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齐聚
    ,!

    一  转眼已是六月初一,还有一天,就是传说中的惊雁宫再度开启之日。

    数月以来,有关战神图录一事早已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是以最近这数日,留马平原早已聚集了无数闻风而动的武林中人,好不热闹。不单如此,就连纵横天下的蒙古铁骑,也早已进驻到了留马驿西行七里之外,四处都充满了一股迫人的肃杀之气。

    不过即便气氛无比紧张,但无论蒙古还是中原一方,都十分默契地没有发生任何冲突。而这一切,只因那位传闻中的“无双武神”亲下了一道旨令,惊雁宫开启之前,江湖止戈!

    并且惊人之处还不止于此,更让人震撼的是,就在这道“止戈令”传出后不久,一干正道高手,以及魔门,甚至就连蒙古人,都分别放出消息,通告整个江湖,愿遵守武神之令。而这三方几乎代表了整个江湖最强的三股势力,所以如今也成了江湖上约定成俗的公约,如有不从,便等于同时得罪了这三方势力,群起而攻之。

    时值当午,艳阳高照,大地一片火热,一阵健马急驰的声音轰然响起,迅如疾雷般由远而近,马蹄踢起漫天尘土,旋风般卷飞上半天,露出了几个强悍的蒙古骑兵,直接进入了留马平原的唯一市镇留马驿。

    同一时间,留马驿的主街通原大道上,最具规模的酒家观云楼中早已是人声鼎沸,座无虚席。而向无踪在阁楼之上凭窗而倚,看着那几匹蒙古悍骑的远去,心中却是复杂无比。

    如果换了是以前,这些蒙古铁骑所到之处,必然伴随着血腥的屠杀,此地早已是一副末日,以及国破家亡的景象。但如今在那位武神的干涉之下,以往那些穷凶极恶,肆无忌惮的蒙古人,也不得不收敛起自己残杀的行径。

    在当日复尊旗覆灭之后,向无踪后来得知凌渡虚平安无事,便选择了加入祁碧芍的抗蒙队伍。而他自己知道自家之事,战神图录这等盖世奇功,他从来就没奢望过,此次来到留马平原,他主要一心是为了官捷而来。

    得了凌渡虚传授的武学,他如今的实力比起一个多月前强出了不知多少,只待今日一过,止戈令的限制解除,他便会寻找合适的机会,将这名投靠蒙古人,出卖复尊旗的叛徒击杀,替旗主任天文和众兄弟们报仇雪恨!

    时值末辰,太阳稍离中天而较偏西,惊雁宫在阳光照射下,巍然耸立。宫外的草原,疏落有致地布满了蒙古军营,间中传来马嘶和号角的长号,上万蒙古精锐,驻扎于此。

    惊雁宫占地极广,殿阁亭台,气象肃森,依山势而建,背靠千里岗主峰惊雁峰,亦呈行宫得名之来由。惊雁峰高插入云,秀出群山之上,使惊雁宫雄视整个留马平原,留马驿在左上方的七里远处。全宫除主殿偏殿以一种近乎大理石的质料所建外,其他都是木构建筑。主殿雁翔殿坐落全宫核心,左右是两个偏殿,各有一条约二十丈长的廊道相连,如两边飞出雁翼,两个副殿,以左雁翼殿和右雁翼殿为名。宫前护沟深广,引进千里岗的溪流,成为天然的屏障。往惊雁宫除了由千里岗攀山而下外,唯一的途径是一条直通正门的大石桥,宽敞至可容四马并驰,鬼斧神功,气势磅礴,使人生起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感觉。

    这时在惊雁宫外的一座蒙古军帐之中,聚集了满满一干蒙古之人,除了一身皇服的思汉飞外,尽是蒙古一方的绝顶高手和将领。

    “明日便是惊雁宫开启之日,不知国师和蒙老师为何迟迟而至?”思汉飞阴沉着脸,显得有些焦急。

    “皇爷不必心急,还有一日时间,国师和蒙师在此之前必会赶来。”一名叫做博尔忽的蒙将说道。

    “希望如此。”思汉飞沉声道:“今次乃是我大蒙与汉人余孽最高层次的争雄决胜,若是能将汉人一举击败,无论是在精神意志还是实力上,都将令汉人一败而不可收拾,对我大元的统治有长远利益。而大家所顾忌的那位武神早已有言在先,不会过问这场蒙汉之争,所以只要蒙师和国师一至,我方必定胜券在握!”

