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请令前辈出来一见
    ,!

    听到夏阳的话,祁碧芍止不住娇躯一颤!

    她所练的圣心诀,竟有如此神效?难道世上,真有可令人长生不死的武功?

    不过下一刻,她却想到自家大哥乃是天外之人,又是近乎仙神一流的人物,他所传的神功,又岂是世间寻常武功可比!

    祁碧芍的资质、悟性,虽谈不上是世间罕有,但也算得上是天赋异禀,她能在没有名师传授,所练也非绝学的情况下自行突破先天之境,一身武功不下江湖一流高手,已可见她超卓的天资。

    不管怎么样,教导一个聪明人,自然要比教一个愚笨之人要轻松得多。

    以夏阳现在武学上的造诣,要指点祁碧芍可以说是举手之劳。不过他自创的“武神诀”如今只是初步领悟,还远远未竟全功,而且这门武功对体质的要求太高,需有极为浑厚的气血打底,并不适合她,所以他经过一番考虑,便传了她圣心诀。

    “多谢大哥,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祁碧芍在震惊之下,先是向夏阳道了一声谢,然后不禁细细地体悟起圣心诀的心法来。

    体内的气息缓缓流淌,原本的真气和服用血菩提后所涨的功力,尽数照着圣心诀的行功路线运转起来,气劲转圜之间犹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阻滞凝顿,仿佛飞鸟翔空,鱼儿渡水那般自然而然。

    武林中最顶级的神功宝典,莫过于自古便在江湖中相传的“四大奇书”,祁碧芍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自是知道一门绝世武学,究竟是何等的难得。尽管她的圣心诀连门都没有入,但这几天修炼下来,她几乎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自身的精进。如今听完夏阳刚才所说的那番话,她心中甚至可以断定,夏阳传她的圣心诀,绝对是一门超越了所谓四大奇书的绝世神功!

    见她似乎有所感悟,进行修炼起来,夏阳并没有再出言打断于她。不过他若是知道了祁碧芍的想法,恐怕并不会认同。

    这些天,他在疗伤之余,也试着从与祁碧芍的交流中,推演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武学。他赫然发现,这个世界的武学发展的乃是精神方向,追求的是以精神融入天地。所以黄系位面的武者,心灵方面都格外凝炼。

    对比起来,风云位面的武学虽然威力奇大,远超黄系位面,但不得不说那里的武者心性都是奇差,大多都是残忍、暴虐、嗜杀之徒,就连帝释天和笑氏兄弟那样的强者都不例外。

    由此可见,这就是由于心灵境界不足以匹配自身庞大的力量所致。

    而破碎虚空的境界,似乎是将整个人的精神与万化冥合,重归自然,将心灵缝隙凝炼得圆满无间,从而与天地相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黄系位面走的也是一种天人合一之路,追求的是精神上的“天人合一”!

    当然,这一切只是夏**据祁碧芍的武功加上剧情中相关讯息推演而来,她所练的也不是什么高深武功,并不一定作准。具体的细节,还要等他日后得到了高深功法,甚至是四大奇书,方才知晓。

    ……

    转眼之间,三天已过。

    这日中午时分,一乘健马载着一个身材健硕,意气轩昂的男子,马旁插了一支长丈八的漆红长枪,缓缓进入了这座边关的市镇之中。

    他的后面,十多个跟随而来,衣着各不相同的武士,先后分别进入了镇子。约摸一个时辰之后,十几个人才在镇子的某个偏僻之地集合起来。

    “谭护法,我等已寻遍了祁护法留在城内的记号,她的落脚之地,应该便是前方那间客栈。”一名武士指着不远处那间镇上最好的客栈,低声说道。

    这十几人,正是收到了祁碧芍讯息之后,赶来支援的义军中人,全是龙尊义的部属。领头的人叫谭秋雨,与祁碧芍同列左右护法,乃是龙尊义座下两大支柱。

    “好,香轮和小马随我入内,其他人在此等候,若有不对,便立马通知城外的兄弟进来接应!”谭秋雨吩咐了一句,便提着自己的红枪翻身下马,领着副将和亲信往客栈而去。

    进了客栈,谭秋雨和两名部下在前堂坐下,跟着高喝一声:“小二,拿酒来。”

    谭秋雨生性豪迈,叫了一桌酒菜之后,径自狂喝起来。

    不多时,一团黑影来到桌前,直接在谭秋雨对面坐了下来。

    “碧芍,好久不见!”谭秋雨虽见这是一个黑衣男子,但自然知道祁碧芍来了,见她平安无事,心中大定:“此次你旧去不归,我与龙帅都十分担心,如今见你无恙,我总算放心了。来,为兄敬你一杯!”

    “谭大哥有心了。”祁碧芍点点头,一手拿起酒杯,一口烈酒,仰头倒落咽喉,豪迈不让男儿。

    谭秋雨道:“碧芍,你这次出关发生了什么事?你与兄弟们全无消息,而蒙古人之前调兵遣将,将关内关外全数封锁,本来留在关中接应你的李副将为防惊动那些蒙古人,只好暂行撤离。”

    “此事一言难尽!”祁碧芍默然无语,片刻后才道:“之前我与兄弟们不小心败露了行藏,遭到蒙军一路追杀。而其他兄弟……已经全部战死了,我也是有人相救,才能活下来。还有……”

    而她一句话还未说完,却是神情蓦地一变,猛地站了起来,双目如电般望向了门口。

    与此同时,一连串强烈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并且伴随着一声长笑传入客栈:“哈哈哈……祁小姐,多日未见,风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想不到小姐竟精通易容之术,早已入关,难怪这些天令本王好找。”

    “思汉飞!”祁碧芍眼神一凝,只见门口眨眼间已布满蒙兵,并以极快的速度将这座客栈包围。

    她心知对方既然亲至,已由不得她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不禁沉声开口:“你怎知我在此?”

    “这当然是要多谢谭兄!”思汉飞大步迈入客栈,在他身后,紧跟着十多个蒙古顶尖高手。

    他朗声大笑道:“本王一早便知,若是小姐想返回中原,必会通知叛军中人,是以早已命人监视叛军的动向。而谭兄尚未入城,本王就已收到汇报!”

    见无数蒙古兵马包围此处,客栈中的其他人都是大惊失色,不少胆小的人更是直接瑟缩在座位上,一个个面色无比苍白!

    谭秋雨没想到竟会自己这里出了纰漏,不由脸上一黑,怒声道:“好个狡猾的鞑子,居然故意撤走兵马,引我入城?”

    思汉飞不屑撇嘴,这谭秋雨虽是与祁碧芍齐名之人,但无论武功谋略都比他相差甚远,他也从来没将对方当成过对手。他丝毫没有在意谭秋雨,甚至连话都懒得答,只是直直地盯着笼罩在黑袍之下的祁碧芍,正色道:“祁小姐,可否请令前辈出来一见?”

    “什么?”祁碧芍愣了一下。

    思汉飞摇头笑道:“小姐休想蒙混过关,我大蒙古国第一高手蒙赤行已经亲至此间,如今就在客栈外面,你还是快将令东来这位无上宗师请出来一见吧!”

    “令东来?”

    听到这个如雷贯耳一般的名字,谭秋雨和两名部下神情大变,而蒙古人一方则是面露凛然,纷纷凝神聚气着,准备应付令东来这位随时可能会出现的可怕强者!

    只有祁碧芍面容古怪,仿佛明白了什么,似乎这些蒙古人以为,那位救走自己的人,竟是那位传说中的无上宗师……令东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