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 莽荒行
    ,!

    莽荒地带,是在大乾南边南海里的海域之中,距离夏阳镇守的大乾东疆,云蒙边境有着极远的距离。

    此前,在等神石灵胎经历雷劫,吸收了足够的日月雷霆精华,最终圆满了之后,夏阳立刻就将自己的一部分相关记忆,灌输到神石灵胎之上。

    他的神魂本就极为强大,自来到这个位面之后,更是突飞猛进,早已到达了附体夺舍的程度,也就是鬼仙的层次。

    以夏阳现在的境界,分神化念并不在话下,而且神石灵胎无魂无魄,纯净无比,他几乎是毫不费力,就能操控那具神石灵胎。

    不过夏阳并非是要夺舍灵胎,他是打算结合“他生渡”和分神化念的手段,将自己的记忆渡到灵胎之上,让“它”真正变成自己的化身,正如他当初在风云位面,就是对神将施展了“他生渡”,将他化为了自己的替身,代自己镇守整个天下。

    而附体夺舍,却是要以自己意识为主。但夏阳要的,乃是神石灵胎的自主性,这方面,唯有“他生渡”最为适合。

    最后在成功将灵胎变成了自己的分身,然后让他回到青杀口坐镇之后,自己则是一刻不停,往南海而来。

    南海之地,距离神风国并不算远,夏阳全力赶路,很快就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波涛汹涌,以及一座座的海岛,或大或小,星罗棋布。

    按照早已掌握的路线,横渡大海之后,夏阳终于来到了一座巨大见不到边际的大陆,看到了莽莽树林,平原,大山,河流。

    这是一片真正的大陆,并不是海上的那种岛屿,那股厚重浑芒的大地气息,绝非海上的那种岛屿所能比拟。

    “莽荒之地,终于到了!”

    夏阳一登上这片大陆,除了连绵不绝的树木森林外,便看到了许多的土著。

    这些土著们,常年处于热带,浑身皮肤黝黑,牙齿洁白,体格健壮精悍,就算不会武功的汉子,也能赤手空拳的猎杀野兽。

    这样的土著,若是当奴隶来做苦力,种植,开矿,等等都是非常不错的劳动力。

    事实上,每年有许多许多的国家,海盗,商人,都来到莽荒附近的海岛上来掠夺土著,贩卖为奴隶,这是一笔不要钱的暴富生意。

    其中以云蒙为最,每年都有大量的舰队出海,四面征战,如蝗虫一般的席卷四方海域,见人抢人,见宝抢宝,是最为穷凶极,连海盗都要惧怕的存在。

    不过自从数月前云蒙被他击退之后,这一带海域就再也看不到云蒙的海军。

    莽荒之地,乃是海外巨大陆地,不毛之地的统称,这里妖兽横行,还有早就被清除去的巫鬼道妖人盘踞,蛊惑土著,是完全和文明世界两个不同的地方。就算是云蒙那等蛮夷,都视莽荒大陆为野蛮之地。

    谁也不知道莽荒有多大,也从来没有人探索过,文献之中更是没有记载。

    这里地如其名,到处都是莽莽丛林,地面树叶极厚,散发出腐烂的气息。

    蛇虫鼠蚁,乌龟蝎子,蜈蚣斒斓虫,蚊子,蚂蟥等东西遍地都是,密密麻麻的在树叶上,腐烂叶子之中穿行,而且丛林之中,密密麻麻的树叶不见天光。

    尤其是那些腐烂,湿热的地方,还涌出了一团团五颜六色,形状蘑菇一般的烟云,稍一闻这味道,就头晕目眩。

    这些是剧毒瘴气。

    人只要稍微一闻到,立刻就会中毒死亡!

    莽荒之中的丛林,比起南方的丛林更要险恶得多,起码南方再茂密的原始森林,也难以看到五颜六色呈现蘑菇形状的瘴气。

    而这种莽荒地方,武功再高强的人进入其中,也要被无穷无尽的毒虫骚扰,瘴气弥漫而身体虚弱。

    这个地方根本不是人能够生存得了的。

    不过虽然危险至极,但莽荒之中蕴藏奇迹珍贵的药材,宝石,金矿,银矿,奇珍异兽,却是很多人都希望得到的。

    要不是这样险恶的环境,就算再远的海路,各国的商人,军队也恐怕会过来开发。

    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形,即便是再勇猛的军队,也只能望莽荒而兴叹。

    若是要强行开发这莽荒森林,恐怕也不知道要因这险恶的环境死上多少士卒,付出多大的代价,这对于各国来说,都是得不偿失的。

    人类的改造自然,尤其是改造越原始的自然,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几乎每一步的前进,都以许多人的生命为代价。

