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武神!武神!
    七月十五,清晨。

    夏阳静立在关外疏勒南山的观日台上,雄视着整个柴达木盆地。

    在他前方,祁连山脉遥遥横亘在东南方,西边是库姆塔格大沙漠,辽阔无边,风景无比壮阔,令人心中徒生出一种天地之间,人不过其中一粒尘埃之感。

    “武神,令东来破碎而去的地方,当真就在此处?”一个声音突然在夏阳的身后响起,竟是血手厉工。

    夏阳遥指东南方一个壁立千仞的山腰,淡淡一笑道:“那里就是十绝关。”

    厉工先是眼睛一亮,接着又深吸了一口气,道:“多谢武神带我前来此处,厉某实在不胜感激。”

    夏阳轻嗯一声,约莫一炷香时间过后,两人已站在一片光滑如镜,高达十丈阔六丈的大石壁前,这块石壁石质与他处截然不同,没有半点裂痕,完美地嵌在石岩的山腰里。

    厉工喃喃自语道:“这里就是十绝关的进口么?”

    说着,他一边试着以无上功力,欲将面前石门推开,但无论怎么尝试也是纹丝不动,丝毫不能将着巨石移动半分。

    “不必白废力气,此地与战神殿的布置一样,只有时候到了才会开启,在此之前绝无可能入内。”夏阳摇了摇头,他在上次来时就已试过多次,即便以他之能,也拿这道石门无可奈何。

    听到他的话,厉工也就不再做无用功,与夏阳一样,默默在这十绝关前坐下,耐心等待起来。

    夏阳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数日前,他在将那群武林中人带出战神殿之后,便辞别祁碧芍,往这十绝关而来,倒是不曾想厉工会提出随他同行。

    不过他倒也没有在意,毕竟他知道,令东来乃是厉工此生最大的破绽,这其中有着太多情怀、不甘、心悸等诸多因素,对厉工而言,只有在心灵上堪破了令东来这一关,他才有可能真正进军无上天道!

    而对夏阳来说,他其实早已放弃了破碎虚空的打算,来到十绝关,无非只是想要印证自己的一些想法,顺便趁着这段时间在这里闭关,准备将道心种魔**一举练成,完成由魔入道,彻底完善自己的武神诀而已。

    至于汉蒙和武林的事,他已无任何兴趣过问,只是让祁碧芍自行解决。

    一转眼,便是半年多过去,在这半年时间内,悄无声息之间,夏阳已将道心种魔**由魔极第十推至了第十一篇魔变之境,并已顺利由魔入道,接下来只差最后一步,也即是“魔仙”之境!

    二月二十日这天。

    疏勒南山,十绝关前。

    厉工仰望天空,静静地看着太阳慢慢爬上中天,哈拉湖的潮水在远处冲击上岸,澎澎有声。

    夏阳同样望着那片天际,平静地道:“当日蚀开始,太阳和月亮同度,潮水会涨至最高点,便是十绝关再次开启之时。”

    厉工闭上双目聆听,一股如闷雷的声音,果真是在石山之内微微传来,甚至脚下也有细不可察的震动,不由钦佩万分地道:“果然如武神所言,里面应该有一个和战神殿一样的巨大的地下湖,否则山内怎会传来隆隆水涨之声。”

    只是他的心中也是疑惑不已,这十绝关和战神殿,两者相隔何止千里,当中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

    片刻之后,大地忽然一暗,天上的太阳,已开始被黑影遮了一角,天狗食日的异象终于来临。

    远方一阵一阵的鼓声传来,厉工知道是附近的少数民族试图以鼓声驱去这食日的凶兽。

    黑影逐渐扩大,大地缓慢地进入黑暗。

    就在这时,轧轧隆隆的声音在夏阳和厉工面前响起,石山一阵震动,两人面前十绝关那块高五丈阔两丈的大石,隆隆声中缓缓降下。

    那道石门下降甚远,其厚度达半丈之阔,非人力能加以开凿,尤其在这等高山险峻之地,此等惊天地、泣鬼神的巨构,谁能为之?这十绝关的开关全赖天地之力,其设计精妙,果真与战神殿一模一样!

