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君子以自强不息
    ,!

    “无须这般紧张,本座是来接洪易回府的,时间也不早了,这便走了。”

    夏阳再次摆了摆手,而在离去之前,却也提醒道:“对了,这里既然已经被人发现,你们还是尽快搬离此地吧,以免被朝廷的人找上门来。”

    “是,老朽知道了。”涂老心中一凛,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连忙恭恭敬敬地应道。

    “洪易,我们走吧。”夏阳转过身来,看出他脸上略有几分不舍之意,便道:“不必做小儿女般的伤怀,今日一别,往后自有再见之日。”

    “是,义父!”洪易点点头,这才向白子岳,涂老等人告别起来。

    “小易哥哥,你可要记得我们呀。”

    几只悬狸依依不舍。

    “一定不会忘的。”

    洪易挥了挥手,转过身去,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发红的双眼,然后才跟随夏阳离开。

    ……

    回到玉京之后,夏阳看得出来洪易兴致不高,似乎心思还停留在西山那座幽谷之中。

    不过他丝毫没有在意,将洪易带会了自己的靖边侯府之后,才对他道:“洪易,我难得回京一趟,这次专门向皇上奏请,在你恩科之前回来看你,共叙天伦,所以这段时间你便在我府中住下来吧。至于洪府那边,我已经派人去跟你父亲打过招呼,他身为理学大家,重视道德伦常,你是我的义子,又多年不见,他就算再为不满,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你可安心在此呆上一段时间。”

    “多谢义父。”洪易鞠躬作了一揖,迟疑了一下,才用小心翼翼的口吻问道:“义父,你当……当真是为我回京的吗?”

    虽然夏阳早已传回书信,但却由不得他不怀疑,他区区一个武温侯府的庶子,在府中从来没有地位可言,很难相信像靖边侯这样的大人物,竟会专门为他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回来。

    尽管他幼时就拜了对方作义父,可这近十年来,夏阳对他可谓是不闻不问,甚至从来没有出现过。外界也几乎没人知道他们二人有这样一层关系,若不是前面收到的那封书信,还有他从来佩戴的那块玉牌,他都忘了自己还有一个义父存在。

    “你可是不相信,认为我似乎从不关心你,又怎会为突然为你回来?”

    夏阳岂猜不到他的心思,淡然开口道:“不关心,并不代表不关注,若我告诉你,义父其实这些年一直关注着你,也知道你在侯府中的处境,你可相信?”

    听到他的话,洪易不禁骤然一惊。义父……竟一直关注着我?

    “义父知道你的境况,却不管不顾,并非是因为我对你不在意,相反,义父恰恰是想磨砺于你,想你早日成长起来,顺便也让你认清一些人的嘴脸。”

    夏阳静静地望着他:“你的身份,再怎么说也是洪府的公子,是他洪太师的儿子,居然连武艺都不让你学,读书也这般艰难。想来以你在洪府的遭遇,也早已知道你父亲是个怎样的人,这么多年下来,他要是稍微有点慈父的样子,也不该让你过成现在这般模样。”

    洪易低头不语,事关父亲洪玄机的事,在这礼教森严的大乾王朝,五伦纲常的束缚之下,他是不能多言的。

    夏阳也并没有继续说下去,有些事情,点到即止便可,他并非是要去管洪玄机和洪易父子的家务事。

    “总而言之,本座并非挑拨你们父子,其中种种,你自有知悉的一日。义父只送你一句话,君子以自强不息,你当牢牢记住。”

    他负手站立,叮嘱了一句后,淡淡说道:“一时的磨难,只会让你更加坚韧,只要自强不息,他日必成大器!”

    “君子……以自强不息?”

    洪易听到这句话,顿时浑身一震,脸上更是露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之色。

    夏阳神色如常,平静说道:“如今你既已长大,一切也就无需再有任何顾忌,以后若是再有人与你为难,你报为父名号便是,就算是你父亲洪玄机那里,义父也可为你担当。”

    “多谢义父!”

