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破碎之秘
    ,!

    凌渡虚和横刀头陀的伤势,在夏阳看来并不是什么难事,在二人体内各自打入一道真气,便重新激发了两人萎靡的生机,将他们从重伤和濒死边缘拉了回来,之后二人只需自行运功调息,便可逐渐痊愈。

    见夏阳如此轻易就救回了二人,众人震惊的同时也是十分高兴,一干正道中人更是连连向他道谢。

    经过一番致谢,将这些人打发之后,夏阳才带着祁碧芍向大殿的左壁走去,来到一边的墙角处。

    就在那硕大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几个大字之下,只见有一人盘膝面墙而坐,背影魁梧,服饰高古,不类近代。而这人旁边还另有一幅骸骨,骸骨旁有几样事物。

    祁碧芍初见那盘膝之人,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才察觉到这是一个没有生命的躯壳,不由长松了口气。

    凝神望去,只见那人面相庄严,嘴角犹还带着安详的微笑,头发与衣服已化开大半,但面上肌肤神情却与生人无异。

    她不知夏阳带她过来有什么目的,亦不知道此人的身份,好奇之下,试着伸手触碰了一下地上之人。不过祁碧芍刚一碰到对方脊背,她指尖所触之处衣衫登时警飞灰,无疑经历了非常久远的年代,但衣服下的**却至坚至硬,似乎整个人转化为了另一种不知名的坚硬物质。

    此人左手垂地,地上有一行小字,写书“广成子证破碎金刚于此”,触地的中指,刚好嵌在“此”字最后一画去势尽处,毫无疑问这几个宇是他运功在地上写划出来的。而无论是能在这样坚硬的地面上写字,还是字中的内容,都是让祁碧芍重重一惊!

    “大哥,他……他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广成子?”祁碧芍目露骇然之色。

    广成子是什么人?在传闻中,他可是上古时期的道家先贤,更是轩辕黄帝之师,乃是一位超凡入圣的人物。

    而此人究竟是与之同名,还是广成子本人?如果是同一人的话,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能以指刻坚石,死后身体又能保持不朽的状态,只怕此人生前的修为已经到达了神鬼莫测的地步,和她大哥夏阳一样,都已是非人的层次了。

    “不错,正是此人。”夏阳点了点头。

    只是他带她过来,并不是来参观广成子尸身的,一指广成子边上的另外一幅骸骨以及身边之物,他淡淡道:“妹子,那就是你要找的岳册。”

    祁碧芍忙向地上望去,果然见到那幅人骨旁边还有一部书册和一个摺叠好的大袋,闪闪发光,也不知是何物所制。

    上前一看,那部书册以丝织成,厚达数寸,书面写有“岳册”两个大字,旁边有一个铁盒,正是用来放载岳册的。如今这部代表着汉人希望的奇书,就静静躺在她面前,伸手可触,祁碧芍心中不由惊喜万分!

    至于旁边的那个大袋,袋边摆放着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道:“本人北胜天,继承敝门历代遗志,穷毕生岁月,勘破其秘,得来此间,虽未能生返人世,亦已无憾。此神殿实藏有天地之秘。鬼神莫测之道。惜本人慧根未结,未能如广成子仙师般得破至道,超脱凡世。本人尝以天下第一土木宗师自居,至此始知微不足道。经本人测断,逃离此处之法,必从东南巽方湖底去水道,顺流而出,可抵地面,特以此地无名树所生坚丝,制成护袋。若是当世高手,能将护袋充气,再以真力护身,龟伏于内,随地下河流冲出,或可重出生天。吾老矣,非不欲也是不能也。字留有缘。”

    原来此位一代土木大师,自己虽不能离去,却还特意留下了逃生之法,可谓用心良苦。

    “妹子且将岳册收起来罢。”夏阳平静地说了一句,等她将岳册装入铁盒之后,又道:“你也快去参悟战神图录吧,若能有所领悟,将对你的的武功有着莫大进益。”

