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西山 奇遇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转眼间,今年便已到了大乾王朝立国六十年,定鼎天下一甲子的日子!

    这六十年来,大乾经四代皇帝励精图治,已经到了一个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盛世。只是在这下面,又有谁知道,在这光鲜明亮的盛世背后,到底掩藏了多少血腥杀戮,以及阴谋算计?

    ……

    西山,位于玉京城外,方圆近乎百里,虽然算不上雄伟,但也丛林茂密,地形复杂,山头极多,有流泉飞瀑,也有乱石山林,山中多狐灌豺狼野兽,每年冬天,都会有一些王公贵族进山猎游。

    一条通往西山的小道上,洪易背着一个包袱,正徒步缓缓前行。

    只见他年约十五六上下,尽管穿着颇为贫寒,略显瘦弱,一点也看不出他乃是当今太师,“武温侯”洪玄机之子。但却也长得眉清目秀,或许是读书明志的缘故,他身上并没有同龄人的那股朝气蓬勃,反而十分成熟稳重。

    “那小理国公景雨行出手还是真大方,听说这人礼贤下士,急公好义,也经常救济穷困的读书人,在玉京城中名声很好。不过我看其志不小……”

    洪易虽然小小年纪,却自幼经历颇多,自然懂得人情事故,昨日那位小理国公景雨行因欣赏他的诗才,派人送上一堆高档的文房四宝,却被他果断拒绝了。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等简单收买人心举动,洪易又岂会看不出来?他自有自已的傲骨,也相信将来必有出头之日,若是那么轻易就受了那景雨行的东西,日后见面难免要矮人一头,又如何能让他接受。

    在洪府中,就连丫鬟都能随意轻看他,只因为他的母亲不是夫人,而是妾,加上又已经去世多年,他虽然同样也姓洪,却毫无地位可言。好在他还算争气,去年考上了秀才,如今只要等到明年开春,考中进士的话,一切自将大不相同。

    他小小年纪,自幼又遭受屈辱欺凌,明白生活阴暗,方才独立自主,有了些城府,心智也比同龄人成熟得多。这次傲气一起,又受了丫鬟冷眼,索性带些行李来这西山住一阵子,一来懒得在侯府之中受气,二来也为母亲守坟,三还能静心准备科考,可谓一举三得。

    洪易心中很清楚,自己若是能考中进士,不但可以脱离武温侯府做官出人头地,最重要的是可以为母亲加个“夫人”的名分。

    大乾王朝重科举,一旦金榜题名,则有可能加封三代。

    “夫人”这个名分可不简单,现在侯府之中有三位夫人,这还是温武侯洪玄机屡立大功,朝廷特别的恩赐。

    一般的豪门贵族之中,也只有发妻是“夫人”。

    在达官显贵之中,朝廷赏赐家里妻子为夫人,可是莫大的恩荣,比加官进爵更为有恩德。

    “若是我中了进士,朝廷便会加封我母亲为夫人,到时候,不知道那位正房赵大夫人,该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洪易喃喃念了两句“赵夫人,赵夫人……”眼神里面闪烁出了恨意。

    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七岁那年刚刚懂事的时候,侯府里面中秋赏月举行的宴会,济济一堂的时候,自己父亲和客人吟诗,就因为母亲对和了一句,立刻遭到正夫人的当众训斥:“举止轻佻,不守妇道,青楼习气不改。”

    那天晚上回去之后,自己的母亲就气得血脉郁积,吐血伤身,两个月后就病死了。去世的时候,自己母亲才二十五岁。

    “不过光读书还不够,我得想办法练武才行,读书人弓马射艺都要擅长,才算是正宗的读书人!”

    洪易早就动了练武的心思,但是实在没有条件。

    练骑射,一匹好马价值千金,一柄好弓也是价值百金。就算这些不要,练徒手搏杀,更要请教师,这些都是他不能做到的。

    侯府之中,自然也有武功高强的护卫,但是谁又愿意接触他,而去触那位赵大夫人的霉头?

    “如今我练武的希望,就要放在那位义父的身上了。虽然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见到过他,但想来他也并没有忘记我这个义子,否则前些时日也不会突然派人送来书信,让我用心读书了。”

    洪易一边想着,心中也突然生出了几分激动之意:“据义父传来的那封书信所说,应该要不了多久,大概在我恩科之前,他就会回京。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他很清楚,自己那位被朝廷敕封为“靖边侯”的义父,多年来一直镇守在边关,从未返回过玉京,这次难得

    
共3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