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月下激战
    ,!

    知向无踪救下许夫人后,这位风姿绰约的美妇自是十分感激,两人交换了一下身份,得知彼此都属正道和反蒙一方,更是欣喜不已。

    不过向无踪一直心怀担忧,却也没有与许夫人多说,询问了一下有关烈日炎和蒙古方面的消息,便即匆匆告辞离开。

    通过从官捷处得到的消息,他知道复尊旗的第一把交椅任天文,如今就在这城东的一处隐秘之地,而他刚刚一再延误,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心里不禁万分焦急,恨不得背生双翅,迅速往那边飞过去。

    可是他才刚刚转过一条街,突然一惊抬头,便只见前方天空上有一股火光冲起,照亮夜空,还有大量白烟冒升,似乎正是官捷告诉他的位置。

    “不好!”向无踪本能地心中一凛,暗叫不妙,连忙举步赶去。

    等他赶到之时,前面已经围满了人,他挤入人群之中,骇然见到这座应该就是任天文和复尊旗精锐隐藏其中的大宅,如今已变成了大火之后的灾场。

    一群群精悍的蒙古强兵,此时已经彻底将这里包围,并不断从火场拖出焦黑的尸体,排满地上。

    向无踪目测过去,至少有六七十人之多,旁边还有一堆兵器,旗主任天文的七尺龙拐,也赫然在列!

    见到这一幕,向无踪霎时手脚冰冷,脑中一片混乱!

    莫非……复尊旗已全军覆没?

    他不断告诉自己必须冷静,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有一道锐利的眼光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可是出道已久的老江湖了,哪敢立刻回望过去,生怕敌人因自己的迅速反应而起疑。

    向无踪知道自己身在险地,若不立即远离,定会成为步那些人的后尘,连忙扮作好奇的路人,缓缓转身,不徐不疾的走向转角处的一条横街。

    不过那道目光并没有因为此时大街上看热闹的普通人多就转移视线,不由让向无踪心中一紧,立刻加快脚步转入横街,打算各展神通,以超卓的轻功逃离此地。

    横街在两丈外。

    向无踪已听到几个人的脚步声,从后面不同的角度追上来,只从其步伐的稳定节奏,便知来者都是受过训练武功高强的硬手。

    向无踪身形一展,箭似的冲入横巷,全力逃亡。

    背后衣袂飘飘,敌人御尾追来。

    甫进横巷,向无踪心下一宽,估计以自己的轻功,除非追来的是蒙古人中的顶尖好手,否则他逃出生天的机会很大。

    他展开身法窜上墙头,跃入了一户人家的后院,又再从另一边院墙跃出,掠高伏低,迅速离去。

    疾奔了约半盏茶的时间,向无踪窜入了一条窄巷,谁知不但没有将敌人甩下,敌人反而愈追愈近,心下顿时大骇,知道遇上劲敌。

    下一刻,一股劲风猛地从后方迫来,向无踪无奈之下,只能猛一咬牙,拔出长剑,反手刺去。

    敌人追来的只有一人,是个身形短小,面目精悍的色目人,乃是卓和座下号称四大金刚的悍矛斜常。见向无踪还敢还击,此人嗤笑一声,仿佛在笑话他的不自量力,手上铁矛一挥,便见满天矛影盖头压来,每一击均力逾千斤!

    这个斜常的实力极强,一上来就下了杀手,存心置向无踪于死地。

    他的矛法极为精妙,直挑往向无踪持剑的右手,只听到“铛”的一声,向无踪手中长剑已被挑飞。而斜常面上不露喜乐,接着便是一矛当胸搠至。

    向无踪面对无数矛影,逃无可逃,竟猛地激起凶厉之心,猛地探手朝那矛尖抓去,想要发力扯断矛头,再将矛反插入敌人的胸膛,与对方同归于尽!

