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献祭神王
    血肉衍生,微尘不朽!

    如今的夏阳,只要他愿意,就算是一根头发断裂,掉落在地面也会重新生长,化成人形,最后变成真正的自己。

    这已经是相当于道术九次雷劫的境界,也就是说,如今只要阳神不出,夏阳在整个大千世界中,几乎没有对手可言!

    就算是梦神机,夏阳也已经走在了他的前面。

    “给我开!”

    夏阳轻喝一声,一拳轰出,顿时梦幻一般七彩琉璃真磁,崩溃了,镜子一般的破碎出一大块,原本可怕无比的地磁层,根本挡不住他。

    轰隆!

    他一拳之下,终于突破了真磁层,下降到地乳层之中。

    空空冥冥,一缕缕地乳精华,弥漫在大地腹部。在极其远的地方,一块高耸的四方之碑,耸立在地乳精华深处。

    不朽丰碑,终于出现。

    放眼望去,一座不朽丰碑就静静的停留在地乳精华层之中,时沉时浮,好像在海中漂流的一艘幽灵船,在浓浓雾气内变幻不定。

    这里是地乳精华层,却是没有先前的熔岩层,地煞层,真磁层那么危险。而且不但不危险,反而是苦尽甘来,因为人到了这地乳精华层之中,只要沉浸在其中,吸收大地**,就能够淬炼形体,滋养灵魂,壮大念头,积累浑厚的资本为以后渡过雷劫创造机会。

    只是夏阳却没有任何动作,在修炼之上,他从来不假外物,况且到了他现在这个境界,所谓的天才地宝用处已经不大了。

    地乳精华,对于一些弱者用处极大,可是对夏阳来说,无异于鸡肋。

    再者,地乳精华乃大地**,是大千世界精华所在,若是被人收摄得多了,就会影响地面的平衡,造成火山地震,植被枯萎,后患无穷。这乃是大地之根本,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怎么还能强行掠夺。

    那一块不朽丰碑,悬浮在地乳精华中,上面还有一个人类形态的浮雕,下半身是蝎子,浑身闪动着恐怖的气息!

    夏阳知道,这块石碑之中,封印的便是太古五大神王中的恐怖神王,其力量极为恐怖,手段诡秘。而那地乳雾气之中出现的丰碑,也并不是真正的丰碑,而是一种幻景,想引诱贪婪之人上钩罢了。

    冷笑一声,他径自对着那片雾区吹了一口气。

    “呼……”

    夏阳这一口气吹出,顿时好像快船破浪,把地乳精华吹得滚滚散散,竟然划开了一条笔直透明通道,直直通向那远处沉浮的“不朽丰碑”。

    嗡嗡嗡,嗡嗡嗡……

    这一口气的风浪看似要接近了那丰碑,但是始终就差那么几十丈远,撞击不到丰碑之上,这种情况就好像丰碑之上有一块无形的黑洞,始终吸纳着各种各样的力量一般。

    “你的大阵虽然厉害,但又如何阻拦得住本座?”

    夏阳冷哼一声,再次击出一拳,狠狠地震荡过去。

    轰隆隆!

    一股恐怖得无边无际的拳力,在远处“不朽丰碑”附近爆炸,直接将那不朽丰碑附近的一块块无形的虚空轰裂,随后宛如冰雪一般的融化,又变化为真气融入地乳精华之中。

    周围的地乳精华更为浓厚了,显然那大阵也是收摄了地乳精华炼制而成的,现在被夏阳粉碎,便即返本还原。

    以后神风大陆上面的那一片土地,肯定会更加的繁荣茂盛,富有生机。

    “小辈,你是什么人?竟有实力来到这里,还破去了本神王的魔阵?”

    那座大阵被夏阳直接以暴力破去之后,突然间,整个地乳精华滚滚散散,一股好像大地波动的声音响彻起来。

    那声音正是从石碑中传来,气息恐怖,不下于八次雷劫高手,可想而知其中被封印之人,实力到底是何等的可怕!

    然而夏阳却知道,如今的恐怖神王,比起颠峰之时简直差了太多。在大千世界,太古时代,五大神王相当于粉碎真空强者,可是到了如今,实力下跌厉害,仅仅只有九次雷劫,或是千变万化的实力。

    而处在长生大帝的石碑封印中,战力更差!

