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打爆宇文穆
    然而震惊过后,一众云蒙强者却是狂喜,宇文穆更是放声大笑,道:“好好好!想不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却闯进来,你连人仙都还没有成就,也敢跑来送死?”

    发笑的同时,宇文穆脸上也尽是嘲弄之色。即便是人仙,也只不过相当于五次雷劫,与他修为相当,而他们云蒙一方的高手何其之多,不过区区一个巅峰武圣,根本就是来自投罗网!

    “你是宇文穆?”夏阳望着这位传说中的云蒙帝国第一人,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没想到名满天下的宇文太师竟是一个狂徒,倒是见面不如闻名。本座是否送死,你尽可一试!”

    “大言不惭!”宇文穆目光凝固,不禁冷哼一声:“敢在本太师面前口出狂言,我倒要看看你这位大乾的护国大将军有多少斤两,受死吧!”

    说完,他一声长啸,双手一招,一道笔直的精芒顿时贯穿天地,直朝夏阳和珞天月脚下的战舰而来。

    “雕虫小技。”面对这样的攻击,夏阳神色如常,随手一指点出,一股由绿、红、蓝三色交织而成的璀璨光华,瞬间划过宇文穆的所发的那道精芒,夺目动人之极。这是无始无终,却恐怖到了极点的一指,仿佛是千百年的梦魇,听不见任何声音,但又有如千百块的精铁交击嗡鸣。简简单单的一指,却有择洞穿一切,撕裂云锦,斩风击流的玄妙,仿佛蕴有神魔之力,竟然直接破去了宇文穆的道术。天地间也似因这一指而变色,只见四周海域风起云涌,骇浪滔天。

    见夏阳随手一击,就破去了自己的道术,宇文穆不由死死地盯着夏阳:“你这是什么武功?”

    “这一招么?叫做三分神指。”夏阳淡然开口,倒也没有隐瞒,这门出自风云位面的气系武学,如今在夏阳的手中,早已远远了它原本的威力上限,已经达到了神通一流,若是让它的创功者见到这一幕,只怕是会羞愧而死。

    “好,不愧是能力压大禅寺四大天王的人物,果然名不虚传!”宇文穆沉声道:“你已有资格让本太师认真起来,且再接我‘三界通天剑!’”

    一击无果,他终于正色起来,口中再度发出了一声长啸,身体如仙鹤一般飘起,衣衫猎猎,极其有风韵,就好像是那种典雅的古朴才子少年。

    宇文穆眼神一动,先前被击破的精芒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就陡然重新凝聚,然后剧烈缩小,变化成了一柄三尺长的宝剑。这口宝剑呈现出三面,一个棱形,每一面都用上古经文写着一个个的大字,乃是“诛”“戮”“绝”,铁钩银画,杀气腾腾,透露着一股毫无生机,吸走一切生命的气息。

    这便是云蒙太师宇文穆练就的绝学,三界通天剑!

    哧!

    宇文穆在一道法印的摧动下,笔直的精芒贯穿天地,形成了一道长达几十里高,宽如天柱的剑气,直接以开天之势,横空向夏阳劈击了过去。

    他这门道术,并不是御使飞剑,而是一种类似于“大日如来身”一般的法体。

    只不过过去弥陀经中记载的“大日如来身”乃是人形法相,而“三界通天剑”则是剑形。

    “好一个三界通天剑,这倒是有些看头了。”夏阳眼睛一眯,身形一动,便避开了剑气的刺杀,但是那口三面棱形的三界通天剑发出破空呼啸,飞快地拦在他面前,剑光一分,竟陡然朝着他的眼睛刺过来。

    不过夏阳丝毫没有紧张,身体纹丝不动,竟不闪避,看也不看就是一拳挥出,直接当空击去。这一拳,快得不可思议,而拳影更是凝聚不散,朝着“三界通天剑”击去。

    在他拳力吞吐之间,这一拳声浪震荡,就好像海啸一般,撕裂海天,巨大的声浪竟然把剑气破空的呼啸声都掩盖了过去。

    就好像是海浪扑打礁石,任凭是再激烈的海浪,也无法把礁石击垮。

    砰!

