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生死边缘
    ,!

    思汉飞强抑着心头的震惊,此女的圣灵剑法当真是恐怖无匹,妙绝巅峰,这才过去四五个月,就已经能从当初的武功平平,成长到如今与自己匹敌的程度。若是再任其发展下去,只怕就算是八师巴和蒙赤行两位宗师出手,也再难压制于她。

    想到这里,他双目如鹰隼般凝视着祁碧芍,杀意强烈到了极点,不打算再給她公平拼斗的机会,断然喝道:“大家一起出手,今天绝不能让她生离此地!”

    思汉飞一声令下,一众蒙古高手轰然而应,十多条身影立刻就在这片残垣断壁上闪烁,将祁碧芍重重包围了起来。

    祁碧芍虽然毫无惧意,但神情也是凝重无比,心知接下来必将是自己平生前所未有的一场苦战。

    不过她现在的心态,早已不是昔日那个祁碧芍可比。当初在边关,夏大哥能一剑灭杀上千蒙兵,一招击败蒙古第一高手蒙赤行,那是何等的神威?而她如今身具圣心诀和圣灵剑法两大冠绝人间的无上神功,又岂会将面前这些蒙古人放在眼里。

    她手持长剑,面色无比冷漠,暗自凝聚气机,一场生死大战,一触即发!

    而就在思汉飞打算下令格杀勿论之时,他的灵觉却突兀地生出警兆,双目抬头一扫,定睛在不远处一座屋顶之上,只见一抹清丽的倩影倏忽闪现,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男装丽人,一身的男装令其眉宇之间有了一股异样的风情。

    惊诧的同时,一抹异彩也在思汉飞的双眼闪过,在见到这个女子的瞬间,他不禁生出了一股惊艳之感。

    紧随男装丽人而至的,还有两位器宇轩昂的汉子,以及一个面目慈善身着黄色僧衣的和尚,四人联袂而至,分列东、西、南、北四个位置而站,竟反将这群蒙古人围在了其中。

    “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本王面前出现,莫非是活得不耐烦了不成!”思汉飞厉声道。

    “可否请思皇爷放过祁女侠一马?”

    男装丽人幽幽开口,在她身后乃是“气王”凌渡虚,“双绝拐”碧空晴,还有净念禅院的当代住持妙真大师,皆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顶尖强者。而她则是慈航静斋这一代最出类拔萃的弟子,唤作叶采萱。

    “笑话!你有什么资格令本王放过她?”思汉飞冷笑一声。

    虽然瞧出这是一个身着男装的女子,且容颜绝美,不在祁碧芍之下,但他并非色令智昏之辈,又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就放过蒙古帝国的大敌。

    “小女子无意与皇爷为敌。”叶采萱轻声细语,语气却十分坚定:“不过皇爷若是不答应,采萱也只有得罪了!”

    “叶姑娘何必与这些蒙古人多费唇舌?只要杀了这狗鞑子,祁女侠自然得救。”其中背插双拐的大汉碧空晴冷冷说道,接着大喝一声:“思汉飞,纳命来吧!”

    碧空晴十分清楚这些蒙古人绝无退去的道理,说得再多也终究要做过一场,是以完全没有废话,在叶采萱、凌渡虚、妙真还未反应过来只是,他已祭出了自己名震当世的双拐,整个人犹如雄鹰捕兔,蛮横而又霸道地直冲而起,俯冲而下。

    只见他手中双拐挥舞如龙,一时如长江大河,卷起一波又一波的巨浪,一时幻化出千万条银蛇,漫天钻动,每一拐皆是贯满真力,一吞一吐间,隐有气吞天地之势。

    “找死!”思汉飞提着铁矛,一矛荡开碧空晴双拐,身躯如山岳般傲然自立,一声断喝:“给本王杀了他们!”

