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苦战
    ,!

    一  在厉灵开口之时,整座大殿突然传来一阵沉重的隆隆之声,正是惊雁宫的机括被运转起来。

    就在这一刹那,偏门外猛地亮起了成千上万的火把,照亮半边天,中原高手立即就陷入重重围困,蒙军开始以各种重兵器如长矛、戟、铁棍、铁斧等抢门而进,声势惊人。

    众高手也不打话,韩公度等人立即弃守他们那边的偏门,飞鸟般横过阔达十丈的大殿,与殿心的祁碧芍等会合,撤向由碧空晴他们守卫的偏门,一齐杀进通往主殿雁翔那条二十丈长的长廊去。

    长廊是由一条以石柱架起上盖的长长走道,两边是大花园,亭台楼阁,好不雅致,这刻密布蒙兵,火把通明,整条长廊光如白日。

    碧空晴和直力行两条大汉带头在前,其他人一左一右,形成左右护翼,将重伤在身的横刀头陀护在中间,韩公度和还丹道人师兄弟则负责殿后,十一个绝顶高手密切配合起来,有如一把锋锐的利刃,直刺入密布蒙军的长廊。

    蒙古一方失算之处,在于误以为迷宫入口也在这左雁翼殿内,所以蒙军兵分雨路,全力猛攻入内。现在中原高手反冲而出,立时便把猛攻入内的蒙军逼迫出来,成为混战的局面。

    中原一方反守为攻,力量集中,蒙古方面的高手则是被隔在最后,一时间难以插手。此消彼长,蒙军虽然兵多将广,但在这样狭隘的地形里面,又如何是中原正道一方这些绝顶高手的对手,很快就被中原这边冲破一道缺口,迅速越过长廊的中段,杀奔向正殿的偏门入口处。

    “矛宗”直力行一马当先,背上一长一短两枝长矛,此刻连接而成了一把丈二双头尖矛,配合他魁梧的身材,便有如张飞在世。他长矛舞得虎虎生风,一时如长江大河,卷起一波又一波的巨浪;一时幻化出千万条银蛇,漫天钻动。长矛贯满真力,一吞一吐间,必有人应矛飞出,中矛者无论任何部位受伤,五脏必被震碎,矛宗直力行的内功路子至刚至猛,无坚不摧。

    而右边的碧空晴,威势并不在他之下,他的双拐简单直接,却又刚猛无匹,敌人的刀剑碰上他的双拐,立被震飞,挡者披靡,若被扫中更是全身骨骼碎裂,立毙当场。

    后方左翼,祁碧芍一展手上长剑,圣灵剑法大开大阖,迅如雷击,加上剑气森然,寒芒闪动之下,每出一剑,必有敌人中剑身亡。

    这时一声长号传来,长长的羊角声内,以不同的长短节奏来传达讯息,蒙古兵受到指示,顿从混乱的局面里,重整军阵,由起先的各自为战,变成有规律有组织的雄师,开始向一干中原高手组成的队伍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蒙兵的矛刀剑戟箭,水银泻地般强攻入中原高手的阵形之内,转眼间已有好几人或多或少都带了点伤,虽无一严重,但在这种没有时间运功疗伤的情况下,亦会血流不止。若是时间拖得太长,失血过多,同样也会危及生命。

    在蒙兵滔天巨浪式的进攻下,众高手顿时陷于苦战之中,只能逐寸逐寸向主殿雁翔推进。尤其是首尾两端,压力更是无比巨大。

    前方要奋力冲锋,撕裂蒙军口子,自不必言,而后方韩公度和还丹道人,两把长剑不子击,已有几分难以招架。

    祁碧芍和叶采萱两人虽是女流之辈,但见状不好,立刻转换身位前去支援,同样也是两把长剑,却是纵横驰骋,不若须眉。两女举剑刺劈间,一股股强烈的剑气如同无形的利器,锋芒到处,敌人纷纷倒下,只余下满满一长廊的尸体。

    不过蒙人天生凶悍,杀得性起,不管不顾,直接踏着同伴的尸体攻来,战情激烈,鲜血溅得地下柱上一片片的鲜红,令人怵目惊心!

    蒙军后方,宛如魔神一般的蒙赤行傲然而立,身旁则是一名面色紫红,皮肤滑如婴儿的大汉,正是血手厉工。

    在他们身后,思汉飞沉声开口:“蒙老师,厉宗主,国师此时正在运功调息,不便出手,还要烦劳你们二位配合其他人,趁武神没有出现之前,将那一干叛逆拿下!”