    说完之后,他才向另一名将领问道:“扎力,你驻扎在这留马平原已有三月之久,先向大家报告一下你对惊雁宫的调查吧。”

    “是,皇爷。”宿卫军都统领赤扎力急忙踏前一步,开口道:“小将奉皇爷之命,曾对惊雁宫作了各方面的调查,包括查问投降我大元的宋室皇族,搜罗历代主人及曾参与建筑者的后人资料,询问附近的居民,以至外围痕迹、建筑风格、材料等等,调查的结果却是令人沮丧之极,这惊雁宫的真正来历十分神秘,绝非宋代所建造。”

    这一切都在思汉飞的预料之内,倒也没有让他感到意外,微微点头道:“本王看过你命人绘制的殿内浮雕图纸,其造型高古,内容尤令人难解,描绘的都是奇禽异兽。亦请教过相关人士,查阅典籍无数,但直至今日,却对浮雕上的事物依然是一无所知。不过和你得到的结论一样,唯一可以断定的是,这惊雁宫绝非记载中宋朝开国皇帝之弟赵光美所建,那赵光美碌碌凡夫,何能有此心胸魄力,修建出如此惊人的工程巨构?”

    帐内众人不禁大为惊异,在蒙古帝国倾尽全力,无孔不入的侦查下,居然查不到任何资料,这惊雁宫到底是什么来历?

    思汉飞又将目光移到了精通术数易理和土木之学的崔山镜身上,问道:“崔先生学究天人,来此多日,料想必有见解。”

    崔山镜苦笑了一下,摇摇头道:“皇爷高抬本人了,在此之前,崔某原是目空一切,信心十足。直到来了这里之后,这惊雁宫的布置方才令我眼界大开,始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本人的一点微末之学,比之设计这座宫殿的人,实在微不足道。”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中更是流露出一种强烈的心悦诚服之感,令帐内的人无不感到震撼。要知道这崔山镜的武功虽然不弱,但还未能进窥上乘之道,比起毕夜惊这等成名多年的魔头,仍有一段距离。可他在五行术数上的造谐,却是黑道上百年来罕见的人才,已可列入宗匠的境界,故为思汉飞所器重,连他都觉得自愧不如的话,可见这惊雁宫的来历当真是神秘到了极点!

    毕夜惊阴沉的面容闪过一丝惊异:“崔兄,愿闻其详!”

    崔山镜缓缓说道:“惊雁宫的布局,和天上的三垣二十八宿、五星日月的运转行度,有一种玄妙的契合,故而可以万古常存,本人推论其建筑年代,可能上溯至三皇五帝的时期。”

    帐中众人闻言,皆是面容一变,一齐哗然。

    崔山镜不理众人的反应,继续道:“宫中一草一木,均按某一超越在下理解的神秘序列加以安排,并非是现今流传的河洛理数,又成先后天八卦等。在下经过多日殚思竭虑,终于推论得这里的一切操作,均是按照天地人三才之道来运作,不假人手。天是天上的星宿,人是我们现在肉眼所见的宫殿,地据我推论便应是我们脚踏之下,另有玄虚。此三者相辅相成,秘异莫测。”

    赤扎力忍不住问道:“崔先生是否指地下密室?”

    思汉飞插口道:“我也曾和崔先生反覆推敲,地下应是有庞大的空间布置,便如秦王政的巨大陵墓一样,神秘莫测。”

    这时,还未发过言的散班卫统领牙木温冷冷地道:“这确是骇人听闻,不过今次我等的主要目标,是为了歼灭一干汉人高手,战神图录则是能取则取,至于惊雁宫为鬼神建于远古时代,又与我等何干!”

    “说得不错!”思汉飞瞳孔一凝,大加赞同道:“此次我等我目标,是要将汉人叛逆一网打尽,尤其是祁碧芍此女,绝不能让她活在这个世上。此次有蒙师和国师,加上阴癸派厉宗主,邪王历先生以及诸位一起出手,想来他们落败身亡,殆无疑问!”

    随后将一众高手打发下去,只留下了几个蒙古统帅和将领之后,思汉飞才沉声道:“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

    “回皇爷,炸药已经悄然埋在了惊雁宫外,没有惊动任何人,到时只要皇爷一声令下,便可将在宫内的人炸得粉身碎骨!”牙木温脸上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思汉飞眼神一亮,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问:“兵马布置得如何?”

    赤扎力道:“十万大军已经齐集在留马平原之外,待明日那些人进入惊雁宫之后,便会立刻开拔进来,保证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好!”思汉飞狞笑一声:“此次奉大汗之命,誓要将一干武林中人全数消灭,包括那位武神在内。即便他有通天之力,能躲过火药之劫,我就不信他真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我十万蒙古大军!”

    虽然那次在边关,武神只是一招便击杀了他帐下上千亲兵,但他绝不相信对方能无限制发出那样的攻击,此次在他皇兄忽必烈的授意下,调动的兵马足足是那次的上百倍。就算是耗,也能生生将那武神耗死!

    只是如今陷阱已经布置好了,那么猛虎又在何方呢?

