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只是蝼蚁
    ,!

    白茫茫的无尽雪原之上,一名红衣女子背着一个只有半截身躯的男子同乘在一匹骏马上,正在飞快地往关内方向疾驰。

    感受到胸前传来的温度,被一根布条固定在祁碧芍后背,整个人趴在她背上的夏阳不禁露出了一阵苦笑。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会以这样的方式,被一个女人绑在背上强行带走,这种体验在他自有记忆以来,还尚属首次。

    尽管已经再三表示反对,却依然没能拗过祁碧芍这个极有主见,甚至不顾男女之别的巾帼英雌,他索性不再多说,反正其实不管身处什么地方,在他看来都没什么分别,也不是一定要待在那座雪谷之内。

    而祁碧芍虽然被称作“红粉艳后”,也是见惯大风大浪的江湖儿女,但亦是第一次背着一个异性。再加上不久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她如今脸上依旧泛着茫然,就像是做了一场离奇而诡异的幻梦一般。

    不是她无法接受现实,而是先前雪谷中发生的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即便是亲眼所见,她都忍不壮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一根发丝,一声冷哼,斩灭近百强大的蒙兵!

    要知道,那可是蒙古大汉忽必烈之弟,王爷思汉飞手下的精骑,绝非一般蒙古士兵可比。

    聚气成拳,发丝杀敌,口吐飞剑,驭无形之剑隔空杀人……这样近乎神魔般的手段,祁碧芍根本想象不到那是什么层次的武功。而且身为江湖中的一流高手,她也从未听说过世上有人能将武功修炼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两人虽然同乘一骑,但夏阳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与祁碧芍说了一阵话,随后便闭上眼睛,继续吸收起天地元气,恢复起自己的伤势来。

    而疗伤的同时,他也在默默回想着破碎虚空这个位面的相关细节,其中最先让他想到的,自然是“战神图录”这门至高无上拥有着无穷神秘和玄妙的世间第一奇功。

    纵观大部分黄系位面,都离不开武林中自古相传的“四大奇书”,分别是道学经典《长生诀》、慈航静斋镇斋之宝《慈航剑典》、魔门宝典《天魔策》,以及秘不可测的《战神图录》。

    甚至夏阳更知道,其实《长生诀》、《道心种魔**》,甚至《慈航剑典》,均是源自于《战神图录》。所谓的四大奇书,根本就是同源而异。

    战神图录的由来,早已不可考究,只知上古时代便已存在,乃是天地间最为至高无上的武功玄学。

    根据小说里的描述,《战神图录》就刻在“战神殿”中,而那里的环境自成一界,有魔龙守护,有外界没有的奇花异草,大殿广阔无边,殿顶刻满了周天星斗。而且战神殿甚至还能自行移动,从而改变位置,直到有机缘的人出现。

    《战神图录》并不是一本书、一幅画,甚至不是有文字记载的数据,它只是一批悬浮于空中的浮雕,静静存在于战神殿的一隅,静待世人将它心领神会,顿悟出至高无上的究极武学境界——破碎虚空!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则是《战神图录》的四十九副浮雕图讲述的武学至理,这些武学至理可以运用在任何武功招式上,无论用刀用剑甚至是用拳的都可以。

    在远古时代,道家远祖广成子曾在某一时间进入过战神殿,也从中悟通了天地宇宙的奥秘,重返地面后,把这知识经黄帝传与世人,并以甲骨文著写出《长生诀》,后来再潜返战神殿,肉身坐化,跨入了“破碎金刚”的超凡境界!