    “本座的名号,你没必要知道,本座今天是来收取不朽丰碑,顺便送你上路的!”夏阳淡淡说道。

    “哈哈哈哈……”

    恐怖神王闻言,不禁嗤笑起来:“想收服不朽丰碑,送本神王上路,你这小儿好大的口气y嘿,给本神王进来吧。”

    说话之间,冥冥之中,周围的地乳精华好像被某种神秘力量炼化一样,忽然凝集起来,变得如牛奶一般凝练,把夏阳牢牢的围裹在其中,要将他拖入其中。

    夏阳也不挣扎,任由那股力量拉扯着他,狠狠的朝着远处落了下去。

    周围的环境顿时变化。

    那座不朽丰碑,一下子变得极高极高,不断的膨胀着,上面的碑文闪烁,一个个的文字好像大河之中的流沙,汇聚成了一股文字洪流,把夏阳整个人包裹了进去。

    随后夏阳便看到了一片浩瀚无边的广场,广场上全部都是由一种白玉的颜色镶嵌,每一片白玉颜色的地板上,都用最为玄奥的文字,写着许许多多的太古风格的诗词。

    在那广场的中央,照样耸立着一座四方丰碑,丰碑上面雕刻着一个上身是俊美男子,下身是蜈蚣蝎子的魔神。

    那魔神又高又大,虽然全身禁锢在碑文之中,但是却没有一点点颓废的神情,脸上很为悠闲,在夏阳目光望向他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神也同时看到了夏阳。

    接着,他的形体变得高大起来,魔神的身体也微微的动弹了起来,似乎是丝毫没有受到碑文的束缚,身体轻轻一抖,长达百丈的下身蜈蚣蝎子之身竟然从碑文之中脱身了出来。

    是的,这魔神居然脱离了碑文的束缚。

    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降临了整个丰碑空间之中,伴随着这个恐怖的气息的是这个魔神的身体。这个“恐怖神王”居然脱离了束缚,出现在了夏阳的面前,可以说尽在咫尺。

    恐怖神王高大的形体降临在大殿中,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无穷无尽的威压,夏阳与他相比,就像是蚂蚁与统治天地的魔神的区别。

    不过夏阳面容丝毫不变,而是冷冷地道:“哼!恐怖神王,本座既然能来到这里,单凭你这种恐怖**,身外化身,心灵投影之道,对我又能有什么用处?莫说是你,就算是封印你的长生大帝,又岂能影响本座的心灵?”

    夏阳一声冷哼,一股浩浩荡荡的磅礴拳意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立刻将恐怖神王刚才的威压驱散得干干净净。

    “居然连本座的心灵投影都能分辨出来,小辈你到底是什么人?”

    惊诧之下,恐怖神王那巨大的身体陡然间变小,再变小,变得和常人一般高度,下身的蜈蚣蝎子之身也收摄了,变成一个正常人。看样上去仙风道骨,飘然出尘,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神仙之人,论谁都无法想象出这个男子,乃是纵横天地,睥睨太古的魔神之王,掌握恐怖的盖世霸主。

    “本座说了,我的身份你并不需要知晓,你虽然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但可惜被封锁在不朽丰碑之中,一身的法力发挥不出十分之一,有什么手段就赶紧使出来吧,若是等本座出手,你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夏阳负着双手,平静开口。

    “好一个狂妄的小儿!”

    恐怖神王瞳孔一缩,面带怒容:“我的力量虽然发挥不出来,但是我的心灵投影却可以畅通无阻,可以隔空摧毁任何人的灵魂思维,既然你执意找死,那本神王便成全你!”

    话音一落,它双眸之中忽然射出一道如梦似幻的魔光,同时他一拳隔空轰击而出。

    “噩梦之洋!心灵风暴!”

    夏阳的眼前的景象顿时一变,周围变成了一片滔天巨浪,风暴连绵,宛如置身在风暴的海洋之中。

    “雕虫小技!”

    面对恐怖神王的心灵风暴攻击,夏阳毫不犹豫的挥出一拳,浩瀚的拳意,直接这股意念立刻就把那心灵风暴击杀得粉碎。

    “好,看来是本神王小看了你,难怪有此底气!”

    见自己无往不利的心灵风暴,竟被对方随手破去,恐怖神王脸色微微一变,紧紧地凝视着他:“有如此实力,又知道本神王的所在之地,莫非你是哪位上古强者转世?”