    “是,大哥。”祁碧芍自然明白机会之难得,答应一声之后,便径自往刻画着《战神图录》的浮雕走去。

    其他人并没注意到祁碧芍的手中多了一个铁盒,他们此刻正将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战神图录中,心神难以自持,甚至就连传鹰、蒙赤行、八师巴、厉工、厉灵这样的无上高手也不例外。

    见所有人都沉浸于战神图录之上,夏阳轻笑一下之后,便往前走了几步,观看起面前最后一幅浮雕来。

    不过浮雕上面除了“战神图录四十九破碎虚空”十一个大字之外,再无一物,倒是旁边另外一幅,其上写书着“战神图录四十八重返九天”,同样刻着一个天神模样的战神,乘坐着一头似龙非龙的怪物,由右下角向上飞,穿过了九重云,飞向左上角,和第一幅恰是相反的方向。

    夏阳和其他人不同,以他的境界,自然是能更加看清许多人看不到的一些本质东西,而这些本质,便是战神图录所要阐述的武道至理。

    和风云世界的无求易诀一样,战神图录也并不是某种单一的内功心法,或者任何固定的招式,而是一种“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便是它最大的主旨。也就是说,每个人从战神图录中领悟的东西都不见得相同,而那些武学至理可以运用在任何武功或是招式之上,不管用刀用剑甚至是用拳都可以。

    不过战神图录乃是描述武学至理的奇功,无限接近于武道的巅峰,自然不是那么好领悟,场中之人如能从中领悟一二,已经是受用无穷了,但是能否堪破谜障,踏足破碎虚空那一步,却要看各人的造化和机缘!

    尽管夏阳如今武学境界极高,但战神图录于他也不是全无参考价值,便如他之前所见的第二幅图,便是讲述了一种“天地太极”的境界,可以利用雷电宇宙的能量迅速复原内力。

    简单的说,就是修炼者可以吸收天地万物精华为自身的力量之源,与一股无比庞大的力量相结合,达至阴阳互易、循环不息,内力无边无际的层次。

    这种方法,乃是以自身的心灵作引,与天人境界沟通天地元气补充己身虽然有着十分相似的效果,却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而第三十六幅的浮雕下方写着:“天地一太极,人身一太极,太极本为一,因小成大小,因意成内外,若能去此心意,岂有内外之分、你我之别,天地既无尽,人身岂有尽,尽去诸般相。”便是风云位面所缺失,此世武学独有的心灵修炼之法。

    要达至这境界的法门,就是要把“心”这堵定内外的围墙拿走,让人身重归于宇宙,达成“太极”的状态,既无人身,何来困境?

    要把心拿开,先要守心,当守至心的尽极,物穷则变,始能进军无心的境界。

    抛开一切凡念,将精神贯注灵台之间,不存一念,不作一想,浑浑沌沌,无外无内,无人无我,没有空间,没有时间。

    尽去诸般相。

    这样的修炼之法,比起夏阳以往通过拳术来凝炼心灵,可以说高出不止一筹!

    还有第三十八幅,乃是精神修炼之法,正是教人如何进入致虚极守静笃的精神领域,与天上星宿共同在这无边的宇宙一齐运转,天地之精神,实乃我之精神,天地之能量,乃我之能量。

    战神图录四十九幅浮雕石刻,每一幅都有其惊人的作用,许多至理更是他过去所学不具备的,即便强如夏阳,也是受益匪浅。

    夏阳在参悟着战神图录,补全自身武道之时,心中也越发肯定,这门功法绝非人间所有。这一点,光是从他脚下这座战神殿便可得知。

    任谁都看得出来,整座惊雁宫绝非人力所能建成,而从那巨大浮雕之上,那头戴面具和身穿奇怪甲胄的战神,也可判断出,其营建者,几乎可以肯定是来自于地外文明!

    其中最有力的证据,便是地下迷宫中的那张星图。据夏阳判断,那极有可能乃是通往一个未知所在的星空坐标!

