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 止戈
    ,!

    一  不过就在两人即将同归于尽之际,一道阴寒至极的真气忽然自二人头顶上方落下,正击思汉飞与祁碧芍矛与剑的中心。

    变故陡生,思、祁二人皆是心中一凛,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立即消逝无踪,同时发出一声闷哼,硬生生把兵器撤回,朝头顶望去。

    在此变故之下,无论正道还是蒙古一方,都是不约而同地停下手来,齐齐望向来人!

    “厉师兄!”在看清来人之后,毕夜惊不由大喜开口。

    “血手厉工?”而其他人听到他的叫喊,则是大吃一惊。

    只见来者是一个长发垂肩的男子,其人面色紫红,皮肤滑如婴儿,双目威电闪,白衣如雪,身材瘦削,却骨格极大,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味道。

    单单只看其威势,便知是难惹之极的人物。这人不是旁人,除了昔年纵横天下,杀人无算的魔门无上高手“血手”厉工,还能是谁?

    而这人岂止是难惹,在场是人几乎全是中蒙两地的顶尖强者,却仍然能从来人身上感到一阵阵阴寒之气,不得不运功抗拒,可见其厉害!

    紧接着,后面又有几道破空声传来,却是以毕夜惊、符瑶红、邓解、李开素四人为首的阴癸派众人。

    “厉宗主来得正好,请相助我等击杀一干逆贼,我们思皇爷必定重重有赏!”卓和高声说道。

    毕夜惊也大喊道:“厉师兄,符师姐,烈师弟被他们杀了,你们要为他报仇啊!”

    他所叫的符师姐便是那位身穿道袍的女子,外貌三十许人,面目姣好,可惜双目闪动间予人凶毒狡猾的感觉,是仅次于厉工之下阴癸派四大高手之一的符遥红,其一条软索已得窥魔功之秘,武功还在同为四大高手之一的毕夜惊之上。

    “什么?烈师弟死了?”那身穿道袍的符遥红立刻尖声道:“是谁干的?本仙姑必要将他的人头割下来,替他报此杀身之仇。”

    “是我杀的,你要如何?”碧空晴何等性格,嗤笑一声:“想为那妖人报仇,尽管放马过来便是。”

    听到此言,符瑶红顿时无比怨毒地望过去:“好好好,本仙姑若不将你挫骨扬灰,又怎对得起我烈师弟在天之灵!”

    说完她手中祭出一条软索,便要朝碧空晴抽将过去。

    “慢着!”就在这时,厉工举手作势,符遥红登时止下动作,这名凶狠暴虐的恶妇,显然对厉工这位师兄兼宗主极为忌惮。

    随后厉工望向卓和,卓和登时面上一热,此人眼神之凌厉,比起蒙赤行和八师巴两大宗师,也不遑多让。

    厉工傲然开口:“今次厉某率众出山,本来主要目的是希望能和令东来再决生死,只是听说令东来已然破碎飞升,实乃毕生憾事!不过传闻武林中突然出现了一位号称无双武神之人,实力不在令东来之下,却也不至让厉某失望透顶!”

    顿了顿,他指着祁碧芍续道:“此名女子据说乃是武神的传人,所以厉某对她是志在必得,暂且还不能让她死。”

    思汉飞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原本以为厉工的到来,是要助她击杀祁碧芍和这些中原武者,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来阻止他杀死祁碧芍。

    恼怒之下,他不禁冷笑一声道:“厉宗主恐怕并不知道那位武神的可怕,即便是令东来也未必能与他相比,不知厉宗主何处来的自信,竟然挑战于他?”

    听到他看轻自己,厉工也不着恼,淡淡道:“本人不欲自夸,当日败在令东来之下,厉某败得心服口服,是以这十年来一直闭关潜修敝派紫血**,最后大彻大悟,始明天人之道,全身血液尽转紫红,神功有成,武道成就旷古烁今,傲视圣门一切人杰,便是令东来在世,亦有信心一战,为何不敢挑战于他?”

    他的声线低沉有力,带有一种使人信服遵从的魔力,停顿了一下又道:“既然令东来飞升而去,厉某心中已无挂碍,一心只为堪破生死之秘。与他一战不过只是为了印证一身所学,是成是败,反为次要。那位武神如能叫我进窥至道,厉某可愿叩头拜他为师,否则一决生死,又有何足道哉!”