    夏阳一拳破空,击打在了三界通天剑的剑尖之上,两两碰撞,这柄由法力构成的剑体根本承受不了他巨大的拳力,一下爆炸,化作了漫天流光。

    “宇文太师也接本座一拳如何?”

    夏阳大笑一声,身体一动,以几乎让人念头都反应不过来的速度,便从神风国的舰船如流光一样来到了云蒙帝国的的战舰面前,一拳轰出。

    他的速度之快,简直令宇文穆连灵魂撕裂空间逃遁的反应都没有。

    “阿穆小心!”

    与此同时,就在宇文穆身边的玄天馆主双目睚眦欲裂,忍不住大吼了一声:“大黑天,自在天,吉祥天,优乐天……四禅天境,护身真罡!”

    紧接着他眉心一动,便有上万念头升腾出来,在宇文穆的身前组成了四个魔神,一个是黑天魔神,一个是大破坏神。

    还有一个,居然是一个背生两双洁白翅膀,头顶一个光环全身白白胖胖的女孩,可爱无比,令人一下看到了,心中生出了吉祥,安康,福宁的意境,这就是玄天馆之中的吉祥天主的化身。

    而最后一个,则是一个四手的女子,手拿琴、鼓、萧、铃的乐器,这女子美妙绝伦,手上的乐器稍微一震荡,就发出了无穷美妙的声音。

    这个女子的形象,就是优乐天主。

    这四个魔神代表是玄天馆四大天境:大黑天,自在天,吉祥天,优乐天,也是玄天馆的四大堂。

    四大魔神一出,微微一旋转,便化成了许多符文,加持在宇文穆的身体周围,薄薄一层,好像纱衣一般,但却贴着皮肤,使得这位云蒙国太师的身体朦朦,如遁入幻景。

    “四禅天护身咒?”

    大乾王朝中,自然有着记载各大圣地的武学和道术的描述和种种信息,夏阳一看,就认出玄天馆主施展的是玄天馆中最为厉害的护身道术,四禅天护身咒。

    这法咒没有攻击能力,只能护身,不过一旦加持在身上,全身便被四重天境笼罩,身体周围四尺空间之中,无穷变化,任何道术,武术,都无法破坏打入。

    “空间笼罩,果然玄妙。不过以为这样就能躲过本座的攻击么,给我碎!”夏阳一拳没有命中宇文穆,却没有丝毫的停留,长笑一声之后,万界王拳中的“噬空指”,便已点出。

    他一指点去,虚空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缝隙,如同撕裂了真空一般。而这条狭长的黑缝一落到宇文穆那四大魔神化作的纱衣之上,便犹如镜面破碎,直接寸寸瓦解,脆弱得好像是鸡蛋一样,随后猛烈爆炸,无数的碎片飞出,流星一般掉落向海面。

    护身咒一破,登时就现出了宇文穆那张惊恐至极的面孔,而云蒙一方的其他人也没想到,玄天馆之中最为强大的护身法术,居然被夏阳一下就击碎,片片破灭。

    “打破虚空!这是拳意实质,你是人仙?”天蛇王星眸惊呼一声。

    她这话一出,顿时便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得无数大惊失色。而在震惊之下,玄天馆主,孔雀王,天蛇王等一干云蒙高手再也没有袖手旁观,就好像是约好一样,纷纷发出怒吼,同时发出道术,打向了夏阳!

    最初他们还以为夏阳只是一位巅峰武圣,倒也没有放在心上,但一尊人仙的恐怖,他们又岂会不知。一瞬间,无穷狂烈的元气暴走,巨吼震荡,火焰飞腾,激得周围天崩海啸,各种光色云气在天空之中飞舞撞击,不要命的闪动着。

    “拳意实质?本座还没到这一步呢。”夏阳闻言嘴角一弯,也不反驳,他如今在气系一道的修为,已经进入了天人三境中的返虚境,跨越空间进行打击只是等闲之事,却也有一部分拳意实质的特质。

    “宇文穆,本座要杀你,不比杀一只鸡费劲,你以为能躲得掉么?”

