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魔龙
    战神殿中,正当众人还在继续参悟战神图录的时候,夏阳突然心神一动,瞬间消失在了殿内,来到了大殿门口。

    俯视着一级一级向下伸延至地底湖海里的石阶,遥见巨龟在石阶底处昂首朝向他站立的位置,虽明知巨龟是座石雕,但夏阳仍然很难把“它”当作死物一般看待。可见那石龟的雕功已经达到了鬼斧神工的境地,竟能给一种带有生命的感觉,似乎随时有可能活过来,开始往上攀爬。

    四周和远处的壁隙,地火闪灭,这座建筑尽管深藏地下,空气却是清新甜美,湖海平静的水面,不断翻起水泡浪花,充盈着无限的生机,其中不时有奇鱼和怪物跃离水面,发出拍水的异响,在隆隆的瀑布声中,充满了一种动感的节奏。

    周围的湖海以地底的战神殿为中心向四周伸延,夏阳极目远望,数里外才隐见地火闪烁的洞璧。而湖水打上石阶,不断发出哗啦的响声,整座战神殿气象万千,高踞在上使人更生疑幻疑真之感,若非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竟有人能在地底建造出这样举世无双的巨大建筑。

    这战神殿外的各种奇异动植物,加上内部如同火山一般的环境,即便以夏阳历经数个世界的见多识广,都完全分辨不出来历,也更加让他确定,这惊雁宫必然乃是出自地外文明!

    信步迈下石阶,来到那座石龟跟前,这座巨大的石龟比他人还要高上两三尺,远看已是几可乱真,近观其纹理鳞甲,细节更是十分注重,栩栩如生,夏阳忍不住伸手触摸,石质冰冻,感觉玄异。

    不过只是打量了几眼之后,他便抬起头来,将视线移到了湖面。

    在其他武林中人到来之前,地下湖水适才还是浸至石龟的后脚,这时已浸到石龟的半身,石龟更极像是刚从水中爬上。

    脸上微微带笑,他的目光穿过湖面,自言自语了一句:“你终于肯出来了!”

    夏阳自然没有忘记在原著中,战神殿内有一条魔龙守护,他刚刚在殿内之时,正是感应到了此物的气息。

    他这时就站在湖边,随着潮起潮落,一股暗涌冲来,似乎要把他带动。不过以他的实力,即便是身处于滔天巨浪之中,也能泰然无恙,区区一道大一点的水花,又能奈他何。

    心念一动,夏阳整个人便即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石龟的背上,避开了水流的袭击。

    只是下一刻,一条巨大的绿色怪物却是哗啦一声,冲离水面,腾空张开利牙闪闪的大口,一把向他双脚噬去,满头绿发向后飘飞,模样狰狞可怖。

    这东西自水中蓄力,一窜之下,竟有十余丈之远!

    夏阳不徐不疾,足下轻轻一点,身体便已轻若无物般飘飞而起,继而如一片轻羽般落于数十级石阶之上,堪堪令这怪物扑了个空。

    “这就是所谓的‘魔龙’么?”

    夏阳静静地盯着眼前的怪物,它在数丈外的石级处,身体两边弹出两只似掌非掌、似爪非爪、长满鳞蹼的大脚,两只绿眼异芒盛射,狠盯前方的死敌。

    它的大半截身体已经完全暴露出来,其身体浑圆,脱出水面的身体长达三丈,全身披满绿绿红红的厚甲,它的头特别巨大,顶上有两只如羚羊的小角,头上每条线发粗若儿臂,在两边垂下,绿眼大加灯笼,鼻孔扁平仰起,大口紧闭,口下生满针刺般的短须,丑是丑了些,倒也与传说中的龙有七分相似。

    夏阳打量着这条魔龙,并未动手,但湖水的潮涨却是愈来愈急,地底湖里的浪一波一波从远处冲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其中搅动,隆隆的声响和回音震彻整个湖洞,水位上升得很快,眨眼间的工夫,湖水便再次蔓延至了他的脚下,石龟也只剩下昂起的头部,仍露在水面之外。

    仿佛这魔龙懂得借助自然之威,呼唤潮水步步紧逼!

    接着,魔龙眼中的绿芒巍然不动,身后的大尾停止了摆动,胸腹紧贴由上而下的十多级石阶,像黏贴在石阶上一样,又像是一支蓄势待发的利箭。一双灯笼大的眼睛中透着绿芒,静若山岳,紧盯着上方,似乎充满仇恨的情绪,足令人心中发毛!