    众高手听他说完,心中皆是一凛,十分佩服这魔君的心胸气度。当年在败给令东来之后,非但没有一蹶不振,还能知耻后勇,潜修十年练成传说中的无上心法,甚至连生死都不放在眼里,只为一窥天道之秘。

    而且根据传闻,这魔王的声线高亢难听,性情暴躁,可是今次见到此君却全无这种感觉,想来那紫血**不但给人换血,还有使人转化气质的成效。

    思汉飞听到他的话,心中更叫不好,知道这魔君今夜必不可能让他杀死祁碧芍,只好阴沉着脸道:“好,此女就任由厉宗主处置,却不知此前思某与厉宗主在信中的约定,可还有效?”

    “自然有效。”厉工面容平静地道:“厉某只为从此女身上追查武神下落,无意与你们蒙古人为敌。何况敝派烈日炎师弟为正道中人所杀,我圣门之人专讲以眼还眼,这个深仇已难化解,在场其他人,厉某代你料理了便是!”

    此人不愧一派之主,说话条理分明,虽是救下了祁碧芍,却也同时划清界线,表明与正道没有任何关系。

    “魔门妖孽,你以为能吃定我了不成?”祁碧芍见他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仿佛自己和其他正道中人已是砧板上的鱼肉,不禁冷笑起来:“且不说我不知大哥下落,即便知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你究竟知不知道他的下落,厉某自有办法令你口吐真言。”厉工淡淡开口:“就算你真的不知,以他肯传你武功,你又叫他一声大哥,想来他也绝不会对你置之不理。”

    听得此言,祁碧芍再次发出冷笑:“你想用我引出大哥,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你可问过思汉飞,我大哥早就有言在先,若非蒙古屠戮中原百姓,否则他绝不过问这场蒙汉之争,也不会出手相助于我。再者我大哥仙神一般的人物,无敌世间,就算蒙赤行也非他一合之敌,凭你厉工又怎会是他对手?何况不要说他,再过两年,仅我祁碧芍,已经足以败你血手厉工!”

    “哦?”听到她一个小小女子,竟敢放言两年之后将他击败,厉工眉头一挑,却是突然生出了几分兴趣。

    不过他接着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笑道:“敢称两年后打败厉某,你这女子倒是勇气可嘉!不过两年时间太长,厉某可没耐性等那么久。另外厉某也没兴趣与女流之辈交手,你最好还是祈祷你那位武神大哥现身,否则只好请你这小姑娘吃些苦头了。”

    说完,他直接将目光放到了碧空晴身上,满不在意地道:“你既杀敢杀我阴癸门人,就拿命来填吧!”

    话音落下,他全身不见任何动作,已欺近碧空晴身前五尺之处,一手收在背后,左手一掌挥出。

    “施主当心!”那位黄衣和尚妙真迅速出言提醒,稍显肥胖的身躯纵身而上,伸手便往厉工那一掌点去。

    嗡!

    一道绵薄劲气自妙真右手食指喷吐而出,形成一道气罡,引动四下气流变化,绵密纵横,威力极为惊人。

    气劲相接,两人身影倏地分开。

    “一指禅?你是净念禅院的人?”厉工略有惊讶。尽管近几十年,慈航静斋及净念禅院早已闭门不出,不在江湖走动,但他们魔门与两派相斗了上千年,自然对彼此的武功极为了解,是以一眼就认出了妙真的武功来历。

    “阿弥陀佛,厉施主久不出江湖,如今再度出山,便要兴风作浪,贫僧唯有全力制止于你。”妙真双手合十道。

    厉工毫不在意,晒然一笑:“好,你既打算学人降妖伏魔,就让厉某来瞧瞧你是否够格!”

    下一刻,他已迅捷如电地劈出了一掌,这一掌速度迅捷如电,威猛如雷,空中划过一道明耀夺目的刀光,其中更蕴含了极为森冷的阴寒气劲。

    “嘿嘿,厉师兄有秃驴相阻,却还有本仙姑呢,我看今天还有谁能救得了你!”

    见厉工已与那净念禅院的和尚战作一团,符瑶红阴阴一笑,手上鞭索一甩,便即撕裂空气,直袭碧空晴。

    “哼,老妖婆想取碧某性命,只怕没那么容易!”高大魁梧的碧空晴冷笑一声,手持双拐奋力迎上,凶悍绝伦之中带着一股绝世神力,竟是准备以刚制柔。

    厉工和符瑶红一经动手,剩下的阴癸门人也立即跟着一动,各自挑选对手,朝着正道一方杀了过去!

