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洪易出世
    ,!

    今年的冬天,似乎比起往年更冷。

    玉京城中,几乎家家户户的屋檐下,都挂着一长溜粗似儿臂,晶莹剔透,如刀剑一般锋利的冰棱,可见是何等的酷寒。

    这一天,大雪刚刚停歇,玉京城之中又恢复了热闹和繁华,街道处处都是来往的人,各种大型店铺更是热闹,如“聚贤楼”的酒楼,“倚翠楼”的姑娘,“墨意轩”的笔墨纸砚,“锦绣庄”的绸缎,“宝玉堂”的珠宝等等,都是玉京城中最为热闹的地方。

    尤其此时已经到了腊月,接近年关,皇帝不但要祭天,还要接见各国来朝的使节,如东方云蒙国,西域火罗国,北方元突国,南方神风,琉珠等等,各国的使节都住进了玉京城的别馆之中,这些稀奇古怪服装的人时常出来走动,观赏大乾第一大城玉京的繁华,却给玉京城更增添了热闹。

    自从大半年前,大乾靖边侯横空出世,在神风国海域大破云蒙水师,打爆云蒙太师宇文穆,双方在边关青杀口定下盟约,永不再战之后,大乾王朝威震四方诸国,周边已经再无战乱,百姓也得以休养生息。

    如今繁华的玉京街道上,从早到晚随时都能看到人流穿梭,喧闹之声不绝于耳。

    “夏兄,自你逼退云蒙,击败梦神机之后,如今四海靖平,玉京城更是一日繁华过一日,实在是功不可没,不如让我向皇上进言,调你回京,如何?

    大街旁,一座茶楼的包厢中,洪玄机面色一动,满脸复杂地看着夏阳:“夏兄当知,陛下和我打算要恢复上古圣皇时代的霸权,一统整个大千世界。只要造化方舟修复完成,世间当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的步伐!若得夏兄出山,助我和皇上一臂之力,必可事倍功半,届时我们君臣三人分治这个世界,岂不是一件美事?”

    而茶楼临窗之处,坐着一名极为年轻的青衣男子,正是久不回玉京的夏阳。

    听完洪玄机的话,他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一口,目光投向茶楼之外,淡淡一笑道:“洪兄,如今大乾四海皆宁,国力蒸蒸日上,只要能得百姓拥戴,便是民心所向,天下太平。以你和陛下的雄才大略,自然不难实现这一理想,只是夏某还是那句话,我志不在此,皇上和洪兄的宏图大志,自可徐徐图之。”

    “夏兄当真不再考虑一下么?若得你鼎力相助,我们君臣合力,未来修复了造化之舟,莫说令你成就粉碎真空的无上武道境界,便是有一天横渡彼岸,也不是没有可能!”

    洪玄机沉声说道。

    “且不说此事了。”夏阳轻轻摇了摇头,笑道:“对了,夏某还没恭贺洪兄呢,金榜题名,高中探花,被封为太师,又娶了玉京城第一才女梦姑娘为妾,而且听说梦姑娘刚刚还为洪兄诞下一名麟儿,可谓是三喜临门,可喜可贺!”

    说完,他径自摸出一个小瓷瓶,递了过去:“瓶中乃是三滴此前西域精元神庙的‘邪神之血’,权当是夏某迟来的贺礼吧!”

    “邪神之血?”听到夏阳的话,即便是洪玄机,也忍不住微微有些动容。

    这邪神之血,乃是精元神庙一种千年陈酿的神酒,据说乃是上古之时,元气神斩杀了一名邪神,以它鲜血酿成的酒,这种酒,每一滴都是练武,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灵药!

    “好,那玄机就却之不恭了。”洪玄机微微拱了拱手,既然夏阳已经声明乃是贺礼,他若是推辞,那就是失了礼数。

    收下礼物之后,他才道:“冰云平素经常提起夏兄,若是有暇的话,夏兄不妨来我府中做客,想来冰云定会十分高兴。”

    “夏某有闲,自会过府叨扰。”夏阳笑了笑,如今洪易这位天命之子已经出世,他倒也有兴趣看上一眼。

    “对了夏兄,不知道你对于西域那个突然崛起的武神教,有何看法?”

    收到了昔日精元神庙邪神之血,洪玄机立刻就想到了那名击杀元气神,取而代之的神秘“武神”。在这期间,他们也不知派出了多少探子,前去西域打探消息,只可惜始终一无所获!

