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苏沐
    ,!

    夏阳十分严肃地嘱咐着,道术在前期不敌武者乃是不争的事实,毕竟神魂修行在初期实在有着太多的禁忌,就算出了壳,也没什么自我保护的能力,非得到了驱物之后,才能逐渐与武者对抗。

    “不过,道术也有道术的优势。”

    似是看出了洪易的想法,他又话音一转道:“神魂修行,一旦成就鬼仙,便可打破生死屏障,届时神魂便可脱离肉身而独立存在,即便寿元大限到了,或者是肉身毁灭,也可以进行夺舍,或是转世投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算得上是长生不死。”

    “长生不死?”

    闻得此言,洪易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满脸的不可置信。

    好半晌,他才迟疑地道:“义父,武道和神魂,当真可以一起修炼的吗?”

    “当然可以。”

    夏阳不置可否地道:“除非像你父亲那样,为了追求更强大的武道,不惜灵肉合一,也就是灵魂和肉身完全合一,虽然神魂同样强大,但已经不能脱壳而出。不过这样的人,非常之恐怖,举手投足,便有无穷大力,而且反应灵敏,等闲鬼仙根本不能靠近他!而修炼阳神的人,魂儿时常出壳,遨游天地,和身体始终分成阴阳两面,不能融合,所以就算是像白子岳一样,将肉身练到了武圣的境界,但真正搏杀起来,肯定要比纯粹的武圣差上一筹。但是道武双修的人,性命双修,灵魂和身体同练,方有可能最后走上超脱之路,这一点,你未来自然会明白。”

    洪易听完,立刻就明白了自己未来的修炼之路。本来在西山幽谷,刚接触到修行之时,他还心思徘徊过,不知以后到底是要修炼阳神之道,还是修炼武道人仙,如今却是毫不犹豫地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诚心行了一礼道:“还请义父传我神魂大道。”

    “好!”夏阳点点头,反掌之间,就有一张暗金色的纸张落入了洪易的手中,上面充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上面还有图画,当中乃是一尊金色的佛像,端坐虚空之中,无数的日月星辰围绕其旋转。

    “义父,这是什么?”洪易一愣。

    “过去弥陀经!”

    夏阳淡然道:“昔日大禅寺有三卷镇寺经典,一卷为《过去弥陀经》,一卷为《现在如来经》,一卷为《未来无生经》,均是追求超脱彼岸的无上法门。其中《过去弥陀经》是修炼神魂的无上秘诀,《现世如来经》为武学人仙之道,而《未来无生经》则是聚集香火愿力的成神之术,三卷合一,便有可能超脱世间苦海,达到传说中的彼岸。”

    “过去弥陀经?”

    洪易看着自己手里薄如蝉翼,四四方方,暗金色,摸在手里柔软得水一般的经文卷,看着上面亮金色的小字,心中的震惊简直无以复加。

    听到义父说起大禅寺三经,他立刻就想了起来,这三个名字他曾经在李严的草堂笔记之中看到过,笔记里面是这样记载的:“大禅寺有三经,为过去,现在,未来。有如读书人之立德,立功,立言。可惜未亲见,可惜可惜。”

    大禅寺是千年古刹,跑马点香,高手如云,还没有被剿灭之时,天下无论什么门派都不得不承认这是天下第一寺,修行最高成就的圣地。

    可以说,他手上这卷经书,可比粗糙漏洞百出的武经道经要厉害得多,珠玉和粪土的区别都不足以形容两者之间的差异。

    “义父,这过去弥陀经,竟在你的手中?莫非……是当年剿灭大禅寺所得?”洪易震惊开口。

    “当年剿灭大禅寺,乃是朝廷的意思,而为父虽然参与了那一战,却未杀害过寺中任何一名僧人。”夏阳平静说道:“这卷经书,当初大禅寺的人将它藏在一本普通武经之中,最后才被我所得。”

    洪易握着《弥陀经》,深深呼吸几口,镇定住了自己的心神。他明白义父的言下之意,是在说这卷经书并非是他强壤夺而来,尽管他心中十分惊诧,却也知道以义父的身份,当无欺骗他的必要。

    当即认真点头,也不多问,专心观看起手中经书来。

    稍微一看,便是以他这毫无修行基础之人,也能感受到这门修行秘诀的精深奥妙,毕竟他天生早慧,博览群书,眼界不俗,更知道佛门的一些精义。

    夏阳见状也不打扰他,微微一笑后便即转身离去,只留下了一句话语回荡在屋中:“你且静心揣摩参悟吧,以你的天资卓越,想必不难有所收获,有什么不通之处,再来向为父请教便是。”

    “是,义父。”洪易躬身行礼。

    ……

    入冬之后,今年的第一场大雪终于洋洋洒洒的降落下来。

    这场雪非常之大,铺天盖地撒鹅毛,扯棉絮,片刻间,便就将大地山川尽都覆盖,天地一色,皆是白茫茫的一片,玉京城的西山更是刮起了“白毛风”,天气寒冷的吓人。

    自从洪玄机上次无功而返之后,便再也没有前来过,而夏阳除了偶尔入宫几次,面见乾帝杨盘之外,依旧是一律谢客,不接受任何王公大臣的拜访。

    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武温侯家的一位庶子,被靖边侯夏阳收为义子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引起了无数人的错愕和震惊。

    只是夏阳丝毫没有在意外界的闲言闲语,依旧每日在府中指点洪易修行,也亲眼见证了洪易在毫无基础的情况下,短短十日之间,就达到了神魂能在阴雪之天日游的境界。而武道方面,也就是大半个月的功夫,便已开始锻炼内脏,踏入了先天武师之境,堪称脱胎换骨。

    如此天资,也不愧是受天地气运所钟的位面之子!

    而就在时间离恩科越来越近的时候,夏阳却是收到了一封当代太上道圣女的请柬,约自己半月之后,在散花楼一会。

    “算算时间,梦神机也是时候要重新出山了,不过你这位太上道主,不敢亲自来见我么?只是派区区一个圣女前来。”夏阳看着这封请柬,心中略有不屑之意。

    然而他还是回复了送信之人,答应前去赴约,无论梦神机在背后有什么目的,太上道的人,倒也值得他见上一面。

    ……

    半月后,散花楼东面,一座五层高楼里一间僻静的房子里面。

    一位国色天香,似乎仙气飘逸的女子静静的坐着。

    她的对面,是一位青色华服,面如冠玉,恣意洒然,看上去十分年轻的男子,正是夏阳。

    散花楼的名字虽然雅致,但实际上却是座青楼,而坐在夏阳对面的,就是当今玉京第一才女,太上道的圣女苏沐。

    太上道的人出世,女子都在青楼之中,夏阳看着苏沐,瞬间就想到了当年在倚翠楼中见到梦冰云的场景。

    “果然很像!”夏阳凝视着苏沐的脸庞,略有几分感慨。

    “侯爷说的是梦冰云么?可惜,她本来修炼太上忘情的大道,却自甘堕落,落入情网,不能自拔,神魂大伤,以至于被小人所乘。”

    苏沐樱唇轻启,语气清冷地道:“近来外间传言,靖边侯爷收了梦冰云和洪玄机之子为义子,却不知有何用意?”

    “听说梦神机尸解之后,这些年周游天下,挑选了五名青年才俊,都是受天地气运而生的绝世天才。和他一样,本侯也选了这么一位!”夏阳淡淡说道。

    “洪易?”

    蓦然间,苏沐面容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