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心灵大进
    战神图录的奥秘,夏阳如今已经彻底了然于胸,也终于明白了破碎虚空的本质,就是练就阳神,飞升去到另一个世界!

    此阳神非彼“阳神”,乃是道家术语,指的是丹道修行的最高层次,与阴神同属元神的一种。阴神,即意志或强意念所形成,掌管一切记忆,而阳神乃灵性与祖气的结合,关系到元意识,属于炼神的高级阶段。

    在道家中,传说修到阳神就可以得漏尽通,即佛教所说的第六神通,拥有诸般神通,不可想象。

    而战神图录的根本要旨,便在于通过太阳无极练成阳神,太阴无极练成阴神,然后通过阴阳无极相交的力量破开虚空,让阳神从虚空中离开,进入宇宙的另一个层次中去。

    夏阳先前原本还以为,破碎金刚与破碎虚空的不同,在于一个舍弃肉身,让阳神离开,另一个则是携真身一同飞升。但在他明悟了战神图录之秘后,他终于明白,即便选择真身破碎虚空而去,但在进入“仙门”之时,肉身依然会粉碎毁灭,与破碎金刚的飞升过程并没有太大区别。

    如孙恩、燕飞、令东来、都是如此,当真身靠近仙门之时就被虚空中强大的力量给毁灭了,只能元神出窍进入另一个世界,至于**留与不留,其实没多大区别。

    当然,破碎金刚的境界也绝不是这么简单,如果说破碎金刚和破碎虚空,都是练就阳神,精神永恒的话,那么破碎金刚还有另外一个特质,就是肉身也达到了永恒的层次。

    理论上来看,在武者达到破碎虚空境界时候,想要身体不灭应该是比较容易做到的,但是破碎虚空境界的人并不刻意追求身体永恒,就像古代修道,肉身是渡世宝筏,而一旦到达彼岸,肉身也就失去了意义。

    而破碎金刚则是在破碎虚空的同时,或许为了向后人留下什么,所以选择身体永恒,只是阳神飞升而去。

    再根据原著中的描述,夏阳作出推断,在破碎之下应该还有一个金刚的层次,就是身体不灭,但精神上却仅仅勘破生死,没有达到永恒之地步,无法飞升而去,如剧情中的蒙赤行便是如此。

    至于八师巴,书中并未交代他是否有破碎而去,不过根据描述,他通过传鹰看到了战神图录,最后又是微笑坐化的,连坐化姿势都跟广成子一样,一指触地面带微笑,可见他的成就应当要在蒙赤行之上,和广成子一样,到达了破碎金刚的层次。

    简单来说,破碎金刚和破碎虚空乃是同一境界,没有高下之分,只是对肉身的处理方式不同而已。

    例如燕飞,他是可以阳神出窍的,如果他开仙门之后,直接元神离体穿过去,留下肉身,就是破碎金刚。他要是像孙恩那样由仙门毁灭肉身释放元神穿过去,那就是破碎虚空。

    再说得浅显一些,打个比方,破碎金刚是土葬的话,那么破碎虚空就是火葬,而有资格土葬的,全是那些能肉身成佛的高人,绝不是普普通通的路人甲。

    不过在夏阳明悟破碎的秘密之后,却是大失所望!

    他最初的想法,是因为从来没人知道破碎虚空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是否真是飞升去到另一个世界,也是一个未知之数,所以打算借助其他人的力量,帮他堪破飞升之秘。

    当他肯定了这个位面的宇宙深处,确实还存有一个类似《遮天》位面北斗星域一样的世界,自然是兴奋中兼有着强烈的好奇,想要一探书中从来没有描写过的那个世界。

    只是如今在明悟了战神图录之后,夏阳已经清楚的知道,若想通过破碎虚空进入那个世界,便必须要舍弃自己的肉身,心中却是不由自主地生出了一种鸡肋的感觉。

    与此世追求的路线不同,肉身在夏阳的武道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一环,乃是得道、证道、成道的载体,他又岂会为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轻易舍弃自己的真身?更不要说他无极金身修行而来的成就来之不易,还要远远超越破碎金刚的身体永恒!