    听他问起,夏阳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就是武神,凝声说道:“夏某也很想知道那位武神的底细,能杀死元气神,又号称‘武中之神’的人,必是修为通天强者!这一点,恐怕就算是我,或是梦神机,也未必能做到。这三滴邪神之血,乃是我从一名精元神庙的逃亡者手中换得,据他所说,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个武神的身份,姓什名谁,甚至就算是武神教的人也不例外。”

    “在武神教没有进犯大乾之前,我等不宜轻举妄动,还是静观其变的好。”顿了顿,夏阳静静地道:“不过如有机会的话,夏某倒也想领教一下那位武神的厉害,看看他的武神之名,究竟是否名副其实!”

    没从夏阳口中听到任何消息,洪玄机倒也没有在意。夏阳的镇守之处,乃是在大乾东部,与云蒙交接的青杀口,离西域何止万里之遥,不知道也不足为奇。

    又聊了一阵之后,在洪玄机的邀请下,夏阳也就顺势前往了太师府中,见到了一年未见的梦冰云,以及还在襁褓中的易子。

    看到了还是婴儿的洪易,夏阳平静一笑,便又拿出了一块青郁葱葱,雕刻得犹如鬼斧神工的玉牌,交给了梦冰云,说是送给孩子的见面礼。

    另外,夏阳此行也在洪府之中,见到了洪玄机的那位原配赵夫人。

    或许是如今梦冰云和洪玄机感情正笃,这位赵夫人倒也还没有表现出丑恶的一面,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贤良淑德的正妻,一副阖家和美的样子。

    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夏阳对洪玄机此人,突然又多生了几分不齿。

    这厮表面上虽然是一名翩翩君子,主张存天理灭人欲,讲究诗礼传家,但实际上骨子里却是一个好色小人。

    家有正妻不提,又勾搭了梦冰云这位太上道圣女,而大罗派的燕真宗和他兄弟相称,他却暗地里跟人家的妻子勾勾搭搭,后来那个大罗派圣女赵妃蓉,就是他的私生女。相交十几年,燕真宗帽子就绿了十几年!

    还有瑶池派的宗主瑶清惠,被他骗财又骗色,贪图人家门派的功法不说,女儿都给他生了两个了,居然一个名分都没有。这样的品行,却敢大义凛然地立于朝纲之上,治理天下,还号称诗礼世家,存天理灭人欲,夏阳也十分佩服洪玄机的面皮。

    一阵倒胃口之下,他也懒得在洪府多呆,连晚宴都没吃,便寻了个理由离开。

    一路往自己在玉京城的府中而去,当他漫步在街道上,微微抬头,便可看见天上紫气滚滚,气运如龙,威服四海,震慑八方。

    看着盘桓九天之上的气运真龙,将整个皇宫都笼罩在内,茫茫紫气,更是不知辐射到了多远的地方,夏阳神情平静至极:“大乾的国运之盛,纵观我所经历的诸多世界,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不过洪易已经出世,这股气运要不了多久,也该盛极而衰了。”

    感应着这股庞大的国运,夏阳运起望气之术,而这一次,他看得是皇气。只见他视线所及,偌大的皇宫之上,有一股股的金色气流,上下漂浮,闪烁不定。这些金色气流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威严,令得整个皇宫好像被笼罩在一层光辉中,宛若天宫圣境,光辉隐隐。

    这些金色气流,就是皇气,乃是百姓心中对皇权产生的敬仰,信服念头。

    敬仰皇朝的威严,慑服于皇朝的法统,这些念头融汇在一起,便就成了皇气,缠绕着皇城,令得一般的阴魂鬼物都不敢靠近。不过,皇气非凡,普通人是看不见的,只有修行的高手运用神魂,才能探知看到。

    其实这与神灵信仰颇有相同之处,人们敬畏皇权,服从皇权的管辖,不知不觉中就会产生出来一种念头,这种念头汇聚起来,就如信仰一般,是的皇宫笼罩在一片信仰之中。只是这种念头不是对神灵那种祈求,而是对皇权产生的天然敬畏之心罢了。

    “可惜了,纵然皇气如虹,也终究无法再回到圣皇时代,我又岂会与你们合作?”

    冷笑一声,夏阳加快脚步,回到了府中。

    接着,他进入密室,对着早已等候多时的神石灵胎

    摇头一声轻叹,当即迈步前行,向着皇宫而去,四周巡逻的太监,侍卫,都好似没有看到他的身形一般,径直让他走了过去。

    隐身,算不得什么高深法术,可是,能够达到江晨这般境界的,却又十分罕见了,纵然是武道人仙,也不一定能够看透,更别说这些太监、侍卫之流。

    跨过宫门,眼前是一条长长的大道,耸立的宫殿,一间间的房屋,还有诸多巡视的侍卫、太监,江晨一边缓缓而行,一边欣赏这这皇宫的景色,不得不说,这皇宫的确不同凡响,地理分布,宫阙层层,隐隐好似一方大阵,莫说凡人,恐怕就是修行高手来了,都有迷失其中的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