    魔龙似乎也知道眼前这人极不好惹,并没有再立刻发起攻击,至于夏阳,有心想见识一下这条魔龙究竟有什么样的力量,倒也没有主动出手。一兽一人,一上一下,接着就在这石阶之上突然僵持了起来。

    战神殿中,一干武林人士自然沉浸于战神图录中,但显然也感受到了殿外的异状,纷纷在惊诧中冲出殿外,只见千级台阶之下,一只硕大的龙头露出水面,黑黝黝的水底之中,它那巨大的身躯亦不知延生入水底多长。

    魔龙眼见有如此多的人类出现,眼内绿芒大盛,双目紧紧地盯着夏阳身后的众人,绿发无风自动,巨大的身躯开始“霍霍”摆动,扫得水浪翻涌而起,威武万分。

    然而它似乎并不敢忽视眼前这个在它面前极为渺小的敌人,只听到它狂嘶一声,带起一阵骇然巨浪,在巨浪的掩饰之中,下腹仍然贴紧阶面,但前身却腾起半空,一对前爪分左右向夏阳抓去,要赶在众人出手之前,率先将他解决。

    这魔龙速度之快,攻势之强,即便在场武林中人全是当今世上最顶尖的强者,在骤然见到如此凶猛的巨大怪异生物时,也忍不住面色剧变!

    不过夏阳的神情镇定从容之极,就仿佛这巨龙爪下的目标并不是他一般,屈指往前一弹,一股庞大到了极点的力量便自他指中生出,迎上了魔龙的巨爪。

    如果是一般的武林高手,只怕绝难抵抗它的双爪之威,但夏阳何许人也?他这一指弹出,简直有着惊天动地之伟力!

    魔龙本就是极具战斗天赋的生物,对于危险的嗅觉极为灵敏,感受到一股可怕至极的力量急电般袭来,出于野兽的本能,电光火石之间,它双爪立时缩回,向后急退。

    夏阳并没有取它性命的想法,见它躲避,直接隔空一爪抓出,便似乎有一只无形巨手一样,竟一把将那魔龙提起,抓出了水面。

    听到那恐怖生物发出的惊慌怪叫,那如同小山一般的庞大身躯竟被夏阳一下从湖中扯出,所有人心中都不由掀起了无边的惊涛骇浪,望向夏阳的目光,就仿佛见到了天神一样!

    眼前这头恐怖的生物,从其体型上来看绝非人力所能够抗衡,但在夏阳手中竟毫无反抗之力,无双武神之名,当真是名副其实!

    “那是什么东西?”众人震惊之下,纷纷面面相觑起来,希望能从其他人口中得知答案。

    “莫非,那是传说中的……龙?看它的外表,好像与一些上古流传下来的典籍记载有些相似。”

    不知是谁突然说了一句,其余人更为吃惊,再次仔细看去,然后纷纷觉得所言属实,的确很是相像。

    半空之中,魔龙被提起之后,立刻就疯狂地挣扎起来,只是它身在空中,无法着力,也无法挣脱夏阳的惊天伟力,好一阵之后,它口中才发出了一道弱弱的呜咽之声。

    “这就认输了么?”感应到魔龙已有服软之意,夏阳倒也没有为难于它,五指一张,便即松开了对它的束缚。

    魔龙落回湖面之后,并未再次发起攻击,也没有立即逃窜而去,而匍匐在湖边发出了一阵可怜的低吟声,龙首低垂,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察觉到这魔龙的灵智不低,眼神中充满了对自己的惧怕,夏阳淡淡道:“放心,本座对你没有恶意,你自去就,若是有事,本座自会召唤于你。”

    听到他的话,魔龙发出一道低沉温和的啸声,如泣如诉,声音抑扬顿挫,悦耳非常,然后才重新潜回湖中。

    魔龙这一离去,岸边的湖水便迅速开始退却,本浸在水中的大石龟,也很快露出了栩栩如生的上半身。

    看到身后石阶之上,所有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夏阳淡然一笑,并未多说,只是让他们回去继续参悟战神图录,而自己则是看起龟背上的符号来。

    不过夏阳虽然精研易数多年,此前又与厉灵这位易道大家交流了半月,论及易理术数已经算得上是专家,但这龟背上的符号和卦纹却是玄奥莫名,已经超出了他能理解的范畴,只好如同在风云位面得到无求易诀时的那块龟壳一样,将上面的图形尽数记录下来,以待到日后再行理解。