    顿了顿,他脸色终于凝重起来,接着说道:“看来你当真是打算为了收取不朽丰碑,降伏本神王而来,不过你若是放弃这个想法,帮本神王一个忙,我可以把太古魔道神通逐一传授给你,而且我的手上有无数的魔种,只要一颗魔种,就可以让你得到整个天下!如何?统一天下,千秋霸业,永生不死,魔功无敌。这是天下之中,人人都想要的。你只要和我合作,一切都没有任何疑问,以本神王的实力,横扫天下只在弹指之间,没有任何的悬念。怎么样?你考虑……”

    “废话说完了没有?你莫非是被不朽丰碑封傻了不成,还是以为本座是傻子,会相信你的鬼话?”

    恐怖神王充满诱惑力的这些条件,对夏阳而言只是一个笑话,冷冷地打断恐怖神王的话语道:“像你这种恶业滔天,视众生万物为草芥的魔神,地狱才该是你的归宿,就让本座用你来献祭吧!”

    夏阳语毕,也不再与他浪费口舌,当即气血一激,周身穴窍一跳,大手一抬,径自就是一式“覆海印”打出。

    “小辈,你找死!”

    见他毫无转圜的余地,直接就动起手来,恐怖神王愤怒的声音登时从碑文上传达了出来,同时碑上的符文剧烈旋转起来。

    “噩梦星魂!咒杀!”

    咆哮之声从恐怖神王的身体之中爆发了出来,随后恐怖神王的头顶上,突然变化成了一片星空,星空之中,不停有星球炸裂着,消亡着,那些星球好像有灵性似的,在爆炸之时,发出了许许多多的怨念,随后那股怨念凝结成了一个个的幽灵之魂,猛烈向夏阳扑杀过来。

    星辰死亡,化为幽灵,扑杀敌人,给了夏阳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似乎与元气神的那门三界元气炮极为相似。

    但是这门道术,却远比起三界元气炮更为凌厉,又或者说,三界元气炮根本就是从这门道术演化而来的。

    元气神,本来就是他们上古魔神所制造出来的产物。

    “嘭!”

    这噩梦星魂的咒杀之术,与夏阳的覆海印一撞之下,可怕的破坏力,炸得整个丰碑的空间广场到处都产生爆炸,一个个的符文碎裂,一个个的大窟窿出现,可见两人这一击的力量是何等之强!

    不过在不朽丰碑伟岸的自然之力之下,产生的破坏,几乎就立刻就修补好。

    这不朽丰碑就好像是大自然一般,任何创伤都能够修补。

    夏阳并未停息,直接一步踏在虚空之中,虚空一震,涟漪开放出了亩大的花来,只是一步,就来到了中央广场的碑文上,然后一拳轰击向了封锁在上面的恐怖神王形体。

    巨大的力量笼罩了整个四方之碑,似乎要一拳把这碑直接打爆。

    眼看这一拳就要打在恐怖神王的身体上,但是恐怖神王因为被碑文上的锁链封锁住,根本无法躲闪,也无法动弹,只能生生的挨上一拳。

    他双眼猛睁,身体下身的蝎子鳞甲一阵爆抖。

    “无量恐怖!无限阎魔!”

    嘣嘣嘣,嘣嘣嘣!

    数声崩裂,封锁他的几道锁链居然一下被磅礴的魔气直接炸开,恐怖神王的手直接从其中伸了出来,却是变化成了一条蝎子的大钳,试图硬接夏阳这一记拳劲。

    只是夏阳的力量远远超过了恐怖神王的预料,在他那刚烈无匹的拳力之下,不但恐怖神王的形体直接就被一拳打爆,连带着不朽丰碑也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碑身之上居然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裂痕,咔嚓咔嚓之声络绎不绝。

    “九神合一,不朽元神,身外化身,未来之主!给我聚……”

    在打爆恐怖神王之后,夏阳的脑后突然飞出了九重信仰光圈,然后飞快地融合在一起,化作了一个人形物体。

    这个物体一飞出来,立刻就吸纳起恐怖神王那四分五裂,冲天而起的血肉,然后渐渐凝聚成了一个坐着莲台,双手结印,穿着一身金色的袍子的人。

    此人虽然身穿金袍,却不是那种士大夫高冠奇服,而是袒胸露乳,脚板翘起,眉心之中有一个竖眼,掌心之中各有一只眼,脚心之中也长着一只眼睛,头顶上也长着一只眼睛,后背中央,更是长着眼睛,一共有九只眼睛。

    未来之主,在这一刻,终于凝炼成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