    当然,再恶劣的环境,对夏阳这样早已非人的超凡存在来说,都丝毫没有影响。

    脚下不住跨越,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通天原的中央天绝山,如无意外,那里就是巫鬼道的大本营,也是大禅寺唯一一个生还者,一百零八菩萨之一的精忍和尚,所藏身的地方。

    夏阳直直地望着前方巨大的天绝山,眼中精光闪烁。

    此时天空之中烟雨蒙蒙,连着呼吸之中都带有一股湿气。但是在他的眼中,这座天绝山里面,有一股庞大的阳刚之气,正在四面勃发。

    仿佛前面的山中,潜藏着一轮小太阳一般。

    换句话来说,就是太阳下山的时候,似乎落到了这座山中。

    不过现在还是白天,虽然由于下雨的关系,天空灰蒙蒙的,但也远远没有到天黑的时候,太阳不可能下山。

    唯一的情况,就是山里蕴藏着夏阳此行的目标,那件大禅寺的纯阳至宝——乾坤布袋!

    “这里就是巫鬼道的老巢了,乾坤布袋就在这个地方,虽然有些障眼法,却逃不出我的眼睛!”

    夏阳何等修为,双身凝神望去,立刻便看穿了一切幻象,赫然见到前面莽莽群山,似真似幻,有些漂浮不定,隐隐约约在山里面,有着另外一个世界。

    “这就是乾坤布袋所具备的阳神之力么?真正的阳神神仙,可以虚空造物,在大千世界之中,塑造真实的小千世界,不过巫鬼道利用这种力量,却只能所布出这点障眼法,简直是贻笑大方!”

    夏阳无语摇头,脚下一动,便径自往那山壁冲撞上去。

    扑哧!

    他的身体,如水一般的融入了莽莽山壁之中。

    下一刻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另外一片天地。

    这是一片广阔的平原,一望无际,平原之上,无数房屋,祭台耸立着。

    这片天地之中,有田有地,道路,河流,还有城池,就好像是大乾的一个小行省的领土,看样子足足方圆几百里的地方,四季如春,是一块洞天福地,最适合种田休养生息。

    巫鬼道四处掠夺土著,在这里建立城池,显然是想在莽荒之中,建立起国家来,然后学精元神庙那样,****。

    在那广阔的平原上,还有许许多多耕种的土著,甚至还有身穿铠甲,在道路上骑马奔腾的士兵,许许多多的房屋,桑树,村庄,俨然是一个小型的国家。

    一个个衣衫褴褛的奴隶在田间劳作着,而管理这些奴隶的人,却是一个个身穿蚕丝道袍,面容阴冷的道士,还有身穿铠甲的武士。这些人,显然都是巫鬼道的核心管理子弟。

    不过这些子弟的道术,武功并不高,连驱物都不到。

    “这群巫鬼道的人,完全不会打理内政,更不要说种田发展经济,简直把这里治理得一团糟。就凭这样,还想发展下去,建立国家,甚至入主中土天州,无异于痴人说梦!”

    夏阳望着下方巫鬼道建立的城池,摇了摇头。

    本来这天绝山的腹部中央,是方圆数百里地平原,气候温和,与世隔绝,土地肥沃,如世外桃源一般,简直是如典籍中所载,乱世之中最好的避世场所。

    而他从那些奴隶的眼神里,看到的,只有麻木。

    真正生活在山野之中的土著部落,还带着野性,灵动。但是,生活在这片桃花源的百姓,却完全失去了活力,如行尸走肉一般,眼神中没有一点灵性的光泽,完全都是愚昧无知的土著。

    这是被压迫到了极点,过着长时间猪狗不如的生活才有的神态。

    看着这样死气沉沉的场景,夏阳简直怒从心头起。

    巫鬼道这样的门派,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界上!

    虽然由于环境所限,各个世界的人生活和生存条件都不相同,但在夏阳看来,无论是哪个位面,施行哪种制度,人族身为万物灵长,都应该享有最基本不受奴役,免于饥饿和恐惧的权利。

    但巫鬼道的行径,简直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将封建制变成了奴隶制,让活生生的人,变成了死的人,又使死的人,变得僵化,成了僵尸。这样的人,该当灭亡!

    夏阳心头怒火一起,几个刹那之后,便穿过了重重的原野,河流,树林,来到了这片平原的中央,巫鬼道建立的天巫城之上,重重地暴喝了一声:“所有巫鬼道的人,都给本座滚出来!”

