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现在如来经总纲
    ,!

    “是你?”

    精忍和尚在看清夏阳之后,顿时面色大变,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就连四肢都不禁颤抖起来。

    “很好,看来你还记得本座。”夏阳静静地看着他。

    “精……精忍大师,此人是……是谁?”

    看着前这丝毫看不出底细的人,禹乌瞳和另外两个巫鬼道高层也是心神俱颤,一刹时地变成了灰色。

    能让他们连还手之心都提不起来的,世上就只有武道圣者,以及文道圣人才有可能做到。

    有圣人出,邪魔避退。

    国有圣人,妖邪不侵!

    一个国家若得圣人镇压,普通的妖魔鬼怪根本无法作怪,只有国家不昌盛,朝廷之没有文圣、武圣,他们才敢出来兴风作浪。

    但即便是普通的武圣,也绝不可能像此人一样,轻易便喝破他巫鬼道的万鬼朝宗大阵,喝退无数邪魔鬼魅,喝灭他的万鬼灵旗。而这人刚刚却是单凭声音,就轻描淡写地毁掉了他的得力法宝,以及他们巫鬼道的大阵,可见对方的实力,强横到了什么地步。

    “看此人的气质,不像是读书人,难道他年纪轻轻,竟是一名武圣!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武圣?”

    巫鬼道宗主禹乌瞳全身都在颤抖,心惊胆战。

    这一刻,他所有的底牌尽失,仿佛有一种全身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的感觉,似乎整个巫鬼道,都在刹那之间,被打回了原形。

    再也没有了以往的神通广大,再也没有了术法通神。

    有的,只是无尽的惶恐。

    “大乾靖边侯,夏阳!”

    精忍和尚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念出了夏阳的名字。在这一刻,除了惊骇之外,他的面色瞬间变得冷冽无比,就如北国的千年不化的寒冰,眼神之中更是充满了仇恨的火焰。

    身为大禅寺唯一的幸存者,又是一百零八菩萨之一的大宗师级高手,他又岂会认不得夏阳这位大乾统帅,以一人之力,力压他大禅寺四大天王,更是率兵覆灭大禅寺的元凶?

    “什么?靖……靖边侯……夏阳?”

    听到他的话,巫鬼道的人皆是面无人色,仿佛五雷轰顶一般!

    他们虽然远在海外,与世隔绝,但也绝非和外界没有任何联系,何况莽荒距离神风国并不算太远,又岂会收不到不知道数月前那场云蒙进攻神风之战的消息?

    大乾护国大将军,单人击杀宇文穆,逼退云蒙三十万大军的事,他们自然也知道了,他们既然敢收留精忍和尚,又岂会不弄清内中情况!

    只是任何人都想不到,这位传闻中的可怕人物,竟会亲临莽荒,来寻他们巫鬼道,或者说是精忍和尚的麻烦。

    难道,这是要将大禅寺余孽赶尽杀绝的意思么?

    巫鬼道的人都这样想,精忍和尚自然更加不会例外,他不禁惨然一笑:“想不到我精忍自大禅寺破灭之后悄悄逃出,躲到了莽荒之内,竟然还是被你找上门来,不过贫僧区区一个大宗师,又何劳你靖边侯这等绝顶人物亲自出马?”

    如果来的只是一般的大乾人马,精忍和尚或许还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作殊死一搏的想法。但是夏阳的恐怖之处,他又怎会不知,连他四位巅峰武圣的师叔联起手来都不敌,又岂是他一个连武圣都不是的人所能抵抗。

    所幸他还不知道夏阳最近与梦神机那一战的事,否则他恐怕连这种想法都不会有。

    说完,他在面色苍白之下,满脸不甘地仰天怒吼道:“贫僧曾立下誓言,此生不灭大乾,誓不干休!为何老天如此不公,难道注定我大禅寺合该灭绝么?”

    “不必如此悲观,本座此次可不是来捉拿你的。”

    看到他一副即将步入穷途末路的样子,夏阳却是平静开口:“只要你交出乾坤布袋来,本座立马便离开,绝不动你一条毫毛。”

    “你想私吞乾坤布袋?”

    听出了他的话中之意,精忍和尚面容却是蓦地一变:“你身为大乾侯爵,竟敢私自打乾坤布袋的主意,你就不怕杨盘震怒?”