    是以破碎虚空在他看来,已经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夏阳虽然很想见识那个地外文明究竟是个怎样的世界,但在舍弃肉身这一先决条件之下,却是想也不想就放弃了这一打算。

    他身怀万界珠这样的奇宝,本身就可以穿越诸天万界,没必要为了好奇,抛弃自己的真身,冒那么大的风险去往一个极度未知,还不知道是否真能去到,充满了不确定行性的地方。

    长叹了一声之后,夏阳立刻变得意兴索然起来,也不再继续修炼,信步迈出了战神殿,来到石阶之前,凝望着底下那片湖面,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八师巴突然来到了他的身后,却是在用一种无比复杂的目光,注视着夏阳的背影。

    他多年来虽地位尊崇,胜于帝皇,而且绝世天姿,高出众生,使他纵横宇内,未逢敌手,除了有限的一两人外,余子尽不在眼内。加上多年潜修藏密精神**,其成就已远超一般人的梦想,遗憾的是再此之前,他仍然未能到勘破生死的地步,所以纵使远超常人,亦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之别,便像在一个盲人的世界内,他虽只是一个独眼龙,己可称王称霸。直到夏阳横空出世之后,他才终于明白了天外有天的道理。

    夏阳又岂会感觉不到八师巴到了他的身后,静静问道:“大师为何不在殿中继续参悟战神图录,可是有何要事?”

    八师巴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十,正色开口:“敢问武神,殿内那具尸身,果真就是那位上古先贤广成子?”

    知道他们也发现了战神殿内的广成子,夏阳不以为意,轻轻点了点头:“不错,是他。”

    八师巴瞳孔一缩,登时变得沉默起来。不过他虽然面露震撼,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着夏阳躬身一拜,面上放出神光,宝相庄严地道:“武神开放战神图录供我等观看,已令小僧颇有所得,日后若是有所成就,全赖今日之因,小僧特来多谢武神的成道之恩。”

    尽管他在蒙古帝国的地位无比崇高,一向都是称自己为“本师”,但在夏阳这位无双武神面前,却也不得不自称为“小僧”。

    “不必客气。”夏阳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淡淡地道:“大师心中似有战意,可是想要挑战本座?”

    八师巴双手合十,点了点头,缓缓道:“武神明鉴,小僧确有请教之意。”

    尽管没有任何把握,但此前借助战神图录,他如今在精神之道的修炼上已经更进一步,急切想要印证一番,达到对变天击地精神**的超悟。

    “那就如你所愿。”夏阳陡然一笑,笑容仿佛天上的阳光一样璀璨,如清风一般拂过人的心头,仿佛可使严冰融化。

    这一次八师巴挑战夏阳,并不是要与他在武功真气之上争锋,而是在精神和心灵方面与他凶险对拼。

    四目相对,恍惚间,两人同时进入一片虚幻而又真实的天地里,悠悠轮回开始转动。

    转眼之间,已是无数此的轮回流转,

    一次次的轮回,或男或女,或老或幼,或人或物,或草木蝼蚁……世间万象,在夏阳与八师巴的精神力量交锋之下,流转而过。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真实,却又那么的虚假,八师巴只感觉到自己的元神与面前武神的精神融为一体,两人在这超越时空的轮回之中,共同探索着生命的最终奥义。

    或是仇人,或是朋友,或是陌生人,或是夫妻,或是父子,人世间的一切能够想象到的事情两人都经历了。在千百世的生死轮回之中,两人不断的交锋着,或以情感,或以智慧,却独独没有武力。

    直到最后,八师巴化作了一尊巨大庄严的佛陀金身,口诵了一声“阿弥陀佛”,接着佛陀的虚影陡然绽放大光明,大无量之光,朝着夏阳照耀而去。

    而夏阳丝毫不为所动,陡然变成了一只面容狰狞的魔头模样,身上却散发着无尽的慈悲气息,任由佛光如何冲击,身影虚幻而飘散,却始终存在,难以被磨灭。

    “佛不修则称魔,魔行善则曰佛。佛本是魔,魔本是佛,佛不朽,魔亦不朽!”

