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 争锋相对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便是数日过去。

    自洪易住进靖边侯府之后,便一直跟随在夏阳身边修行,不过短短几日功夫,便已将八极拳练得有模有样,身体也在高强度的锻炼和灵药之下强壮了不少,比起原先手无缚鸡之力来,可谓完全判若两人。

    数日功夫,的确不算太长,但夏阳是什么人物?再加上洪易自身的资质,在尽得他真传的情况下,进步自然堪称神速,已经正式迈入了武士的阶层!

    而就在洪易勤修苦练之时,他所在的别院之中,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李管家,有什么事么?可是义父唤我?”

    几日下来,他已对这位义父府上的总管十分熟悉,于是直接问道。

    “易少爷,您父亲武温侯过府了,说是要来接你回去,侯爷让我来请你到大堂去一趟。”李管家道。

    “什么?我父亲过来了?还说是要接我回去?”洪易脸色一下子变了。

    武温侯虽然名义上是他父亲,但他从小到大也没有见过几次,而他的兄弟姐妹足足有十多人,他只是最不起眼,地位最低下的一个。有时他甚至怀疑,洪玄机知道不知道有自己这么一个儿子,又怎么可能他亲自出马!

    “父亲要接我回去,莫非是知道了我在义父这里学武?”

    洪易心中震惊不已,洪府家规森严,他父亲洪玄机更是以严格的礼法治家,禁止他练武,若是知道了他练武的事,恐怕麻烦就大了。

    不过他立刻又想起,义父曾经说过,即便是他父亲那里,一切也会为他担待,想必有义父在,父亲也说不出什么来。

    “好,那我们这就过去吧!”

    洪易深吸了一口气后,便已略微定住了心神,他身为读书人,自有大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勇气。

    跟随在李总管后面,穿过几条长长的走廊台阶,走过几个大花园,经过几个大池子,十多个圆门围墙的门户,终于来到了靖边侯府中央的正厅。而还没进屋,他便已经见到了其中正襟端坐的父亲!

    “父亲大人。”

    洪易强压下心头的惴惴不安,方才进去行礼。

    “夏兄,你已有近十年未回玉京,这次突然向皇上呈书回来探亲,难道真是为了我儿子洪易?”

    修建得堂皇威武的大堂中,一个锦衣华服,头带紫金冠的男子并没有理会洪易,而是对着另一方的夏阳说道。

    这个人两鬓微微花白,手按在坐椅的扶手上,洁白如玉,一尘不染,给人一种掌握了无穷力量的感觉,正是当朝太师,当今大乾王朝的“武温侯”,朝廷的社稷石柱,洪玄机!

    “有何不可?”

    夏阳穿着一身青色锦袍,头带着一顶和洪玄机一样的紫金冠,腰间围绕着一条明黄色的腰带,一副标准的公侯装扮。这都是皇帝御赐的,否则就算是皇室中人穿上去也违制,要受到弹劾,是大不敬的罪过。

    淡淡地回应了一句,此刻在他身上,同样也有一股涵盖四极八荒,镇压整个大千世界的气势,气度丝毫不在洪玄机之下。

    “洪易虽是洪兄之子,但也是我义子。本侯常年镇守青杀口,与他九年未见,这次听闻他这次打算参加开春的恩科,也就回来亲自看看他,洪兄莫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妥么?”

    “夏兄镇守边关,乃是国家大事,洪易区区一个稚子,哪里值得夏兄抛下边防事务,专程回来一趟?”

    洪玄机目光微微一闪,渐渐的眉头皱了起来:“更何况洪易他学问未精,还需苦读,今次恩科想要中举都难,夏兄怕是白费心思了。”

    “洪兄对自己的儿子这般不自信么?我倒是觉得他学问好得很,中举应当不难。洪易,你有把握么?”

    夏阳淡然说道,而后面一句话,自然是在问洪易。

    听到他的问话,洪易心里先是重重一跳,半晌之后,才咬了咬牙:“回义父……还有父亲,孩儿有把握!”