    “敢袭击思皇爷,逆贼受死!”思汉飞身旁的烈日炎反应最快,怒叱一声,飞身过来,手中水刺迅速直刺过来。

    碧空晴这一动,叶采萱、凌渡虚和妙真也不得不动,立刻各施手段,往蒙古人一方攻去。

    祁碧芍虽然并不认识这突然出现的四人,不过她也知道这四人都是中原一方,专门援手于她而来,自然不会站着看戏,剑光一起,径自向思汉飞扑杀过去。

    双拐被思汉飞铁矛扫开,碧空晴便知这蒙古人的实力不可小觑,而后烈日炎的攻击一至,他不得不狂吼一声,回身应对起烈日炎的攻击。

    碧空晴的内功已经练到了凭声音便可伤人的地步,可将声音凝聚成一股气流,有如铁般猛击敌人,攻入敌人的感官内。他这一声怒吼,烈日炎果然窒了一窒,攻势停顿了半刻。

    碧空晴身子电疾冲前,右手钢拐重击在烈日炎的刺上。

    烈日炎怪叫一声,惊鸟般飞返开去。

    他的水刺以诡奇狠棘为主,绝不适合与以神力惊人着称的碧空晴那专走刚猛路子的重钢拐以硬碰硬。

    碧空晴先以暴喝扰其心神,速度和角度又都拿捏得无懈可击,甫出手更重击他的水刺,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故打开始烈日炎便落在下风。

    他不是想倒退,而是他血气翻腾,水刺几乎脱手坠地,以攻为守的美梦,被碧空晴一拐击散。

    碧空晴又是长啸一声,远近皆闻。

    虽然是在夜里,但这可是繁华热闹的杭州城,他这一吼也不知惊动了多少存在。

    烈日炎心中无比骇然,他没想到这使拐大汉的武功居然如此厉害,实力竟然还在他之上!

    碧空晴身子俯前,双脚一撑,整个人射上半空,炮弹般向烈日炎凌空扑来,一下子便飞临烈日炎的上空。

    烈日炎尖叫一声,手中水刺全力迎上,碧空晴双拐发出庞大的杀气,笼罩着方圆数丈的地方,使他欲逃不得。

    碧空晴再一声暴喝,双拐重击水刺,跟着运力猛绞,水刺给卷上半空,似乎毫无重量般像根羽毛地在高空中翻滚不休。

    “师兄救我!”烈日炎兵器脱手,顿时惊叫一声,转身往毕夜惊那方闪去。

    毕夜惊此时正和其他高手,在与拦下他们的凌渡虚交战,又哪里可以分出闲暇来救他,碧空晴飞身追上,双拐直接击在烈日炎的头顶之上,此人眼耳口鼻当即渗出鲜血,“蓬”的一声向前扑倒,这位出自阴癸派的一代凶魔,最终血洒长街!

    击杀烈日炎之后,碧空晴长笑一声,立刻便赶往先前替他挡下其他敌人的凌渡虚处,名震天下的双绝拐直袭围攻他的其他蒙古人。

    凌渡虚尽管号称气王,但以他一人之力,要应付实力并不逊色与他的毕夜惊等人,也十分勉强,只能以刚猛无俦的先天气功应敌,替碧空晴争取时间。

    好在碧空晴十分强悍,只是数招就将烈日炎打杀,如今援手过来,令他压力大减。

    碧空晴身处凌渡虚的左方,每出一拐,必暴喝一声以寒敌之胆,他的动作简单快速,刚猛凌冽,乃是以刚制刚的打法。敌人的刀剑碰上他的双拐,立被击退,挡者披靡,若非这些蒙古高手全是世上一等一的强者,只怕早已全身骨骼碎裂,倒飞而毙。

    “好个逆贼,竟敢杀害我烈师弟,老夫必将你碎尸万段,要你血债血偿!”

    毕夜惊回头瞥见烈日炎惨死,顿时怒目欲裂,运转体内真气,两手屈曲成抓,一爪抓了过来。

    “碧兄小心!”

    慈航静斋的传人叶采萱一边出言提醒,一边持剑往前一刺,一股洞彻人心的剑意弥漫,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剑,就逼得毕夜惊的爪势再也不得寸进。

    “啊!给老夫去死!”

    毕夜惊暴怒之下,身子如同黑鹰一样冲天而起,身在半空,便即迎着叶采萱刺来的一剑,迅快无匹的一掌拍在剑身上,借力又再跃上半空。别小看他这一拍,这可是他毕身功力所累积,天魔击三大散招全力出手,可以借跃起凌空之势,把功力分三次提升,一次强似一次,凌厉之至。

    叶采萱只觉剑上的真力几乎为他拍散,不由感叹这魔头的盖世功力。这时毕夜惊的第二击已如雷霆万钓之势一拳直击下来,刚好轰在她刺来的剑身上,借势再飞上半空,高达六丈,身形在空中一个盘旋,第三次扑下来时,更是双手齐击,积蓄了到极致的真气瞬间汹涌而出,形成了一个巨大风暴!

