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惊雁宫启
    ,!

    一  “大家不必悲观,横刀大师的伤未必无救,只要稍后能顺利见到我大哥,以他的能为,要令大师痊愈,当是小事一桩。”祁碧芍道。

    “祁女侠所言当真?”韩公度身躯一震,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切等见了我大哥便知。”祁碧芍淡淡道。她并没把话说死,但她相信以大哥夏阳的能力,应当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横刀头陀比起他当初的那般可怕的伤势,简直就不值一提!

    厉灵眼睛一亮,也连忙点了点头:“若大师之伤还有回天之力,那么必然只有靠武神了。”

    此前一段时间,夏阳一直在他家中做客,对这位武神的能力,他可是有着清楚的认识,只是刚刚一时没有想到罢了。

    听到祁碧芍和厉灵都肯定那位武神有着治愈横刀头陀的能力,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片刻之后,田过客好奇问道:“厉老,前些时日江湖上一直盛传武神在你家中,可知是否真有其事?”

    凌渡虚也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厉兄,令甥传鹰小兄呢?”

    “没错,武神此前确在舍下,曾与厉某坐而论道。”厉灵先是承认了田过客的问题,然后又向凌渡虚答道:“至于传鹰此子,我亦有月余未见,如无意外,应该正同武神一起。”

    他犹记得,一个多月之前,那位武神突然寻到了他的隐居之处,初见夏阳时他还以为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很快,他便对夏阳惊为天人!此人不论天文地理、医卜星象,还是奇门五行,可谓无一不通。尤其对方的武道修为,更是深不可测,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就连他那位尽得他胸中真传,甚至青出于蓝的外甥,也被对方折服。

    与夏阳论道的那半个月,他可以说获益良多,许多在武道之上的困惑之处更是茅塞顿开。不过其中收获最大的人,还是他的外甥传鹰,夏阳留给他二人的那门“天人感应篇”,可以说在自古以来人们对武道的探索和认识上,开启了一扇亘古未有之大门!

    天人感应篇,顾名思义就是教人如何感应天人之境的法门。在这个世界,武道虽然同样有着天人合一之说,四大奇书中的每一门更是都与精神之道息息相关。但据武神所述,世人追求的天人合一,几乎只是单独在精神之上,讲求如何去契合冥冥中的“破碎虚空”之境,实则却还远远没将气与神合的内功之道走到极致。若是能沟通天地间无处不在的元气,便能举手投足,拥有无穷威力。

    不过这“天人感应篇”他参悟了许久,依旧没有太多头绪,对于如何感应天地规则,触摸天地元气,他至今也未能领悟。倒是他那位身具奇气的外甥,只是短短数日,便已跨入了那个层次,成为了天人三境之中“通玄境”的武者,已经具有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可怕武力。

    他亦曾领教过传鹰踏足全新境界后的实力,若是传鹰全力出手的话,只要一刀,就能将他重伤,甚至是斩杀!

    “传兄与武神一起?那实在是太好了。”碧空晴这位壮汉闻言大笑道:“我等在月前曾一睹过传兄的风采,据他所言,他亦曾得到过武神的指点,武功已超过我们之中任何一人,甚至还要在祁家妹子之上,若他能加入我等,蒙赤行和八师巴又有何足惧!”

    厉灵沉吟了一下:“此子确是得到过武神指点,不过他如今武功已迈入一个全新层次,能否连同我等出手,还要看武神的意思。”

    祁碧芍自然知道厉灵所说的全新层次,就是大哥夏阳跟她说起过的天人境界,那已经是超越了凡人的力量,要是肆意出手,只会造成生灵涂炭。而且以强凌弱非是武者所为,他若不让传鹰出手,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她思索了片刻,方才沉声开口:“此事等入了惊雁宫之后再说吧,趁现在暂时还有点时间,各位前辈不妨歇息片刻,养精蓄锐,我等丑时准时出发!”