    蒙赤行一双深目,永远都似半张半闭,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深邃,非但令人不敢与其直视,更勿用说猜测其内心真实想法。听到思汉飞的话,他缓缓地摇了摇头:“汉飞,你的心绪乱了。前面那些人不过小鱼小虾,何足挂齿?真正要在意的人乃是武神,在他没有现身之前,我需要将状态保持在最巅峰,不会轻易出手,我想厉兄或许也是一样。”

    “不错!没有见到武神之前,厉某亦不会出手。”厉工一边开口,一便睨视了身旁这位魔相宗有史以来最出类拔萃,有如魔神一般的男子一眼。

    即便他如今已经练成了紫血**,也不见得有足够把握能轻言战胜此人,不过他如今的对手并非蒙赤行,更没有任何兴趣与他交手。自从上次在杭州见识了传鹰的实力,他便将毕生目标转移到了那位无双武神身上。

    但实际上,他对于自己挑战武神,实连一成把握也没有,只是旨在为了一窥武道至境乃至无上天道,究竟是一副怎样的风景而已。为此,他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

    思汉飞虽然并非纯粹武者,但也明白蒙赤行和厉工的信念为何。只是他身为蒙古皇族,在这之前,征服中原是他奋斗的动力,也是最高的目标,而武神出世之后,他更是要将蒙古帝国的生死存亡担在了自己的肩头之上,却又如何能像蒙赤行、八师巴、厉工等人一样潇洒?

    在心怀无奈和怨气之下,他忽然涌上了一股求人不如求己的念头,当即手握铁矛,招呼其他高手,冲杀进入了前面的战场之中!

    凌渡虚施展绝艺,刚劈飞了一个武功高强的蒙古兵队长首级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杀气,随着汹涌而至的气流冲奔而来。当中另有一点尖锐的寒气破空疾至,目标正是自己。

    心中一凛之下,他数十年来无数次大大小小的作战经验在这关头顿时见到了成效,在时间不容许他有任何迟疑之际,凌渡虚本能地就从那点寒气的位置和攻击角度,判断出敌人袭来的来势和速度,连忙提起全身功力,将身体迅速由左向右移上六寸,横剑侧劈。

    他的位置刚变,一枝精钢打制的铁矛便自他身旁贴身擦过,而铁矛还欲变化,登时就给凌渡虚的长剑劈中,震荡开去。只是他同时感到右肩一凉,鲜血四溅,原来为化解这一击,他也付出了代价,给另一个敌人乘虚而入。

    使铁矛的人低叱一声,铁矛幻化出满天矛影,凌渡虚眼前尽是银芒,一束束劲锐的气流,在空中互相激撞,带起一阵阵的狂封,吹得凌渡虚全身衣衫向后飘飞,猎猎作响。满天矛影,倏地化作一矛,当空刺来,矛未至,一股惊人的压力当胸袭来,凌渡虚若只谋求躲避,必然先势尽失,而长矛受气机所牵引,追击而来,岂能侥幸。

    凌渡虚收摄心神,累年的苦修使他瞬即进入到寂静的极致,漫天遍野的矛影便如幻象一般,不能使他有丝毫动摇,天地间现在只有他和这面前的持矛敌人,厮杀的声音,鲜血的飞溅,他听而不闻,视而不见,生死荣辱,再无关痛痒。

    持矛之人正是思汉飞,在心存满腔愤懑之下,他发出的全力一击,就像恶龙一般向凌渡虚刺去,而长矛凌厉的速度,落在凌渡虚的眼中,却是缓慢之极,他可以看到长矛由慢至快地往他刺来,在空中画出一道超乎了任何世俗之美的弧线,待长矛推至身前十尺,才低吼一声,四尺青锋,闪电击出。

    剑锋与矛尖击在一起,产生出一种绝非金属相触那种应有的声音,而是沉郁之极的一声闷雷,全场皆闻,凌渡虚更是身如触电,长剑寸寸断碎,吐出一口鲜血。

    “凌兄!”

    “凌前辈!”

    凌渡虚身后,忙响起几声惊呼,众人转头望去,见偷袭者竟然是思汉飞这位蒙军主帅,不禁更是惊怒交加。

    “狗鞑子,给我纳命来!”碧空晴本来前面,扭头见凌渡虚受袭,这位壮汉厉啸一声,侧身横冲,硬生生在重重蒙古兵丛中杀出一条血路,朝思汉飞扑杀过去。

    “皇爷小心!”

    见碧空晴杀至,其他蒙古高手纷纷暴喝一声,上前援手,将他重重护卫起来。

    碧空晴虽然杀意惊人,但在众多高手和军士的围攻之下,已是险象丛生,韩公度见状等人见状,连忙施援过来:“碧兄弟,正事要紧,莫要与他们缠斗!”

    这时前面的人已经攻至了右雁翔殿的偏门前,在他们的攻势之下,守在偏门的近百个蒙古士兵根本无从抵御,转眼便被杀个精光,无一活命,接着众人连忙抢攻入门。

    众高手一齐发力,猛然推开那扇两丈高的大铁门,冲入其中之后,不禁齐齐一震!

    只见这座空无一人的右殿中,一名负着一柄厚背刀的年轻男子昂然站立,不少人更是霎时间惊呼出声:“传兄?”

    这人不是传鹰,还有谁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