    洪易在激动和兴奋之余,心中简直有一种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感觉,连忙朝夏阳拜谢起来。

    如果义父所说属实的话,从今往后,他便等于有了一座无比稳固的靠山,完全无需再畏惧任何人。哪怕就算是武温侯府中的那位赵夫人,又如何奈何得了义父这位大乾王朝的靖边侯爷?有了义父的名义,他就可以从容的考取功名,光明正大练武修道,将来建功立业,加官进爵,为母亲正名,封夫人,封君!

    夏阳淡淡地笑了笑,他之所以收洪易为子,又和他说这些,便是希望他能早日著出那篇惊世典籍《易经》来,刚刚那句话,相信足以对他产生巨大的启迪。

    接下来,夏阳招来府中管家,直接就带着他下去安顿起来,先行歇息。

    在管家的安排下,洪易直接就住进了靖边侯府最好的别院之中,一应用具也全是最好的,这种待遇,简直是他十多年来,在洪府中从未享受过的。

    “易少爷,侯爷交代了,日后不管他在不在府中,一切资源都可任你调用,你如有什么需要,尽可直接吩咐老奴,或是其他下人。”

    管家在将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才带着下人们告退下去。

    等管家离开之后,洪易望着这间富丽堂皇的屋子,心潮澎湃的同时,也有一股恍如梦境般的感觉。

    好半晌,他才在那张巨大无比,古色古香的书桌前坐了下来,从自己的包裹中,拿出了狐族所赠给他的那两本《武经》和《道经》。

    “小时候我虽然见过义父,但印象早已模糊不清,今日才算是第一次真正见到义父!”

    洪易一边翻书,一边思忖着:“他老人家的年龄,看上去似乎比父亲年轻得多,想来是因为修为高深,保养得当。而且观义父言行举止,均透着一股洒脱和坦荡,比起父亲那种心思深沉,城府极深的气机来说,完全就有着天壤之别!”

    他心神略有几分纷乱,不能全神贯注地放在武经之上,从他那双有些颤抖的双手,便能显示出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来。

    不过如今,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练武了。在一瞬间,他想到了过去很多情景,想到了母亲受辱去世,想到了自己在武温侯府中因为地位低下所受到的苦难,甚至家传武艺都学不了,连个私生子都不如,还要受到府中丫鬟欺负……但随着义父的出现,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义父被尊称为大乾武道第一人,武功修为还在我父亲之上,要指点我修炼这本武经,应该并不在话下!”

    想到最后,他心中一振,总算是专下心来。

    一直到了深夜,他这才放下武经,吹熄蜡烛,打算好好静心修养一晚,明天一早,就去向义父请教。

    ……

    次日清晨,正在庭院中静坐的夏阳,远远就看到洪易拿着一本厚厚的书籍过来,先是跟自己请了一下安,然后便向他问道:“义父,我想要学武,只是这本白先生所赠的武经,当中有一段内容我始终不明白,可否请义父为我指点迷津?”

    夏阳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又再次闭上:“想学武是好事,你问吧。”

    洪易翻开手中武经,指着有印月禅师注解的那一段,向他问道:“义父,这本武经上有一位印月禅师注释说,练武不明窍,终究不能肉身成圣,也不能洞悉肉身之奥妙,人之一身穴窍,如上天繁星,天地众神居住其中,若有人能明窍修炼至于上天星辰呼应,则举手投足,威力无穷,擒龙掷象,如道家阳神之融神超脱,达致人仙之境。孩儿却是不知道所谓的天地众神是什么意思,还有人仙,指的是武学的最高境界吗?”

    “本来你不来请教,义父也是要准备开始传你武功了,既然你有此疑问,那我便给你解释一番!”

    随后,夏阳详细解说道:“所谓身中穴窍,乃是人体之大秘,包含无穷玄妙,对应天上星辰,所谓天地一大宇宙,人身一小宇宙,人身中的穴窍就如宇宙中的繁星一般。大凡武道修行之人,到达武圣境界,便开始参悟拳意,将拳意融汇气血凝练入微,感应身中穴窍,将之打开,就能修成不可思议的神通,成就人中之仙!”

