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萤火之光
    ,!

    出手的人正是毕夜惊,这位阴癸派自厉工之下的第一人,尽管武功相较蒙赤行差距甚远,但也是当今魔门中的不世高手,他隔空一掌拍来,周围的空气受他真气震荡,竟发出了一声破开音障的爆响!

    思汉飞担心他暴怒起来一掌将祁碧芍震毙,连忙出声道:“毕老师手下留情,不可伤她性命!”

    听到这句话,毕夜惊心知此女牵涉到无上宗师令东来之秘,连忙化掌为爪,改为向祁碧芍手中的剑抓去,要夺下她的手中之剑。

    祁碧芍见他敢用手来抓自己的长剑,脸上不由浮起一片冷笑,长剑再次一横,依旧还是一招“剑一”,已然调转了剑势,对准了毕夜惊的抓来的手掌横削而去。

    “唰!”

    伴随着她的剑光乍现,一道锋锐的剑气猛地从她手上的剑身射出,在夏阳的指点下,她如今已能顺利地施放出剑气。

    圣灵剑法,乃是风云位面剑圣独孤剑与爱妻宫本雪灵合创的完美剑法,本来就是超越这个世间的至强之剑,威力之大,冠绝天下。即便是“剑一”这样简洁明了横划一剑的剑招,也拥有极为可怕的杀伤力!

    而在剑气陡现的同时,蒙古人一方尽数色变。

    倒不是因为祁碧芍能释放出剑气,他们在场之人,几乎全都是宗师级以上的人物,将真气经由兵器中催发出来并非难事,只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祁碧芍区区一个女子,所施放的剑气竟如一条长虹般,客栈中的桌椅,瞬间便在这道剑气下化作了木屑和碎片,而且余力不绝,更向后方的他们袭来。

    在服下血菩提之后,祁碧芍的功力早已暴增到了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想象的程度,再加上圣心诀内力和圣灵剑法这样的恐怖剑招,这一剑的威力之大,可谓惊人之极!

    “不好,快躲开!”一位蒙古高手惊声大喝。

    首当其冲的,便是毕夜惊这位魔门高手,在这道剑气之下,就连他也生出一股无法硬接的可怕之感,哪里还敢伸手去抓,连忙展开身法往后急退,而其他人也纷纷抽身往旁边闪去。

    这群人一退,他们身后不远处一根硕大的柱子便直接在这道剑气之下断为两截,客栈的半个屋顶顿时坍塌下来,大片瓦石瞬间砸落下来,激起漫天尘土。

    而剑气兀自未绝,三个实力较弱的蒙古高手来不及反应,身躯便已经在这道剑气下断裂为二!

    “嗯?”

    即便强如蒙赤行,也没想到祁碧芍竟有如此凌厉的攻击,心下讶异之余,不由生出了几分兴趣,抬手一拳,一股澎湃无俦的拳劲一吐,立时便将那道剑气湮灭,接着定定地看着她道:“小姑娘,你的剑术蒙某生平未见,这是什么剑法?”

    “圣灵剑法!”祁碧芍冷冷地吐出四个字来。

    经过刚刚那一剑,她已对自己现在的实力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想到只是剑一,便已如此强劲,那剩下的剑招,又该是何等可怕?

    她清楚地记得,夏阳曾经说错,圣灵剑法一共分为四个层次。剑一至剑十八为第一层次,出剑奇快无比,凌厉异常,却又取三三不尽,六六无穷之意,能以剑网困敌,乃是有情的剑法。

    而剑十九至剑二十二,风格与前十八式不同,乃绝情绝义的剑法,狠辣无情,每一式都是冠绝人间的绝招。

    至于第三层次的“剑二十三”和第四层次的“六灭剑二十三”,夏阳并未明言,只说那已非是人间的剑法,也绝非凡人所能练成!

    她虽然无法想象那究竟是怎样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剑术,但她却记得夏大哥说过,只要自己能将圣灵剑法练到第二层次,修成前二十二剑,便足以横扫天下,无敌世间!

    “圣灵剑法?果然是超凡入圣之剑。”蒙赤行眼睛一亮:“未知姑娘的师傅是谁?”

    “我没有师傅。至于传我这套剑法的人,你还没有资格知道他是谁。”祁碧芍语气冰冷:“你虽是蒙古第一高手,但在他面前,却丝毫不值一提!”

    “放肆!”

    “大言不惭!”

    “好大的口气!”

    “小小女子,竟敢口出狂言?”

    一众蒙古高手听到她的话,不禁怒不可遏,纷纷出言喝斥起来。

    蒙赤行摆了摆手,修行到了他的地步,早就不会因言语而轻易动摇自己的情绪,他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哦?连蒙某也无资格知晓他的身份,在他面前丝毫不值一提?”

    夏阳如今在祁碧芍的心目中已然如同于神灵一般,她冷笑一声:“萤火之光,又岂能与皓月争辉?”

    “哈哈!”蒙赤行闻言,当即放声大笑起来:“若世上真有能令蒙某如同萤火一般的皓月,本人只会喜不自胜,不亦快哉!而从姑娘的圣灵剑法之中,蒙某倒是希望你所言如实。”

    顿了顿,他目光径自一变:“如此说来,那日相救姑娘的,恐怕不是令东来,该是你口中所言,蒙某不配相提并论,并传你圣灵剑法之人吧?”

    祁碧芍脸色铁青,她没想到蒙赤行竟然三言两语,就从自己的话语中听出了关键信息,并猜出救走自己的人并不是令东来,她现在越发后悔没有听夏大哥的话,非要急着联系义军中人了。如今不但连累了谭秋雨等义军兄弟,甚至还有可能会暴露出夏大哥的存在。

    不过她刚刚选择出手相救谭秋雨,便已知会是现在这个结果,也想好了自己要做的补救措施。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些蒙古人带离这间客栈,越远越好,即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绝不能让他们发现夏阳!

    故意沉吟了一下,祁碧芍并未直接承认蒙赤行所说的话,只是神情冰冷地道:“好,我跟你们走便是,不过你们要放谭大哥他们离开。否则就是死,你们也休想再从我口中听到任何事情!”

    思汉飞在那之后,一直震惊于祁碧芍口中所说的高手,并未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倒是蒙赤行淡然道:“放他们离去又有何难?不过姑娘却无谓拖延时间,只要你肯说出救你之人的身份,蒙某可以担保,绝不为难你们。”

    “我信不过你们蒙古人,先放人再说!”祁碧芍面容坚定地摇了摇头。

    “汉飞,放他们离开。”蒙赤行神情平淡,就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之事。

    “碧芍,万万不可,要走就一起走!”站在祁碧芍身后的谭秋雨紧咬着牙关。

    虽然现在早已脱离了刚刚他要与思汉飞一战的剧本,他也震惊于祁碧芍暴涨的武力,但要他抛弃祁碧芍单独离开,他却是宁死不愿。

    “谭大哥切莫如此,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走吧,保存元气要紧!”祁碧芍静静说道。

    思汉飞此时已经回过神来,环顾了谭秋雨和他手下两名部下,冷笑道:“难得祁小姐肯为你们求情,还不识相快滚?再不走,本王要你们后悔莫及!”

    谭秋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怒视着思汉飞,过了好一阵才沉声道:“好,我走!不过你们这些蒙古人听着,要是你们敢伤碧芍一根汗毛,谭某誓必要你们付出惨烈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