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重塑根基
    ,!

    蒙元朝大都,位于金国中都的旧城东北,也即是后世的首都。

    这里除了是蒙古帝国的都城之外,也汇聚了大量的武林中人,无数江湖势力均在此地布有探子,而自从边关发生的事传扬出来之后,这个原本就风云激荡的武林,不禁更发热闹起来。

    轰动天下的大事,总是比其他事要传播得快一些,尤其是与当世顶尖人物有关的话题。

    实际上自古以来,人类的历史围绕的也全都是这样一群人进行的,能青史留名的永远都是少数人,而真正推动人类进程的沉默的大多数,却籍籍无名,鲜有人关注。

    以江湖而言,蒙赤行、思汉飞这蒙古三大高手之二,便毫无疑问属于这类人。

    边陲之战的消息是不胫而走的,随后“无双武神”、“令东来破碎虚空”、“惊雁宫开启”、“战神图录现世”……其中一个比一个更加惊人的消息,又岂是蒙古人能隐瞒得住?很快就如流星一样,飞速地传遍了整个江湖,也成了这段时间武林中最大的话题。

    只是短短数日,边陲小镇那一战的大概经过便已经传了出去,“无双武神”横空出世,可谓震撼了整个江湖!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敢以武神为号?

    可以说“无双武神”四个字甫一在江湖中出现,便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无敌姿态崛起于江湖之中。

    尤其这位无双武神在传闻中,可是弹指间就将名震中原塞外两地的蒙古第一高手,魔宗蒙赤行击败,更是一招让上千名横行天下蒙古铁骑灰飞烟灭,如此惊天动地的消息,可以说是近百年来武林中最为轰动的大事!

    “国师,汉飞知你闭关不见,乃是在苦思对策,原不该打扰。可如今时间紧迫,我等究竟该如何对付那位无双武神?”

    宫中某座庭院之中,思汉飞求见多日,终于得允入内,见到了一个身穿红色袈沙,满脸愁容的光头喇嘛。

    而他面前这位红衣喇嘛,便是威震当世的蒙古国师八师巴,身材比思汉飞还要略高,面色白皙透红,看之如三十许人,面貌俊伟,有一种近乎魔怪的男性魅力,双目开阖间精光若现若隐,直望进人心,其天庭广阔,自有一种出尘脱俗的味道。

    “月前我察觉到天象有变,曾以易数推算天道,从卦象中算出本来如日中天的大元气运竟突显颓势,有一股非常巨大超乎常人的力量在扭转我蒙古气运,乃大元之大劫,才请蒙赤行往北方一行,如今看来正好应了那位武神出世。唉,实是造化弄人!”

    八师巴的声音柔和,相当耐听,但却忍不住发出叹息:“武神临凡,已非人力所能抗衡,我虽没亲自见到那一位,但千军万马无法阻挡,连蒙赤行也不敌,亦可想象是何等强大!”

    “国师……当真没有办法了吗?”思汉飞遍体生寒,颤声开口。他亲眼目睹过武神之力,自然明白那种力量就像命运一样,绝非凡人所能抗拒,但要他眼睁睁看着蒙古帝国瓦解,他又岂能甘心认命?

    “如今解局的关键,当落在那名姓祁的女子身上!”八师巴沉吟了一阵,才道:“不论是那武神惊世骇俗的武学修为,还是从他的话语中,当可猜出似他那般超然的存在,大抵并不在意世间大势。那祁姓女子即便真是他的传人,他也已经有言在先,绝不过问,只要我们不再伤害平民,他当不会介入这场蒙汉之争。所以你该想的是如何对付那女子,至于武神,先静观其变。”

    说完,他闭上了双目,双手合十:“你且转告大汗,请他下旨约束将士们的行径,一切等到半年之后当有定论。在这期间,本师亦要闭关苦修变天击地精神**,等到惊雁宫重开之日向武神发起挑战,若有要事,你可差遣我座下四大弟子去做。”

    听到这番话,思汉飞只好点点头,施礼谢道:“好,汉飞明白,就不多打扰国师了。有国师和蒙老师亲自联手,半年之后未必就没有胜算!”