    得到夏阳的解释,洪易内心的疑惑,终于得以解开,他慢慢咀嚼着义父的话语,试图将刚才夏阳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印到心灵深处。

    “阿易,这本武经你看看便罢,了解一些修行的基础倒是无妨,只是其中的拳术,就不要学了。”夏阳淡然道。

    “义父,这是为何?”洪易闻言愣了一下。

    “因为你手上这本《武经》,简直狗屁不通,一文不值!”

    夏阳冷笑了一声:“大乾皇室为了自身统治,不论《武经》还是《道经》,里面都多有错漏,隐瞒和删减了许多关键之处,常人不懂得其中禁忌,强练里面的武术或道术,只有走火入魔一途,就算不死也要残废!”

    听他这么说,洪易立刻就想到了之前自己在幽谷修炼“宝塔观想出壳法”,神魂出窍的那一次。如果不是悬狸她们及时救援的话,只怕那次他已经魂飞魄散,变成活死人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就相信了义父的话,那出壳法中,竟然少了最关键的禁忌提醒,常人学这法门,如果没入门便罢了,若是入了门,按《道经》里的法门去修炼,只有死路一条!

    “简直太恶毒了!”

    一瞬间,洪易后背冒出了一层虚汗,他顿时就明白过来,既然《道经》中都有这么恶毒的陷阱,那么《武经》自然也不会例外。

    “放心,身为我夏阳的义子,真要学武,也不会让你学《武经》这样的大陆货色。”

    夏阳睁开眼睛,长身而起:“今天为父就教你一套‘八极拳’,这套拳法乃是我当年还在微末之时所学,如今经我融合八方奇功,逐渐推演和完善,已是世间第一等的筑基拳法,就算是大禅寺最为顶尖的两套打基础拳法,‘牛魔大力拳’和‘虎魔练骨拳’也远远比不上,来,先跟我做一个动作。”

    说完,他径自双手呈混元状,做了一个抱丹坐胯的姿势,一边解释道:“这个世间的一切武学,都是以练肉、练筋、皮膜为主,再到骨、脏、髓,最后换血。而为父这套拳法,却是由桩功开始,内壮精魄,外壮筋骨,气血并重,性命双修!”

    夏阳教给洪易的桩法,并不是内家拳的任何一种,乃是他以过去内家拳的桩功,融合数种拳架而来,以他如今的修行境界,和对人体细微之处的了解,自然非同小可!

    用了一个时辰功夫,将这种被他命名为八极桩的种种诀要和关窍,尽数传授给洪易,夏阳叮嘱才道:“记住,桩功乃是‘八极拳’一切的基础,也是重中之重,绝对不可荒废,知道么?练好了八极桩,能让你受益无穷,甚至足以让你修炼到武圣的境界中去!”

    “武圣?”洪易双目一下子瞪得无比硕大,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自己的父亲,似乎就是武圣的境界!

    也就是说,他只要练好了这套拳法,就有可能成为他父亲那样的武圣?

    “义父放心,孩儿定当勤加修炼,绝不敢懈怠。”深吸了一口气,洪易郑重地点了点头。

    “好,既然你已经记下了桩法,那我再来教你一套八极拳的打法招式!”

    夏阳慢慢比划着,很快就将配套的八式拳招,也交给了洪易。

    这八式拳招,乃是他根据过去八极拳中的“金刚八势”演化而来,每一式都有两百四十种变化,复杂多变,由浅到深,练成之后,足以纵横天下!

    在夏阳的指点之下,洪易一招一式的比划着拳脚,动摇四肢。哪里一有错乱的地方,夏阳便立刻的进行纠正,可谓是一丝不苟。

    “嘘,嘘,嘘……”

    招式的繁复,可以说远超桩功,洪易这一练,就是一整天过去,直到天黑之后,他才勉强将八式拳招基本演练完毕,却是已经累得气喘呼呼,脸色惨白,上气不接下气。

    这一套八极拳,运动量实在是太大,他本来身体就比较单薄,体力弱小,练武起来,自然十分很吃力。

    “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不必再练了。”

    见他已经几近筋疲力竭,夏阳终于让他停了下来:“我已让下人在你房中准备好了药浴,回去泡上半个时辰,好好睡上一觉,明日自会生龙活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