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战神殿
    ,!

    “碧芍妹子,好久不见。”这个声音,正是许久未见的夏阳。

    在场的众多高手明显能感应到,那位武神本人似乎并不在这片迷宫之中,而是透过不知道多远的距离将声音传到这么远的地方,这份修为简直是惊天动地。场中除了少数人以外,其他人心里都不禁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没有与祁碧芍多加寒暄,随即夏阳的朗笑声再次传来:“诸位,穿过前面正中央的门户,便可直达战神殿,本座在此恭候大驾。”说完之后,他的话音便即在这片空间中消失。

    听到他的话,众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便往那九道门户的最中央走去,果然发现在这道门户前,有着其他门户所没有的湿**气,充满了一股勃发的生机。

    进入其中之后,众人才发现这是一条长长的廊道,以三十度角不断向下延伸,在火光的照耀下,漫无尽头,就像是一直通向幽冥的捷径。

    穿过这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众人能感觉到空气中的湿度愈来愈重,空气也变得愈来愈清新,似乎前方有着水源的存在。又走了一阵,离他们约二十丈外的下方处,突然出现了一点光源,众人不由加快脚步,疾速前行,继续在这片黑暗长廊作漫无休止的前进。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本来越朝下走,应该越发感到阴寒才对,可是他们往下走着,身体却反而反常地逐渐暖和起来。而在长廊的远处,隐约传来隆隆的声音,又再转了几转,隆隆之声愈来愈大,震耳欲聋,秘道渐见明亮,一片暗红,可清楚视物。接着向左一转,远方有一个红光闪烁的方格,众人都知道光线的来源其实并不强烈,只不过自己等人久处黑暗,故丝毫光线也会觉得刺目。

    众人虽不知前方究竟有着怎样的环境,但既是武神所指之路,想来必可走通,当下更是提起脚步向前急行,直到走到尽头之后,才发现外面是一条巨大瀑布的底部,洞中隆隆的声音,正是由这条湍急的瀑布发出。

    从他们的位置向上望去,瀑布铺天盖地倾泻而下,把外面的世界完全隔断,唯一能透过瀑布而入的,就是外面那闪耀的红光。而那红光也不知为何物,将整条瀑布染得通红,就连这条廊道也给笼罩在血光之下,众人不由腹诽起来,难道瀑布之外乃是幽冥洞府,这条瀑布就是隔开阴阳两界的地下黄泉?

    不过在场中人无一不是武林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又岂会连一点冒险精神都不具备?他们都有预感,只待冲过这条瀑布之后,一切自有分晓!

    传鹰是其中动作最快的人,想也不想,毫不迟疑地展开身法向前疾冲,穿越瀑布,跳进了前方那个未知的世界去。

    他这一动,蒙赤行、八师巴、厉工、厉灵这四大宗师亦是紧随其后,跟着其他人也不甘示弱,一个接一个地往瀑布之外跃去……

    迷宫上方,惊雁宫外。

    在所有蒙古士兵撤出这座庞大的宫殿之后,思汉飞立刻便命人点燃了之前在宫外悄然埋下的炸药,要将进入地下的所有中原以及蒙古高手,包括那位武神在内,连同这座无比奇伟的建筑,永远埋葬在留马平原的地底之下!

    “轰轰轰!”

    随着一连串的惊天巨响,整个留马平原都仿佛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就连老远之外的留马驿也察觉到了这边的可怕动静。

    只是随着漫天烟尘散去,所有的蒙古人都不由自主地瞪大了双目,只见眼前的惊雁宫丝毫无损,竟然连一个缺角都没有被能炸下来。

    思汉飞满脸不可置信的同时,也猛地想起了崔山镜此前曾经勘察过惊雁宫后汇报给自己的结果,就是这座宫殿由内到外,以至整个地基,都是由一种看起来似是云石但又带有金精乌母那类钢质的不知名物料所建,硬逾精钢,难以开凿。其中一土一石,无不巧夺天工,是以无法用炸药炸毁,其实也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

    而且国师八师巴也曾说过,他以密藏无上心法观察过这座惊雁宫的气运,察觉到有一股非常巨大,甚至超乎人力的自然力量,与这惊雁宫的一草一木混成一体,绝非人力可以破坏,若是强行破坏这种规律,必遭天谴!

    此前思汉飞并未将这些话放在心上,而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却是由不得他不信,心里不禁猛地生出了一股无比后悔的念头,早知如此的话,他无论如何也会跟着其他人一起下去。

    只是现在后悔已经太迟了,他只好将希望全部寄托于那十万大军的后手之上,更在心里默默地乞求着长生天,盼着那些人最好就此一去不回……

    地底之下,其他人并不知道上方发生过什么事,甚至就连一丝动静都没感应到,他们在全力穿过瀑布之后,立刻便见到一个广阔之极的奇异世界!