    蒙古一方的人数本来就在正道这边之上,如今又加上阴癸派厉工和四大高手,几乎已经形成了一边倒的压倒之势,有见于此,思汉飞登时大喝了一声:“大家一起上,给本王杀了这群逆贼!”

    他一声令下,其余的蒙古人立刻纷纷发出暴喝,向正道剩下的几人围杀过去。

    “滋滋!!”

    就在此时,虚空中忽然间电闪雷鸣,紧接着一把连天接地的玄雷之刀蓦地出现,如羚羊挂角般,破空而来,使人根本无从捉摸其轨迹与变化。

    当这一道超越了人力所及的恐怖一刀催迫过来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是猛地心生一股骇然之意,不约而同停下手来,纷纷向一旁闪避。

    不过这把庞大无比的“雷刀”虽然可怕,但是来势却十分缓慢,即便是江湖中的二流人物,也有足够的时间生出反应,从而作出规避,更遑论这些当世强者?

    这一刀下来,场中却是没有一个人被刀气命中,亦没有造成任何破坏,刀气在将场内众人分割开来之后,便已在空中消失无踪。

    “武……武神?”思汉飞刹那间面色变得无比惨白,情不自禁地颤声开口。在他印象之中,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玄雷一刀,除了那位已经超凡入圣的无双武神,还有谁能发得出来?

    祁碧芍也是又惊又喜地抬头望去,呢喃自语:“大哥,是你吗?”

    只是随后从天而降的一道身影,却是令祁碧芍错愕不已。因为此人并不是夏阳,而是一个年约三十上下,身材修长的陌生男子,在他背后,还背着一把硕大的厚背刀。

    “武神有令,命尔等就此止戈,一切恩怨,待惊雁宫开启之日,再行解决!”年轻男子神情淡然,静静开口,说完便自闭口,惜字如金。

    见来人不是武神,又听完他的话,思汉飞在震惊的同时也是忌惮不已,不由沉声问道:“你是何人?”

    年轻男子面容平静地道:“在下传鹰,此行特奉武神之命前来传讯。如今离惊雁宫开启还有月余的时间,在此之前任何人不得轻启战端,无论是谁,若敢有违,立杀无赦!”

    “真是我大哥让你来的?”祁碧芍微一皱眉,将信将疑。

    传鹰从容不迫地道:“祁姑娘若是不信,待日后见到武神,一问便知。”

    厉工神情无比凝重,刚刚传鹰的那一刀,即便是他也没有任何把握接下来,听到他是奉武神之命而来,不禁瞳孔一缩,出言问道:“小子,武神如今身在何处?”

    传鹰瞥了他一眼:“武神如今正在家舅舍下做客,你若想见他,之后自往惊雁宫一行便是。”

    厉工眼神一凝:“你舅舅是谁?”

    传鹰也未作隐瞒,答道:“家舅抗天手厉灵。”

    “厉灵?”

    听得此言,在场中人都是一惊,这可是自令东来之下,武林中屈指有数的正道绝顶高手。

    “带我去见武神!”厉工看着他,沉声道。

    “武神概不见客。”传鹰淡然说道:“等到六月初二,你自可在惊雁宫见到他。”

    厉工冷哼一声,面色一厉:“你可知道老夫是谁?”

    “你是血手厉工。”传鹰视若无睹,道:“那又如何?武神说过,你若是得知令东来破碎虚空,必然会将目标转到他身上。不过你与武神之间的差距就犹如萤火与皓月,不要说他,就算是我,你也非我三刀之敌。”

    “小子,你好大的口气!”厉工怒极反笑:“本座非你三刀之敌?好,就让厉某见识一下你的长刀之威!”

    “武神之令,江湖止戈,我没兴趣跟你交手。”传鹰摇摇头道:“你虽是大宗师级数的高手,不过我已得武神传下‘天人感应篇’,进窥真正的天人之境,我如真要杀你,不用三刀,一刀即可!”

    他也不理会厉工脸色的难看,又对众人道:“在下言尽于此,今夜之后,尔等任何人不得再起厮杀,否则在下必将取其性命。”

    说完之后,他转身即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