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太上三刀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之上,此时已经是到了寒冬时节,大片大片的草地枯黄,一片萧瑟的情景,浓浓而庞大的生机蕴藏在了泥土之中,等待来年再释放出来。

    枯草在寒风之中飞扬,被吹了起来,也自然有一股“残”的意境。

    残冬的“残”。

    万物凋零。

    冬天草原的景色,能够让人清晰地体会到“萧索”二字的真正涵义,这是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比拟的。

    茫茫乾坤之间,全部都是枯草,一直延绵到天的尽头。

    而在云蒙草原之上,一个个草原独有的帐篷、牛羊、马匹,星罗棋布,不过几乎都是处在一些河流旁边。

    正所谓水草肥美,往往一个水草肥美的地方,都有成千上万的帐篷,栅栏,那种小小土墙,石墙,人群聚集着,形成了一个个集市。整个草原之上,无数集市组成了庞大的商业系统。

    草原上的社会,大多数不是如大乾治下一样的坚固大城,只有那种行省一级的大都,才会真正的耗费力量建筑永久性的居住点。而一般的牧民,都是逐草而居,到处流动。

    而在云蒙的深处,一处名为荒狼原的地方,便是当今的大乾第一人夏阳,挑战天下第一高手梦神机的地方。

    这两个人,一个乃是击退云蒙三十万大军,真正站在武道巅峰的人仙级武者,另一个,更是纵横世间三百载,刺杀过各国无数皇帝,代天监察天下,令无数人为之不安的太上道主,皆是站在世间绝顶的恐怖人物!

    而此时荒狼原一座延绵的小山丘上,夏阳早已到来多时,正席地而坐,静候着另一位主角梦神机的到来。

    望着远处一望无际,深深茂密,比人还深的草丛,加上山丘连绵,处处都是狼兔狐鼠之穴,夏阳也不得不感叹造化之玄奇。

    他历经数世,横跨多个位面,草原绝非第一次见到,但现在身处的阳神位面,却远比他以往所经历的任何一个世界都要辽阔!

    这里虽然时值寒冬,看似荒凉,没有生机,但以夏阳的灵觉,自然不难感应到,在这片荒狼原的野草深处,土地洞穴之中,其实潜伏着无数的动物,甚至还有妖兽,异兽,凶险无比。

    当然,草原中最为出名的就是狼!

    金狼,银狼,白狼,灰狼,黑狼,铁背狼……

    多不胜数。

    甚至连天下八大妖王中黑狼王,都是在这云蒙草原的八千野草山丘之中生长出来的,而野兽修行是何等的艰难?比人要艰难一百倍,一千倍,但是就硬生生的修炼出来了。

    在这奔狼原,没有武圣的修为,可谓凶险至极,一个不留神,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便是寻常的云蒙人,也绝不敢深入其中!

    但是对夏阳而言,阳神位面尽管有许多地方,即便是他,也充满着危机,却绝不包含此地。事实上,以他现在的修为,只要不是涉及到上古阳神,还有一些隐世老古董的所在,天下之大,已经尽可去得。

    而这荒狼原,如今绝不仅仅只有野兽和其他生灵的存在,他和梦神机的这一战,堪称举世瞩目,自然不可能少了观众。

    夏阳能感应到,在他的十里之外,这会已有不知道多少高手到来,全都在等待着他和梦神机的这一场旷世之战!

    不过他并没有任何在意,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梦神机的到来。

    终于,在感受到附近空间出现一丝波动之后,夏阳知道,梦神机,来了。

    这位无敌于世三百年之久的天下第一高手,终于来了!

    无数观战的人,也是为之一凛。

    梦神机依旧作儒生打扮,浑身上下带着儒雅和淡然的气息,袖口和衣摆无风而动,宛如水波一样轻轻摆动着,似乎是蕴含着某种奇异的韵律。

    这是夏阳第二次见到梦神机,而当他与对方面对面之下,也终于看清了对方的眼神。

    那是极度空洞,而又漠然的眼神。

    在那双眼睛里面,夏阳几乎看不到半分色彩,也找不到丝毫身为人类应有的感情。

    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在此人的眼中,包括人类在内的任何生灵,都如同刍狗,草芥一样,可以随意抛弃和割舍。

    不分贵贱,不论亲疏!

