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伟岸力量
    见夏阳无比轻松,便挣脱了她的秩序锁链,并且只是一掌,便破开了四大神灵的攻击,将他们远远拍飞,精元教皇脸色剧变,立刻将手中的荣耀权杖一指,顿时便有一股充满了荣耀的吟唱,响彻在这片天地之间。

    “元气诞生了神,神是大能,神是不朽,那背叛元气的,众神将会剥夺你的荣耀!秩序的锁链,将会把你捆绑!命运的囚牢,为你而准备,远古的预言,将会说明你的陨落!”

    浩大的吟唱,古老的诗歌,在这精元神庙的上空传诵,一个民族上千年来的信仰,登时就汇聚成了浩大的光辉,闪耀在天地之间。

    一片片如山,如海,如狱的圣洁光辉,铺天盖地的朝着夏阳奔涌而去。

    在此同时,夏阳身边的虚空之中,也涌出了无数的白金光辉,大如芦席,片片向着他包裹而来。

    精元教皇对于眼前这名道破了她真实身份神秘强者,可谓忌惮到了极点,在一瞬间,就施展出了压箱底的手段,精元神庙成名道术,“三界大预言”的吟唱。

    “教皇大人这是对那人存了必杀的念头啊!”

    下方虽然有着无数精元神庙的强者,但是对于这个层次的战斗,根本插手不进去,只能眼睁睁地站在天庭之门的阶梯上,看着教皇手持权杖,于一阵吟唱之间,顿时方圆百里的天空全部都是白金光辉,形成了光山,金海,波涛汹涌,风嚎怒吼。

    “这样的道术,的确强大,但又如何奈何得了我?”

    虽然精元教皇凭借手上的神器,以及精元神庙的千年信仰之力,发出了不亚于造物主一般的攻击,但她本身,也就是三四次雷劫的水准。而夏阳还未突破一窍通百窍和拳意实质之前,就连梦神机那样的强者都已被他击败,更遑论是现在?

    以他巅峰人仙之身,更兼有玄妙无穷的气系手段,无极金身一经运转,众人便见那白金光海之中,一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人飞快穿梭着,如同快船破浪,猛烈的向前冲刺。一冲之间,白金波浪向两旁散去,宛如那大海之中的箭鱼,旗鱼,剧烈穿梭,几乎是在两三个呼吸之间,便要冲出这片白金海洋!

    “卑劣的人啊,怎么能冲得过荣耀的墙壁呢?”

    精元教皇内心在一片惊涛骇浪之中,立刻手持权杖,又迅速地吟唱了起来,而那白金海洋之中,陡然之间树立起来了一堵高达百丈的墙壁,试图将夏阳冲撞的势头阻挡住。

    “哼!”

    看到面前突然涌起的墙壁,夏阳轻哼一声,径自一拳轰出,登时便将这面墙壁击得粉碎,接着口中长啸一声,发出了人仙之吼,音波一圈圈的震荡之间,周围的白金光海纷纷炸裂。

    一名巅峰人仙的巨吼何等可怕?尽管精元教皇可以控制精元神庙无穷的信仰之力,实力无限接近于造物主,却也敌不过夏阳的恐怖吼声!

    看见夏阳转眼就破去了白金海洋的笼罩,精元教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但她依旧没有死心,白金权杖晃动,再次一抖,无穷的荣耀圣歌,再度唱了起来。

    这荣耀圣歌比起刚才,更加嘹亮了十倍!

    “轰轰轰!”

    而在圣歌响起的同时,教皇权杖一指,一道炮火一般的白金圆柱形光辉,便朝着夏阳轰击过去,一下就撞击到了夏阳的身体上,发出了“滋滋滋滋滋”的响动,火花四溅。

    只是夏阳的无极金身没有一点破碎,甚至连脚步都没倒退过一步,任凭这道手臂粗细的白金光柱,轰击在自己身上。

    几乎手段尽出,都没能奈何得了夏阳,精元教皇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就当她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看到黑白红青四道光芒,飞回到了精元神庙的上空,原来是刚才被夏阳拍飞的四大神灵,又安然无恙地返回了战场。

    惊喜之下,教皇连忙高喊了一声:“四大神灵,命运牢笼!”接着她素手一扬,径自丢出了一个四四方方,形如囚牢,纯白颜色,如白金一般的法器。

    四大神灵闻言,顿时身形一闪,就好像是早就计划好了一样,身体一缩,变化成四个光点,飞到这正四方形“命运牢笼”的四个角上,并打出一道神力注入其中。

    刷!

    一道光芒闪过,命运囚笼已经被彻底激活,瞬间铺天盖地的膨胀,化作了一座数十丈大小的牢笼,并以一个超乎想象的速度,将几乎一动不动的夏阳罩在其中。

    咔嚓!