    只见他们的下方,乃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地底大湖,包藏在一个庞大之极的地底岩洞之内,岩顶离湖面至少有五十至六十丈的高度,地底湖骤然看来就像个无边无际的大海,只在极远处才隐约见到岩壁。四周壁上长满了奇花异草,五色灿烂,岩壁上时有裂开大洞,地底的清泉冲奔而出,形成四五十条长长飞溅下来的瀑布,有些长达七十丈外,轰然有声,蔚为奇观,令这庞大的地底空间,充斥了声音和动感。

    他们此时也终于知道了红光和热能的来源,原来岩壁上部分地方满布裂缝,暴射出熊熊的烈烈焰,显然是从这些空隙逃逸出来的地火,照耀了上方整个迷宫。这地火的温度之高可熔精铁,全赖冰冻的地下湖水,水火相济,阴阳交泰,才恰恰造成眼下的环境,产生了这样一个奇异世界。

    众人从瀑布后方的廊道冲出之后,身处半空,去势已尽,便纷纷开始跌落而下,不过就在落下的同时,也有不少人看到了前面大约五里外的湖心,有一座孤独的岩石岛,整个小岛被一座庞大之极的建筑物所覆盖,竟是另一座与上方一模一样的雁翔殿。

    而在一片震骇莫名之中,他们已经掉进了冰凉彻骨的地底湖水内。

    落进水中之后,众人只见这片深不见底的湖水,竟充满着各式各样的生命,例如发光的怪鱼群,在掩映红光的湖水里,成千上万的联群出没,又或似蛇非蛇的怪物,有无数触须的大圆球形,擦身而过的巨形怪鳌,千奇百怪,和上面刻在雁翎殿内的奇禽异物完全一致。

    众人皆是武功高强之辈,闭气只是等闲之事,一口气浮上湖面之后,便立即向那耸立于孤岩之上的巨型建筑物游去。

    只是尚离目标还有半里的距离时,湖面突然一阵翻腾,感觉到身下的水流有异,众人不禁纷纷提气,跃出湖面。与此同时,他们先前在水下所看到的那些怪鱼也纷纷跃出水面,张开血盆大口,朝他们撕咬而来。

    韩公度背着身受重伤的凌渡虚,忽觉身后劲风扑至,骇然转头,只见一头人首鱼身的狰狞怪鱼笔直咬来,速度之快,就连他都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

    “孽畜!”就在这时,一道俏生生的冷喝之声在他耳畔响起,接着一道凌厉森冷的剑气划过长空,进入了怪鱼的大口之中,接着便听到怪鱼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狂嘶,同时迸发出一股绿色汁液,跌入湖中。

    心知是祁碧芍出手,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公度也无法出言道谢,只得再次猛一提气,专心往那湖心岛上掠去。

    而遭到怪鱼攻击的人不止他一个,不过在场之人全是绝顶高手,迅速展开凌厉反击,只听到一声声惨烈的嘶叫,一股股绿酱冲天喷出,一众武林中人相互照应之下,无一伤亡,很快就登上了湖心之岛!

    这湖心的岩石岛,似乎是作为这巨殿的基石而存在,方圆半里的孤岛八成为这庞大无匹的大殿所遮盖。巨型建筑比上方的雁翔殿少了重檐,像极了一个巨大的中空正方石,成为这地底世界的中心。

    通往正门有一道长阶,层层上升,怕有千级之多,使这地底巨殿高踞于上。石阶最下的几级,浸在湖水里,有一只长丈余高八尺的大石龟,伏在石阶的最底处,似是刚要离水上岸,后脚还浸在水里,昂首朝向高高在上的正门,造型雄浑有力,巧夺天工。

    众人强忍着心头的震撼,走近细看,只见那石龟背上隐见图形,布满无数玄奥符号,错综复杂,就连厉灵、传鹰,还有八师巴和崔山镜这等精通易理术数之辈,也是一头雾水。

    蒙赤行的速度最快,这些东西他在看不懂的情况下,索性不看,径自往那阶梯掠去。千层石阶,在他这等旷古绝今的强者脚下可谓转瞬即至,两三个呼吸之后,他已站在了巨殿的入口之前。

    感应到他的动作,传鹰和八师巴等人也知道这些内容绝非一时三刻可以了解,便放弃不看,紧随其后,快速迈上石阶,其他人自然也不例外。

    不知是否武神先行入内的原因,此时大殿巨门洞开,众人尚未入内,只是站在门口向里面看去,便已如管中窥豹,知道这实在是一座无边无际的广阔巨殿。

    抬头望去,大殿门前有一石刻题匾,工工整整地刻着“战神殿”三个大字,每个字均有丈许大小,众人不禁心里一凛,知道已经来到了武神所说之地。

    蒙赤行跨入殿内,似他这般目无一切的人,此时置身巨殿之内,也不禁生出无穷的敬畏之念,放缓脚步,已被这座巨殿那极广极高的空间彻底震慑!

    蒙赤行尚且如此,其他人更不用说,一个个就像来自小人国的人,进入了巨人修建的大殿一样,相尽生出了一种如同蝼蚁般渺小的感觉。

    巨殿前端和左右两旁的殿璧,离他们至少有四十丈的距离,在对正入口的巨壁上,由上至下凿刻了一行大篆,从殿顶直排而下,首尾相隔最少有三十丈外,每字丈许见方,写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十个大字!