    大石门迅速落下,露出一条长长深入石山内的通道。

    夏阳和厉工立即施展身法,迅捷如电地进入其内,另一股隆隆之声跟着传来,原来通道十丈深处之内,另有一同样大小的石门,也正在下降,石门落至与通道地面平贴处,另一道更远的石门又隆隆落下。

    厉工面对着这正在下降的第三道门,心中震骇实在难以形容,现在他们深入了这条开凿出来的石道约二十丈处,地道内的四面石壁光洁平滑,也不知是什么工具造成。

    这时离第三道门又深进十丈的第四道大石门,亦开始迅速下降,露出另十丈的通道空间。当第十道石门降下时,他们已深入石山九十丈之远,来到一个高二十丈、阔二十丈的方形大石殿,石殿的顶上有一块浑圆的宝石,发出黄芒万丈,照明了这个广阔的空间。

    除了没有顶上的大星图,没有四十九幅战神图录石刻,没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石刻大字,也没有如广成子那样的前人遗体之外,这十绝关内的大殿,几乎就是那座战神殿的翻版!

    泪水登时注满了厉工的眼眶,更是直接就在这巨大无匹的石殿正中跪了下去。

    夏阳却是面容平静,游目四顾,只见整个庞大的石山空间内,杳无一人,也见不到其他任何出口。

    接着两人都注意到,正对进口光滑坚硬的巨大石壁正中上方,高约十丈的位置,赫然有人以手指之力,硬生生在这坚如钢铁的石壁之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单看那遒劲灵动的字体,便可知晓写字之人是如何的潇洒自如。

    只见那光滑的石壁上面写着:

    “余十岁学剑,十五岁学易,三十岁大成,进窥天人之道。天地宇宙间,遂再无一可与抗手之辈。转而周游天下,南至天竺众国,西至波斯欧陆,北至俄罗斯,遍访天下贤人,竟无人可足与吾论道之辈。颓然而返。始知天道实难假他人而成。乃自困于此十绝关内。经九年潜修,大彻大悟,解开最后一着死结,至能飘然而去。留字以记。令东来立。”

    这,便是无上宗师令东来!

    厉工再度热泪盈眶,感慨于毕生之敌令东来的让人高山仰止,不能自已。

    夏阳亦是心下感叹,纵观诸多武侠名家衍笔下的世界,破碎虚空可谓是正统武侠的最高成就,金、古、梁、温等人因各自环境和格局所困,未能有一人可破碎虚空,仅黄氏武侠硕果丰盛。但即便是黄系位面,能破碎虚空者,也不足十人之数。

    广成子、燕飞、孙恩、向雨田、令东来、传鹰、八师巴、庞斑、浪翻云……这九人中,有两人天资最为卓越,其一为无上宗师令东来,其二则是覆雨剑浪翻云。皆因这两人并未修习传说中的神功绝技,乃是以天地为师,单凭个人天赋,便将自身武学推至无限接近破碎虚空的程度。

    而这两人里面,又要数令东来更胜一筹!要知道浪翻云是幸运的,他有庞斑作为对手,两人在棋逢敌手之下,于激斗中一起破碎虚空。但令东来称雄武林之际,却无同等级别的高手,遍寻整个天下都找不出一人,最终只能进入这十绝关内,独自堪破最后一着破碎虚空,方才得以飞升而去。

    这时,隆隆之声传入耳际,石殿的大门已开始升起,十重大门一重跟着一重缓缓关闭,不过夏阳和厉工二人依然卓立当地,全无动身之意。

    尽管他们都十分清楚,一旦这十道大石门再度关闭,就只有等待十三年后的另一次日蚀,否则绝不可能再行离去。

    夏阳自不必言,而厉工也没打算离开,他要留在此地,和令东来一样,彻底勘破这生死之秘。

    这同样也是一种另类的决斗,否则他宁愿死在其中。

    厉工和夏阳也不说话,各自分坐一角,相继开始了自己的参悟。

    天际浮云高悬,来去自如,夜晚周天星斗,低垂伸手可触。

    日出东方,日落西方,时光匆匆又是一年过去。

    在这一年中,慈航静斋一方,加上传鹰、韩公度、直力行、凌渡虚等一干绝顶高手,皆奉武神之命,全力相助祁碧芍一统各方义军,正式开始了与蒙元帝国的决战。

    祁碧芍所统领的义军以势如破竹之势,迅速攻克毫州、汉中,最终在消灭了蒙元十万大军,破虏将军传鹰于万军之中斩杀蒙古元帅思汉飞,攻克中都洛阳之后,便于洛阳立天坛祭天,正式宣告天下,建立“夏朝”,效仿武周,以一介女子之身登上帝位,天下震惊!