    “嗯?”洪玄机闻言,却是当即朝他望了过来:“学问没做好,口气倒是不小,科考乃是国家大典,天下学子无数,说是百里挑一都不为过,岂容你在此信口雌黄9有上次你用草书给咏春郡主答了一句诗,为什么不用正字,却卖弄你的文字和诗才?经义道理不去读,做这些邪门歪道,还敢妄言有把握中举?”

    他目光如电,语气冰冷,让人听得不寒而颤,连带着整个大厅之中的温度好像骤然下降了很多,洪易只感觉到自己的腿肚子一软,整个人差点瘫软下去。

    要不是他这些天练了八极拳,身体强壮了一些,这一下洪玄机的威严释出,他很可能就已经跪倒在地上。

    洪玄机却未停歇,话音一顿,又道:“还有,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许练武么?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偷偷的练?嗯?”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却有一种刺骨深深的寒意,劈头盖脸地问下来,惊得洪易浑身一震,连大气都不敢出。

    “洪兄这是什么道理?”

    就当洪易心惊胆颤,不知该如何回答之际,夏阳却是开口了:“洪易他学问如何,是否狂妄,待恩科结束之后自有分晓,你何必急于斥责?还有他的拳法武功是我教的,如洪兄你一样,文武双全,这才是真正的读书人。莫非洪兄希望洪易日后出去,人家说他是虎父犬子不成?”

    “哼!”洪玄机闻言,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经义都没有读好,学什么武艺?经义不读好,就学习武艺,不过是个莽夫而已,夏兄你这样做,只是害了他。”

    “荒谬!”

    夏阳突然嗤笑了一声:“洪兄身为当朝太师,为何说出如此谬论,不读经义便是莽夫么?你这样说,岂不是连本侯也是莽夫?”

    “这……”听到他的话,洪玄机语气先是一滞,接着神色转冷,散出一股久居高位的强大威势来:“如何管教儿子,我自有分寸,夏兄何以一直阻挠?这是打算要管我的家事吗?”

    夏阳冷冷一笑,道:“洪兄的话,真是越来越令人费解i易他也是我的义子,与他有关之事,我自然有资格过问。本侯这个当义父的传授他几手拳法武艺,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为何到了洪兄口中,就成了莽夫?洪兄何以教我?”

    “洪某一时口误,并非真是此意。”洪玄机犹豫了一下,还是退让了一步,接着又道:“不过洪易已经离府多日,洪某前来接他回府,夏兄总无话说吧?”

    “那就不巧了!”

    夏阳轻笑一声:“我已经和洪易说好,让他在科举之前,都留在我府中,与本侯共聚天伦之乐,洪兄何必急着要他回府?反正本侯在玉京也呆了不多久,这段时间便让他留在我府上就是。左右洪兄子女众多,想来也不差他一个吧!”

    “夏兄为何如此宠溺我这逆子?”

    洪玄机眉头紧皱,十分不解。他与夏阳相交,已有二十年之久,这些年虽然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向无欲无求的靖边侯,竟会为了他的儿子洪易,与他作对。

    “与他投缘而已。”夏阳淡然说道:“这孩子天资聪颖,未来相信不难成就大器。何况我与这孩子的母亲,也算得上有数面之缘,所以当年才会收他为义子。只是想不到当年洪兄与梦姑娘那般恩爱,如今似乎却有意在打压这孩子,倒是令本座有些想不通。”

    不顾洪玄机和洪易两父子神色同样骤然变化,夏阳静静地道:“无论如何,就让洪易留在我府上好了,待这个年一过之后,本侯便会离开,到时他自然会回去!”

    “夏兄当真要与洪某过不去?”

    听到夏阳的话,洪玄机面容一下子变得冷峻无比,眼睛紧盯着他。

    “本侯与洪易父子之间九年不见,难得有一段相处的时间,洪兄为何定要阻止?难道你这个亲生父亲是父,我这个义父就不是父了?”