    待蒙古一方议事完毕之时,太阳已经西沉下山,大地逐渐化入黑暗里,整个留马平原在太阳的馀晖下,一片荒茫,大地微微刮起一阵阵晚风,天气转为寒凉。雄据惊雁峰半山上的惊雁宫,君临整个留马平原,瑰丽无伦,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秘异。

    今晚天气极佳,留马平原覆盖在一夜的星空底下,宇宙神秘浩瀚,无边无际。惊雁宫前的蒙古营地,火把通明,照亮了半边天空,背后巍然耸立的惊雁宫躲进黑夜的阴暗里,诡异难测,像一个建筑出来的谜。

    而在蒙古人商量着明日如何对付中原一方时,汉人这边自然也不会闲着,此时在离惊雁宫七八里开外的小山头上,一座虎君山庙前,便站立着三名正道中人。

    在这片壮丽的夜空之下,一名红衣女子静静俏立,在她身后,分站着一老一壮,三人不发一语,正在耐心地等待着。

    “哈哈,凌兄,韩公度来啦!”

    突然间,一个大笑声突然在山下响起,紧接着两道破空声迅疾而来。

    “韩兄,少见了。”那名老者同样爽朗一笑,随后望向他身旁之人:“这位想必就是令师兄还丹道人吧,凌渡虚久仰多时,今次有幸得见尊颜,实在三生有幸。”

    这时那名壮年人也抱拳道:“还丹老道,多日不见,一向可好?”

    这位还丹道人武功虽稍略逊于师弟韩公度,但琴棋诗书无所不精,又爱喝酒交友,相识满天下,备受尊崇,与他乃是忘年之交。

    “多谢碧兄弟关心,老道能吃能睡,好得很呐。”还丹道人呵呵笑道,然后朝那红衣女子拱了拱手:“祁女侠,老道有礼了。”

    “小女子祁碧芍见过道长,韩大侠。”红衣女子,也就是祁碧芍还了一礼,轻笑一下:“有劳韩大侠和道长远道而来,不胜感激。”

    “祁女侠何必客气,就算没有接到凌兄的信函,韩某和师兄也必会来这惊雁宫一行。”韩公度摆了摆手道:“请恕在下卖个关子,各中原由,且等其他人到齐再说。”

    他话音才落,便见其他人突然转头望向他的身后,心神一动,回转身来,只见十丈外站着一个身穿夜行衣的胖子,虽然随便的站在那里,却如高山峻岳,使人生出全无可乘之机的感觉,不由放声一笑:“田兄,你来了!”

    这个胖子,乃是“阴柔手”田过客。

    田过客咧嘴一笑道:“老直也来了。”

    众人再次转头,只见后方的山君庙前,一名男子标枪似地站在庙内的山君像前,乍看有如另一尊神像,背后插着一长一短两枝长矛,他的敌人都知道,这两枝矛装起上来,可成为一丈二尺的长矛,变幻已尽鬼神莫测之能事,挡者披靡,为使双头矛的古今第一宗匠。正是有着“矛宗”之称的直力行。

    矛宗直力行不苟言笑,见到在场其他人,仅只是点首为礼。

    祁碧芍再度轻笑:“如今道门三大高手齐集,想来必不会让蒙古三大高手专美,小女子实在荣幸之至。”

    听到她的话,韩公度、直力行、田过客这三位并列道门三大高手的非凡人物目光交投,如电光相击,不由相视一笑。

    他们三人自相识以来已有三四十年光景,同由寂寂无名之辈,至跃登一流高手的宝座,多年来出生入死,实乃生死之交。加上人与人交往间无可避免的恩怨交织,突然在这一刹那水乳交融,提升到一个更超越的境界,进入一种超乎语言的了解。

    三人一生过命的交情,又同属忧国忧民之士,接到通知,必能共来赴义,一生有此至交好友,夫复何求?

    朝另外二人点了点头后,韩公度环视了一圈场中之人,微微笑道:“各位朋友今晚能在此地聚首一堂,可见我汉室气数尚未尽绝,如今只差横刀大师和厉灵未到,若在加上他二人,无疑胜算更大!”

    在场之人,无一不是当今中原武林的顶尖高手,除去他和还丹道人,以及直、田四人之外,凌波虚“气王”之名,名震天下,先天气功已经练到了水火不侵,前无古人的地步。

    此外“双绝拐”碧空晴一身硬功,天生神力,冲杀与千军万马中,斩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乃是绝大助力。

    更不要说还有祁碧芍这位据说已得武神真传,与思汉飞这位蒙古强者硬拼亦不落下风的奇女子。

    而还没到的横刀头陀,数十年来高踞佛门第一高手尊称,为无上宗师令东来之下的第一人,再加上传说一直精研天人之道,已达至无上层次,神秘莫测的“抗天手”厉灵,此次已是大事可期!

    正当韩公度欲将刚才未道之事说出之时,却又听到一个空灵的女声突然在场中响起:“实在抱歉,采萱姗姗来迟,还请诸位前辈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