    后来西汉时期,创出《道心种魔**》的第一代邪帝谢眺在《魔道随想录》里,有一段关于《战神图录》的记载,说此书来历神秘,超越一般尘世的武功,共有四十九式,最后一式“破碎虚空”更触及天地之秘。

    而慈航静斋的始祖地尼,亦是因为翻阅了《魔道随想录》的缘故,从而得知了“破碎虚空”之秘,《慈航剑典》同样也受到“破碎虚空”的影响。仙胎魔种,各走极端,源头则一。

    以夏阳如今的境界,寻常武学早已不入他眼,特别是他先前观看了祁碧芍与那卓统领的交手,已对这个位面的武力层次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

    相比起风云位面而言,破碎虚空这个世界的武学层次可以说低了好几档,据他推算,这里最顶层的武力也就是大宗师水准,绝无天人境级别存在。

    另外由于天地元气和武学的发展方向不同,黄系武学的威力,相比风云世界同样相差甚远。可以说,仅是他当初进入风云时所遇到的雄霸,恐怕便足以横推整个黄系位面破碎以下的人物。

    不过根据夏阳对破碎虚空这个境界所知的一些细节,却能感觉这一境界绝非那么简单,绝不能简单的以大宗师衔接天人境界来进行划分!

    破碎虚空那个层次实在玄之又玄,在整个黄系武学体系中有种类似证道的意思,隐约又有一种身化天地的味道。而风云位面虽然武力值超高,攻击力爆表,但即便再加上九空无界和剑界,却也无法与超脱世界相比。

    当然,这一切只是夏阳的揣测,他尚没有亲眼见识到破碎虚空这一境界,并不能简单作出定论。

    是以尽管他已对这个世间的绝大多数武功难以入眼,但四大奇书却是例外,尤其是“战神图录”。他对破碎虚空这一境界,十分感兴趣!

    而先前经过简单的旁敲侧击,他已判断出破碎虚空的剧情尚未开始,也就是说惊雁宫目前暂时还没有开启,若是届时他伤势有所好转,有了行动之力,自然不会错过剧情中的惊雁宫之行。

    祁碧芍与蒙军对抗多年,十分清楚该如何躲开蒙古军队,尤其如今天色已晚,又是大雪纷飞,马蹄留下的脚印过不了多久就会被雪花覆盖,她自信蒙古人绝不可能轻易发现自己的行踪。

    赶了两个多时辰的路,不知道跑出了多远,直到来到一座深山之后,夏阳能感觉到他前面的祁碧芍已十分疲惫,便主动开口道:“祁姑娘,跑了这么远,想必那些蒙古鞑子也没那么容易追上来。我看你也累了,不如找个山洞歇息一晚,明日再赶路也不迟。”

    祁碧芍虽然是先天高手,体力充沛,但早在雪谷一役前就已经连番厮杀,如今又背着夏阳赶了这么久的路,此时早已疲惫不堪,闻言迟疑了一下,就将马勒停下来,点了点头:“也好。”

    寻了个隐蔽的山洞,祁碧芍先是将马藏好,然后在附近寻了些松枝,这才把夏阳从背上放下来,接着在山洞里生起了一堆火。

    将夏阳安置好后,她又提着长剑离开山洞,准备去外面寻点吃食。

    再回来的时候,夏阳见她已洗净了脸上的血污和尘垢,露出了原本娇艳明丽的容颜,即便他一向不衷女色,也不得不承认祁碧芍身上有股勃勃英气和一种独特女性的妩媚,有着令任何男人都无法忽视的魅力。

    祁碧芍将带回来的几条鱼架在火上,极为熟练着处理着食物,见夏阳一直面带笑容,她却是忍不住开口道:“夏少侠,以你的武功,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人能伤到你?莫非……是传说中的蒙古三大高手?”

    蒙古有三大武学高手,魔宗蒙赤行,国师八师巴,皇爷思汉飞,均是武功盖世的宗师级人物!她这一路都在想这个问题,除了这三个人,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将他伤成这样。

    夏阳看了祁碧芍一阵便即闭上了双目,闻言脸上笑容不减,也不睁开眼睛,缓缓道:“我并非为人所伤,这世上也没人能伤到我。”

    祁碧芍没有理解他的话,皱着眉头道:“那少侠你……为何会是这般模样?又为什么会在那山谷的雪地之下?”

    夏阳笑容慢慢收起,平静地道:“只因伤我的并不是‘人’,至少,已经超越了凡人这一层次。你可以将它理解为主宰世间的‘神’,又或是祸乱人间的‘魔’。所谓的蒙古三大高手在那等存在面前,只是蝼蚁罢了。”

    他向来没有骗人的习惯,至于相不相信,则是对方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