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圣灵剑法
    ,!

    祁碧芍没想到思汉飞如此聪明,竟一早就算到自己一定会联络义军的人,更直接在这条必经之路上布下了天罗地网!

    本来她心中正后悔不迭,为什么自己没有听夏大哥的话,先在此韬光养晦一些时日。以她易完容的样子,根本不虞有暴露的风险,若非自己一心想早日回到中原,也不会将这些蒙古人引来。

    可是在听到思汉飞的话语,见对方将救她的人误认为是令东来后,她在惊讶之余,心中却是一下轻松不少。无论如何,只要不连累到夏大哥就好!

    于是祁碧芍迅速定下神来,装作被他识穿的样子,恼羞成怒道:“令东来前辈救了我之后便已离开,根本就没有与我一起,你们若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令前辈的消息,却是打错主意了!”

    “令东来不在此地?”此时,一个冷冽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随后一个身形高大神武的黑衣人,已经出现在了客栈之内,卓立在思汉飞和祁碧芍两人之中。

    这个人甫一出现,四周立马传来一连串“嘶”一般抽冷气的声音,而客栈外面的蒙古兵,更是全部在门口俯伏下去。

    对他们来说,蒙赤行并不是一个人,而是神!

    思汉飞和卓和,还有一干其他蒙古高手,几乎全都是身材高大的壮汉,蒙赤行却比他们却还要高出半个头,沉稳如高山峻岳。他肤色白晰,乍看有如一尊水晶雕成的神像,超越了世上众生的美态,与他身上的黑衣有着强烈的对比。

    祁碧芍心脏猛然一跳,她虽然在这之前从未见过此人,但当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已心知眼前这人,就是传闻中蒙古三大高手之首,“魔宗”蒙赤行!

    内心警兆大生的同时,祁碧芍更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尽管蒙赤行就站在她身前六尺开外,亦能看清他这个人,但她却仿佛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这即是说,假设她闭上了眼睛,或是对方无意让她看见的话,她根本就不会知道发现对方就战在她的身边。

    祁碧芍心中一沉!

    要知道她并不是弱手,自她踏足先天境界之后,便生出了一种如同第六感一样的灵觉,可是这种武者的灵觉,在蒙赤行的身上居然完全失效,可见对方修为之恐怖!

    而随着蒙赤行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祁碧芍霎时间只觉身上一软,全身乏力,竟完全提不起对抗之念,就好像置身于噩梦之中,明明见到毒蛇恶鬼,群起扑噬而来,却丝毫无法抗拒。

    不过这个时候,她体内却蓦地涌起一股冰寒的气劲,并自行在她身体中运转起来,一下就让她从那种无力的感觉中挣脱出来,令她恢复了气力。

    “这是……圣心诀?”祁碧芍震惊之下,也立刻就明悟过来,要不是她之前服用了血菩提,功力大进,又修炼了圣心诀这等神异的功法,只怕光是蒙赤行的目光,自己都承受不下来!

    这些天在夏阳的悉心教授之下,祁碧芍在武道上的眼界和见解和之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只是电光火石之间,她已明白蒙赤行乃是修成了一种以精神力量转化物质的奇功,并凭此将武功修行到了极深的境界。而这种境界,实已到了旷古绝今的地步,难怪这个世间几乎无人可以与他对抗。

    但是即便如此,祁碧芍却非常清楚,所谓的蒙古三大高手,在自己那位大哥夏阳的眼中,只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而只要她能将圣心诀练成,就算是自己,也足以匹敌眼前的蒙赤行!

    念及于此,她心中恐惧尽消,已然彻底镇定下来,死死地望着蒙赤行道:“不错!令前辈当日的确出手救了我,但随后便已离去,你们想要找他,还是去别处吧。”

    祁碧芍不想因为自己捅出的篓子,累及此时就在客栈后院的大哥夏阳,所以打算错有错着,用令东来这位无上宗师的名头打发这群蒙古人。

    “咦?”见祁碧芍区区一个先天武者,竟能摆脱他的精神笼罩,蒙赤行不禁轻咦了一声。

    他面露讶异之色,深深地看了这名女子一眼,轻声道:“小姑娘,能破去蒙某的精神锁定,你很不简单!”

    思汉飞和其他一干蒙古强者亦感到不可思议,蒙赤行在他们心目中,不啻天上魔神,面前那小小一个女子,竟有勇气乃至力量与这位恐怖强者相抗?

    思汉飞早就看中祁碧芍的风姿,想把她收入自己的帐中,担心她因惹怒冲撞了蒙老师而香消玉殒,便准备先一步将她擒下来,再从她口中问出令东来的下落。当即开口道:“那祁小姐可知令东来的去向?”

    祁碧芍冷笑一声:“令前辈何等人物!蒙他相救已是三生有幸,我又岂会不知好歹地去过问他的行踪?”