    解决了魔龙,记下石龟背上的内容之后,夏阳随后也再次回到了战神殿,和其他人一样继续修行起来。

    他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再去观看战神图录,如今四十九幅浮雕上面的内容已经全数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便在战神殿中寻了个僻静的角落,盘膝坐下,亲自参悟起破碎虚空的奥秘来。

    以夏阳的修为境界,十分清楚破碎虚空的基础在于精神之上,而他过去所走的天人合一路子,还有神魂的修炼,都与当前黄系位面有着不少的差别,所以想要彻底弄清楚破碎虚空之秘,最好的方法,便是亲身将战神图录修炼一遍。

    四十九副宏伟的巨大浮雕,在他的心中一一浮现,夏阳双目之中芒光电射,战神图录第一至第三幅图上的内容,已在他脑海中显示出来。在第一幅中,战神穿越九天,向一个火球扑下去;第二幅是战神从火球中穿冲而出,化为一阴一阳两股气旋,衍生出大地的树木花果、鱼虫人兽。

    在风云位面之时,虽然夏阳早已领悟了玄阴之道和赤火之道,但在开始体悟战神图录之后,他却仿佛捕捉到了某一种难言的真理,一种关乎于天地宇宙,玄奥而超然的境遇。

    就在此时,他体内的阴阳二气霎时间升腾而起,沿着一种玄奥至极的轨迹运转起来,化作阴阳两股气旋,相辅相成,一边是可焚烧一切的烈焰,一边是险恶凶邪的煞气,竟一点一点悉数往他丹田之中那处阴阳二气所化气旋流去!

    这阴阳二气所化的气旋,便仿佛一座无底深渊一般,即便再如何庞大的能量纳入其中,亦不见动静,便如无边大海,把天上降下的雨露,无穷无尽地容纳。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阳体内的气旋不但没有被庞大的能量所胀大,反而隐隐缩小,阴阳二气已经达成了一种真正的平衡。

    从第一幅图开始,战神图录中各种玄奥的至理一一在他心中明悟,令得他的“武神诀”得到了极大的填充,许久之后,第三十八幅的精神修炼之图,在他脑中出现。

    心念一动,在他精神的映射之下,整座大殿的光线忽然黯淡下来,而大殿极高而极广的穹顶之上遍刻的星辰如同被一股莫名的能量所充斥,竟逐一亮了起来!

    在这昏暗的大殿之中,星辰的光芒慢慢连起,竟形成一条横跨天际的大龙,其中尤以星宿黄芒大盛,一时间,整座大殿便如同宇宙一般无边无际,壮丽感人!

    与天上星宿共同在这无边的宇宙一齐运转,天地之精神,实乃我之精神,天地之能量,任我索取。

    不止是大殿中的星辰,若此时有人在地面之上,便会察觉到,今夜的星空格外地闪亮,晴朗的夜空经过这繁星一照,仿如白昼。

    辉煌的星光自大殿上方照耀而下,奇怪的是,大殿的其他地方,却半点也没有因星光而变得明亮,唯有夏阳自身体发肤,至肌肉纹理,亮得好似一片通明的宝玉一般!

    然而此时的夏阳,突然感觉到精神被一座巨大无比的山岳压住,不过他的神魂坚固至极,紧守心神,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

    只见夏阳的身体犹如上好的瓷器一般,竟从中龟裂开来,血红的裂纹遍布全身!

    然而龙元所提供的回神之象,却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高速极快地恢复着不断地重复着裂开与恢复两个过程。

    夏阳只感到身体上传来一阵巨大的疼痛敢,便仿佛整个人都被人撕裂开来一般,额头不禁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一个个画像逐一闪过,其中英武的战神虚影浮现着,组成一片浩瀚的宇宙,空无一片。

    夏阳一念之下,便即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心神与天道冥一,超越了天人合一,天地宇宙的无限奥秘一一在他脑海浮现,他的心灵不断蜕变着。

    仿佛至高无上的天道一般,以冰冷的视角俯瞰世间,涌起无限变化,又似从未变化过。

    “天心本人心,人心本天心。以我心代天心,以我道代天道,原来是这样,我懂了!”

    数百年光阴流转,数世苦苦追求,夏阳在这一刻才真正明白了天法的境界是什么,什么是以我心代天心。

    “还是差了一些啊,明白了却未必做得到,不过我已经一只脚跨进了这个门槛了……”夏阳的目光陡然变得平静下来,再看那战神图录之时,其已然不同。

    “似乎有些意犹未尽……”夏阳喃喃着,脑海里其他四十八副图案一一消失,只剩下最后一副。

    “破碎虚空,破碎虚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