    夏阳也是双目一凝,对视过去,毫无退缩之意。

    两人僵持了一阵,似乎洪玄机也不想此时与夏阳发生冲突,脸色忽然沉静下来:“好,夏兄既然这样说,那就让洪易自己做选择。”

    说完,他毫不掩饰地把眼神转向洪易,厉喝道:“洪易,我来问你,你是要跟为父回府?还是留在你义父这里?”

    听到洪玄机的厉喝声,感受到他话语隐而不发的怒气,洪易的身躯不禁重重一颤!

    不过在犹豫了片刻之后,他还是鼓起所有的勇气,抬起头来平视起自己的父亲洪玄机,缓缓开口道:“父亲,义父他多年未曾回京,孩儿想留在这里侍奉他一段时日,以尽孝道。待义父返回边关之后,自会回府,还望父亲成全!”

    “好cc!”

    洪玄机突然一拍桌子,起起身来,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谓是怒极反笑。

    “好一个父子情深!既是如此,洪某也不多说什么。洪易你且记住,等到科考之后,你若是中了,身份一步登天,也就成了举人老爷,我也不好随便的惩罚你。若是不中,后果你自己知道_,告辞!”

    说罢,他直接拂袖而去。

    感受到父亲身上毫无掩饰的杀气,洪易遍体生寒,知道要是这次恩科不中,便要跟自己清算总账。

    “不必心虚,好好备考就是了,等你成了举人,你父亲自然奈何不了你。”夏阳道。

    “是,义父,我知道了。”洪易默然了片刻,点点头。

    夏阳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有多说,以洪易的心性,自然不可能连这一步都跨不过去。

    沉吟了一下,他平静地道:“洪易,你这几天练拳下来,气血日盛,也算是初步入了武道之门,而之前你既然神魂出壳过,义父接下来就正式传你神魂修炼之道,让你道武双修。”

    “道武双修?”听到他的话,洪易不由愣了一下。

    “随为父来!”

    带着洪易来到一间无人的屋子中,夏阳方才淡淡开口:“我且先与你说说神魂之道吧,你此前修炼过《道经》,有过神魂出壳的经验,应该知道神魂初次出壳非常危险。常人第一次出壳,需要香火护住神魂,然后一步步锻炼神魂,使得神魂渐渐强大,在神魂没有练到驱物之前,只能迷惑别人自保。但是碰到身体强壮,意志坚定的明白人,尤其是像你这种读书人,还有习武的人,这两类人一个心志强大,一个气血旺盛,一切阴魂鬼魅都不敢靠近!”

    “是了,孩儿记得书中说过,妖邪鬼魅要迷惑人,先要人的内心不正,或者身体虚弱,血气不旺。”

    夏阳的话,立刻就让洪易想起了草堂笔记之中记载的一些东西。妖魅迷惑人,一是要人的内心不正,疑神疑鬼,神魂就会虚弱。二是身体虚弱,血气不旺的。也可以乘虚而入,如将死之人,总是能看到妖魔鬼怪。

    “另外,当你神魂弱小的时候,千万不要靠近练武之人,武者无论气血还是意志都十分强大,贸然接近只会魂飞魄散。若是武者修炼到了武圣境界,更是一声大吼就能震散鬼仙的神魂!而神魂只有到了驱物的境界,才能驱动实物,触碰到实体!”

    说话间,夏阳心神一动,一个念头当即离体,在空中化作一只大手,猛地将屋中一张凳子提了起来,他看着那只大手道:“这就是为父的一道神魂,准确的来说,是为师的一个念头,能够凭空摄起实物,这就是道术中的驱物境界,而显现出来的大手,则为显形境界。”说话间,夏阳心神一动,一个念头当即离体,在空中化作一只大手,猛地将屋中一张凳子提了起来,他看着那只大手道:“这就是为父的一道神魂,准确的来说,是为师的一个念头,能够凭空摄起实物,这就是道术中的驱物境界,而显现出来的大手,则为显形境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