    见他竟敢伸手来抓,斜常顿时狞笑一声,长矛一绞,打算先行断他一臂。

    向无踪暗叫不好,此人武功如此恐怖,远远在他之上,就当他一声悲啸,准备闭目等死之际,一道红影突然自他后方出现,带着漫天寒芒,闪电般从向无踪后方的高墙笔直射入了斜常的漫天矛影之中,伴随着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矛影当即散去。

    接着斜常眉头血光暴现,目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身躯急速倒下。

    随后,向无踪便见那道红影现出了一个红衣女子,长发飞扬,右手持着一把精芒闪射的长剑。不过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她骄傲美丽的侧面,肌肤胜雪,绰约动人,有如仙女下凡。

    见到这副装扮,向无踪心中立刻就闪过一个人,那位近来在江湖上名气大涨,传说乃是武神传人的“红粉艳后”祁碧芍!

    认出此女身份之后,他不禁身躯猛震,心中的震惊更甚于自己捡回了一条性命。

    正当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到前面的巷口有数道劲风飞快扑至,更有一道长笑声传来:“哈哈哈,祁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走s面有人接应。”

    红衣女子的确是祁碧芍,她头也不回,先是对向无踪交代了一句,然后才冷冷地道:“思汉飞,没想到你竟也来了杭州。”

    向无踪听到这话,哪里还不知是自己一直要打探的思汉飞亲至,头皮发麻之下,更知道自己留在这里非但帮不上忙,反倒会拖累祁碧芍,只好说了一声“祁女侠小心”,然后飞身往后巷窜去。

    此时思汉飞的身形已经落入了巷中,在他身旁,还有卓和、烈日炎、毕夜惊等十多个蒙古高手,纷纷手持兵器和火把,火光劈啪烧闪。可惜向无踪不敢回头,否则他必能看到,站在蒙古人一方的其中一人,赫然便是官捷。

    见逃走的只是一个小角色,思汉飞丝毫没有在意,他如今慢眼只有祁碧芍一人。静静地凝视着祁碧芍,他冷笑道:“祁小姐果然艺高人胆大,竟敢大摇大摆进入杭州城内,思某如今已在城中布下了天罗地网,你这次休想可以活着离开!”

    原本按照他的计划,是打算等厉工和历冲到了之后,亲去广东伏杀祁碧芍,却不曾想来到此地的第一天,就得了一个大大的惊喜。如今血手和邪王虽然未至,但这杭州城却是他蒙古一方的地盘,在来之前,他已调集了大军入城,在兵马的围杀之下,他不信祁碧芍能飞上天去。

    祁碧芍尽管身陷重围,却是夷然不惧,望着那群蒙古人轻哼一声:“废话少说!想要我的性命出手就是,谁先上来送死?”

    蒙古人一方虽然杀机腾腾,怀有必杀之念,但并没人站出来,他们十分清楚,论单打独斗,这里只怕没人是她的对手。

    思汉飞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于是一步向前跨出,冷哼一声:“本王来与你一战!”

    他身为蒙古帝国第三号高手,虽然甚少亲自出手,但论武功绝不在场中任何人之下。而且他也一直想知道,自己的武功比起得到了武神亲传的祁碧芍来,究竟孰强孰弱,是以决定亲自先行出手。

    思汉飞的武器亦是一杆精钢打制的铁矛,在明月下,他提矛卓立,径自在头顶挥舞出万道光芒,在周围的火光闪耀之中,忽又化成一矛,横在胸前。

    几月过去,祁碧芍的武功早已今非昔比,她面容冰冷,长剑遥指两丈之外的思汉飞,四周忽然陷入一片肃杀的气氛之中,虽是夏末秋初时分,却彷似严冬忽至。

    她可没有忘记当初在边关被此人追杀一事,无论国仇还是私怨,都对思汉飞恨到了极点,心中杀意一起,也不讲究谁先出手之类的虚文,手中长剑向前一划,直逼他的胸前。

    这一剑极为简单,没有任何变招,没有任何蓄势,甚至连一丝颤抖都没有,简洁明了,平直至极地挥了过去。

    只是屈肘,只是平腕,只是横划,几乎这天地间最简单,最中规正规的一剑。

    因其简单,因其直接,所以专注,所以强大。

    此为圣灵剑法的第一剑,“剑一”。

    如今这一式的威力,比起数月前在边关时不知道强出了多少,虽然只是圣灵剑法的第一剑,但整个武林能够接下这招的人却已是凤毛麟角,绝大多数人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就已经中剑受戮。

    “来得好!”