    众人心知稍后便会迎来一场恶战,对她所说没有任何异议,立刻就纷纷各自在这山君庙前寻了个位置,静坐调息起来。

    没多过久,离寅时只剩一个时辰。

    整个留马平原开始刮起大风,蒙古军营的灯火较早前时稀少了许多,间中依旧不时传来马嘶声。

    丑时一到,羊角声起,蒙古军奉大帅思汉飞之命,撤去所有封锁,开放了通往惊雁宫的道路,除了留守几个扼要的重点外,蒙古军迅速从宫外移入宫内。转瞬间连直通惊雁宫大门的庞大石桥亦杳无人迹,除了正门烧得猎猎作响的两个火把外,全无灯火,整座行宫像一双狰狞的猛兽,虎伏在黑夜里,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惊雁宫的主殿雁翔殿高约八丈,毅然耸立於整个建筑组群之上,左右两偏殿左雁翼和右雁翼,虽较雁翔为低,亦高出其他建筑物两丈有多,各由一二十丈的长廊走道连接主殿。三座建筑物一主二副,自成一个体系,气象肃森。除主殿有正门和两道偏门外,左右雁翼都只开两道偏门,其中一道通向主殿的长廊,与另一道门遥遥相对。大门由精钢制成厚约一尺的两扇铁门组成,中分而开,高两丈阔四丈,每扇门须壮汉十人,始能推动。现时除了雁翔主殿的正门外,全部偏门均已打开,杳无一人,正是请君入瓮之局。

    祁碧芍一行十一名中原武林中的绝顶高手,自赶到惊雁宫后便极为反常地一路通行无阻,直抵腹地,他们也早知蒙古人做好了一切准备,正是进来容易退时难。

    他们十一人,已经代表了当今中原武林的绝顶战力,成功失败,对于当前这澈蒙之战,可以说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一路进来,众高手心中暗呼不妙,要是蒙人实力薄弱的话,想来必会利用惊雁宫的天险,辅以威震天下的骑射,力阻他们于石桥之外。但是现在敢让他们长驱直入,不问也知是定有后手。

    当然,也有可能是蒙古人顾忌于武神,抱着想等惊雁宫开启之后静观其变的打算。

    只是谁也说不准武神现在是否已经身处惊雁宫之内,由不得他们不心生担忧。

    不过他们全都相信,只要惊雁宫一旦开启,无双武神必会现身!无论如何,他们既已进来,就已经是骑虎难下之局,当务之急是要先行入内,一切等到了寅时,惊雁宫开启之际,再作计较。

    冲入左雁翼殿内,众人依原先分配,由韩公度师兄弟,加上直力行和田过客,守着通往主殿连接长廊的偏门,横刀头陀、碧空晴、叶采萱和妙真守住相对的偏门,厉灵和凌渡虚以及祁碧芍则往殿心,只待时辰一道,便进行开启秘道的程序。

    根据北胜天那位弟子所言,秘道的机关虽然在此,但秘道开启后的入口却远在右雁翼殿内,这对双方均有不利。对一干中原高手来说,他们发动机关后,必须通过左雁翼殿的偏门,进入往主殿的二十丈长廊,通过主殿,穿过偏门,再经过另一道二十丈的长廊,才能进入右雁翼殿,这已是相当远的距离,若是蒙军在其间设伏,可说是九死一生之局!

    不过蒙古人并不知道机关开启之法,更不知道开启机关和入口并非在同一殿内,这已超出了思汉飞意料之外,使他的布置稍有失算。

    如今左雁翼殿内一片漆黑,却难不倒这些目能夜视的高手,只要凭藉一点微光,他们便能如同白昼般视物。而此时,思汉飞正在离此不远的一座建筑物内,运起天视地听**,默察着众人的行动。

    祁碧芍和厉灵还有凌渡虚进入殿心,正在默默等待之时,她突然心念一动,低呼了一声:“厉老,凌前辈,好像有人在监察我们。”

    凌渡虚面露疑惑之色,似乎一无所觉,只有修为神秘莫测的厉灵暗自感应了一下,跟着凝重地点了点头:“祁姑娘说得不错。”

    见厉灵也这么说,凌渡虚再也没有任何怀疑,不由凝神聚气,准备应付随时可能出现的异变!

    他们十一人中,唯有厉灵精通易数和星象,是以韩公度先前在山君庙前,便已将惊雁宫的开启之法告知了厉灵。将心中将开启之法默演了数遍之后,等寅时正式一到,厉灵也顾不得蒙古人在一旁监察,立刻便运起全身功力,向殿心地面按下!

    下一刻,只见刚才全无异样的地面,突然间便陷下了寸许,整整齐齐约方尺大小的一块。

    感到开启机关极为耗力,厉灵向凌渡虚和祁碧芍打个招呼,一个有着“气王”之称,一个修炼圣心诀已有不叙候的两大当世高手,立刻就同时伸掌按在厉灵背后,磅礴的内力源源不断输送过去,相当于三人一齐运力。厉灵便又再次继续依照特定的序列按下。

    原来开启机关的方法,虽循着某一原理,但仍须按当时天上二十八宿的行度来推演,因天空星宿运转不停,是故在不同的时刻,开启的序列便不一样,这对精通星象易理的厉灵而言,并非难事。

    转眼间,其中八块先后沉下,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厉灵这才停下来,向他们打个手势,低声道:“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