    一种武林人物心神震动,不少人更是情不自禁地跪了下来,眼睛饱含泪水,他们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震撼和感动,已经超越了世上一切的物质和情感。

    “欢迎诸位来到战神殿!”

    这时,一道轻笑之声,蓦然间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众人惊诧望去,这才发现前方的殿心之中,静静站立着一名极为年轻的青衣男子,正满脸微笑地看着他们。

    “武神?”

    除了传鹰和厉灵之外,所有人都是面露惊容,即便是蒙赤行和其他曾在边关与夏阳曾经有过短暂接触的人,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那日他们见到的乃是夏阳浑身散发着金光的武道元神,并未见到过他的真面目,如今得见真容,几乎没有人敢相信,眼前这名年轻得过分的神秘青年,就是传闻之中,那位拥有惊世伟力的无双武神!

    “大哥!”祁碧芍又惊又喜,快步奔至他的身前,也是难以相信地打量着他:“你……你的伤,好了?”

    眼前的夏阳,身躯完好,四肢俱全,哪里还有几个月前半截身子一只手的凄惨样子。

    “嗯,已经彻底好了!”夏阳冲她一笑,轻轻点头,说了几句之后,才冲着其他人朗声开口道:“众位是否好奇,本座为何要将你们请来此间?”

    蒙赤行面容凝重,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传鹰,沉声开口:“这位传兄先才曾说,武神是想邀我等共参破碎虚空之秘?”

    “不错,本座的目的,是开要启一个亘古未有的武道盛世,诸位便是先驱。”夏阳挥手一指四方的石壁:“在你们面前,便是武林中四大奇书之首的战神图录,甚至亦有可能是这个世间一切武道之起源,可通天地玄秘。你们之中若有人能领悟其中奥妙,当有可能追上令东来的步伐!”

    众人随着他的所指望去,只见这座巨殿笼罩在柔和的青光底下,与出口透进的红光相映成趣,而离地四十丈许的殿顶中心,嵌有一块圆形的物体,两丈直径,散发出青黄的光线,仿若一个室内的太阳,使整个巨殿沐浴在万道青光底下。

    以这光源为中心,殿顶昼了一个直径达二十丈的大圆,和秘道入口处的星图一样,只不过却大了几倍,将巨殿覆盖在无限的星宿底下,巨殿不见一柱,不见一物。殿心地上有一个两丈许见方的浮雕,左右两边壁上每边亦有丈许见方的浮雕图各二十四个,加上殿心的浮雕图,刚好是四十九。

    殿心地上那幅浮雕,雕工精美,刻着一个身穿奇怪甲胄、面上覆盖面具的天神,胯下坐着一条似龙非龙的怪物,从九片裂开了的厚云由左上角穿飞而下,直扑向右下角一个血红的大火球,每一片厚云旁边,由上而下写着九重天、八重天,直至最低的一重天。浮雕的上方有五个大字,正是“战神图录一”。

    韩公度强压着心头的震撼,沉着脸开口道:“武神,请恕在下有一事不解,敢问阁下何以要让这些魔门贼子和蒙古鞑子一同进来?”

    他此言一出,蒙古高手和魔门中人顿时齐齐冲他怒目而视。

    夏阳淡淡一笑,负起双手,并未单独回答他的话,却是向众人反问道:“诸位进入惊雁宫后,可有被这地底之下的宏伟巨构所震撼?”

    接着,轻叹一声道:“可即便是这座战神殿,包括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也不过是天地宇宙中的沧海一粟,我等人类,与之相比何等渺小?所谓正邪之别,恩怨情仇,又何足道哉?”

    不过夏阳随后却又笑了起来:“再者,自古有正就有邪,武道修行更是一条争锋之路,若是没有对手的话,岂不寂寞?”

    所有人内心都是一震!

    夏阳轻轻摇了摇头,他并不在意这些人的想法,也从不觉得开放战神殿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如果换成是一般人,或许有独享之念,恨不得世上所有的神功绝学,天上地下只有他一个人会。不过夏阳早就越过了那等狭隘的层次,战神图录再强,也不是他的武道,更不是属于他的东西,他会借鉴其中的道理,却不会生出据为己有的想法。

    何况战神图录这样的旷世武学,也绝不是那么好修炼的,天资、悟性、心性、机缘缺一不可,若不具备这些要素,即便参悟到死,也只会一无所得。

    片刻之后,身穿红色袈裟的那位蒙古国师突然伏下身子,朝夏阳拜了一下:“武神胸怀宽广,境界高远,八师巴实在是心悦诚服!”

    不止是八师巴,不少人在明白了他的想法之后,也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敬佩之色,跪在地上向他施了一礼。

    “无需如此。”夏阳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战神图录便在此间,诸位自行参悟即可,若有所得,欢迎来与本座交流。”

    说完之后,他不再理会众人,径自与祁碧芍说起话来。

    倾诉了几句离别之情后,祁碧芍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大哥,我方的横刀大师和凌渡虚前辈都受了极重的内伤,不知你可有办法为他们疗伤?”

    “小事一桩。”夏阳抬头看了横刀头陀和凌渡虚一眼,便笑了笑道:“妹子你去带他们过来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