    巨大的牢笼一下合拢,将夏阳彻底锁死在了里面!

    一瞬之间,夏阳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独立空间之中,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

    就如同被关进了汹屋一样。

    紧接着,这数十丈大小的命运牢笼,突然之间急剧变小,刹那之间便化作三丈大小,与那秩序锁链一起,将夏阳的无极金身完全封锁起来。

    手臂粗细的秩序锁链上面,金光大放,交织成一连串上古时期的神语铭文,不停的流转游动。

    三丈大小的命运囚笼,通体绽放白金色的光辉,也凝聚成一道道美妙的上古音符,进而传出一段古老的圣歌。

    “命运之力,无人能够抗衡……”

    “命运的囚笼,无人能够摆脱……”

    “被放逐在命运囚笼中的人啊,臣服是你唯一的选择……”

    “敢于反抗命运的人,都要永远堕落进轮回深渊之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古老的歌声,越来越嘹亮,其中带着一股迷惑人心的强大灵魂力量,令人忍不住想要沉沦,臣服。

    不过夏阳的神情依旧平静而淡漠,完全没有丝毫波动,就好像被囚禁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区区命运囚笼,不要说与永恒国度和造化之舟相比,就连你们元气神手里的远古罗生门和三界元气池都不如,也想封印本座?”

    淡淡的声音,从那囚笼之中传出,随后在无数人惊恐的眼神中,那身处命运牢笼中的金色人影,一只手攥住秩序锁链,一只手撑起命运囚笼,接着同时发力。

    下一刻!

    只见他那金色的双臂陡然膨胀变大!

    吱……

    嘣……

    随着他肉身暴涨,秩序锁链和命运囚笼也都不由自主的伸展扩大起来,并发出声声刺耳的摩擦声,似乎随时都可能被拽断,撑裂一样。

    夏阳的无极金身,乃是他融合气血与真元两大体系,加上他那磅礴生命力所创出的无上奇功!正是凭借了这一门功法,他当初在和大日如来一战,重伤垂死的时,才能在近乎身躯不存的情况下,重新痊愈康复。

    而如今无极金身比起那时来,更加强出了不知道多少,荣耀权杖,秩序锁链和命运囚笼这三件法器,虽然也属神器之列,但却远远比不上梦神机那半残破的永恒国度,更不要说以精元教皇的实力,根本不能将这三件低阶神器的威力完全发挥,换成是元气神那位造物主来还差不多。

    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其他人的眼中,是何等的恐怖?

    以一己之力,挫败教皇与四大神灵联手,徒手硬撼他们精元神庙三大神器,这是怎样一种伟岸的力量?

    如此可怕的实力,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时之间,正在全力催动命运囚笼的四大神灵,各自一阵心惊胆颤,就连从来目无余子的冥神,都忍不住生出一股丢下命运囚笼,想要扭头逃跑的冲动。

    而精元教皇若非还有一丝理智,告诉自己要是逃跑,脱离精元神庙,只会败亡得更快,恐怕早已逃之夭夭。

    在这紧要的关头,她目光一凝,深吸了一口气后,终于又有了新的动作。

    只见她忽然举起手中的“荣耀权杖”,将自身媲美造物主庞大的信仰之力,毫无保留地灌注其中,立时这件神器身上就亮起了一团璀璨的白光。

    与此同时,一道道神圣无比的音符也从荣耀权杖的顶部显现出来。

    “古老的元气啊……神与你同在……元气是大能,元气是全知,元气是不朽……愿您的旨意在人间施行……”

    嘹亮的圣歌声中,一个身高数十丈,完全是由白金光辉组成的巨大神形,出现在了天庭大门之中,这个白金神形,头戴皇冠,手拿权杖,巨大的权杖之上,无数的声音在歌唱,在赞美,好像是这天地之间所有的荣耀,都加持到了这根权杖之上。

    随后,一道璀璨夺目,足足有水桶大小,长达数十里,比方才放大了无数倍的圆柱形白光,猛烈轰破空间,朝着夏阳击杀而来!

    哧啦!

    这道足足有水桶粗,圆柱形的白光,嘶吼而来,立刻照耀了天地!

    一瞬间,精元神庙的上空,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命运圣歌”“荣耀圣歌”交织。所有的气流,都被直接的搅动,沸腾,伴随着荣耀的圣歌,比起夏阳的人仙巨吼还要猛烈的多。

    “好!”

    面对着这样的异变,夏阳猛然叫了声好,随即身躯一震,他手上秩序锁链和命运牢笼便已节节断裂,然后他身躯一展,抬头就是一记万界王拳,朝着那道水桶粗的白金光辉轰击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