    他并不是蠢人,几乎是一瞬间就想通了其中关窍之处。乾坤布袋,乃是他们大禅寺的镇寺之宝,也有一统乾坤之意,如果是大乾王朝知道了此事,只怕大乾的军队早已重重包围了这里,而夏阳此时单独一个人出现,实在不合情理。

    “精忍和尚,本座知你对大乾恨之入骨!”夏阳闻言,微微摇了摇头道:“你大禅寺的覆灭,本座虽非主谋,也自然要担因果。不过本座即便亲自领军攻入过你大禅寺,却未亲手杀过你寺中一人,与四大天王交手,也只是败而未杀,对你大禅寺,本座并无任何敌意,所以自不会对你赶尽杀绝。另外本座也不要你的乾坤布袋,只为取其中一物而已,你若肯交给本座,本座自会送你一场造化,令你成就武圣,乃至人仙,也算是偿你大禅寺之因果。并且本座还可以保证,只要你留待有用之身,日后大禅寺定有重建之日!”

    “哈哈哈哈……”

    精忍和尚怒极反笑,语气中充满了苍凉和悲愤:“想从贫僧这里得到乾坤布袋,直言就是,以你堂堂大乾靖边侯,竟然要行骗取之举?还没有杀我寺中一人,如果不是因为你们这些大乾走狗,我大禅寺根本就不会覆灭。当日我大禅寺正是太慈悲了,才在你们大军杀上门来的时候,居然还不肯下杀手。什么重建大禅寺,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哼!”夏阳目光一凝,冷哼一声:“你当巫鬼道是好心收留你么?他们也无非是借你的乾坤布袋图谋大事,你和这些人搅在一起,无异于与虎谋皮,这群巫鬼道的行径你也看见了,残杀生灵,祭炼邪法,不是人类所为,完完全全是失去人姓的邪魔。大禅寺乃是堂堂正正的无上圣地,你身为大德高僧,和这群邪魔外道为伍,完全失去了慈悲之心,如何有心性进军武道至境?将来又有何面目,去见你大禅寺的列祖列宗?”

    听到夏阳的话,精忍和尚却是再次哈哈大笑:“任凭你花言巧语,又岂能动摇我的本心?你想要乾坤布袋,从我尸体上来取就是,休要浪费唇舌,让我鄙视你!”

    “冥顽不灵!”

    见他这般不知好歹,夏阳眼神转冷,也不再啰嗦,径自一掌,便往精忍和尚和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巫鬼道等人方向拍击过去。

    轰!

    霎时,只见虚空中猛地出现了一只巨掌,凌空盖下。

    而在这只巨掌之下,巫鬼道的宗主以及几个长老根本毫无抵抗之力,直接便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至于精忍和尚,则是被他狠狠地拍落到地面,砸起好大一片尘土。

    不过夏阳十分有分寸,那灭杀巫鬼道高层的一掌,并没有伤他分毫。以一个武道大宗师的体质,跌落下去也不会伤筋动骨。

    而巫鬼道宗主禹乌瞳死了之后,他背上的一个大口袋,便即飘荡在了空中,夏阳伸手一抓,便将那个口袋抓在了手中。

    正是乾坤布袋!

    这个大口袋,非丝非麻,颜色很奇怪,好像是皮革,但却又不是任何一种动物的皮。

    它被一根绳子紧紧扎住,这根绳子好像是筋,似乎也不是动物的筋,而是人的筋。

    一丝庞大纯阳之力,从口袋之中隐隐的逸了出来。

    夏阳自是知道,这就是乾坤布袋。

    而乾坤布袋的实质,其实是人仙之皮,具有种种玄妙用处。

    打量了几眼乾坤布袋之后,夏阳立刻便动用起神魂之力,打开乾坤布袋。

    乾坤布袋的打开,需要鬼仙级别的力量,这对他而言,却是不在话下。

    嗡嗡嗡!