    说罢,告辞离去。

    ……

    终南寻仙仙迹无,云雾飘渺有人家。

    帝踏峰就位于终南山之中,为群山环绕,白云悠悠之间。

    山脚之下,有一方石匾,额上镌刻着一行小字: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字乃小篆,字迹斑驳,虽然历经了千百年风霜雨雪,但字里行间蕴含的出尘之气却是弥久不衰,令人生出仙人手书的感受。

    七重门阻隔凡尘俗气,似一条开凿在云里的道路,通向那神秘莫测的仙界。

    这里便是天下武林正道,世人敬仰的慈航静斋山门所在。

    一座白玉般光洁剔透的大殿内,蒲团上盘坐着一位面容姣好的中年青衣女尼,双目中有着一股洞察世情,饱经沧桑后的智慧,又像是一位大彻大悟的觉悟者。

    在她面前不远处,则坐着一名极为年轻的女子,清灵毓秀,披肩的乌黑长发自由写意地垂在胸前背后,宛如黑色的瀑布,肆意汪洋。黑发冰肌,即使身上着的同样是尼姑装束,也仍旧无法掩饰住她的绝世容姿。

    中年女尼眉目低垂,在她眼前搁着两张帛卷,她已经瞧了许久,忽然幽幽开口:“值此天下动荡之际,当今武林之中竟出了一位号称‘无双武神’之人,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大殿之内,除了这二人之外,还另有八名女尼,分左右而坐。一位女尼听出她话语中的担忧,不由开口道:“斋主何必忧心?世人向来以讹传讹,什么无双武神,多半又是夸大其词,信函所言未必属实。何况如今蒙元大势已成,也是我静斋隐世蛰伏之期,非是出世之日,斋主又何必理会那些江湖闲事?”

    中年女尼摇摇头,沉声道:“据上面所说,那位武神只是一招,便灭杀了上千蒙兵!如此实力,即便传言有误,恐怕此人也弱不到哪里去。更何况信上还说到,战神图录将在半年之后现世,另外那位无上宗师令东来,已经破碎虚空了!”

    “战神图录?”

    “令东来破碎虚空?”

    听到她的话,殿内的女尼皆是面容大变,惊骇难当,再也不复先前的淡定从容。

    那位年轻女子也是面露惊容,怔怔问道:“师傅,令东来前辈真的已经破碎虚空而去了吗?”

    “为师亦不知。”中年女尼先是摇了摇头,随后满脸神往地道:“破碎虚空,向来是我等修行中人的最高成就,若此事属实,令东来无愧于无上宗师之名!”

    说完,她突然双目放光:“采萱,你且收拾一下,准备下山吧。”

    “斋主,你打算让采萱入世?”一名女尼深吸了一口气,瞪大双目道:“可是据师尊遗命所示,现在乃是我静斋隐世之期,除非等到蒙元气数将近,否则不可出世!”

    中年女尼将手上另一张布帛递了过去,肃容道:“据净念禅院的妙真大师推算,自那位武神出世之后,蒙古的气数已经江河日下,如无意外,已离覆灭不远!更何况据祖师记载,战神图录乃是四大奇书之首,我宗的慈航剑典亦是从中得到启发,此书记载了天地宇宙中的无上奥秘,可以说超越了凡尘一切武学,实在是非同小可。所以我静斋也是该重新入世了!”

    没有理会其他尼姑的惊讶,中年女尼径自对那年轻女子道:“采萱此番入世修行,当先证实令东来是否真正堪破天道,破碎虚空,再去见见那武神,看他到底是个什么人。最后则是战神图录,惊雁宫将开的消息,魔门中人肯定也收到了消息,必然蠢蠢欲动,此书万万不能落入魔门之手。等解决了战神图录一事,蒙元气数将近之后,我等再行为天下苍生挑选明主,平定乱世!”

    “是,师傅,弟子明白了。”那叫采萱的女子应声道。

    见斋主决心已定,加上她们也看完了净念禅院送来的布帛,倒也不再阻止,居于左首的女尼双手合十道:“采萱,你无论天赋、资质俱是绝佳,年纪轻轻就已领悟剑典之精要,还差一步便可迈入‘心有灵犀’的层次,我静斋立派千年,传人中有此成就者也是屈指可数,你此次下山,当将凡尘俗世的种种视作一场磨练,日后必可成为你进军天道的助力!”