    面对着简单而又凌厉的一剑,思汉飞大喝一声,踏前一步,长矛虚刺,附近的气流随这一刺立刻形成了一个加强旋转式的对流,令周围压力骤增。

    他实力超凡,动如山倾,一矛刺出,一往无前,其势几乎不可阻挡。

    两人手中所持的虽不是凡兵,却也只是普通的精炼武器,两相交接,却仿佛两柄旷世神兵争锋斗芒,一时铿锵刺耳的巨响大作。窄巷四周院墙承受不了这可怕的气劲,顿时崩塌寸裂,无数瓦片碎石翻滚,崩溃成灰!

    “好一个蒙古三大高手,的确名不虚传!”祁碧芍冷声开口。她虽然没有至今仍然没有彻底练成圣心诀,但却已将当初那枚血菩提的药力尽数吸收,功力不亚于武林中那些苦修数十年内功的顶尖高手,再配合上圣灵剑法这等无上剑术,许多江湖上成名多年的名宿,也难以接她一剑,没想到思汉飞竟能与她正面对决。

    而她手下却是不停,圣灵剑法如流水行云般的“剑一”去势未尽,双方劲力相冲,彼此威力还未挥到淋漓尽致之际,她手中长剑便以发出了一道恐怖的剑气,并且一分为二,分道扬镖,向思汉飞左右齐至。

    思汉飞神情凝重,身形急转,手中铁矛飞舞,四周景物竟在一股无形的力量下扭曲变形,两道剑气也随之偏转绕道,就要各自抵消。

    只是倏乎之间,一股更数倍的无匹剑气已近在身前,祁碧芍闪身进前,长剑直向思汉飞狂刺过去!

    剑光一放,那道剑气便如同割断了周围的一切生机,让四周都笼罩在一股绝望厉杀的氛围之中。

    此为,“剑三”!

    祁碧芍本人,仿佛化作了这道无情绝杀的剑气!

    周遭充斥着无数气流,一片苍凉肃杀,巷子周围的房屋簌簌倒下,尘土碎石又被剑气吸引,离地飞起,互相交错拱叠,汇成三道匹练般的剑形,从三个不同方位刺向思汉飞,势如破竹。正好配合她本体所在的方向,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往思汉飞围攻。

    “剑三”未等用尽,“剑四”已生,如今祁碧芍的圣灵剑法已初步入门,剑意绵绵不绝,一变再变,越来越强,宛如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实在不愧为超凡入圣的无上剑法!

    面对着这将自己四个方位尽数封锁的可怕攻击,思汉飞哪里见识过这么可怕凌厉的剑术,心神大震之下,连忙一振手中长矛,把功力运至极尽,发髯根根直竖,长矛飞快划动,生出一股股利如刀刃的气流。

    他暴喝一声,长矛飞刺,漫天矛影就像波浪般起伏,每一次沉下,每一下冒起,矛势越来越快。手中钢矛便如一条有生命的毒龙,随着无形的滔天巨浪,一起一伏,向身周四个方向的剑气扑攫而去。

    思汉飞好生了得,双腕持矛急抖,竟在顷刻之间猛抖了上百下,劲力刚柔并济,撞在剑气之上,竟抵消了祁碧芍的“剑四”!

    接下这一式,思汉飞已是将生平武学发挥到了巅峰,哪里还敢任由祁碧芍继续施展下去,当即发出第二声暴喝,身形一动,猛向眼前那道红色身影扑杀过去。

    劲气透过矛身一冲,释出的罡气已吹得祁碧芍的头发和衣衫向后飘飞,惊人的压力,更使她感到一阵呼吸不畅。

    不过祁碧芍不疾不徐,长剑向前一刺,痛击在对方的矛尖上,然后整个人借势弹开。她这一剑,敲把思汉飞矛上的力道化去,再向后弹起,也不由避过了他借势以矛尾挥打的后招变化。这后退可是大有学问,必需避开敌人的下着变化,否则敌人受气机带动乘势前击,躲避者往往都难逃败亡的命运。

    剑矛一接,四周旋起激烈的气流,碎石瓦砾不时激飞半天。

    明月下,龙虎争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