    充满了一种太上忘情的漠然味道。

    只是夏阳也没有任何意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开口道:“你终于到了。”

    “你就是夏阳?”梦神机先是打量着他,随即淡漠地道:“上次在大禅寺的时候,我注意过你,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从武圣进入了人仙境界,比我预料的还要快很多,你倒也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梦宗主过奖了。”夏阳闻言淡淡一笑:“数月不见,梦宗主风采依旧,今日能与你这位造物主交手,夏某荣幸之至。可惜今日你我只有一人能够离开此地,却是殊为遗憾!”

    “哦?”梦神机不为所动:“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人仙拳意吧!”

    说完,他也不啰嗦,眼神一闪,眉心之中,一缕阳和的风,吹拂了出来,转眼之间,就化成了一口青光闪烁的大钟!

    梦神机的肉身虽然同样也是人仙,但他知道自己只是初级人仙,真正要与专注武道修行的高级人仙相比,只是以卵击石,是以出手还是道术。

    他所祭出的那口大钟,从模样看上去十分古朴,似乎是由青铜所铸造,一出现,便有一种沉重,浩大,厚实的感觉,仿佛有着一种可以逆转古往今来时间的意味。

    而这口钟并不是实物,只是梦神机神魂之中所观想地神灵!

    “太上道的道术,观想图形,不是道尊,也不是神灵,而是这一口大钟般的法器!这是太上道无上功法‘宇宙二经’中‘宙’之力的具象神通!”夏阳曾经见过梦冰云施展这一道术,是以立刻就认出了它的来历。

    在他的眼睛之中,这口大钟,不但有着厚重,浩大的气息,而且大钟之上,更有着许许多多符文一般游动的铭文,更是玄奥难测。

    四方上下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在天地宇宙中,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时间都不过是宙而已,梦神机施展出来的,便是太上道的道术,演化时间之法,宙极之钟,镇压古今时间长河,威力浩瀚莫测!

    “咚!”

    钟声一响,夏阳便感觉自己的肉身仿佛陷入了沼泽一般,任何动作,包括思绪都便得无比缓慢,立刻也就明白梦神机乃是用宙极之钟,改变了他身边时间的流逝速度。在这种情况下,他便如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要与一个壮年男子为敌,未战就已经先败了一半。

    “太上道的道术,果然名不虚传!”夏阳轻笑一声,先是夸赞了一句,接着真元一转,便已解除了时间之力的束缚。

    虽然无论在哪一个位面,哪一个世界,时间以及空间之力,都是最神秘,最强大而且永恒的力量。但他在气系武学踏足返虚境后,对这种力量,自然一点也不陌生。

    气系武学虽然和道术乃是截然不同的体系,但是大道三千,条条皆可证道,修行到了最后,同样也是殊途同归。

    “天人合一,虚空无量,梦宗主也接我一招!”

    夏阳解除了“宙极之钟”’的镇压之后,双手一抬,两个看上去绝非虚假的混沌黑球便分别自他掌中,以一种此世中人无法理解的方式而生。同时出现,同时存在,随后又重重相叠到一起!

    时空交错,平行重合,维度叠加!

    在两个黑球相叠的一瞬间,夏阳无论是身体的质感、光彩、色泽、生机活力,还是散发的气势、动能、力量感,全部都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骤然提升,凭空强化到原有的数倍程度。而且对比他全身上下的颜色,竟变得分外浓烈重彩,辉煌绚烂,整个世界的一切似都随之黯然失色,格外苍白,以及单薄!

    轰隆!

    当夏阳双掌的两颗混沌黑球相尽融合,蓦地成为一颗白色光球,被他拍出,与梦神机的宙极之钟相撞之后,虚空中立刻荡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摇动苍穹,四周的空间顿时重重地颤抖了一下。

    梦神机收起宙极之钟,负手而立,面有疑色:“你这是什么力量?似乎并不是武道神通,也绝不是道术,本尊纵横世间三百年,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力量!”