    魔头大笑间,魔气化为了佛光,狰狞的面容变成了慈眉善目的面孔,而那佛陀却化作一尊魔头,新生的佛陀慈悲一诵,以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可怕气势,朝着魔头一掌盖压而下,魔头被打得消失,虚幻的天地彻底消失。

    梦境醒来,回转真实世界,夏阳面容平静地注视着八师巴,而八师巴则是脸色灰白,露出苦笑:“武神修为之深,小僧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恐怕就是令东来归来,恐怕也难以匹敌了。”

    “大师的变天击地精神**亦是名不虚传,这门藏密无上奇功穷极心灵之极限,本座也算是领教了。”夏阳神情平淡无比,这场精神比拼他虽是大获全胜,但变天击地精神**倒也令他略有惊喜。

    “武神过奖了,小僧过去自比活佛,目无余子,直至今日才知武道之浩瀚,实在惭愧。今日一败,实是欣喜万分,证明小僧他日已有追上令东来脚步的可能,待离开此地之后,小僧当即刻赶返西藏,觅地修行,若有所成,皆因武神所赐。小僧再次拜谢!”

    八师巴脸上宝相庄严,说完又向夏阳拜了一下,然后才转身返回战神殿内。

    夏阳坦然接受了八师巴的礼拜,但他的心神已经仿佛飘散到了一片无尽的时空之中,不属于这个世界。

    世间的一切种种,成败得失,生死荣辱,早已不放在他心上。

    他先前在作出决定,放弃了破碎虚空前往另一个世界的打算之时,尚且微有几分遗憾,但在刚刚经历了与八师巴的精神交锋之后,却是无悲无喜,重新回复了古井无波。

    无论如何,在领悟了战神图录之后,夏阳除了将其中一些此前自己修行中未曾领悟的的道理补全到了武神诀中,精神层次更是得以跨前一步。

    佛家说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道家说超欲界,超色界,超无色界。夏阳如今的心境,已经步入到了一种他自己也无法言喻的境界,兴奋、愤怒、悲痛、贪婪、怜悯……这些情绪他虽然早已勘破,却也能掌控自如,可为物喜,可为己悲。

    心灵乃是一切的源头,心之念,道之涯。有与无,几乎尽在他一念之间!

    等八师巴迈入战神殿后,夏阳平静出声:“蒙赤行,八师巴已败,你还要出手么?”

    “武神修为盖世,蒙某万万不是对手。不过上次一战之后,蒙某却是心有不甘,潜修半年,加上对战神图录有所领悟,自当再向武神请教!”蒙赤行的声音十分坚定,不容动摇,即便他连万分之一的胜算都没有,也依然有勇气站到夏阳面前。

    夏阳点点头:“那你就和厉工一起上吧。”

    这时战神殿前,除了蒙赤行以外,厉工也赫然在此。听到他的话,厉工沉着地说了一声“好”,便已站到了蒙赤行的身侧。

    蒙赤行并未表示反对,他心知即便是和厉工以二敌一,也毫无任何取胜把握,但如能一睹无上武道的绚丽风光,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对他和厉工,还有刚刚的八师巴而言,生命的步伐,至此踏上一个全新的阶段。

    沉默之中,蒙赤行、厉工这魔门两大宗师同时出手。

    蒙赤行以自己毕生的绝学藏密智能书,结合从战神图录中得到的领悟,将自己强大的精神力化为实质,威猛如雷般轰出,把识海与夏阳连接在一起,同时全身真气弥漫,直接就是一拳击出,庞然巨力,如山洪暴发,浑然天成,凛凛天威,向着不远处的夏阳倾泻而去。

    厉工则运转起紫血**心诀,同时将战神图录与他他昔年纵横天下,除在令东来手下未尝一败的天魔手七十二式施展而出。

    一团紫气浮腾而起,转而弥漫天际,如一面巨大的渔网,朝夏阳罩去。

    紫气之中,成千上万道掌影同时出现,那些掌影分从四面八方攻向夏阳,将天魔手七十二式所有变化尽皆施展而出,如此恐怖的变化,足以证明他已与蒙赤行并肩,成王成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