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了结因果
    ,!

    《现在如来经》的总纲,就隐藏在乾坤布袋这张人仙之皮的夹层之中,在原著中,洪易是在乾坤布袋毁掉之后,空间崩塌,才得以发现。

    乾坤碎,如来现!

    不过夏阳既然事先知道,那么只需感应到那个空间,将其破开取出即可,倒也不必刻意毁去这件至宝,打破这个小千世界。

    如今如来经总纲到手,也就证明他终于达成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如来”在这个世界的意思,指的是以“如实之道来到彼岸”。

    《现在如来经》这本书就是讲究武道修行,以最强之力量横渡苦海到达彼岸。一切都为虚幻,唯独力量才是真实的存在,如实之道。

    这也代表着最强力量!

    虽然这篇经文中,并没有其他拳法、招式等真正的修炼之法,但对夏阳而言,这《现在如来经》的总纲,才是他目前最为重视的核心。

    这总纲可是非同一般,就好像过去弥陀经那张过去大佛,造化天经中的造化之舟观想图像一样,乃是观想之根源,一切修行之根本。

    若是没有这最为精髓的一部分的话,根本就没办法领悟现在如来经其现在最强力量的韵味,至于其他的一切技法,修行之法都是旁枝末节。

    对此时的夏阳来说,功法中所蕴含的道理才是最重要的,明悟道理,融入己身,这才是知行合一的大道之路,他要学的是道,以及知识,并非只是单纯的学习功法!

    而《现在如来经》并不是纯粹的武道法门,到了最高境界,可以和灵魂相互配合,比如现在总纲到手,夏阳便能借助其中精髓,感悟领悟,凝练出如来法体,威力无穷。

    在夏阳神魂的包裹之下,经文的内容,立刻就全篇映入了他的念头之中,也让他瞬间就看清楚了上面的大佛模样。

    除了那尊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步步生莲的现在大佛之外,在它的周围,还围绕着另外九个大佛,也是一模一样的现在佛,只是各捏出玄妙的印诀,个个都力量霸道,扭转乾坤,破灭大千,捕捉元气,拿玩日月,追赶星辰。

    一个大佛,霸主存在于天地之间,九大形态各自展现出各种形态的力量,隐藏着一种玄之又玄,超脱的奥秘。

    尤其是这十大现在佛,都是一模一样的大小,并不存在谁大谁小,谁为主,谁为次的问题。

    而在他神魂看见了这十尊各捏印诀的现在佛之后,稍稍感悟,夏阳便陡然感应到,无论是他的灵魂,还是肉身,都有了一丝成长的趋势。

    他甚至还有一种无比清晰的感觉,只要他参悟了这篇现在如来经的总纲,甚至不用完全悟通,只要领悟了上面的图形神韵,便能彻底融入灵魂,使得自己武道踏入一窍通百窍的境界,真正的人仙巅峰中去!

    只可惜这总纲之中,并未包含有现在如来经的穴窍凝炼之法,否则凭着这尊大佛中隐隐约约蕴含的粉碎真空意境,夏阳有十足把握,可以将自己所创的“武神诀”,一举推演到更为精深和玄奥的层次。

    他现在一身兼修了造化道和玄天馆的绝世武道,如今又得到了大禅寺的传承,恐怕就算是这个位面的历代强者,也鲜少有他所修炼的武典之多,夏阳有信心,早晚有一天,自己的“武神诀”将不在当世任何一本武学宝典之下!

    随即,夏阳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收起那篇总纲之后,立刻就来到了空间的书库之中,然后念头一动,便将供奉在书库中央,一个桌子上祭祀的一块门板一般大小,白森森的骨板席卷过来,轻轻地悬浮在了空中。

    骨板上雕刻的,都是一个个漆黑不知名的文字,乃是早已失传的上古甲骨文,而骨板的后面,则是雕刻着一个真实的魔神全身像,头上双角,螺旋弯曲,又是一副无上魔神之相。

    这个无上魔神,手拿一根骨锤,身体还是人形,一根根的线条勾画着,渲染着,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令人看了一眼,就好像是这个魔神要从骨板之中走出来一样。

    这种画艺,简直可以和造化天经还有过去经的图像媲美!

