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吾名武神
    ,!

    见谭秋雨还说大话,一众蒙古高手都是面露轻蔑之色,他们在场任何一人,都有轻易击杀他的能力,若非蒙赤行和思汉飞皆已发话任他离开,今日他休想生离此地!

    谭秋雨紧捏着拳头,心中发誓将来定要百十倍奉还于这些蒙古人,以雪今日之耻,方才在无限愤慨之下离开客栈。

    “如何?祁小姐该说了吧。”待谭秋雨和他两名部下离开之后,思汉飞才开口。

    “想知道那位高人的身份就跟我走吧。”祁碧芍冷冷道:“我带你们去寻他便是!”

    说完,她一马当先,往外面走去。

    蒙古众人,包括蒙赤行在内倒也不疑有它,如今祁碧芍在他们眼中,已经是砧板上的肉无异。

    不过就在祁碧芍走出客栈,打算带他们重返那座山谷,为夏阳争取时间之际,一道幽幽的叹息之声却是在众人的耳中响彻了起来。

    听到这声轻叹,祁碧芍心中一颤,而蒙赤行则是面容微变,至于那一干蒙古高手更是相尽大惊,纷纷手持五花八门的兵器,一面四下张望着,一面高喊道:“什么人?”

    而就在此时,在场武人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窒息之意袭上身体,体内的真气均仿佛突然承受一股从天而降的莫名大力,被硬生生压制向丹田,整个人顿时像是被强行施展了“千斤坠”一般,身躯变得沉重无比!

    即便是蒙赤行这样的当世至强者,也感到丹田如沸,气息翻涌,难以承受。

    下一刻,一道璀璨金光猛然间冲天而起,破开云层,映射在这座客栈的上空。在那些蒙古武者和无数兵马惊骇欲绝的目光下,只见一个浑身散发着金光,充满一股沛莫能御气势的人影,正在虚空中傲然屹立,出现在了他们所有人的面前。

    “天呐,御气行空?”

    “这是什么轻功?”

    “内外交感,天人合一?”

    “那是何方高手?”

    众人震惊得大叫出声。

    “不必再找了,本座在此!”金光中的人影轻吐出声,其中透发出无穷不可思议的逼人气息。而人影的双目在闪动之间,竟然隐隐呈现出一种深邃到极点的光辉,好像眼睛之中有一种洞穿时间空间的意境,让任何人都无法与之正面对视。

    “大哥?”祁碧芍惊声叫道。

    “碧芍妹子,难为你了。”金色人影正是夏阳。一直关注着外界的他自然知道,祁碧芍是抱着牺牲自己,将这些蒙古人引开的打算,而他自然不会让她这样做。

    他如今乃是武道元神的状态,在伤势未愈,功力未复的情况下,他的神魂却是恢复得很快,已经到了可以出窍显形的地步,是以他又岂能眼睁睁地看着祁碧芍落到蒙古人手上?

    蒙赤行抬头望天,心中虽有千般惊颤,万般震撼,但还是缓缓凝重地出声道:“阁下就是这位姑娘口中所说相救过她,还传了一套圣灵剑法于她,蒙某在你面前就如同萤火之光的那位高人?”

    “不错。”夏阳嗯了一声,看着他的目光中略有几分欣赏之意,淡然道:“你蒙赤行独步天下,成就或许还要在昔日你们魔门前辈石之轩之上,也算得上是当今世上自令东来之下第一人,堪称一代人杰。不过你终究局限于这片天地,与本座相比却是太不公平,若是给你另外一片舞台,你的成就当不止于此!”

    “哦?”蒙赤行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个金光存在,乃是一股浩瀚无匹的灵魂力量,即便他的修为已是震古烁今,在对方面前依旧有一种渺型微不足道的感觉。

    但即使这样,他却仍然孤峰耸峙,负手而立,凝视着夏阳:“阁下认为蒙某比不上令东来?”