    叶采萱此时便仿佛置身于风暴的中心,又如惊涛骇浪中一叶小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机。不过她的剑术的确是惊世骇俗,虚空一刺,却将毕夜惊这全身功力凝聚的风暴定住,随后横剑划过,毕夜惊便觉手上的真气开始溃散,不由往后而退。

    “休伤毕老师!”另外的蒙古高手见这男装丽人如此厉害,登时出声高喊,纷纷出手猛攻,一时间罡风凛冽,气劲纵横,一道道狂猛的劲力从这些的手中打出,将周围的虚空震荡得波动不已!

    而叶采萱一剑在手,无论那些蒙古高手发出多少凌厉的气劲,她手中的长剑只要轻描淡写地一划一刺,便能令他们发出的气劲溃散消失,让他们心惊无比。

    另外一方,祁碧芍和思汉飞的交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此时两边都有其他人牵扯,一时间竟无人可以过来援手!

    祁碧芍虽然身具圣灵剑法,但毕竟修行日短,若非凭借着此等无上剑诀,她根本就没有资格与思汉飞一战。

    不过圣灵剑法毕竟是超越了这个世界的至高剑术,祁碧芍尽管只是练成了前面七剑,还未练成剑八,却已经能与思汉飞战平,处于不败之地。

    思汉飞面沉如水,长矛在他手中挥舞得幻变无常,在这一刻他就是长矛,长矛就是他,再也分不出彼此。

    感受到长矛带起的惊人压力,已经开始缓缓向自己推来,祁碧芍暗暗惊叹于这位蒙古皇族的武技比她想像中还要高明强大的同时,心神却是无比的冷静,心中全无任何慌乱之意。

    她的圣心诀虽然连门都没有入,离真正练成还有一段极长的距离,但凭借这门无上神功的特性,仅是运转其心法,便足以让她的心灵像冰一样清澈透明,没有任何杂念,不论情况如何危急,也能保持足够冷静。

    只是思汉飞的心思却一点也不如他面容所表现出来的那般沉着,要知道他蒙古帝国势如中天,水涨船高,拥有魔宗蒙赤行、国师八师巴和他思汉飞三大强者,冠绝中蒙两地,正是上应天理。但不解的是中原气数已尽的情况下,居然仍能冒出像令东来和祁碧芍这样的人物,实在令人费解。

    更不要提在祁碧芍的背后,尚有一个如神似魔,恐怖得不像人类的无双武神!

    难道,是天要亡他蒙古吗?

    心中悲愤之下,思汉飞运矛如飞,全力提聚真气,似乎正在准备着惊天动地的最强一击!

    他口中发出一下低吟,初时微细难闻,仿似来自十八层地狱之下,随后却在倏忽间占据了整个天地。

    思汉飞就像是在狂风呼号中逆流而上,他已把他独门的气功,溶入啸声里,向祁碧芍展开最狂猛的攻势,誓要将此女击杀在此。

    祁碧芍如何感应不到,她和思汉飞已经到了决一雌雄的最后关头,当即一提长剑,向刺来的长矛缓缓击出。

    “剑一”一式,再次出手!

    剑一,虽然是圣灵剑法的第一招,但绝不代表这是最弱的一招。

    矛和长剑一快一慢,又似乎快若奔雷,以并不相称的奇怪速度不断接近。

    思汉飞和祁碧芍都极为清楚对方的意向,为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这一战绝不容失,因此他们手中的矛和剑,都已经变成了有性格有感情有志向的异物,不再是单纯的武器。

    不过两人也很快同时发觉了一件事,就是照目前的发展,当思汉飞长矛贯穿祁碧芍的胸膛时,亦是祁碧芍一剑斩落思汉飞头颅的一刻!

    但他们之中,并没有人心生退缩,反而更加地一往无前,两人都将气势和力量伸展到极尽,任何一丁点的变异,只会加速对手的速度,增强敌人的气势,使得此消彼长。

    这一刹那,无论他们心中是否真正甘愿,箭已是在弓弦上,不得不发,容不得丝毫迟疑。

    两大高手,正一步一步迈向同归于尽的末路。

    在这生死的边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