    而一股股苍凉、浩大、久远、古老、浑厚的气息,同时从无上魔尊相上传了出来,恍惚之间,似乎令夏阳去到了数万年前的远古时代。

    不过夏阳的精神何等坚韧,心神一动,便摆脱了这种气势的笼罩,恢复过来。

    “这应该就是《战神魔经》了,这门上古时代所传下来的典籍,虽然未必比得上造化天经,太上丹经和大禅寺三经这样的阳神传承,但也是仅此于其下的无上法门之一。那尊魔神,其实也是上古战神,和天斗,和地斗,有一股永不屈服的意志,最后被一位圣皇镇压!而这‘战神魔经’虽然带有一个魔字,却也算得上是正道经典,可惜巫鬼道的这群人,用之来养尸,血祭,完全是舍本逐末,玷污这门传承。”

    望着这块骨板,夏阳暗暗摇了摇头。可惜巫鬼道的宗主,刚刚已经被他一掌拍死,而现今这个世代,甲骨文早就失传,一时半会倒是翻译不出这上面的内容。

    不过他并不心急,加上目前也不是合适的修炼时机,所以在收起现在如来经总纲和这战神魔经之后,夏阳也不停留,立刻就离开了乾坤布袋内部的小千世界。

    出来之后,他落到地面,一把提起被他拍得五荤八素,至今还没有缓过神来的精忍和尚,便即离开了天巫城。

    “你捉贫僧来此,究竟意欲何为?要杀就杀,却休想贫僧臣服于你!”

    来到一处空旷无人之地,好一阵之后,精忍和尚终于回过了神,而后望着站在他前方不远处,背对着他负手而立的夏阳,色厉内荏地开口道。

    “本座真要杀你,你以为自己还能活到现在?”夏阳轻哼一声,直接就将乾坤布袋扔回了给他:“此物还你!”

    精忍和尚先是一惊,连忙接了下来,然后见到乾坤布袋完好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猛地脸色又是一变:“乾坤布袋非鬼仙不可开启,你竟还是一名鬼仙?”

    不过这并不是问题的重点,顿了顿,他却是面露骇然,颤抖着问道:“你……你从乾坤布袋中,到底拿走了什么?”

    他不是傻子,能值得夏阳这样的大人物,不远万里来到莽荒也要得到的东西,但又不是乾坤布袋本身,必然是一件无比珍贵之物!

    夏阳并未回答他,甚至连身子都没转过来,只是反手一挥,便见一片金页落到了精忍和尚的手上,正是现在如来经总纲。

    既已记下了经文内容,那么这片金页对他已然无用,而这本来就是大禅寺的东西,现在交给精忍和尚也是理所当然。

    “这……这是……我大禅寺的无上秘典……现在如来经?”精忍和尚大惊之下,在辨认出那尊现在佛后,不由瞬间变得激动无比。

    “这只是总纲,并不是完整的现在如来经,如今物归原主,你总该相信本座对你没有恶意了吧!”夏阳淡淡地道。

    听到他的话,精忍和尚在震惊和兴奋之余,也是霎时间冷静了下来,心神复杂无比。

    他又如何不知,以夏阳的实力,要杀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夏阳身为大乾王朝的靖边侯,本应与他这个大禅寺余孽乃是死敌,却不知为何并没有杀他的意思,就连足以引起全天下觊觎的乾坤布袋和现在如来经总纲,也是随手还给了他,似乎毫不在意一般。

    要知道,就连他的师叔印月和尚,也只是修行了一部分的如来经,并没有修炼这篇总纲。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精忍和尚惊疑不定地看着他,问道。

    “本座并无任何目的。”夏阳静静地道:“那日进攻你大禅寺,不过立场不同罢了,本座既然承了你大禅寺的因果,自当偿还。这篇总纲你且保管好,完整的大禅寺三经,本座终有一日会亲手交到你的手上!”

