽,天生强大,有开辟小千世界的能力,当年曾经当过圣人的坐骑,力量更是无边无际,一声怒吼,媲美颠峰人仙!寿元更是悠长,当年圣皇极曾经收服过一头,我凭借无极龙戒这个信物!一定能够找到这头坐骑,然后收服。那就实力大进了!麒麟圣兽,可是上古诸子,上古圣皇才能够拥有的坐骑。”

    与此同时,莽荒之中,一个孝望了望天空之上的滚滚乌云,冷冷的笑着。

    这个孝,正是拥有“无极龙戒”的天才鬼仙孩童,今届科考探花方圆。

    而就在他渡过了雷劫,收回心神的时候,却是一下子看到了下方的景象,忍不住大惊失色:“那些是?九叶灵芝草,黑丝金边蘑菇,玄参,翡翠兰蕊,云母之英,血蛇蛋,七星花,人形茯苓,黄灵异果,三才蝎壳,六翅金蚕,火莲子……我的天,这莽荒的天材地宝真是多得令人无法想象!各种灵药,矿石,甚至灵物都应有尽有,只是看你有没有本事取得罢了。”

    在说话之间,方圆更是看见了远处一片冒着黑色毒气的沼泽之中,随着天空之中乌云翻滚,丝丝电闪雷鸣震荡,沼泽中央半亩大小方圆的地方,一个个拳头大小的泥浆泡不停的翻滚着,似乎是什么东西要出世一般。

    他不禁紧紧地盯着,一动不动。

    随后,一个硕大的泥浆泡砰的爆炸,炽热,漆黑的泥浆猛烈的炸裂,许多泥浆飞溅到了旁边的花草树木上,那些树木好象被极强的酸液泼洒到一样,发出一阵哧哧令人作呕的气息,立刻就冒出青烟。

    显然,这沼泽之中的泥浆酸液极强。

    “雷泽花,和冬虫夏草一样,介乎于动物和植物之间的一种神奇存在。每当天空有雷霆的时候,就会出来吸收雷霆之气,增加力量。修道人如果得到以后,通过炉火豢炼,去掉毒素,炼成丹药之气,淬炼自己的神魂念头,就可以使得念头感悟雷泽之意,力量强大,渡过雷劫更加容易。这是无极本草经之中的记载,要不是无极龙戒之中的本草经,我也不可能找到这么多的天材地宝……”

    看着沼泽中央那个巨大泥泡之中冒出来的一朵色泽鲜艳,宝蓝色流转的花朵,方圆脸上显露出了一丝欣喜。

    他念叨着的,是一本上古奇书《无极本草经》,其中记载了天地之间,无数药物,矿石,动植物等各种性质,相互配合会产生什么,以及各种各样炼制丹药的方法,是一本和《太上丹经》媲美的无上医药书。

    就在这雷泽花显现的那一刹那,方圆几乎是不假思索,把手一指:“天地元气,听我号令!收!”

    空气之中顿时产生出了一股无形的波浪,瞬间把所有的毒雾,酸液都冲开,随后这股波浪猛烈摄拿,形成一个透明的圆球,一下就把“雷泽花”包裹在其中。

    这“雷泽花”有灵性似的发出了巨大轰鸣的声音,似乎食人花一般,每一个声音都剧烈爆响,炸的圆球猛烈波动。但是却无济于事,被这股透明的圆球收进了“无极龙戒”之中。

    “嘘……”

    收掉这朵“雷泽花”之后,方圆长长的嘘出一口气。

    “我已经收罗了一千七百八十三种珍惜药材在戒指之中,加上原来戒指存留的各种药材,那就只差几样主药,就可以开始炼制‘无极金丹’了。传说之中‘无极金丹’乃是和天元神丹一个级别的灵药,只不过天元神丹是**用的,而无极金丹是给灵魂用的,是一颗定神丹,金丹大道!可惜,其中一味主药,需要找到传说之中的麒麟,取它的血液,还有内丹。”

    方圆沉默了一下,似乎在算计什么,心中默默的嘀咕着,随后施展出道术,转动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无极龙戒”。

    戒指之上突然闪烁出了一道绿光,这道绿光像路标一般,指向前方。

    方圆点点头,跟随绿光飞腾了过去。

    他的飞腾十分奇怪,似乎是御风行驶一般,整个人的**好像和空气完全融合,飘飞之间,衣服都没有吹动,而且身体似隐似现,好像幽游在现实和虚幻之间。

    他的整个人,就好像是鱼在水中穿梭,快得不可思议,一路上任何东西都不能阻挡他。

    这显然是无极龙戒的功能。

    “幽游玄功。”

    无极龙戒这件神器,极其的强大,虽然不是盘皇生灵剑那种斩杀神器,威力巨大,但功能非常多。

    “咦?有人渡雷劫?”

    就在他穿行之间,手上的无极龙戒微微一动,方圆立刻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向天空,脸上现出一丝笑意:“想不到这莽荒深处,居然还能遇到渡雷劫的高手,真是大幸,我炼制那无极金丹准备的材料之中,正好还差雷劫高手的念头呢!”