    他这一声大喝,狠狠在天巫成的上空炸响,也传入了城中每一个人的心灵之中,震得每一个人都是心神俱荡,头晕目眩!

    在不欲伤及无辜的情况下,夏阳并未全力出手,否则凭他的人仙之吼,将在此地造成巨大的杀伤。

    “什么人?敢在我天巫城大呼小叫,难道是不要命了?”

    夏阳的爆吼声,登时惊动了城中镇守的巫鬼道之人,一个个巫鬼道的道士,都从修炼的地方走了出来,面上阴狠之气显现,愤怒无比。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来他们天巫城撒野?

    而在天巫城的核心,巫鬼道的宗主禹乌瞳及三大长老,乃至于大禅寺的幸存者精忍和尚,面色却已经变了。

    “这股气息好强?来的人,莫非是一位武圣?”巫鬼道宗主禹乌瞳面色很是难看。

    虽然没有见到来人,但仅仅只是一道声音,就已经对于他的精神隐隐产生了一股极强镇压之势,似乎这个人,完全能够克制他的道术!

    “难道是中土大乾的人,来追捕贫僧的?”

    他身旁的一名和尚面色大变,如同惊弓之鸟。

    “大师莫慌,就算真是武圣前来,我巫鬼道也有足够实力保护你。”

    禹乌瞳面容阴沉,先是安慰了一句,接着狠狠开口:“传我的命令,升起万鬼朝宗大阵!走,精忍大师,随我出去会一会那人,本宗主倒要看看,外面到底是何方神圣!”

    精忍和尚犹豫了一阵,才点了点头:“阿弥陀佛,贫僧随你去就是了。”

    天巫城上空,夏阳正在等候巫鬼道的高层出现,突然看到四面八方的城墙之上,猛地涌出了一股漆黑的烟雾,这烟雾极为浓密、粘稠,一冲上天际,就笼罩了整座方圆几十里的城池。

    接着,这天巫城的一切声、光,以及念头波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个天巫城似乎从大千世界之中被生生挖走了一般,而后在天巫城被黑烟笼罩的其中,传来了隐隐约约似乎万鬼嚎哭的声音。

    无数僵尸,鬼怪,幽灵厉魔在阵中呼啸狂吼,散发着无比残忍邪恶的气息。

    完全是群魔乱舞!

    而在天巫城的上空,黑烟托着四个人的形体,到了半空中。

    为首的,是一个身形黑瘦的道士,一杆绘满了符录的令旗飘荡在这个道士的周围。

    这杆令旗只有巴掌大小,三角形状,令旗的质地不知道是什么,只在晃动之间,散发出了几道黑色的阴风。

    与此同时,这个黑瘦道士的身边,足足有五头银色羽翼,长银色肉冠的尸王上下飞舞。

    这人正是巫鬼道宗主禹乌瞳,他旁边的那件法宝,叫做万鬼令旗,乃是无数阴魂凝聚在上面炼成的,并且每隔七天,就要用大量的鲜血喂养。凭借这些阴魂之力,禹乌瞳就能不要借助别人的力量飞腾起来,游走八荒四极。

    他旁边那五头尸王,也是极其强横,堪比武道宗师。若是成就金色尸皇,更是可以飞天遁地,比大宗师还要恐怖得多。

    至于那个和尚,则是精忍,乃是半只脚跨入武圣境界的武道大宗师,也是大禅寺唯一的生还者,乾坤布袋正是在他身上。

    巫鬼道宗主禹乌瞳,恶狠狠地冲着天空中的夏阳喝道:“你是什么人?敢来我天巫城耀武扬威,莫非以为我巫鬼道是好惹的不成?”

    “装神弄鬼!”

    夏阳目光冷冽,冷哼了一声。

    而他这四个字一出,仿佛蕴含着一股惊天地泣鬼神的力量,如秋风扫落叶,扫荡一切牛鬼蛇神。

    瞬间,巫鬼道的万鬼朝宗大阵破了。

    巫鬼道弟子的道法破了。

    甚至,连禹乌瞳的万鬼令旗也被喊废了。

    那五头巫鬼道苦心炼制的尸王,更是伴随着无数阴魂厉鬼,魑魅魍魉,在刹那间,灰飞烟灭!

    见到这般恐怖的景象,禹乌瞳连带着其他三人,可谓骇得魂飞魄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正当他们魂飞天外之际,却听到那人静静地开口:“精忍和尚,你可认得本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