    采萱微微颔首道:“请师伯放心,弟子省得了。”随即起身,飘然去了。

    等年轻女子离去之后,中年尼姑口喧了一声佛号,说道:“佛陀成道时,不沾因果,不染业力,纵有天魔阻道,亦不过是些许尘埃,弹指拂落。但我等境界不够,红尘之中却还须护道之人。”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旁边的女尼示意:“有劳师姐亲去净念禅院走一趟,请妙真大师出山,为采萱护道吧。”

    “是!”左首女尼点点头,同样起身而去。

    ……

    时光如流水,匆匆已过去了一月有余。

    就在“武神”之名轰传天下,令东来及战神图录之事引得武林中暗潮汹涌之时,造成这一切的夏阳,正身处草原一座深山之中。

    当日他以武道元神将那群蒙古人打发,让祁碧芍自行返回中原之后,便以元神提着自己的真身,悄然离开了那座市镇!

    当初出于意外与祁碧芍同行,已经耽搁了他不少伤势恢复的时间,之后祁碧芍离去,他正好可以心无旁骛,专注疗伤。

    经过这些时日的调息养伤,如今夏阳的右手已经重新生出,而身体内部的五脏六腑种种器官也已尽数补全,就连下半身也修复到了腰部以下,只差两只脚还没有生出。

    其实这次受伤对他来说,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他原先那一身修为实在太博太杂,尤其在风云位面时更是修炼了无数功法,再加上那一身由拳术修炼而来的庞大气血,这一切尽皆组成了他的武道根基。

    当然,这绝不是说他的根基薄弱,而恰恰是他的根基太过雄厚,亦太过驳杂,庞大到连夏阳多次想要重新梳理,重塑自身武道之基,都难以做到。

    这次受伤之后,他的一身真元和气血几乎流失殆尽,正好可以让他再次整理自身所学,重造武道根基,以待日后向更高层次迈进,真正的成仙成神!

    打个比方来说,若将夏阳所学所悟的每一门功法都视作一块“精铁”,那么他的根基就是由成百上千种精铁千锤百炼,打磨成了一炉!

    但就算将其融炼成了一炉,化成无法分割的整体,仍是无法改变其由众多种精铁构成的事实。

    如今他重塑根基,便等于将这些精铁尽数溶化重铸,只以他毕生所学的最高精义,自出机杼的“武神诀”为根基。

    即便如今的“武神诀”还只是草创,但无论立意,境界乃至成就上都要比过去那众多种“精铁”所铸就的根基高妙太多,待他这次伤愈之后,修为必将更上一层楼!

    置身于宁静的草原深山,夏阳在全力运转武神诀中的无极金身之时,也将自己的心灵与这茫茫无际的绿地融为一体,一股股磅礴生机不停地涌入他的体内,修复着自己的身躯。

    与此同时,夏阳亦能感觉到前方不远处的昆仑山上,大地龙脉开始回流源头,开始缓缓从蒙古大地往中原回流,蒙古那庞大的气数,已经开始在这个时候渐泄。

    留下一点真灵本性维持无极金身运转,神魂一念出窍,夏阳以元神沟通天地,能在冥冥中,感到这个世界的天道,对自己的忌惮之意已经越来越盛!

    他十分清楚,自己本身就是超脱了天道掌控的存在,如今又干涉了这个世间的运转,天道本能地忌惮于他,并不出奇。

    若不是他已超脱凡人界限,接近“仙神”一流的生命本质,即便他在这个世界已经拥有上通天道的修为,恐怕在大道运转之下,也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汉统破灭,元人主宰,无力回天。

    不过夏阳如今的生命本质已经近乎快要跨越到另一层次,加上他并无意图干涉天道运转,只是将蒙元的气数提前宣泄掉,天道虽然忌惮,却也没有出手针对他。

    “放心,本座只是路经此地,借你的地盘疗伤,过不了多久就会离去,并没有兴趣与你作对。”

    夏阳元神发出一声轻笑,便即返回了真身之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