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天元神丹
    ,!

    由不得苏沐不惊,她掌教师尊挑选天才培养的事情乃是绝密,如今却被夏阳一语道破,又岂能不让她震惊?

    而且听他的意思,似乎这位大乾第一人也有培养天才之意,而梦冰云和洪玄机的儿子洪易,便是他所选择的人选?

    “想不到侯爷竟连这样隐蔽的事情都知道。”苏沐面带惊容,沉声开口。

    “你这次约我前来,该不会只是为了询问洪易之事吧?梦神机有何事找上本侯,直说便是。”

    夏阳不置可否,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说下去,只是点到即止。

    苏沐强压下心头的惊异,平静地点了点头:“侯爷目光如炬,不错,掌教师尊的确有话让苏沐转达。”

    “何事?”夏阳径自问道。

    “我这次出世,掌教师尊让我转告侯爷,当年那一战,他虽然败于你手,肉身毁灭,被迫尸解,但只是他技不如人罢了,所以并未记恨于你。”

    苏沐眼神闪烁,语气清冷地道:“今次掌教师尊转世归来,打算再次炼制‘天元神丹’,将肉身重新练成人仙之境。不过要炼天元神丹,就必须要有昔日精元神庙的邪神之血,听闻侯爷当年曾经赠了三滴邪神之血给武温侯,不知你手中还有没有多余的邪神之血?如果有的话,未知侯爷要怎么的条件,才愿意交换?”

    “哦?梦神机打算重炼天元神丹?”

    夏阳颇有几分诧异,他自然知道,这枚记载在太上丹经的神丹,服用了之后,可以把一个道术高手的肉身生生地凝练到人仙的境界,拥有夺天地造化的神奇效果,而且还有大增体力,凝练精神,纯粹神魂,镇压心魔等诸般好处。二十年前梦神机被他毁去的肉身,就是通过天元神丹造就而成。

    他瞥了苏沐一眼:“若是本侯手中没有邪神之血呢?”

    “如果侯爷手上没有的话,掌教师尊想请你与他共赴一趟武神教,想必那继承了精元神庙的武神教中,定有邪神之血。以侯爷的实力,再加上我师尊,那位武神就算再厉害,也绝不是你们二人的对手。事成之后,我太上道当欠侯爷一个人情!”

    苏沐静静说道。

    听到梦神机为了邪神之血,甚至不惜约自己共闯武神教,夏阳的瞳孔不由微微地收缩了一下。半晌之后,才轻哼了一声:“看样子梦神机好像志在必得,那为何不直接去武神教找那武神交换?却来找本座联手?”

    苏沐默然片刻,才道:“那位武神的修为十分高深,二十年前就能杀死造物主境界的元气神,实力恐怕不在师尊之下,这些年更是将西域经营成铁板一块,近乎彻底取精元神庙而代之。掌教师尊如今肉身未成人仙,永恒国度也还尚未完全修复,贸然出手的话,只会两败俱伤。”

    “哈哈哈哈……”

    夏阳听到她的话,却是突然发笑起来:“想不到梦神机昔日纵横天下,如今却也与其他俗人一样,成了瞻前顾后,只懂算计之辈,真是令本侯失望!”

    “只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侯爷何以说出如此浅薄之语?掌教师尊八次雷劫将近,只是不想在这个关头节外生枝,又岂是有畏惧之念?”

    苏沐冷哼一声,摇了摇头道:“何况当日之败,我掌教师尊无时无刻不记挂于心,终有一日要向侯爷讨回来!”

    “好!”夏阳朗声长笑起来:“你且回去转告梦神机,就说本侯等着那一天!”

    笑完之后,他却是淡然道:“本侯与那武神之间,迟早会有一战,只是闯武神教之事,本侯并没有什么兴趣。至于邪神之血,本侯手上倒是还有一些,你们太上道想要交换,倒不是不可以。不过本侯只对你们太上道的《太上丹经》有兴趣,若是你们愿意拿出来,便与你们交换就是!”

    “侯爷莫不是在说笑?”而夏阳此话一出,苏沐却是神情剧变,一下子站起身来:“邪神之血就算再宝贵,又如何能与我太上道的无上绝学相提并论?”

    夏阳晒然一笑:“条件本侯已经提出来了,换与不换,那是你们的事。”

    “侯爷你……”

    苏沐胸脯一阵起伏,显然气得不轻。

    不过骤然之间,她神色再次一变,霎时间重新恢复了清冷的气度,平静地道:“夏兄欺压一个晚辈,恐怕有**份吧?”

    “哦?想不到神机兄竟然将念头附在了苏沐的神魂之中,难怪连本侯都没有发现。”

    夏阳眼神一凝,立刻就知道说话的人是梦神机,淡淡地道:“你说我欺压晚辈,恐怕还谈不上吧?既是交易,自然讲求个你情我愿,你若是认为不值,那么不换也罢。”

    梦神机附身的苏沐,沉默了一下:“夏兄想要太上丹经,这是不可能的,我太上道的完整传承不容泄露,不过其中的宇宙二篇,却是可以给你!”

    “由圣女所掌握宇宙二篇么?”夏阳闻言,轻哼了一声:“这两篇典籍,当年梦冰云已经留给了洪易,只是被洪玄机窃取,我若想要,自可去向洪玄机讨要,神机兄用它来换,怕是没什么诚意吧?”

    “梦神机”语气冰冷地道:“梦冰云虽然不再是我太上道的人,不过她所泄露的功法,本教主迟早会收回来。夏兄便是通过不正当的途径得了经书,我也会找上你,将你所练的太上道功法废除,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这四个字一说出来,杀气立刻腾空而起,席卷了整个房间。

    “哈哈!”

    夏阳闻言,却是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半晌之后不屑开口:“梦兄莫非以为这样说,夏某会害怕?我夏阳自出道以来,从不受人威胁。何况你以为二十年过去,就是我的对手了?夏某可以杀你一次,自然可以再杀你第二次!”

    面对着夏阳话语中同样毫不掩饰的杀机,“梦神机”情绪没有任何变化,平静地道:“我太上道自远古以来,历经数十朝,两三千年时间,至今道统仍在。就算是我梦神机做不到,也还会有我的传人,依旧会找上你,没有人在惹上我太上道之后,可以不付出代价。另外夏兄以为就吃定我梦神机了?昔日的造化道何等强大,照样为我教所灭,就是最好的明证!”

    听完他的话,夏阳突然再次大笑起来:“好好好!从夏某踏上修行之路以来,自问对手难求,就凭你梦神机这句话,那邪神之血给你又有何妨?”

    说话之间,他手指一动,立刻就有一个瓷瓶落到了桌子之上。

    “这里面有十滴邪神之血,足够神机兄炼丹之用。不过除了宇宙二篇之外,等你练成了天元神丹之后,要分给洪易一颗,你若同意,邪神之血尽可拿去。”夏阳说道。

    “好,成交!”

    “梦神机”略微沉吟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下来,接着他念头一动,便有两本经书从苏沐的衣袖中飞了出来。

    夏阳接过经书,轻笑一声:“好,那就祝神机兄早日渡过九次雷劫,成就阳神,你我真正的这一战,夏某早就期待多时了!”

    “好,本教主也希望这一日早点到来!”

    梦神机冷冷地应了一一声,接着念头裹起桌上的瓷瓶,离开了苏沐的躯体,飞出窗外,消失不见。

    梦神机再次冷冷地应了一一声,接着念头裹起桌上的瓷瓶,离开了苏沐的躯体,飞出窗外,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