    “哈哈,那就要麻烦祁小姐跟本王走一趟了。”思汉飞不为所动,长笑一声:“令东来既然救了小姐一次,且看看他会不会再救你第二次?”

    谭秋雨心情沉到了极点,如今蒙兵已经将这里重重包围,又有蒙赤行这等旷世高手在此,他们注定已是击败之局。但听到思汉飞有抓走祁碧芍,引令东来这位汉人中的无上宗师现身之意,他的神色还是禁不住一变。

    焦急之下,他猛地一提红枪,暴喝一声:“思汉飞,你有种便与谭某决一死战!要是我败了,谭某一颗人头你尽可割去。若你落败,便要放我等平安返回中原,你可敢答应?”

    他这一声大喝,就如平地起了一道炸雷,震得客栈中的其他人,心头皆是如遭雷击!

    “大胆!”思汉飞身后的数名蒙古高手齐齐高喝一声,怒视着他:“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挑战我们皇爷?”

    一个身着灰衣的汉人男子更是嘿然冷笑:“皇爷,此人不自量力竟敢挑战于你,请让烈日炎代你出手,送他归西!”

    他虽是投靠蒙古的汉人,但也知道蒙古人最重英雄,若思汉飞不肯应战,只会招人耻笑。而以思汉飞的身份,又岂是普通的阿猫阿狗够资格挑战的?所以他主动请战,想要为思汉飞分忧。

    思汉飞虽然是蒙古皇族,但亦是名动武林的绝顶高手,对方堂堂正正出言挑战,他又如何能做出命手下围攻对方之事?何况如今祁碧芍几人已经是瓮中之鳖,料想插翅也难飞,他倒也不心急,于是点了点头:“好,那就有劳烈兄了。”

    这位代他出手的灰衣人名叫烈日炎,乃是邪道中一等一的高手,与其师兄毕夜惊都是出自魔门阴癸派门下,更是“血手”厉工的师弟。为人凶残狠毒,杀人如麻,以他的实力,要收拾谭秋雨这样的货色,已经是绰绰有余。

    谭秋雨又如何不知自己的武功与思汉飞相差太远,但事到如今,若不作此一搏的话,只怕连一线生机都没有。见思汉飞并没有应战,而是派出了手下之人,他也知道现在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为今之计,只有先行击败此人,才有机会再与思汉飞一战!

    他既敢出言挑战,自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心中不由暗道一声:“碧芍,我恐怕要先一步而去了。”

    长吸一口气,接着他长枪奋力向前一挥,幻出漫天红影,径直向眼前不远处的烈日炎刺去。

    这一枪,已经是他毕生功力所聚的一击,誓要击败此人,搏出一条生路!

    “不自量力!”烈日炎冷笑一声,一把长达四尺的水刺瞬间出现在他手中,往枪影的中央迅速直刺。

    烈日炎的水刺以诡奇狠棘为主,虽不适合与长兵器和走刚猛路子的重兵器以硬碰硬,但他出身阴癸派,武功之强却要比谭秋雨强出不止一筹,他的水刺迎上那红色枪影之后,便即运力猛绞,速度和角度可谓拿捏得无懈可击,竟然做到了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两人刚一交上手,谭秋雨便登时落入了下风之中。

    谭秋雨没想到烈日炎的武功竟然如此厉害,惊怒之下,红枪挥舞如疾风骤雨,更加的密不透风,长枪刺扫之间,劲气飞旋。

    “去死吧!”但在烈日炎这样的高手面前,又如何感受不到红枪上的发出的力度减弱,立刻知道谭秋雨的第一枪便已竭尽全力,不禁发出一声狞笑,荡开漫天枪影,手中水刺拿准时间角度,尖刺直往他的心脏扎去。

    “剑一!”

    这一刺凶险万分,就在谭秋雨无力抵挡,暗叫我命休矣之时,一个清冷的女声忽地在场中响起,随后一道剑光蓦然亮起,直削烈日炎手腕,竟是祁碧芍一剑横削,以奇快的速度,出剑援救即将丧命的谭秋雨。

    她与谭秋雨乃是并肩作战多年的战友,又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这里?直接就是这几天来堪堪练就的“剑一”脱手而出。这也是除了“圣心诀”外,夏阳所传她的另一门旷世剑术——“圣灵剑法”!

    这一式“剑一”,也是她如今唯一掌握的一式剑招。

    烈日炎刹那间脸色大变!他已感觉到自己若是刺入谭秋雨的心脏,而下一秒,他的手腕便要被削断。惊骇之下,他本能地举起水刺格挡。

    “铛!”

    只是他的水刺才刚刚举起的时候,一道猛烈的金铁交击之声便传入了他的耳中,握住水刺的手更是感到一阵大力袭来,再也握持不住,然后手中的水刺竟出人意料地分成两半,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并且这道剑光不绝,依旧直往烈日炎手腕而去。

    “休要伤我师弟!”

    而就在这时,思汉飞身后一个老者大喝一声,身体向前一扑,强绝的掌力同时拍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