    随着他的念头进入乾坤布袋,一阵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听起来极其遥远,似乎是来自辰星宇宙之中,又似乎是在耳边。

    乾坤布袋的口子一下打开,一道青色气流冲了出来,随后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三人来高,两人来宽的巨门。

    这个门完全是气流所化,青盈盈的,似乎海市蜃楼一般,却是让人分辨不清楚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

    这道青气所化的巨门之后,光线隐隐,一阵阵的清风爽气从门中吹了出来,带着一股洁净气息。

    夏阳一闻到这股洁的气息,就感觉到这巨门后面的世界,是个清净如仙境一般的世界,当下也不犹豫,径自一步跨入其中。

    而跨过那道巨门之后,世界立刻转换,地不再是地,天也不再是天。

    抬头望向天空,他直有一种感觉,仿佛这天,似乎可以用手摸着一般。

    目光微微一扫,天居然只有三四十丈高下。

    只是天上并没有太阳,而是一层明亮,光和的云彩,青盈盈的如玉一般。

    这团云彩极其的坚韧,即便现在的他,用尽全身力量,也难以深入分毫,更别说是破天而出了。

    “这样一个小千世界,果然奇妙。终有一天,我自己可以创造!”

    夏阳一边思忖,不由自主的,又将目光看向了地面。

    只见这小千世界的地面,也是光滑如镜的一层云膜,就像水波一样,人一脚踏上去,就是一个涟漪,但是坚实无比。

    即便狠狠跺一跺脚,只不过是涟漪稍微的扩大了一点,随后消散,地面也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显现出了这个小千世界的稳定。而远远望去,在那极远好像百里之外的地方,同样也有一层青玉色地光膜,似乎便是这个小千世界的墙壁了。

    几个呼吸之间,夏阳便把整个小千世界的范围都扫射一番,发现整个小千世界,就好像是一个青玉光膜组成的四方体。

    就好像是一个大房子。

    当然,这个房子大的吓人,足足有方圆百里,相当于一个大乾王朝的小县了,而且这个大房子四面的墙壁光膜,只有阳神高手才能打的破。

    “那中央似乎堆积了不少东西。”

    片刻之后,夏阳已经来到了整个小千世界的中央,足足有七八个广场大小,广场之上,堆积起了山一样的东西。

    一堆是金,一堆银,一堆是珠宝,翡翠,金刚石,许多珠宝。

    除此之外,还有像山一般的白米,更有许多的箱子,箱子里面好像是一件件的兵器,弓弩,还有铠甲。

    在另外一边的广场上,还有大大小小的药箱、药瓶子,似乎是一个巨大的药库。药库后面的广场,是书库,许多檀木制作的书架,七八人高,摆设着。

    书库后面,便是一匹一匹,堆积如山的绫罗,绸缎。

    金库,银库,粮库,珠宝库,兵器铠甲库,药库,书库,丝绸库。

    八个广场,都等于是八座巨大的仓库。

    八个仓库,按照八个卦象的方位排列着,显现出了一种莫可名状的魔力。

    夏阳站在白山之前,面容并无震撼之色,依旧平静之极。

    “佛门既不纳税,也不事生产,也难怪有此一劫!”

    他面前的大米,起码有五十万担以上,可以养活数十万人渡过饥荒。

    而堆积如山的金库里,尽是金子,有的是青黄的颜色,有的是黄色,却都是七八成的金锭子,至于九成的紫金,十成的赤金,倒是很少见到。

    这些金银,一个个好像酒樽一般,上面还印有大周朝的年号,显然是前朝的金银,其中有的还是比大周更远朝代的金钱。

    显然,这些金银都是大禅寺数千年积累下来的财富之一,甚至还在当初他所见到的大周宝库之上。

    不过夏阳对这些钱财没有丝毫兴趣,只是看了几眼之后,他便全力转运神魂念头,感应起这个小千世界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直接出指,往虚空一点。

    “呯!”

    一道空间碎裂的声音响起,接着便见这个小千世界便破开了好大一条裂缝,跟着一页暗金光华闪耀,好像贝叶经文一般的东西,从裂缝之中掉落出来,落入了夏阳的念头包裹之中。

    隐约之间,只见这一页贝叶禅经之上,画着一个昂首站立,步步生莲,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好像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威猛大佛。

    这个大佛的气息,有着称霸现在,无敌乾坤的力量!

    夏阳脸上笑容更盛,大禅寺三经之一,“现在如来经”的总纲,终于到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