    他与那位无上宗师并未交过手,但在他心里,却从不觉得自己会比不过对方。

    听出他话中的不服,夏阳不由晒然一笑:“令东来早已解开最后一着死结,破碎虚空而去,已然不在这个世上,你比他还差得远呢!至于本座,你若是有把握的话,刚刚就已经出手了,不是么?”

    令东来无论天资,悟性,成就,都堪称整个黄系武侠的不二之选,无上宗师实至名归,乃至年龄都要比蒙赤行年轻得多。在坐死关之前,令东来曾周游天下,遍访天下贤人,竟找不到一个可以与他论道之人,而彼时蒙赤行早已扬名多年,可见两者根本就不在一个段位之上。

    蒙赤行默然不语,他的确没有把握动手,但听到夏阳后面半句话,他心神不禁猛然一震:“令东来已经破碎虚空?”

    以他的层次,自然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成就,又如何能不心惊!

    夏阳并没有重复回答这一问题,只是扫视了一眼下方的上千蒙兵,最后将目光定在了被众多蒙人围在中间的思汉飞身上,静静道:“你们蒙古一族虽然也算得上是炎黄嫡系,华夏正宗,成吉思汗更是一代天骄,赫赫武功,建立了人族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帝国。但这种成就,却是基于无尽的罪恶征服和屠杀而来,每到一处,都实施屠城、抢劫、强奸,灭绝当地人口,破坏当地水源和文明成果,简直野蛮残暴至极,令人发指!本来以本座的性格,只要让我撞见,你思汉飞必定十死无生,绝无活命之机,就算有千军万马保护,本座要杀你也不比杀一只鸡费劲。不过本座若是以强凌弱,和你们蒙古人屠杀平民又有何区别,所以本座今次破例饶你一命!”

    说完,他径自冷哼一声,而思汉飞听到这个声音,心神俱颤,如堕冰窖,根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勇气。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蒙古以铁蹄践踏我汉人土地,今日本座便以下方这些蒙兵之性命,祭我汉家万千英灵!”

    话音一落,异象突生,原本日正当空的天色竟然猛地一暗,涌出无边厚重铅云,铺天盖地压向客栈上空。霎时间,日月星辰,光华尽敛,天地无光,万物黯淡。

    此时天地间唯一的光明,便是夏阳武道元神的无穷金光,傲立虚空,状若天神!

    随后,夏阳并指出剑,便见空中刺目雷光闪耀不绝,凝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雷球,紧接着一道如同水桶般粗细的雷霆从天而降,形成了一把通天彻地的雷霆之剑。

    玄阴十二剑之“天雷导我剑”!

    这门来自风云位面,早已被夏阳彻底降服的至强剑术,如今头一次在异世界展露出了它的可怕威力,只见剑气连天接地,形成一条引导雷电的通道,直落入客栈之外那早已呆若木鸡的上千蒙兵之中。

    而下一刻,那上千蒙兵直接就在无比耀眼的电光之中土崩瓦解,化为无数燃烧的黑炭四下飞散。至于不远处的一众蒙古高手和思汉飞,以及魔宗蒙赤行,却是安然无恙。

    万籁俱寂!

    亲眼目睹这令天地变色的恐怖一剑,那一干蒙古高手早已呼吸凝固,目眩神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惊恐地望着虚空中如同神魔一般的金光人影。

    灭杀掉那些蒙兵之后,雷光转眼即逝,乌云也飞速散去,一切就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刚刚那一剑,便算是小惩大诫,也是警告!”

    夏阳冷眼瞥了思汉飞一下,目光一转,对旁边的祁碧芍道:“妹子,如我之前所说,对抗蒙古一事就由你去一力完成,此人的性命也交由你日后收割。若非万不得已之时,大哥不会再出手,望你好自为之,莫要让我失望。”

    客栈下方,祁碧芍心潮澎湃,激昂万分,向他行了一礼:“大哥放心,小妹必定不负你所望!”

    “好,那你自回中原吧,无需再理会我。”夏阳说了一句,再次将目光移到了思汉飞身上:“在我碧芍妹子回到中原之前,你们蒙古人不得追杀于她,而在那之后,不管你们如何行事,本座绝不过问,你可有异议?”