    根据他的推测,那个坐标的位置,很有可能便如《遮天》位面中的北斗星域一样,也就是那个地外文明的来源之地。而从广成子进入战神殿的时间来看,那个地外文明早在比三皇五帝时期还要更早的史前,便来到了这个世界,或许很有可能,还与此世的人类源流有关。

    他们由于某种原因,来到了破碎虚空位面的地球,甚至有可能被困住,否则未必会耗费那么大的功夫修筑出惊雁宫,乃至令东来破碎之地的十绝关。

    夏阳此前在伤势痊愈之后,便已前往过当时离他不远的十绝关,虽然因时机未至没能入内,但无论是外面的种种布置,还是从原著中的描写来看,十绝关都和这座惊雁宫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

    据他猜测,地外文明在此世修建起惊雁宫和十绝关,大概只有两种原因,第一,那些人乃是为传道而来。第二,则有可能是因为交通工具坠毁,受困于此,不得不想办法“回家”。

    如果是第二种假设的话,那么他们返回的办法,无疑便是“破碎虚空”。即以后来人类称之以武道及精神力的方法,打开“仙门”,回到或者说争取到一个返回家乡的机会!

    简单地总结一下,就是史前曾有一批“外星人”来到过破碎虚空位面的地球,若不是传道于此,便很有可能是由于“飞船”被毁,不得不另辟蹊径返家,于是利用自身的肉身条件,创造出来“破碎虚空”的办法。另外,这批外星人极可能加入了人类的遗传信息,即他们很有可能是人类的远祖之一,所以人类中的一些强者,也能效仿此法,达到“破碎虚空”的层次,离开此世。

    夏阳的推断并非空穴来封,需知破碎虚空,在道家的观念中谓之为“飞升”。若是能将肉身修炼到足够强大,如道家所言的“道体”一般,成为一个小型的“飞船”,足以承载宇宙中的压力,而本身的精气神则元神化,成为不灭的“道胎”也就是主机,再经过适当的一个“加速”,便可以打开黑洞,利用道体实现空间跳跃,最终摆脱黑洞,达成星际旅行。

    而即便道体在这个阶段被伤害,由于他的元神强度足够,也可以抵御大部分的能量冲击和伤害,甚至是通过道家所言的夺舍法或藏密所谓的转世轮回,再度组织道体。

    随着他对惊雁宫的了解越深,也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尤其是他根据星象和易理去推算得出,惊雁宫是可以根据天上的星位自行移动的,这一点原著之中也有言明,惊雁宫在传鹰进入之后,百年之间,蒙人都不知其所在,这说明此宫又移动了,它更像是一个地下的移动基地。

    从星象去看,再结合之后的《覆雨翻云》中对拦江岛的描写,夏阳可以肯定,百年后那座常年迷雾笼罩的拦江岛,便是惊雁宫下一次移动之所。

    其地理位置,大约在怒蛟岛附近三十里内,而后世的浪翻云敲正是生于斯长于斯之人,最后庞浪二人决战之所,选在此处也大有深意。

    庞斑在最终一战中被浪翻云和鹰缘二人送走,是因为庞斑的道体、道胎都具备,只欠加速,而浪翻云比里赤媚还快半分的速度和覆雨剑,正好可以给他速度甚至破开一个类似燕飞破碎一样小仙门,给了庞斑飞升而去的经验。

    根据书中描述,庞、浪二人先是试验了一场,第一次为了飞升,第二场才算是真正的比武。庞斑在累计了第一场试验的经验以及鹰缘的经验,并在第二场比武中聚集了巨大的能量,其实已经能够独立飞升,这也是他为什么忽隐忽现的原因。

    后来庞斑的飞升,他已具备道体、道胎,飞升经验以及能量,所以如令东来一样全身而去,并不话下。

    当然,这一切如今还只是夏阳的推测,是否真如他想象的那样,还有待证实。所以他才会让那么多人进来,一起参悟战神图录,目的就是为了堪破出“破碎虚空”的奥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