    夏阳轻哼一声,脸上似笑非笑,身体不退反进,一步踏出,“崩天击”一式的惊天拳力轰击而出,没有多余的招数,只有简单直接,粗暴而猛烈,直接朝着云蒙舰船横推过去。

    面对着夏阳恐怖无比的震荡拳力,云蒙众人惊慌之下,一个个念头涌动,一道道杀招发出,试图避开他的攻击,或者展开。只是没有用处,在武道上,夏阳气血同修,虽然拳术还没有到达一窍通百窍的境界,但返虚境,事实上已经一种另类的拳意实质化。

    单论攻击,尽管比不上梦神机的“永恒神光”,但在手段上来说,却也不逊于造物主多少,又岂是这些云蒙高手能够抗衡的。

    仅仅是一拳,云蒙大舰便被击得粉碎,宇文穆的肉身更是直接被打爆,天地之间,一片血雨!

    “这怎么可能?”神风国的战舰之上,桃神道宗主珞天月,还有其他两国的士兵全都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

    放眼望去,夏阳那浩瀚恐怖的拳力,不但直接灭掉了宇文穆的肉身,而且还将面前的海水一分为二,将云蒙和神风交战的中心战场彻底分割开来!

    纵观整个战场,数十万人在进行惨烈的厮杀,战兵、辅兵、杂兵等,各自拼杀着,杀气腾腾,其中不知道有多少先天高手,多少大宗师,巅峰大宗师,甚至武圣的汇聚,在广阔的大海上拼杀,在漫长的海岸线上争斗,而夏阳竟能将一拳将双方的战场分割,实力当真是可怕得没有边际。

    可见实力强大到了一定的极限时,所谓的数量优势,根本毫无涌出。

    由于夏阳攻击的重点只有宇文穆一人,以其他云蒙高手的实力,自然不难避过,侥幸躲过一劫的玄天馆主在见到宇文穆尸骨无存的一幕,不禁撕心裂肺地大叫了一声:“啊……阿穆!”

    宇文穆肉身虽毁,但神魂念头尚还存了一部分,在骇得魂飞魄散之下,连忙一阵扭曲,直接把虚空撕裂开来,打算把整个灵魂遁入其中,竟是准备逃之夭夭。

    “现在才想走,迟了!”夏阳轻吐一声,伸手一摄,便将宇文穆的神魂抓在了手中。

    打爆宇文穆的肉身,擒住他的神魂之后,感受到宇文穆念头中传来的惊骇欲绝之意,夏阳也没追击。他并没有斩尽杀绝的打算,只是平静地看着手上的神魂,然后又望了那群已经飞到另一艘战舰的云蒙众人一眼,才缓缓开口:“宇文穆,本座灭你肉身,算是对你挑起这场战争,以及刚刚才对本座不敬的惩罚。只要你答应退兵,本座就放你去尸解转生,是生是死,你一言可决。”

    听到夏阳的话,宇文穆在惊恐之余,心中也不禁生出了一股浓烈的耻辱之感!他万万没想到,夏阳单人匹马,竟然就已将自己这方打得一败涂地,就连自己已经修到武圣的真身,也被对方生生打爆。

    不过生死攸关,他也没傻到说什么宁死不屈的蠢话,只是用一种惊骇和极为复杂的眼神地望着夏阳,不发一语。

    看到宇文穆半晌没有回应,玄天馆主急忙就道:“夏将军请手下留情,我可代阿穆答应,立刻退兵返回云蒙,绝不再犯大乾和神风两国!”

    夏阳不置可否,看着他掌中的宇文穆念头:“宇文太师,你怎么说?”

    宇文穆毕竟乃是当世的绝顶人物,心神很快就已经平复下来,自然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自己不惜一死,但士气已泄,再战下去也绝无再胜的可能。在沉默了一下之后,他才用神念咬牙切齿地向夏阳传来了一个字:“好!”

    见他答应,夏阳也不啰嗦,五指一张,便放任宇文穆的神魂飞到了玄天馆主一方。

    环视了一眼震骇莫名云蒙一众强者,以及呆若木鸡的两国士兵,夏阳没有说话,只是轻笑一声之后,便已准备离去。

    不过就在他转身正要破空而去的时候,玄天馆主却是高喊了一声:“夏将军且慢!”

    “你有何事?”夏阳眼睛微微眯起。

    “不知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玄天馆主道。

    “可!”夏阳点点头,轻嗯一声,便即一步跨到了他所在的云蒙战船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