    思汉飞浑身一震,低下头去:“思某不敢,谨遵大人之令。”

    “好!”夏阳点点头:“另外还有一事,你回去告诉忽必烈,你蒙古日后如何征服天下本座不管,如何对付反蒙势力和武林中人本座亦不理会。但有一点,不得屠杀手无寸铁的汉人百姓,更不许行烧杀淫掠之事,叫他好好约束手下之人,否则本座必将夷平你大都皇宫,灭尽你蒙古皇族!”

    思汉飞脸色苍白,死死地攥着拳头,半晌之后才咬着牙道:“好,思某一定会将大人这番话带到!不过敢问大人如何称呼,能否留下名号好教我等知晓?”

    “吾之名号,无双武神!”夏阳淡淡说道:“尔等若是不服,尽可来寻本座,不过希望你们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再来,本座可没耐性三天两头打发你们一次。”

    “无双武神?”

    下方的人闻言,所有人在震惊之余,更是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谁都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人如此狂妄,竟以“武神”为号!

    但刚刚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场景还在他们的脑海不停回放,也不得不承认此人确有惊天动地的伟力,几乎已非人间之力。而即便蒙赤行作为一个永远不会被击败的天神形象,已深深烙印在各人脑中,亦难以抗衡这股超越凡尘的力量!

    没有理会那群陷入一片惊涛骇浪中的蒙古武者,夏阳已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容无比肃然,却一直没有开过口的蒙赤行身上,道:“蒙赤行,你身为武道宗师,却介入凡人之争,相比起一心追求天道的令东来,你自然落入下乘,这才是你和他之间的最大差距!本座念你修行不易,不欲就此将你灭杀,这场蒙汉之战,你不必再插手了。而明年的六月初二,也就是半年之后,乃是惊雁宫再度开启之时,亦是‘战神图录’再次现世之时,你若想一窥破碎虚空之秘,届时可来留马平原。以你之天资,当有希望跨出最后一步,到时或可与本座一战!”

    “惊雁宫……战神图录?”

    夏阳透露出的话语可谓惊人之极,不止是蒙赤行,就连其他蒙古高手,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战神图录之说流传已久,本难证明真假,但如今从夏阳这等人物口中说出来,蒙赤行却毫不怀疑,他沉吟片刻,便对思汉飞开口道:“汉飞,蒙某接下来会返回漠北闭关,静待半年之后惊雁宫之行,就不回大都了。待你回去之后请转告大汉,赤行有负君恩,不过蒙某为蒙古帝国效力半生,亦无愧大元,望他恕罪。”

    思汉飞身为武者,又如何能不理解蒙赤行的想法,当即答应下来:“蒙老师且放心,汉飞定将转告皇兄!”

    蒙赤行点头,随后抬头对虚空中的夏阳道:“好,半年之后蒙某必至!不过需请武神知晓,蒙某一生所遇强敌无数,却从未不战而逃,今日虽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还是要请武神赐教一招!”

    “好,不愧武者本色!”夏阳朗声大笑:“两军交战,即使强弱悬殊,但只要有勇气上战场,便值得世人尊重。蒙赤行,你出手吧!”

    蒙赤行同样放声一笑,他尽管知道自己不是虚空那位武神之敌,但心中却是不惧反喜。他早已无敌太久,而这样强大的敌手,又岂是易求?

    他的眼神忽然变得锐利无边,目光形如实质,心灵和精神都提升到了生平最巅峰的层次,而后身影蓦地消失。

    接着,一道类似龙吟虎啸的异声,猛地从四面八方传来,初时细不可闻,仿似遥不可及,霎时间已响彻整个空间,震人耳鼓,盖过了天边的雷鸣,遮掩了呼呼的强风。

    一时天地间只有这尖锐刺耳的异声。

    这是敌人出手的先兆。

    周围十丈内的气流,急速旋转,一股股有如利刃的气锋,在这范围内急速激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