    “此乃真元之力,以人体真炁、元气、真精、元精、真灵、元灵混炼而成,兼具精气神之妙。”夏阳并未隐瞒,简单介绍了一下真元的构成。

    在气系武学中,天人合一之所以乃是一道门槛,便是因为成就天人之境,能将此前的先天真气转化为真元,力量更强。

    真气与真元,两者可以说有着本质的区别。真元,乃是元气为变化,真精是根,元精依凭,真灵是自性,元灵是命魂。修成之后,对于自身的统合程度,以及与对天地自然万象的统合程度,绝不是真气可比。

    梦神机一时半会,又岂能弄懂一种从未接触过的全新力量,不过对他而言,夏阳使用的是什么力量根本毫无差别。他所修炼的太上道功法,讲求太上忘情,心如磐石,除了自己,其余人皆不值得在意。只要挡着他的道了,便会毫不犹豫的碾碎,别说是他自己,就算是其亲人,都没有多少感情在内,否则原著中梦冰云死在洪玄机府中,他也不至于不闻不问了。

    “好,看来是我小瞧了你。”梦神机点了点头,接着心神一动,身旁的虚空中就飞出了一口由一个个念头组成的神刀,那刀身上一条条流线穿梭不息,看上去竟有如光阴一般。

    “岁月如刀,光阴如刀,尘归尘,土归土,一切终究会消逝。我这柄太上光阴之刀,且看你的真元之力如何来接!”

    伴随着梦神机的话语,象征着光阴之力的神刀便即凌空飞起,猛地朝夏阳斩来。

    这把刀虚幻至极,似乎不存在一般,然而其中蕴含岁月之力,有一种万物消失,万物经不住岁月考验的味道,仿佛是天意的象征,似乎带着大千世界的意志,有着不可违抗,难以抵挡,难以磨灭之感。

    光阴,就是时间。

    光阴乃是一把杀猪刀,很多无敌的存在,皆是在岁月光阴之下,烟消云散,消失无踪。哪怕是阳神,依旧承受不住光阴的腐蚀。

    光阴之刀一刀斩来,夏阳立时生出一种被岁月孤立的感觉,一瞬间竟然再也难以从四周汲取到一丝能量,也吸收不到大千世界的一丝元气,似乎成为了天地的弃子,形单影孤,唯有死在这一刀之下,才是该有的结局。

    “阴阳无极,破碎虚空!”

    面对梦神机这一刀,夏阳自破碎虚空位面道心种魔**和战神图录中领悟的超越时空之理,登时便在心头闪现出来,同样化作了一柄长刀,向着梦神机迎击上去,竟是打算逆斩光阴!

    “铛铛铛,铛铛铛铛……”

    两者碰撞在一起,瞬间就是千百记交锋。梦神机神刀之上所携带的光阴流失之力虽然远比想象得要难缠,但夏阳起于微末,却一路盖压多个位面,始有今日之境界,光阴之力,又岂能轻易奈何于他?

    “天意之刀,寰宇之刀,也出来吧!”

    眼见光阴之刀奈何不了夏阳,梦神机神色不变,伸手一招,立刻又有两柄神刀从虚空中飞了出来。

    其中一柄完全没有形状,只有刀的虚影,似天意一般,不可揣摩。而另外一柄,则是有太上道“太宇之塔”的形状在其中,不过却凝练得多,锋利得多,完全可以切割宇宙。

    昔年盘皇有三剑,生灵,虚空,岁月。

    而太上也有三刀,天意,寰宇,光阴。

    这三柄刀乃是梦神机特意按照太上道的秘传锻造出来,专门为了应对日后天外天盘皇道统所用,没想到今天倒是先一步用在了夏阳的身上。

    凌驾于众生之上神秘的天意,切割万物的寰宇,两者一左一右,旋转着就朝夏阳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