    而就在那片雷云之下,离方圆收取雷泽花五百里外的地方,一座小小的山谷之中,如今已经与洪易结为道侣的天下八大妖仙之一,“银鲨王”禅银纱却是刚刚布置好了阵法,把肉身藏起,然后陡然之间念头出窍,迎着天上的乌云,瞬间就进入了其中。

    “这二次雷劫,也就是那么回事。”

    一阵电闪雷鸣之间,禅银纱的所有的念头分成了数千个,飞舞起来,在几个呼吸之中就进入了雷劫的边缘,一重雷劫的圈子。

    她虽然身为纵横天下的妖仙,但也就只渡过了一次雷劫,直到前不久和洪易双修之后,修为才得以再进一步。

    飞入雷霆之后,她的鬼仙念头,立刻就吞噬起其中的天地意念,简直是如鱼得水。

    在这些鬼仙念头一下渡过一次雷劫之后,禅银纱几乎是不假思索,猛烈的闯进了二重雷劫的圈子,接受着天地之间最没有人性,最狂暴的雷劫洗礼。

    一颗颗的念头,在二重雷劫的圈子之中游走着,变幻着,杀戮震荡,旋转爆裂,简直如钻石一般的刚硬,丝丝电弧缠绕在念头之上,猛烈的抽打着,但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哧!

    禅银纱的这些念头,在飞舞之间,突然变化成一条条凶悍的银色鲨鱼,猛烈地把那些电弧,光环,都吸入了念头之中。

    轻轻松松渡过二次雷劫,她的力量几乎没有任何消耗,只是略微疲惫。能做到这一点,修为进展得如此迅速,这一切,都要归功给将“过去弥陀经”传给她的洪易,在练就了这本大禅寺无上神魂秘术之后,这点疲惫对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银鲨王?”

    就在禅银纱一下把所有吞下去的雷劫念头咀嚼粉碎,渡过二次雷劫,并且凝聚起所有念头,正要闯进三次雷劫的圈子时候,方圆此时却是已经来到了山谷之中。

    他和洪易这位宿敌打交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又岂会不认识对方的道侣,当即惊喜无比,脸上浮现出了一股冷笑。

    “好好好,真是天助我也i易,我且先断你的一条臂膀,送银鲨王上路。天地元气,听我号令,爆!”

    一个“爆”字出口,伴随着后面一股长长的音节,似乎是连续不断的上古咒语。这些咒语传达到了空中,随后就发出一阵阵鸣响,这鸣响十分的沉闷,似乎是一个大鞭炮丢到了水底,爆出的闷响。

    啵啵啵……

    不停地闷响,开始围绕在禅银纱的周围爆炸起来。

    “方圆是你?你趁我渡雷劫的时候打主意,想死么?”

    禅银纱身为身为八大妖仙之一,平生经历过无数战斗,又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人偷袭,在反应过来之后,眼神不禁死死的盯着方圆,显现出了浓烈的杀机。渡过了二次雷劫的她,更显得威严深厚,凌厉万分!

    趁她渡雷劫的时候偷袭,简直就是有意置她于死地,这已经是生死大仇,幸亏她修炼了过去弥陀经的神通,力量消耗不大,否则现在生死操纵于人手,岂能让她不怒,当即念头一动,反击过去。

    “无极心根,混元道果。”

    念头一动,方圆的头上居然显现出了一个跳动的红心,红心之上一条藤根猛然间生长了出来,又好象是在一瞬间,又好象是过很久,时间在这一下几乎是完全被扭曲。

    心根之上,长出了一个金黄颜色,似葫芦,非葫芦的果子。

    这枚果子之上,纹理显现,就好象是孕育了天地的胚胎灵果。

    禅银纱的攻击落在这枚“混元道果”之上,竟然好象碰撞到墙壁一般,再也无法向前分毫。

    天地之间,所有的修行都离不开三个字。

    那就是根,道,果!

    “根”乃是根源。所谓“根骨”,“仙根”等等,一切法术,仙道,人体的本源。

    “道”乃是总纲权柄。

    “果”则是最后的成就。

    “根”“道”“果”这三个字,说尽了一切修行的奥秘,玄妙。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三大因素如同真理一般。

    现在方圆这个八岁的小神童,二次雷劫传说中的人物施展出来的道术,正是上古圣皇“极”所传承下来的玄妙道术,“无极心根,混元道果”。

    以心为根,以无极为道,以混元为果。

    一枚金黄色,似葫芦,非葫芦的果子,十分轻松就抵挡下了禅银纱的反击。

    “就算你是银鲨王,又岂能奈何得了我的‘心根道果’?”

    方圆哈哈一笑:“仙道不是人道,讲究什么仁义道德?修仙之人,讲究的是**裸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我入人道之中,就讲究仁义,入仙道,就讲究弱肉强食,这可谓是圣人境界!与世推移,随其流而扬清波,上古圣贤说守中,便是这个道理。水能变幻万种心态,我心如水,能适应万道。”

    随后他把手一招,那枚金黄色的“混元道果”就飞进了自己身体之中,然后凝视着眼前这个女子道:“受了我的攻击,居然还能这么快就恢复,刚刚渡过雷劫也若无其事,天下之中只有一门道术才能办到,那就是大禅寺的‘过去弥陀经’。想必你和洪易,练的就是这门道术吧?”

    方圆眯着眼睛,脸上显现出一种超于常人的智慧。

    “果然是神童。”禅银纱冷笑一声,没想到这个不足十岁的童子,稍微一联想,就作出了准确的推测。

    “大禅寺的无上传承,果然名不虚传。”

    方圆尽管猜出了对方所练的功法,但也没有生出觊觎之心,毕竟他继承的乃是上古圣皇“极”的传承。

    赞叹一声后,他又接着道:“久闻你银鲨王,乃是天下八妖仙之中杀孽最重的一个,尤其是在海中摆设万鲨大阵,不知道杀伤了多少生灵。不过这也算不了什么,仙道本就是弱肉强食,我拿这个说事也没什么意思。只是你既然练就过去经,那洪易也练就了过去经,我不得不告诫你一句,过去只有一个,两人在同一时代练就,宿命之中就必有一个要死亡!”

    “哦?是吗?”

    就在这时,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