    说完,他蓦地转身,双目神光一闪,径自将一段意念传入了精忍和尚的识海之中。

    “这是造化天经和玄天暗黑录中的武道修炼之法,加上这篇现在如来经总纲,想必当可让你成就人仙。”

    在对方震骇的眼神中,夏阳面容平静地道:“大乾如今气数鼎盛,即便你真的成了人仙,也绝难将它推翻,大禅寺如今只剩你一个,所以本座劝你切莫鲁莽行事,还是安心留在这莽荒潜修,二十年之后,一切当有转机!”

    他也不管精忍和尚是否听得进去,兀自说道:“如今巫鬼道已灭,这莽荒乌烟瘴气,人道不存,你且收些弟子,好好将此地整治一番,替人族重塑乾坤,也算是留下一些火种,来日重建大禅寺!”

    没等他回话,夏阳最后留下了一段话:“好好留待有用之身,莫行不智之举,二十年后,你若是遇到了过去弥陀经的传人,便可随他重返中土!”

    说完,夏阳的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满脸惊诧莫名,已经彻底呆滞的精忍和尚。

    ……

    出了天绝山后,夏阳并未直接离开莽荒,而是寻了个僻静的山洞,迫不及待地参悟起现在如来经总纲来。

    对于精忍和尚,能做的和能说的,他都清楚地交代了对方,已经是仁至义尽。若是对方肯听他的,大禅寺未来自有重建之日,也算是让他了结了这段因果。

    而现在的当务之急,他打算立刻闭关修炼,把得到的现在如来经总纲中十**印,各种图形,经文奥义都尽数参透,凝炼如来法印,一举突破到一窍通百窍的人仙巅峰!

    空旷的山洞中,夏阳一个念头,便令心神恢复了平静,然后就这样静静地站立在山洞的最中央,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脚下光着脚丫子,五指呈现出一种奇怪的姿态,好像踏着莲花一般,模拟着图中现在佛的姿态。

    这正是如来经总纲之中,第一副图的威猛印诀——根本印!

    现在如来经的总纲之中,记载着十**印,已经被夏阳一一的记在了脑海之中。

    十**印,第一就是根本印。

    随后就是智慧印。

    大千印!

    无量印!

    涅槃印!

    无相印!

    菩提印!

    这七**印之后,又是三个威力极大,震撼天地宇宙的法印。

    摩诃印!

    揭谛印!

    波罗印!

    这三**印中,摩诃印中摩诃的意思,与“摩诃无量”同义,就是“大!伟大!”

    揭谛印中“揭谛”的意思,就是“去!超越!”

    而波罗印中“波罗”,则是意指“彼岸!”

    这三**印的形态,力量的形状,现在大佛面容的波动,那经文字里行间之中透射出的韵味,被夏阳存于心中,顿时便有无比伟大,超越,抵达彼岸等等情绪,在他的念头中产生。

    用伟大的智慧和伟大的力量,去超越彼岸,这是现在如来经中蕴含的深层意思,那是一种震撼一切的念头情绪。

    夏阳把这十**印,一一缓慢地演练着,体悟其涵义,领悟其真谛,渐渐的,他肉身不断的动弹,气血滚动,瞬间进入了“无法无念”的境界。

    接着所有的念头,都从他的眉心飞腾而出,化成了一片清光晶云覆盖在头顶。而下面的肉身气血,也渐渐汇聚成了一道道的血气阳刚,冲了上来,不停的震荡着。

    肉身的演练,已经完全沉醉进了现在如来经总纲浩大的经文,还有那十**印蕴含的宇宙玄奥当中。

    这总纲的玄妙,丝毫不亚于造化道的造化天经,甚至还要深刻一些。

    无愧于是称霸现在的力量。

    肉身运动气血,锻炼筋骨,领悟六窍,凝练拳意之间,夏阳心神一动,每一个念头,都化成了现在佛的形体,不停的演练着十**印,领悟霸道无边的精髓。

    而在演练的同时,夏阳的念头不断清光闪烁,爆发出极其强大的力量,甚至他有一种感觉,就是马上飞入云层,撕裂雷霆,横渡雷劫,也绝不在话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