    登上帝位之后,祁碧芍代天敕封无双武神夏阳为护国天师,并在洛阳皇城以北建造护国天师庙,立武神夏阳之像,受天下万民朝拜。

    三月之后,夏朝大军直取宋故都汴梁,以席卷之势,占据了北方大片领土。

    同年七月,元蒙可汗忽必烈自漠北调集四十万大军南下,而夏军同时向北推进,与蒙军四十万大军会猎于元大都城下。

    此战过后,元蒙四十万大军溃败,大都重归中原版图之内。

    同年十月,蒙古势力尽数被驱逐出长城以南地域,夏军以长城为界,拒敌于雄关之外。

    十二月,夏帝祁碧芍颁旨迁都汴梁,并于次年改元“武神”!

    ……

    时光悠悠,如白驹过隙。

    十绝关内,某天一声清越长啸,却是惊醒了正处闭关之中的厉工。

    他睁目一看,只见武神此时竟然漫步于虚空之中,双脚之下,则是步步生莲。

    在夏阳的脚下,红莲、黑莲依次绽放,诡异璀璨,说不清究竟是邪戾,还是圣洁,红莲、黑莲形成一条通天大道,伴随着夏阳的步伐,骤然迸射出璀璨光辉。

    以厉工的修为,自然能感受到其中散发着毁天灭地的气息,似要灭尽苍生,斩尽世人!

    放眼望去,还有一层淡淡的光辉,笼罩在夏阳周身,光辉之外,则弥漫起滔天的魔气。

    魔仙!

    这一刻,夏阳已然完成了有史以来从未有人达到的成就,道心种魔**在他手中绽放出难以言喻的璀璨光芒。

    这便是道心种魔**的最高成就——魔仙!

    古往今来,修炼这门奇功的绝世高手不算很多,但也绝对不少,向雨田更是因此最终得以破碎虚空。但即便是那位曾经盖绝世间的邪帝,以及这门魔功的创始者,也未必有将道心种魔**修炼到这种层次,而现在夏阳已然完成了有史以来,从未有人能触碰到的伟大成就。

    在厉工惊骇欲绝的眼神中,夏阳一步步去到了那块记载着令东来生平的石壁之上,竟于并行的位置缓缓伸出两指,随即陡然凌空刻划起来。

    那个高度不要说凌空写字,就算只是跃至那么高的地方,厉工自问也难以做到。

    再要停在空中运指裂壁写字,真是想也不敢想!

    数息之后,夏阳已刻写完毕,随即长笑一声,无极阴阳之气从他身上攒射而出,以手作刀,虚空一斩!

    一刀斩去,空间完全扭曲,空气撕裂开来,化作一点漆黑,跟着出现了一个黑洞。

    厉工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一个黑洞,连呼吸都已经忘记,心中更是震惊到了极点:“莫非,那就是传说中的仙门?”

    夏阳破开黑洞之后,再次发出一声长笑,接着直接就是一步跨入其中,成为一个黑点,消失不见。

    依稀之间,厉工仿佛看到那位武神转头看了他一眼,同时这也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夏阳。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从呆滞中回过神来,怔怔地望向那面石壁。只见令东来所留的字迹边上,同样刻着一段话:“余二十四岁学拳,二十六岁学气,穿梭数界,转战天下,气血同修,同于三十岁时武道大成,晋身人仙与天人之境,败诸天人杰无数。后潜修七年,始创武神诀,却惜败于大日如来之手,重伤落入此界。两年之后,彻悟阴阳无极之变,破碎虚空之理,修为再进一步,已无限接近真仙层次,自此飘然离去。留字以记。夏阳立。”

    看完上面内容,厉工心灵剧震,此刻他终于明白了武神的来历,更知这绝对不是神话传说,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这一刻,他可以说激动得无以复加,口中忍不住呢喃起来:“武神!武神!”

    ————————

    不好意思,发布的时候没有注意,上传的是前一章的内容,现在已经修改过来,大家刷新一下就可以了,实在对不住。另外本卷已经结束,马上就是新世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